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放弃李斌,张磊错了吗?

字母榜 · 2020-08-31
一度离开的高瓴资本试图重返新能源车赛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张津京,36氪经授权发布。

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高瓴资本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总算又扳回一城。

一个月之前,小鹏汽车C+轮融资5亿美元,高瓴参投。小鹏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1.47%,市值超过150亿美元,高瓴这笔短期投资的回报率超过20倍。理想汽车上市前,高瓴资本也参与了认购,金额不详。

搭上理想和小鹏上市的末班车,可以视作高瓴掌门人张磊在对自己所犯错误进行亡羊补牢式的修正——2019年第四季度,高瓴资本清空了持有的蔚来和特斯拉这两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股份。

大半年之后,曾经接近崩溃的新造车势力咸鱼翻生,重新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特斯拉市值超过4200亿美元,蔚来市值超过230亿,今年以来股价上涨了418%,理想上市首日大涨——这些新能源车赛道传来的好消息,难免令高瓴资本陷入尴尬境地。

早在今年5月份,张磊就开始做出调整:高瓴资本重新持有了特斯拉13.04万股。火线投资理想和小鹏,表明高瓴资本试图重返国内新能源车赛道。差不多在投资小鹏同时,高瓴还“曲线救国”,进军动力电池行业, 7月中旬,A股宁德时代完成197亿元定增,其中高瓴资本认购了100亿元,占比过半。 

今年以来,当同行都在不断收缩投资规模时,张磊则带领着高翎资本在健康、实业和互联网等赛道上全力播种和收割。仅七八月份,高翎资本在健康领域的投资已超过210亿元,而除此之外,高瓴还4亿美元重仓买入台积电,以及10亿美元投资百济神州

在新能源车领域的失误可能是张磊唯一的瑕疵,但正因为唯一,所以更加显眼。

就在小鹏汽车上市前一天,张磊出版了新书《价值》,在书中,张磊再次阐释和强调了其信奉的“长期主义”。

张磊在书中表示,无论对企业还是个人,长期主义不仅是中国企业转型的必然路径,也是一条个人修炼和自我价值实现的根本方法,“更关键的是,在投资的旅途中,发现创造价值的门径,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与拥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勠力同心,披荆斩棘,为社会为他人创造最有益的价值。”

何小鹏想必会收到一本《价值》,不知道李斌会不会得到同样的待遇,毕竟在高瓴清空蔚来股份之前,李斌肯定与张磊“志同道合”。

 1

张磊与李斌的第一次融资谈判,是在一个颇具戏剧性的场合进行的。

2015年已经是朋友的张磊和李斌,在长白山相约一起滑雪。当时刚创办蔚來汽车的李斌,向张磊描述了自己心目中真正新能源汽车的样子。

此后高瓴资本一直以蔚来汽车最重要的投资者的身份出现,在外界看来,强调价值投资的张磊和李斌堪称是珠联璧合。 

张磊在一次演讲中说过,他相信那些长期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价值的、能为产业链提供高效的、“护城河”足够深的企业,能够为高瓴带来长期高资本的回报。

“李斌带领的整个创业团队非常有理想,他们是想改变世界的,这拨人不管他们做什么,我都愿意支持。”

张磊说到做到。

在蔚来汽车的A轮融资中,高瓴资本领投一亿元,此后,高瓴也一直是蔚来的主要投资方,2016年6月的C轮以及2017年3月的战略融资中,高瓴资本均持续跟投。

李斌

2016年蔚来上市时,高瓴在蔚来的持股比例高至7.5%,是蔚来除李斌和腾讯外的第三大股东。

上市后张磊对蔚來汽车的喜爱依然没有减少。在2016年,他曾发表过一次演讲《在中国寻找钢铁侠》。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谁是中国的钢铁侠,但外界大都认为,张磊说的就是李斌。

高瓴资本对蔚来的加持仍在持续,哪怕后者渐渐陷入困境。

2019年1月,蔚来汽车发行总额为6.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张磊购买了其中的3000万美元债券。在二级市场上,高瓴资本于2019年二季度翻倍增持蔚来汽车股份至4194万股,持股比例超过12%。

这是张磊对李斌支持的最高峰。

就在几乎同时,在张磊的授意下,高瓴资本还新买入66.83万股特斯拉的股票。

当时,高瓴资本持有两家中美新能源汽车企业股票市值超过2亿美元。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9年三季度,蔚来汽车的资金链越来越吃紧,李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高瓴资本开始大幅度减持相关股票,最终在第四季度,蔚来和特斯拉这两家曾被认为是张磊找到的钢铁侠企业,一起被高瓴资本清盘。

对此,李斌说:“这是他的自由”。

 2

进入2020年,张磊重注大健康产业。

2月16日,凯莱英发布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约23.11亿元,全部由高瓴资本以现金认购。

3月,高瓴以12.42亿元成为华兰生物子公司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战略投资者,入股估值138亿元。同月,高瓴资本旗下基金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出资13.2亿港元增持心血管微创治疗企业微创医疗。3月16日,泰格医药宣布拟发行H股并申请在港交所主板挂牌,5月22日,泰格医药旗下控股企业在韩国证券期货交易所上市,高瓴位列泰格医药第九大股东。

6月29日,海吉亚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高瓴资本是在海吉亚上市前引入的9名机构基石投资者,合共认购1.43亿美元(约11.08亿港元)股份。同一天,中国微创外科手术器械及配件(MISIA)平台康基医疗于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此次新股发行引入高瓴资本、贝莱德、橡树资本、OrbiMed等7家基石投资者,合计认购1.65亿美元(12.87亿港元)。

……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高瓴在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零售等领域累计投资了160多家企业,其中中国企业超过100家。总投资金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总市值超过2.5万亿元。

而根据《2020胡润中国百强大健康民营企业》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市值排名前十的民营医药公司,张磊已经投资了七家。

张磊

种种迹象表明,张磊似乎已经找到了填补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空缺的新选择,而且颇有一种要在大健康领域“买下赛道”。

但在资本市场,风水轮流转是一个常态。

先是特斯拉。3月开始,受国产model3上市以及价格下调的相关利好因素影响,在国内的销量逐渐上升,稳定超过万台。受此影响,6月11日,特斯拉股价突破1000美元,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首次超过丰田汽车跃居全球第一市值车企。

如今,特斯拉股价更是超过2000美元,市值达到4000亿美元。

而国内造车新势力领头羊蔚来汽车,也迎来二季度交付过万辆的成绩。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则是迅速抓住了这一波资本热潮。

“特斯拉其实是所有新能源车企的参照对象,由于特斯拉在华季度销量也是过万台,其刚刚达到的4000亿美元市值说明,中国的几个顶级造车新势力厂商资本市场的估值空间依然存在”。

香港某国际知名投行合伙人陈晨表示,这么巨大的想象空间,必然使得二级市场的投行对于参与中国造车新势力厂商在美国上市募资过程非常感兴趣。

“据我所知,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这两个月赴美上市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超募的,投行经理的积极性很多人都无法想象”。

整个上市进程,也因为参与投行的大力支持下被飞快推进。

7月11日,理想汽车公开提交招股书,7月30日IPO发行,仅用了19天时间,就募资超过14亿美元,而小鹏汽车从公开交表到上市的时间相同,IPO募资额则更多,达到15亿美元。

“判断一个投行对企业感不感兴趣,可以看投行经理是不是能出差去见企业的创始人”,美元投资基金PAC的创始人廖明表示,如果投行经理在系统中根本审申请不出飞机票的话,证明这家准备去的企业在这个投行没有什么投资价值。

 “现在华尔街的各大投行,只要是想去跟中国造车新势力厂商沟通,所有的机票和酒店费用申请全部会被通过”。

在他看来,这就是造车新势力厂商被华尔街的大佬们看好的表现。

“大家都在赌,这三家中国厂商借助那么庞大的市场,能再跑出一个特斯拉。”

3

错失抄底新能源汽车机会,张磊未必是判断出了问题。

高翎资本是一家私募美元基金,张磊虽然是掌门人,但也得遵从背后那些投资者的意志。

在亚洲,张磊一直对标孙正义的愿景基金,高翎跟愿景类似,也是一种投资风险项目和稳定项目相结合的长线基金。

这种基金的性质就决定了,在基金存续期内,投资人对基金使用方向的影响非常巨大。毕竟,与投资人的意愿相背离,不可能给投资人带来安全感,更不可能完成基金超过原始额度的销售。

2018年张磊发行高翎四期基金的时候,利用全盘收购百丽集团的过程,给所有的投资人讲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故事,从而完成了超募状态下106亿美元资金的募集。

这被很多私募基金的管理者奉为经典。

“四期基金中有超过20%被张磊投给了蔚來汽车和特斯拉,结果2019年下半年这两只股票表现非常差”,香港某国际知名投行合伙人陈晨认为,现在迟迟不能完成募集的5期基金就是受到了4期基金在这方面投资回报较低的影响。

2019年下半年,先是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75%,接着是国六排放标准出台引发燃油车大量甩货,而到2019年底,又迎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

一系列冲击让本来就处于脆弱期的新造车企业陷入低谷。

蔚来首当其冲,股价在去年10月逼近1美元退市红线,吉利、长城并购的消息也在公司内部流转。

甚至李斌都在公司内部对高管作出了这样的保证:“大不了换个老板,你们该卖车卖车,该做服务就做好服务。”

因此,不光是为了稳定投资人的心理,也是为了降低损失,从而提升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以便于新一期基金销售的展开,张磊忍痛从蔚來汽车来和特斯拉的股东名单中撤出。

转型大健康赛道,也跟背后的这些基金投资人对今年中国经济活跃领域的判断有关。

“高翎5期基金的募集在5月份就开始了,目标规模高达130亿美元,而且是在香港和美国同时进行的,”PAC基金创始人廖明认为,这只基金很可能将以并购作为主要的投资方向,“毕竟这是张磊的长处。”

投行人士分析,这次张磊闪电投资小鹏汽车,固然有想利用自己的品牌为小鹏汽车赴美IPO背书,从而获得更高估值的想法,但未尝不是一种自我纠错。

虽说2018年小鹏汽车b+轮融资的时候,张磊就已经入股。但他那个时候的投资,更像是一种风险分散的行为。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奉行投资长期主义的张磊,却不得不去面对这样一个短期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挑战的事情。

幸好有理想和小鹏,张磊搭上了这“班车”,要不然的话,这些造车新势力厂商就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张磊能不能从小鹏汽车把他投资蔚來汽车造成的损失都追回来,答案无从得知。

不管怎么样,依然为时未晚。

参考:

《焦点分析 | 历经冰与火,新造车进入扩张和效率战》 36氪 2020年8月

《投资5年后分手,高瓴清仓蔚来,为什么张磊能投资刘强东十年?》侃见财经2020年2月

《头号重仓股暴涨400%高瓴资本又火了!760亿持仓大曝光更有这个大动作》东方财富 2020年3月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理想汽车

泰格

华兰生物

百济神州

相约

台积电

爱依然

康基医疗

新选择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