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界资本方远:做最不limited的LP,投最不general的GP丨2020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

黄祝熹 · 2020-09-01
在中国,LP要拓展自己的边界。

整理丨黄祝熹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该从寒冬走向暖春的创投市场充满了“黑天鹅”。如果说,投资人工作的核心始终是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当下可能是他们所能遇到最极致的大环境了。作为始终执创业者手的伙伴与伯乐,面对不确定性的当下,投资人们将如何拨开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暗涌,飞跃天鹅湖?8月26日-27日,36氪“2020中国投资人未来峰会”在上海中心大厦举行,百家主流投资机构齐聚一堂,分享如何在行业短期波动中保持长线思维,追求长期的增长机会。

27日上午,星界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方远以《2020,转“危”为“机”》为题发表了主旨演讲。2020年可以说是危机之年,往往危机的出现也会伴随着转机,方远与嘉宾和现场观众分享了他在2020年的切身经历,延展到星界资本对当前投资行业的思考和投资方法论的变化。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36氪编辑整理:

大家早上好!感谢大刚总的邀请。

我们上次见面是在你们上市前夕,没有想到下一次见面就恍如隔世。昨天晚上我从北京来到上海。我过去几天都跟我的团队在一块,上次去北京是2020年1月23日,整整隔着七个月又回到北京。我7月23日从香港来到深圳隔离,隔离14天之后打开门第一个感觉是见到人特别兴奋。今天见到在座这么多人让我特别的兴奋,所以谢谢大家!我演讲的主题是转“危”为“机”,“危机”这个词,是汉语道家里面中国特有的一种禅意、一种逻辑,今天用这个作为我今天开场演讲的主题。

图1

2020年大家经历什么?见到这个问题,我在想,鬼才知道我们经历什么。相信大家从2020年开始到现在有种种不适应,各种调整,各种产生的危机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是由这次新冠疫情造成的。对于我个人的影响就是不能跟我的团队见面——团队在北京、我在香港,需要适应新的团队协作。直到7月7日,香港还是没有开关,这样的情况下只有自己采取行动、改变现状,所以我决定在7月23日拎包去深圳隔离。在隔离当中,你有很多时间和自己对话,有很多时间做思考。我在14天当中喝了55瓶矿泉水,每个瓶子都放起来,后来给同事看的时候,他们说有点像星界的LOGO,我觉得也有点像,拍下来给自己做一个纪念。经历14天留下的东西有的可以被量化,有的不可以,有的留在脑海里,相信这一段时间的经历都会给大家留下非常多的印记。

新冠疫情对我们周遭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们个人和公司都在做不断的调整和挑战。今年上半年的一些关键词:新冠疫情、资本市场、经济衰退,我想我们必然和其中的一个到两个词是有联系的。

联系到我们整个的大环境,可以看到整体新冠疫情其实更像西班牙大流感。当时感染五千多万人,占世界整个人口的1/4,大概五千多万人死亡,死亡率非常高。SARS只有800个人死亡,新冠疫情威胁性像2018年的大流感,我们如何应对它?我们如何走出这场危机?我们其实还在这次危机当中。

联系到股权市场,最难就是募资。我记得我们周一有一群LP在北京聊天,本来是一个分享会,聊今年有什么好的投资机会。最后都变成一个吐嘈会,大家都在讲自己LP的问题、募资难的问题。如果连LP的募资都有可能有挑战,那就更不要说GP。如果在源头上不把长期能够投资到股权市场的资金解决,这个问题将永远没有结束。

我们看到股权市场其实有一定的复苏。第一季度是冰点式的下跌,但是第二季度募资量、GP注册数量都有一部分的回暖,还有很多公司开始募资。特别是好的头部公司募资公司越来越快,越来越大,使得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对于所有从业人员的挑战是什么呢?

寻找新机遇和新物种:大公司往往诞生于危机之后

如果把时间轴放长,我们相信在每次危机之后都会产生重大的公司: 

先看美国的情况。这是美国标普指数。60到70年代硅谷刚刚兴起的时候,那一场危机当中诞生了苹果和微软,到现在还是特别有影响力的公司。第二次是互联网泡沫的时候,产生了谷歌、特斯拉这样一类公司,现在成为行业的领军。最近一次是08年金融危机,08年金融危机产生了共享经济,Airbnb、Uber都是那个时代产生的公司,所以我想每一次危机都会留下它的烙印。

再看中国的情况。1999-2005年是亚洲金融危机+全球互联网泡沫+SARS,这个时候有了阿里巴巴、腾讯,他们都是在这个阶段产生的,是伴随着第一场危机产生的。他们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现在生活中的公用设施,我们离不开这些公司。

第二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如果还记得,我们是强调要扩大内需。因为那个时候外部的需求已经由于全球金融危机造成了影响,那个时候产生了小米、大疆,满足大家高性价比或者一些新的需求的公司。

最近的一次危机,就是伴随着4G和移动互联网,我们产生了一些新的投资机会,包括像新能源汽车。每一次危机大家会看到有新的物种生长出来,新的危机把我们原先生存的环境做深层次的改造和提升,所以会有新的物种产生。

图2

结合到产业的视角,在非典时刻我们产生了一些新的商业机会。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产生新的公司。我们在这次疫情之后,会有哪些大的变化呢?主要分为三类:

一类,线下业务的线上化。大家从用zoom和腾讯会议能够切身感受到。

二类,政府信息化与数字化。我经常跟我的外国友人讲,现在中国可能是全世界唯一正常的国家,上海可能是全国管理最好的地方。因为整体的信息化布局和数字化做的特别好,使得我们在这次疫情当中充分利用数字化追踪疫情,而且全民协作,能抵抗住这次疫情。

三类,远程办公协作会持续的改变我们。这个改变只是刚刚开始,因为新生态的产生需要伴随一个过程,这只是一开始产生的小物种,但是伴随这次危机会有更大的物种产生,我们需要的是耐心。

危机中的行动:基金投资、项目投资和新基础设施建设三根支柱共塑协同效应

危机之中,星界在做什么事情?星界资本成立的初衷希望能够成为母基金行业的领军人物,希望大家想到市场化母基金就能想到星界资本,想到星界资本就代表母基金行业的领军人物。我们一直是把自己作为一个行业的规则制定者或者领先者的目标来做。我们把基金投资、项目投资和新基础设施建设提到相同的高度,这三根支柱支撑我们整个建设。 

1.基金投资方面,我们有三大策略:一是投资一些老牌的成熟的基金。这些基金是我们整个基金的组合的基本盘。二是投资一些新生代的基金,有些管理人在之前机构做了很久,也有些管理人是产业的背景想自己出来创业。最后是垂直基金。如果看到整个基金布局,我们越来越关注消费、医疗和科技,其实这一块是我们在2017年成立星界的时候制定的、是在过去的半年当中我们的投资组合表现都非常优秀。

今年艰苦的环境下我们依然继续做投资,“知易行难,转危为机,不仅需要深刻的洞见和判断,更需要果敢的抉择和行动”,这句话来源于一位我们投资的新生代并购基金创始人。这里其实是讲,你有了深刻的洞见,有了非常好的研究,有非常好的深入的理解,才能够在危机当中去行动,而不是退缩和畏惧。这对于我们星界资本来讲有非常大的启示,我们不断的强调我们在耕耘和构建整个股权基金或者资本行业的新基础设施,实际我们构建的就是能够发现和洞见深刻判断的基础。

2.项目投资方面。大家了解的星界可能是在做一些股权母基金的投资,但其实星界资本是一半投母基金,一半做直接投资。借这个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直接投资项目。

第一个项目是博瑞医药,2018年底投的这家公司,总部在苏州的药企,主要做高端仿制药和新药研发,包括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在2019年上市,是科创板第一批医疗上市公司。这家公司在新冠疫情当中去研发新的新冠药物,是社会责任的一个体现。这是在医疗版块非常重要的布局。 

图3

第二个项目是泡泡玛特,这个其实是我们在消费大行业大赛道做研究的时候,分析师在分享会上提出来的,我们这些分析师每天都在玩儿这个,从一点的兴趣开始,我们找到到底谁投资了泡泡玛特,这个背后的资本故事可以写一本书,在这里不赘述。后来我们发现最近一轮投资泡泡玛特的一家GP,就跟GP做深入的沟通,他们原来是一个新一代的投资消费品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我们在一年前跟他们跟投了泡泡玛特,预计近期上市,引领我们整个新消费或者新潮流、潮玩的趋势。

第三个项目是叮咚买菜,这是去年投资的一家公司。当时我们并没有预见到疫情,因此没有预见到它的需求会井喷式的爆发,只是觉得这个创始人有非常好的初心,他想让所有在城市里的人在30分钟拿到新鲜的菜,能够做一顿饭。正是因为这个初心坚持做前置仓的模式,叮咚买菜让生活在上海的同学们感受非常深,他们在深圳、北京,整体的业务量在疫情当中增长了5倍。我相信这样一种有特别好的社会情怀的公司也会继续发展。

最后是湖北小药药,这是武汉的一家医疗B2B分销领域的数字化的改革者。在疫情当中,他们担任了湖北整个省的医药批发重任,CEO包括所有高管都在武汉,坚守到武汉整个城市从封城到解封,非常感谢他们对整个社会做的贡献。

3.新基础设施建设。所有的这些股权投资和母基金投资,如果没有我们的新基建,他们没有生活的土壤,没有生长的土壤。新基建包括几个板块:

一是和GP之间非常紧密的联系和沟通。我们一直强调不仅运营资产,也在运营我们的GP,我们的投资者。我们要像管理我们的私域流量一样去管理好我们的整个生态圈,包括我们的GP。在疫情一出来的时候,我们发动所有的被投GP,让他们去做捐助,去发现portfolio当中的一些问题。星界资本也结合了所有的他们的力量,我们一共捐出三千多万的数额,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二是责任投资领域,星界资本是行业的领先者。从2018年成立开始就强调要把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融入到我们整个投资流程里面。我们在整个投资流程当中要求我们的被投GP和被投企业完成整个责任投资的流程。在2019年9月份,我们是亚洲第一家更是中国第一家接受联合国责任投资UNPRI颁发的“新兴市场年度领袖”的机构,作为一个新机构我们特别的荣幸。今年年初我们的第一本ESG年鉴书正式出版,UNPRI全球的主席、红杉资本,巴曙松老师、马骏老师都提了开场语,大家有兴趣可以事后分享,我们愿意跟大家分享在ESG方面投资的实践。 

图4

三是在IT或者数据端,我们做整个股权投资当中,一方面是人,一方面是项目,一方面是GP,就是我们的团队。如何把这些看似分散的两万多家GP、众多创业者和项目整合到我的新基建体系当中呢?星界自己开发了一个云系统,我们把分散在各地的数据和人的信息都整合到了我们系统当中,为我们所用。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在这个系统当中进行,工作人员可以把过去一个月、一年跟这个GP沟通的信息都调出来,通过对比分析,可以反复的验证我们整个信息的准确性。

刚刚讲到三大支柱基金投资,项目投资,新基建建设。三大支柱产生的结果是什么呢?基金投资就是产生一个投资组合,希望投资到中国最有潜力的GP,使他们覆盖新经济的公司。二是通过我们的项目投资能够挖掘到新经济的独角兽,在他们成长到一定的阶段,尤其C轮D轮的时候,星界资本可以通过资本介入给他赋能。新基建建设,希望能够成立非常好的生态系统,里面有非常好的初心的ESG的环节,有非常好的数据打磨的环节,还有和我们的整个GP、LP、监管机构、媒体协作的环节,使得它产生非常好的协同效应。

“做最不limited的LP,投最不general的GP”

在2018年刚刚成立星界资本的时候有一个我们的分享会。我讲了一句话,星界资本希望做最不limited的partner,其实做母基金大家讲我们做LP,是limited的partner,但是我发现在中国一定不能太limited,在中国要拓展自己的边界,去帮助,去协同,特别是要做GP的伙伴或者co-GP,这样才能把LP看似在甲方的工作用乙方的心态去做,才能把工作做好。去投最不general的GP,我们最不希望投到的是general的partner,我们投的是unique的partner,我们希望投到very specialized的partner,在它的领域非常的专注。希望每一位GP,包括我们自己做最不general的GP。 

图5

非常感谢大家的时间,会后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交流,祝贺36氪的“源计划”,希望36氪的活动取得圆满的成功,谢谢大家!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京沪两地公安成立专案组,韭菜们能成功维权吗?

2020-09-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