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特斯拉上市十年,巴菲特终不敌马斯克?

锌刻度 · 2020-08-31
巴菲特既不是天使投资者,也不是VC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编辑: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上个周末,互联网因两件事而鼎沸。

继Space X之后,马斯克再一次令世界瞩目,直播展示脑机接口、实时完成脑机之间的数据传输,将脑机互联落地向前推进了一大步,而巴菲特也迎来了90岁寿辰,“股神”的传奇故事再度被人津津乐道。

马斯克张扬,巴菲特谨慎,两人似乎天生不对付,已隔空多次交火。

马斯克不认可巴菲特的理论:“如果你应对入侵者的唯一的防御就是护城河,那么你就坚持不了多久。”

而巴菲特长期不看好马斯克:“在选择的投资对象的管理层时,我宁可选择一个智商为130但以为自己是120的人,也不会选择一个智商是150却以为自己的智商是170的人。”

却不想,在特斯拉上市十年之际,马斯克身价超越了巴菲特:从被嗤之以鼻,到弯道超车,上演了一幕“莫欺少年穷”。

据彭博亿万富翁榜数据显示,马斯克2020年身价暴增500多亿美元,一举迈过1000亿美元门槛,而巴菲特身价为782亿元。

在这个逆袭过程中,巴菲特到底做错了什么?马斯克又做对了什么?

马斯克用活猪演示脑机技术

巴菲特不复当年之勇

巴菲特的身价不涨反跌,年度缩水逾100亿美元。

“巴菲特的身价一直比较稳定,直到2020年才遭遇滑铁卢,令追随者大跌眼镜。”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如是说。

事实上,巴菲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对科技股带有偏见。直到2016年第一季度建仓苹果之后,才有了大幅转变。

一年之后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公开承认没有投资谷歌和亚马逊是巨大的失误:“不认为贝佐斯能在电商这个领域取得成功,也就没有投资当时仍在初创期的亚马逊。”

事实上,这两三年美国资本市场科技股一枝独秀,特别是美国疫情持续恶化、实体经济萎靡不振之后,科技股扛起了美国资本市场的大旗。

譬如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与特斯拉这六家公司的市值在纳斯达克指数的总市值占比接近40%,而该指数涵盖了2800多家公司。

“幸亏还持有苹果,要不然巴菲特的股神光环真的要在中美两国股民心中完全散去。”雪球大V闪电考拉称。

在战略上的误判同样也让巴菲特损失惨重。巴菲特的理念历来是价值投资,追求长期主义,忌讳追涨杀跌,然而现实却与之相反:疫情初期抄底航空股,之后又割肉;四五月还在抛售银行股,七八月又在增持银行股。

譬如,公开数据显示,巴菲特以45美元的价格抄底达美航空,4月又以26美元的价格清仓,如今其股价为31.99美元。

“这么一番折腾,巴菲特身价缩水也在情理之中。”陈听涛表示未来仍有变数,“涨潮之时,巴菲特不复当年之勇,但退潮之时就不一定了,毕竟巴菲特手握1370亿美元现金,尚有翻盘的资本。”

马斯克兑现“狂想”

截至2020年8月31日,特斯拉市值为4124.93亿美元,2019年10月底时其市值尚不足400亿美元,换而言之在十个月之内股价上涨了9倍。

更为关键的是,特斯拉的上涨趋势仍在。

当下特斯拉股价为2213.40美元,而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艾夫斯表示:“在最乐观情景下,特斯拉股价可能一路飙升至3500美元。”

“这不是特斯拉股价第一次爆发了。”某投行分析员苏苘告诉锌刻度,特斯拉于2010年6月上市,2013年特斯拉股价在五个月之内涨幅超过4倍,究其原因为马斯克用2.25万辆销售业绩证明其愿景并非狂想。

之后的2017~2019上半年年因为补贴逐步退坡、高管变动频繁、Model 3产能不足、频繁自燃等,特斯拉股价萎靡不振,马斯克一度被华尔街集体唱衰。

“这一轮上涨的基础是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量产与特斯拉2020年Q2业绩超乎预期,马斯克的规划蓝图在不断兑现,给予资本市场额外的想象力。”苏苘称。

对特斯拉而言,中国是第二大市场,2019年进口了接近15万辆,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2020年量产大幅降低了制造成本,从而降低销售价格,于是国产Model 3成为中国销量最高的电动车。

苏苘进一步表示:“特斯拉现阶段市值飙升,提前透支了国产Model 3以及即将国产的Model Y的销售预期,中国超级工厂年产能最终目标为100万辆。”

此外,2020年Q2特斯拉多项指标超出华尔街的预期,譬如净利润为正,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Q2交付量为9.09万辆,环比逆势增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斯克迎来高光时刻也顺理成章。

知名财经自媒体“市值风云”感叹:“我感觉吧,马斯克现在说话的份量不比巴菲特低。不需要实质性承诺,喊句话就能让原材料大涨。”

2020年7月23日,马斯克公开呼吁多开采镍,带动镍期货暴涨超4%,其势能与巴菲特相比似乎也不遑多让。

巴菲特何时愿为特斯拉买单?

尽管如此,做空特斯拉的势力仍未放弃。

据S3Partners数据显示,8月以来,特斯拉空头损失约70亿美元,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245亿美元。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空头不放弃是有原因的:“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头部科技股市值爆炸式增长,实质是美联储无限宽松的货币政策救市,资金大量涌入而形成的局面,我看到更多的是泡沫。”

泡沫之外,一种声音认为“马斯克终成乔布斯”,那么巴菲特买了苹果,未来未必不会考虑特斯拉。

对此,刘旭凌表示:“苹果的报表从iPhone上市后,一直比较优秀,除了乔布斯通过革命性创新奠定了基础,还离不开库克对整个供应链体系的成本控制管理,以及多次回购股份,从而达到了巴菲特投资的标准。”

这就是库克时代的苹果估值比乔布斯时代更贵,但巴菲特为何愿意为之买单的原因。

换而言之,特斯拉要吸引巴菲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企业内生增长的突破、财务指标的提升足以支撑股价之时,巴菲特自然而然会进来。

刘旭凌进一步表示,特斯拉的内生增长仍有变数:在中国市场,充电桩普及是否能跟上其销售增速;国产造车新势力的持续追赶,能否挑战其竞争优势;全球传统车企纷纷切入电动车赛道,特斯拉的先发优势能否一直维系下去;自动驾驶何时可真正安全落地。

一句话,未来电动车市场特斯拉能分到多少蛋糕,市场仍不确定。

“巴菲特管理的资金太庞大,成熟的大资金管理机构需要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去赌科技企业的未来,他不是天使投资者,也不是VC。”刘旭凌称。

这意味着,巴菲特与马斯克的敌对态度短时间恐难以改变,但将来两者的事业轨迹是否交叉,仍值得期待。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雪球

市值风云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