搜索

挺“秃”然的,我要去植发了……

商业评论 · 2020-09-02
“每个人头顶上都是一栋别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 从浅,36氪经授权发布。

现代社会,脱单不重要,脱发才可怕!

20岁的大学生因为脱发严重,向辅导员请假去植发,上了微博热搜榜第八;

27岁贵州民警在微博上发布了6年发量“秃变”对比照引发关注,网友戏称岁月蹉跎让他从林志颖秒变郭德纲;

去年双11开抢不到30分钟,天猫国际直营进口防脱发洗发水全线售罄。

半个月前,雷军在直播带货首秀中表示,有人质疑他是假程序员,因为程序员的头发都掉光了。他回应称:“我当时可是很好的程序员,我们现在都要小心保护头发,因为植根头发很贵很贵,每个人头顶上都是一栋别墅。”

随后,网络段子层出不穷,“你头顶上的‘别墅’还在吗?”“我愿意用这一头秀发换一套别墅住”……

据统计,中国每6个人当中就有1个人存在毛发疾病,国内患者数量超过1.8亿人。其中,脱发疾病占比95%,这一烦恼使植发这个曾经的小众市场,摇身变成了一个不可小觑的大市场。

有数据预计,到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8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24%。

植发之旅 

如果说头发是男人最后的尊严,那植发便是守护男人这点儿尊严的最后的“武器”。只是,这条守护之旅其实并不好走。“我几乎踩过最终选择植发的人所有该经历的路和坑,”韩森侨向零售君感慨。

大学时期,韩森侨先于同龄人面临着脱发困扰,最早是前额M型脱发,再到发际线整体上移。一开始,他留长了前额的头发,通过侧分的发型来遮盖日渐上移的发际线,但治标不治本,“脱发是慢慢撕开口子的过程,越掉越多。”每次洗头,他都要心痛地数着毛巾上掉落的发丝。

于是,韩森侨开始不断尝试各种生发产品。买各类网红品牌生发洗发水;喝中药;在洗头水里加醋、啤酒;买生姜往头皮上抹;工作后还被种草了某日系生发涂抹剂,连上班期间都不忘定时“打卡”涂抹头皮,可谓是为头发操碎了心。最后,钱花了不少,脱发现象却愈发严重。

如今,像韩森侨这样“奋斗”在生发护发路上的人不在少数。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植发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前景分析》中提到,2019年中国约有2.5亿脱发人群,女性化、年轻化趋势明显;性别方面,男性约1.63亿人,女性0.88亿人。

零售君了解到,脱发女性中,更多是发际线上移、发缝稀疏或者整体稀疏,出现秃顶现象的人群并不多。而在1.63亿男性脱发患者中,绝大部分是雄脱(雄性激素脱发),伴随脂溢性皮炎,雄脱又称遗传性脱发,这是一种由于雄性激素形成的双氢睾酮DHT持续攻击毛囊而导致毛囊萎缩造成的脱发现象。一旦毛囊萎缩坏死,任何外部治疗都无济于事,最直接有效的改善方法就是植发。

说到植发,本质是个“拆东墙补西墙”的过程。具体来讲:取人体后脑部位毛囊作为发源,分离成单株或多株毛囊单位,再通过精细的显微外科技术,把毛囊单位移植到缺发的部位,如头部、眉部等,让其在新的部位存活并自然生长,从而达到修补局部毛发分布密度的目的。

目前国内多以FUT(毛囊单位移植)和FUE(毛囊单位提取)技术为主。

其中FUT适合脱发面积较大或者严重者,缺点是术后供体区会留下一条掌纹大小的疤痕;FUE适合脱发面积小的患者,愈合快,无疤痕,这是当前被最广泛接受和采用的技术。

以最普遍的FUE技术为例,植发以“株毛囊”为收费单位,一次正常的毛囊移植手术,种植的单位数量在500~4000之间,根据市场售价不同,单株收费从几元到上百元不等。

去年,韩森侨入职上海生命树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在公司做了植发手术。“比起去专科植发医院,我更看重操刀医生的资质和水平。”

韩森侨回忆起手术过程:术前沟通中,医生建议最好同时植M型前额和鬓角区域,这样能更好地修饰脸型,“当时一共取了2417株毛囊。”术前,花了一个多小时设计发型;术中,医生手工在采发区一株一株提取毛囊,然后再一株一株种植,这场手术共进行了7个小时、前后7名医生参与到手术中。

“一根头发二三十块钱,术后洗头发会特别注意,记忆中没怎么掉。”上海科植倍信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院长刁永峰告诉零售君,衡量植发是否成功有三大标准:

其一,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操作是否仔细,有没有损伤毛囊;整个过程是否始终保持毛囊在湿润、低温、恒温的环境中;术后有没有严格遵医嘱,这些可以保证毛囊的成活率。

其二,种植密度和种植方向是否和原生发做到衔接及协调。

其三,包括发际线设计在内的审美,也决定了植发长好后是否自然,以及及符合患者的脸型比例。

科植倍信是2018年在上海成立的一家专科植发机构,创始人之一的张博恩因遗传脱发困扰,早在2008年便做了植发手术。据他回忆,“在那个年代,我算是最早接触FUE技术的患者,那时候取发还都是全手动,不像现在医生可以用精细的机器来辅助提取毛囊”。回国后,他与创始人何恒宇共同创立了科植倍信,主要业务涵盖植发和头皮洗护产品。

如今,植发技术已经相对成熟。不仅如此,需求激发市场,市场反推需求。地铁上、短视频平台上、小区电梯内,随处可见植发广告,在市场的强教育下,越来越多的人对植发渐渐从认知发展到了接受。

2017年,中国有植发需求的人群平均年龄为34岁,90后需求量大幅上升,占比达到36%,即将赶超占比39%的80后。

艾媒商情舆情数据监测系统显示,“植发”这一关键词的网络传播热度始终保持在高位,平均指数在500以上。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中国脱发群体的庞大数量及植发需求,带动了植发行业市场规模的快速增长。

遍地开花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植发在国内萌芽,上海新华医院是我国最早开展毛发移植的医院。

大麦(原名:科发源)医疗集团院长李兴东指出:植发在中国真正发展起来还是在2010年。

从时间线上看,2010~2014年,植发相关企业的年注册数量不超过14家。2015年之后,国内植发产业开始走入上升通道,根据企查查提供的数据显示,近五年植发企业年均注册量已突破76家。

植发热潮兴起的最主要原因是植发技术的成熟。但植发不仅是技术与科技结合,更是一门手艺活。

零售君了解到,一台毛发移植手术通常需要移植2000~3000个毛囊单位,用时长,动辄六七个小时,需要多位医护人员之间相互配合,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与此同时,低行业准入壁垒也使得植发成为了民营植发机构快速扩张的法宝,一时间,中国市场上植发机构遍地开花。其中:

雍禾植发、碧莲盛、大麦(原名:科发源)、新生、瑞丽诗、中德植发等全国连锁巨头占据市场份额的35%;地方性专科植发医院,凭借庞大数量占据市场份额的30%或以上;剩下的市场份额属于医美医院和公立医院,其中整形美容机构为25%,而公立医院占比较少,为10%。

企查查大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植发相关企业共计411家,其中深圳以15%的占比高居城市排名第一,西安、郑州、合肥、北京紧随其后。

入局者众多必然带来同质化严重的现象。“植发变秃发”“理发店做起了植发生意”“签存活率保证书,后期无明显效果”……此前界面新闻对照广州多个植发机构官网挂出来的医生名单进行查询,发现有部分医生查不到执业医师资格信息。

中德毛发移植整形医院院长徐霞曾遇到一个沈阳的患者,在初次植发失败后,又接连做了六次修复,造成后脑部位毛囊资源亏空,再无挽救的余地。

每个月她都会接诊三十多例植发失败的患者,他们面临着成活率低、种植“杂草丛生”等各式各样的问题。

对此,刁永峰给出建议:大机构有大机构的优势,小机构也有小机构的特点,患者在选择时,主要要看手术医生以及团队的从业经历,看看医生过往手术案例是否可以满足患者的期望,同时看一下医院的资质、环境、医护人员的状态,等等,再做判断。

花式过招 

植发市场如此火热,市场想象力究竟有多大?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Market Research Future发布的《全球植发市场报告》,预计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8亿美元,而2017年中国植发行业市场规模达到97亿元。未来几年植发及相关产业的潜在市场空间或达500亿~1000亿元。

200亿的植发市场规模不仅吸引了从业者纷纷入场,资本也关注到了这块“大蛋糕”。2017年9月,雍禾植发宣布获得来自中信产业基金的控股投资,融资金额在3亿元左右,投后估值约在5亿元;2018年初,碧莲盛植发获得华盖医疗基金5亿人民币战略控股投资……

随着资本入局,以雍禾、碧莲盛为代表的一批植发机构走上了快速扩张之路。

一方面,他们加速部署线下分店,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碧莲盛、大麦植发全国分店超过30家,新生植发医院多达70多家……与此同时,各家同时打响了广告轰炸战,App、网站、地铁站、电视、公交站牌、楼宇等处随处可见植发广告。

一位植发连锁机构品牌部负责人告诉媒体,广告投放规模扩大了至少3倍,“以前,一个城市大概投放几百块广告牌,现在都是几万块。”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同质化竞争,提升竞争壁垒,各家开始深入探索毛发产业链的布局。

雍禾植发在与中信产业基金达成战略合作后,开始了全产业链布局。2017年,雍禾植发收购史云逊健发中心,布局防脱市场。史云逊是养发、护发、植发一站式毛发服务平台,有助于雍禾植发围绕毛发市场展开的多元化商业模式的探索和打造。

同时,雍禾植发也开始了对假发品牌的收购洽谈,并将开展毛发干细胞等生物技术研究,打造自己的防脱闭环。其创始人张玉曾表示,不排除切入头皮养护市场,打开“养发+护发+植发”的全产业链市场。

去年9月,科发源正式对外公布旗下“科发源微针植发”品牌更名为“大麦微针植发”,放眼全球市场。创始人李兴东表示,他希望资本只是参股而非绝对控股,因为资本和医生有天然的“隔阂”,需要看到植发行业的医疗本质和发展瓶颈。

据悉,未来3年,大麦植发要在海外新增20多家大麦微针植发机构,目前已启动在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筹备工作,在全球合作10余家一流科研类机构和组织等。

碧莲盛亦有围绕“头发”拓展产品和服务,进行全产业链布局的计划,如增加养发、护发、假发、药品等业务。

北京雍禾植发副主任医师陆俊峰曾说,年轻人脱发速度比过去提前了20年。随着大脑的利用开发越来越高,再加上饮食、工作、环境等因素,200年后人类就没有头发了,植发行业会将随之消失。

不知道两个世纪以后会不会真如陆俊峰所言,未完待续……

* 文中韩森侨为化名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碧莲盛

微博

大麦植发

金达

界面新闻

名医生

和医生

下一篇

结束胶卷业务后,为弥补大规模亏损,柯达多年来一直在试图进行业务拓展。

2020-09-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