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冯仑:创业者要走正道、吃软饭、挣硬钱 | WISE2020超级进化者大会

霍小妍@边界计划 · 2020-08-28
36氪助理总裁马金男邀请御风集团董事长、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36氪基金创始合伙人、集团副总裁赵甜,分别从企业家和投资人的角度,探讨了地产行业的创新变化,以及在今年复杂的形势下,企业家应当如何进化。

8月25日,36氪在上海举办了WISE2020超级进化者大会,邀请创业领袖、头部投资人、明星创业者以及资深行业专家,分享跨越不同增长周期的秘密,就5G、人工智能、新零售、在线教育、智慧出行等行业进行深度探讨,帮助创业者跳出行业轨道来了解整个商业市场,把握更多的创新机会。

WISE2020超级进化者大会超级进化论圆桌

在本次活动的圆桌进化论环节,36氪助理总裁马金男邀请了御风集团董事长、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36氪基金创始合伙人、集团副总裁赵甜,分别从企业家和投资人的角度,探讨了地产行业的创新变化,以及在今年复杂的形势下,企业家应当如何进化。

作为一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冯仑1991年创办万通集团,他在商业领域的不断摸索实践也是超级进化者的典型缩影。冯仑认为,地产是人们创造的有价值的人造空间,承载了人们生活中80%的时间,是一个又老又新的行业,其中对安全、舒服、便捷的追求是不变的。

“进入到后开发时代以后,简单的住宅开发销售的日子慢慢不好过了,创业者更关注空间的服务,我们叫做吃软饭,挣硬钱,软饭是靠服务运营,把每一平米的空间服务质量提高,同时获取好的租金回报”,冯仑称。

房地产行业的重心转移到运营、服务上来,用空间更好地为创业者连接各方面的增值服务,更强调空间给创业者带来的便捷性和安全性,现在房地产成为了创业的加速器,也成了创业者的若干保姆之一。冯仑表示,“对于企业家,我们早期创业的时候经常互相打气,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今天再延续一下这样的说法,走正道、吃软饭、挣硬钱”。

谈及民营企业的活力问题,36氪基金掌门人赵甜认为,民营企业需要更加积极进取的进化精神,来保证更好的创业活力,那么民营企业不仅今天能够愉快的过七夕,也会有更多百年好合的优秀企业。

 

以下是圆桌对话实录,经36氪整理编辑:

马金男:听说冯总刚从海南三亚过来,欢迎您从海天盛宴来到我们的思想盛宴。今天特别高兴邀请到冯总,同时今天的话题也非常适合您。因为您创业三周年,一直在不断地折腾,不断地进化,给了不少中国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很多启示。您身上有很多的标签,包括商界的理论家、企业家、地产行业的带头大哥,包括投资人。这些标签您最喜欢哪个?

冯仑:地产商。

马金男:为什么呢?

冯仑:因为一直干这个,能够养活自己、发展企业和提供产品的就这一件事。地产商这件事我们做的非常坚持,剩下的事是在人生过程当中带出来的。所谓地产特别有意思,大家看到的是买卖房子,而在我们眼里是一个空间的导演、是制片。我们从空间入手,作家从人生入手,再好的人生故事80%都发生在我们的人造空间里,而怎么创造有价值的人造空间,而且还能跟人收上钱,这是我们的工作。我觉得我特别喜欢地产商这个角色。

马金男:您觉得很自豪。甜总,您对冯总一直以来的印象是怎么样的,他身上的标签您喜欢哪一个?

赵甜:我刚刚是第一次见到冯总,我当时蹲下来弯下腰叫他老师。做老师的人一辈子都有做老师的情怀。不知道冯总您更喜欢哪个称号,您屡屡站在台前,也做了自己的自媒体,也输出了很多的金句。把您做地产商的精髓,您做商人的精髓抽离出来,变成普世商业规则和对人性的理解,这是您特别高明的地方。当然不是因为我今天的角色是您的捧哏,而是一直以来有关注您的很多文章。

冯仑:其实这特别正常。我们最近做健康的不动产。人越老,身上的味越多,只不过散发的味一个是跟人体生理健康有关的味,还有一个是情感、观察、经验或者思考的味道。无非我就是活的久,这两种味都有。但是前面的味收拾的干净一点,一般人也闻不到。第二个味,就比如说当老师,乐于分享。企业界里头爱说话的大部分都跟当老师的经历有点关系,作为曾经老师的感觉,说话这件事,或者分享这件事,就会当成公益的一个思考,没有功利目的,而是见到人就愿意说两句。

我不知不觉做企业30年来,一边讲着空间的故事,一边散发出一些相关的思考,也讲很多话,这些话人和人说的方式应该都不一样,只不过我说的有时候稍微偏低俗一点,大家觉得不那么累。我叫浅入深出讲故事,这是我说话的习惯。

为什么叫浅入深出呢?我们以前的词用反了,说深入浅出,我们上来讲高深的东西人家都走了,如果我讲人间故事,男欢女爱的故事,“浅入”地讲的话,大家都在那坐着。深出是什么?大家一琢磨有点意思,这就算深出了。没琢磨,你就一乐,那也就算上午没白坐。包括《论语》、《庄子》、《圣 经》这些经典著作都是浅入深出,先讲故事,再讲深入的内容。这个表达的习惯也带来一些味道,于是给你这么一点印象。

 

马金男:我们经常在电视上、节目上看到冯总的演讲或者讲课。冯总的讲话很有意思,可以把枯燥的话题用浅显易懂的话讲出来。我们筹备圆桌的时候,也有征集网友的问题,有人提出您创业30年来一直没有想着退休,一直尝试各种行业、各种布局,包括投资,您背后持续的动力是什么?

冯仑:动力有大有小。大着来说,刚开始想改造中国,后来想改变世界。从小里说,得有点成就感。这一辈子反正是不管怎么待着,几十年得过,吃了等死的过,还是折腾着给自己不同的惊喜?不同的过法,翻成书面语言,就是需要对最后的人生有所期待,希望自己有所成就,这都是家长从小讲的。

就我成年以后来说,的确多了一点使命。这个使命就是想让自己生活的世界比以前有所不同。而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所改变,变得更好。比如说做房地产,相比原来盖的房子,现在盖的房子就有所改变,住在这里的人的体验、感受和满意度在提升。这个是对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贡献,我们也在不断地改变。

我们最近几年做了很多围绕大健康的不动产。比如说康养社区、健康公寓、疗愈式酒店、医疗中心。拿健康公寓来说,大家比较熟悉,现在住的人造空间,有七类因素跟你有关:光线、空气、水、声音、精神、行为等等,这些一共涉及到110个指标。如果把七大类、110多项指标做到了,保证你在这里活的比在森林里活的时间还长。注重空间的质量,比如说像舞台上这种灯光就不符合标准,健康空间的灯光最重要的标准是“见亮不见灯”。例如每天出去,看到是白天,但是你没盯着太阳,太阳也并不是每天都对着你的眼睛,如果太阳十几个小时对着你的眼睛,这是见了灯,但是你见了灯,眼睛就黑了,它对健康是不利的。我们现在做这样的健康空间,就是对未来、对客户、对健康的责任,同时也是对社会的进步,文明的改善所做的一点工作,这是挺大的动力。

我总觉得别给人添乱,尽量改善,让别人因为你的存在而感觉这个世界更好,这是我简单的动力。当然是不是还有点别的更厉害的动力,我觉得有时候男人一闪念的好奇心也是一种动力。比如我去拉萨看人家发射卫星火箭,出于好奇,就折腾一下,这都是正常人性所难免的。但是主要的动力还是是前面讲的,因为你的产品或者服务,让周边的社会、人变得更健康,更美好,这是一个持久的动力。

 

马金男:近几年咱们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无论是手机、汽车,包括我们的生活方式都随着科技进步不断的进行迭代。地产其实好像是变化比较小的,虽然您刚刚有提到健康养老地产,但是整体来看,随着科技的改变,地产行业给我们大众的感知还是比较传统,有这个感觉吗?

赵甜:给人的感觉还是一样的很赚钱。赚钱没有变,但是内核发生变化了。在经济上行或者下行,疫情前和疫情后,冯总一直是地产的坚持拥护者,您时时刻刻对地产有信心,只是在不同时间点有不同的时代特征。

冯仑:七夕跟大家讲一下月亮上的房子。为什么呢?人类想象要成为一个跨星际的物种,这是很多人在做、在讨论的事情。几年前在英国的一个建筑事务所,我进去看到很奇怪的东西,像房子又不像,我没有好意思问,一直到出来以后,看完整个事务所所有的建筑设计作品之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我说:“这是房子吗?”结果负责人告诉我:“这是房子,这是月亮上的房子。”我说:“为什么是这样呢?”他说:“这是真实的NASA委托我们做的研究题目,就是在外星球上,因为月亮离我们很近,现在的火箭速度两天半就可以到月亮,相当于十年前我们坐慢车火车从北京到广州。”

人在其他星球上怎么建建筑?他们设计这个建筑有两个特点:一是都是曲线的,不是方方正正的,因为曲线形,陨石砸不坏;二是挺矮,大概是掏洞加盖的概念,用智能机器人或者3D打印的做法,用的材料都是当地的材料。房地产会不会变呢?实际上回答这样一个判断,我觉得不变的就是我们永远都是在为人类的文明做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创造人造空间。

讲一个小故事,人类、狮子、老虎有一个很大区别,狮子、老虎皮很厚、毛很多,人一开始也是有毛的,皮也很厚,但是最后为什么我们变成了皮肤又薄、毛又少呢?我们要跟他们竞争,我们要跑、要散热,所以我们直立行走,我们学会了长跑,学会了散热,一边跑,一边呼吸吆喝,这样出汗怎么办?退毛,不然汗出不来。人变光,就面临安全的问题,气候冷热要适应,皮肤碰一下就破了,所以要打洞、挖洞,然后发现只有人造空间可以保护我们,让我们在一个人造空间里进行生存、繁衍、工作、创造。

人类几万年来,如果当初没有发明人造空间,我们早死于狮子、老虎、豺狼虎豹的嘴下,我们今天不可能坐在这里。我们今天开会,在这么好的人造空间,安全、舒服、便捷,这个是不变的。房地产核心是我们创造了一个有价值的人造空间。没有灯泡的时候,点火把就起到了类似的作用,有了灯泡,有了空间,舒适度变得不一样了。现在又有了空调、移动通信等等。现今地球上最大的一个人造空间是120万平米,能够容纳十几万人,并且在里面人们互相彼此间井井有条,非常快乐、舒适。空间有四、五十种功能,居住、游乐、办公、上班、购物甚至是做奇怪的事情都可以在里面,这些就是依靠了新兴技术。房地产的变化在于怎么样来解决安全、舒适、便捷。

另外一点,房地产最大的变化,是跟你我的经济关系也就是财务关系在不断变化。以前是赔钱,现在是赚钱,这就是变化。再过一些日子可能又赔钱的,这是不断的变。以前是资产,后来发现是消费品,再后来可能是共享的免费用品,是公共物品。它的经济属性在变化,它的内在内容在变化,但是创造有价值的空间这件事情不变,人类目前80%的时间都在人造空间里。

我们在这开会,一会儿到了另外一个人造空间,坐汽车到酒店又是一个空间,然后坐飞机,之后再回家。大家仔细想想,我们的空间就两种,固定的人造空间和移动的人造空间。汽车、飞机是移动的人造空间,而通过移动的人造空间去到下一个固定的人造空间。房地产这个行业为什么一直又老又新?实际上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马金男:行业诞生之初解决人类舒适、安全居住的需求,它也是一个政策性的市场。像每次我们需要刺激经济的时候都先把房地产行业拉出来刺激一轮。好像在前几天央行和住建部发文表态,坚持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您觉得这个释放了一个什么信号?

冯仑:其实这样一个政策导向在四年前就开始了。因为随着我们的成长,对空间的需要有一个一致性的关系。比如在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人均GDP三四百美金,人均住房三四平米。改革开放30年之后人均GDP接近一万美金,人均住房超过30平米,现在过了35平米。到这样一个经济发展阶段后,房地产行业住宅这样一个产品,基本达到供需的平衡点,大家对住的需求,绝大部分都得到了满足。

接下来对空间的需求将会转到“吃饱撑了”的需求,比如说娱乐、研发、商业、教育、制造业等其他各种各样的需求。于是住宅之外,又增加了写字楼,商业、度假、物流仓储、医疗健康、教育研发等等其他的物业形式。四年前我们行业内部很重要的趋势是进入后开发时代,就是后住宅时代,我们开始研究住宅以外的不同形式。

这个时候政策发生相应的变化,长周期的周转方式方法对简单的快速建房卖房形成了抑制和调整,迫使地产商尽快进入到其他六七类新的住宅以外的房地产业态上来,提供更好的经营空间和运营空间。比如说大家讲到直播,直播也要空间,不能在马路上直播,除非卖庄稼、卖大米,可以偶尔在露天,更多的是在特定空间里面做直播。我们提供一个项目叫共享直播,一座大厦里面全是各种直播空间,从选品到自己选直播间,到金融服务,到最后帮你化妆,帮你复盘研究,帮你选择明星和产品等等一整套,叫做共享直播空间。这是什么呢?就是住宅以外新的空间服务的形式,一种新产品。

这个政策改变一方面是整个行业进入后住宅时代、后开发时代,是行业发展的自然规律。另一方面有效抑制投机炒房的不健康经济活动。三是有效地防范金融风险。这几个经济政策目标是对的。

 

马金男:看起来房地产市场的企业家们也在根据政策,以及我们用户的需求,不断升级迭代产品和未来的方向。有一句话,我想问一下甜总,跟投资相关,有的人说房地产行业的过度发展,一方面确实给人类提升了居住空间的环境,另外一方面房价高了,也降低了很多年轻人的幸福感,同时由于大量的资金涌入地产行业,挤压高科技行业的投资空间,您作为投资人怎么看待这个话题?

赵甜:我觉得分两个层面,一个是房产行业对于创业企业和创业者两方面的冲击。

创业者说一句通俗的话,刚才冯仑老师说浅入深出,北京的创业氛围比上海好一些,虽然我在上海生活,压榨或者打击上海的创业者最大就是上海的丈母娘,因为上海的丈母娘很厉害,男方如果没有房产在上海讨老婆是很困难的,北京姑娘可能更有情怀一点。

的确创业者在房产和现实的需求下,会动摇他创业的热情,关于创业的话题我觉得可以跟冯老师再单独聊一期,因为关于创业者,我投资也做了二十年,觉得创业这件事挺理性但是也挺反人性的,最反人性的就是梦想和现实的需求,特别是高起的房价之下,的确会打击创业者的信心的。

我以前做PE的,投了很多的企业,有很多的重型资产,我们告诉创业者拿了钱要放到企业经营上,千万不要囤土地和房产,但往往企业发展到一定的拐点的时候,比如说企业经营不善,最后发现最值钱的还是那些不动产,一些人在产业上乏力,最后却分享到了地产的红利,这也是让我们觉得很无奈的。从我们投资者的现实诉求来看,的确地产一定程度增加了他本身企业的安全性,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创业这件事和地产这件事其实是有点相爱相杀,价值上背道而驰,但是终极上他们又找到了一个结合点。

但是,我觉得时至今日,在现在这个时候包括刚才冯老师说的这个情况,地产终于找到一个和创业甚至说科技创业、新模式创业的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这个结合点是什么?就是地产商的日子不好过了,就是以前的只靠资产自然增值、靠市场、靠国家顺势而为的自然增值而获取的那些傻钱的利润,越来越难赚了,必须寻求一个更好的提升资产价值的运营的方式,新型的技术来助力,这个时候就必然需要创新型的力量,新型的商业模式,新型的技术来助力它的价值。

再套用冯老师的一句话,这硬钱不好挣,要靠“吃软饭”了。要提高资产的附加值,精细化运营,不论是注入IP还是增加后面的产业链,其实都离不开技术和新商业模式注入,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节点。

马金男:只要是地产行业不好了,地产商不赚钱了,投资行业就变好了。

冯仑:我同意赵总的判断,我们叫做吃软饭,挣硬钱。软饭是靠服务运营,把每一平米的空间服务的质量提高,同时我们获取好的租金回报。概念稍微有点不同,不能说房地产不好投资好,应该叫做开发的行业不好。房地产是三个词儿,我们以前等同于住宅开发销售,简单的住宅开发销售的日子慢慢不好了,实际上创业者得到的空间服务变好了,我们现在强调住宅以外讲的空间的故事和空间的服务,最重要的是算账方法发生改变。

如果做住宅,我们的竞争力在于规模、成本、速度,快周转。计量的方法每平米卖多少钱,住宅以外我们算的是每平米收多少房租。“不讲速度讲质量,不讲规模讲价值。”什么意思呢?比如一个开发类的房产,2000亿、3000亿的市值算很好了,一年要卖4千亿的房子。但是如果按照刚才讲的后开发时代,我们知道北京国贸一期、二期、三期,他们30年盖了一百万平米,但是这一百万平米一年收60、70亿的租金,也没有什么负债,市值相当于你做开发要卖三千亿、四千亿的房子的股票市值,所以不在于量大,在于加强品质,在于每平米收的钱。

所以进入到后开发时代以后,由于我们的重心转移到运营、服务上面来,我们更强调空间给创业者带来的便捷性、安全性,能够更好地连接创业各方面的增值服务,这样他才来,来了才付租金,我们才能活。我们变成了创业的加速器,而且也成了创业者的若干保姆之一,投资顾问是一个保姆,PE、VC这也是一个助产式的保姆,我们空间服务上也是一个保姆,晚上加班他们也没有安全问题,不用担心门会被锁上出不去,坏人伤害他我们第一时间抓住坏人,这是我们提供的安全舒适便捷的服务来帮助创业者。

所以房地产行业由讨人嫌现在叫做万人爱,租金收的不高,而且服务还挺好。

 

马金男:说了半天房地产行业,我们把视角再宏大一点,改革开放40年来,从1978到现在,中国的企业经历了很多的变化,原来最早是个体加工后来变成贸易,从房地产再到互联网,但是发现我们中国的企业不太愿意创新,我说的创新是指我们更愿意模式创新不愿意科技创新,是不是因为我们中国缺少百年老店的核心的原因呢?

冯仑:创新我觉得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个人有一些特别的内在的驱动力,而这个驱动力有可能是经济利益,但也可能是非经济利益,比如说一个科技的幻想,一个产品的梦想,但是这是内在推动力。

另外,创新也需要外部制度环境。从过去两百年来看,中国创新的活力主要来源于民间企业,而1949年以前民间企业的生存时间都不到20年,如果再早到洋务运动的时候,企业生存的时间十年都不到。我们最好的时代是改革开放这40年,民营企业像我们都30年了,有的快40年了,20年的一大把,15年的更多。必须要有制度环境允许这些民间企业的存在,才能够愿意创新。

举一个例子,我们还是说房地产创新,大家抱怨房地产质量不好。在日本,日本人买地随便买,私人的土地产权契约能够查到一百年、两百年以前,买地很流畅,买了以后什么时间盖政府不管,我看到一块地放了50年才开发。银行给的利息在日本不到1%,贷款时间也非常长,10-20年。日本做了一个未来城市叫做百业城,这个百业城的智慧能源、房屋、物联网都做的很好。为什么做的好?这些制度环境给它的条件很宽松,也没有人催你,可以慢慢弄。

咱们这儿要做就不大容易,首先土地一两年不开发就收走了,利息8%,甚至10%。卖房政策限购限价限售。所以制度环境对于创新来说特别重要,比如做一个房子,我们做健康公寓、健康住宅,投入要增加,备案的时候一个价,创新的时候一个价,企业就不愿意创新了。

我们希望交易障碍越来越小,让交易当中的摩擦越来越少,怎么做到呢?产权要清晰,规则、法律政策要清晰,要保护创新者的既得利益,也要维护稳定健康公平的市场秩序,这些都做到了,创新只是一个副产品而已。

最近,我们国家的法律环境有了非常大的进步,进步多少呢?讲一个数就知道了。1993年以前我们全国人大关于赚钱的法律,一级法律一个都没有,1993年到现在全国人大颁布的赚钱有关法律,一级法律有230多个。这么多法律是干什么的呢?规范了你所有的行为,比如我们今天贷一笔款,有商业银行法、贷款法、担保法、票据法,多少项法规管着你,而且这个法是公平的,大家要做都得按照这个套路来做,所以效率高。

在过去如果说你是张村的,他是李庄的,两个老村长想法不一样,你们两个很难做,但是现在很简单就按照法律规范走。所以法律规范非常重要,我们全中国有一亿个左右的经营单位,包括个体户,我们现在每天城市里面有几百万辆车在走,为什么能够各自开着车在路上走不乱呢?就是因为交通规则清楚,警察文明执法,这些做到了。车里面装的好人有媳妇管,坏人由警察管。法治环境就像交管局提供的交通规则,我们政府应当像交管局一样维护这些规则,我们就会创新,那创新就会很火。

 

马金男:企业创新和发展需要土壤,土壤就是政府和制度要跟得上。今年比较特殊有疫情,同时我们看到国际环境以及逆全球化的趋势也在抬头。

时间有限,最后邀请两位面对今年复杂的形势,给我们现在正在苦苦挣扎的企业家们提一些建议,冯总从企业家的角度来谈,甜总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谈。

赵甜:我说一句话吧,民营企业易过七夕,难有百年好合,今天讲这个话特别应景,借用五年前冯老师讲的这句话。为什么难得百年好合是因为需要有更加健康稳定的商业环境,保证创业土壤。第二,点我们今天的题,如果有更加积极进取的进化精神来保证更好的创业活力,那么我相信民营企业不仅今天能够愉快的过七夕,也会有更多百年好合的优秀企业。

马金男:有了创新土壤,有了资金的投入,才不会出现易过七夕,难过百年好合。

冯仑:我们早期创业的时候经常互相打气,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今天再延续一下这样的说法,走正道、吃软饭、挣硬钱。

马金男:我们掌声送给冯总。

感谢两位嘉宾的讨论,期待未来带来更多企业创新、企业未来发展的更多的思考,谢谢!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关注汽车出行、前沿科技, 微信号:WindandSoul-H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新车定价或限制在3.5万欧元左右。

2020-08-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