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对话王中磊:《八佰》救市背后,华谊的“疯狂”和冒险

娱乐资本论 · 2020-08-28
《八佰》为“新”华谊开了一个好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王雅莉 邓颖翀,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八佰〉救市背后,华谊的“疯狂”和冒险 | 专访王中磊》

“我就是疯了呗。”当被问到为什么不计风险,投入这么多人力和财力到《八佰》中时,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八佰》总制片人王中磊身体前倾着,手在空中舞了一下,痛快又兴奋地说道。

上映一周,《八佰》票房破14亿,最终票房剑指30亿。

功不唐捐。从管虎脑袋中的一个想法到最终面世,这部电影花了十年。为了拍摄《八佰》,华谊还在苏州阳澄湖旁一块200亩地上1:1进行实景搭建,投资巨大。这次面对娱乐资本论的采访,王中磊透露了这部影片拍摄期背后更多鲜为人知的波折。

其实,影片两度面临建组后解散的局面。第一次是因为剧本问题,本来演员已经确定了一部分,正在协调各自的档期,但是因为剧本一直在调整,同时演员档期有变,只好解散;第二次是因为搭建实景时遇上南方的雨季,出于安全考虑剧组只好停工,再次解散剧组。

直到剧本和拍摄场景都已到位,第三次建组拍摄时,缘于一个偶然的机会,王中磊和管虎、曹郁商量后决定采用IMAX摄影机进行拍摄,这又给影片制作带来了更多新的挑战。

也正是因为挺过了这些波折,成功将《八佰》制作完成并带到观众面前,华谊收获的不仅是上映一周票房超14亿的回报,还积累下不少可以投入到后续项目中的经验。

这对于“连续缺席三年春节档,甚至出现‘断货’现象”的华谊来说,可谓是一个大利好。在去年年末王中磊致员工的公开信中,他深刻反思了华谊这几年在电影方面的过失。

在小娱的专访过程中,他也坦言自己过去几年处于一个舒适区,而电影制作注定不会是舒适的。“前几年大家都在与资本共舞,现在我们得回归到最开始做电影时的时候,与内容共舞,内容做好了,资本自然会来助力。”

关于当下的电影市场,关于中国电影工业化,关于华谊的未来……重新执掌华谊影业的王中磊希望凭借《八佰》带着华谊重新出发。

“是观众救了电影行业”

1400多万。

这是8月14日,电影《八佰》开启点映后首日的票房。看到这个数字,王中磊有些不安,“太吓人了这个数。” 这是华谊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电影,全行业都对它寄予厚望。

尽管在上映前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影院方面,据灯塔专业版,8月初影院复工率已超过60%。观众方面,一份猫眼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八成观众认为现在适合去电影院观影。

原本《八佰》应该在去年7月上映。在去年上影节期间电影官宣撤档后,管虎戒掉了每天都会抽的雪茄,发誓《八佰》一天不上映,他就一天不抽。和他一起等待的还有他的妻子、《八佰》的制片人梁静、摄影指导曹郁、美术指导林木……

导演管虎在拍摄现场

对王中磊来说,这同样是难熬的400多天。在8月14日的首映礼上,他把这400多天称为“奇幻的旅行”,并希望以后自己和所有电影人都能少一点这样的“旅行”。

几年前开启这个项目时,没人想到《八佰》会遭遇这么多波折。在外界眼中,华谊兄弟拍电影一向看重情怀,这次拍《八佰》也一样。“拍《八佰》首先是一件行善积德的事情。”王中磊说,他记得开拍前工作人员曾在上海四行仓库进行随机访问,就在那个满是弹孔的纪念碑前,绝大多数游客都不知道八百壮士的故事,这坚定了他拍《八佰》的决心。

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回想起自己投资《八佰》的决定,王中磊也觉得后怕。那时就是凭借着一腔孤勇,虽然合作的都是顶级团队和大公司,如管虎的7印象,腾讯影业、光线传媒等,但现在想来“其实没什么胜算”。当时国内战争片票房普遍不高,拍《八佰》,赔钱可能性很大。

所幸,一切冒险都值得。上映前,王中磊对这部电影的票房并没有十足把握,“如果是一年前上,我还敢说这会打破中国战争片票房记录,现在就是只能期待。”但真正开始筹备上映工作时,他发现所有人都在帮《八佰》,“这是我拍电影以来,得到大家的关心和帮助最多的一次。”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八佰》总制片人王中磊

《八佰》的制片人梁静告诉娱乐资本论,有太多人在默默支持着《八佰》。许多影院得知《八佰》定档,迅速复工。一些大企业的老板组织了包场,全公司上千名员工组团看《八佰》。

随着电影口碑的发酵,行业内的助力迅速扩大到观众群体的自发支持。原来冷冷清清的四行仓库弹孔墙下,现在每天都挤满了来献花的人群。还有十几岁的孩子看了电影后给梁静发微信,表达激动之情。这是最让整个团队感到骄傲的地方。“有人说是《八佰》救了电影行业,我觉得真不是,其实是观众救了这个行业。”

“决定拍《八佰》就是疯了”

被问及拍《八佰》的源动力,王中磊笑称,“就是疯了呗。”

为了拍《八佰》,华谊做了很多在常人看来投入产出比很低的事情。比如,投资近1个亿在苏州那块200亩的地上1:1还原苏州河北岸战场。

管虎早在2013年就曾在象山找拍摄地,但空间不够,只好作罢。直到2016年,在《老炮儿》的庆功宴上,他碰到了当时在华谊负责实景娱乐的副总裁,得知苏州阳澄湖边刚好有块地,正好符合他的需求。

之后就是和苏州市政府商榷,拿地,施工。出于对管虎的信任,华谊最终决定陪他赌一次。“一开始是四千万的预算,搭好景后发现不行,演员是要真在里面拍的。为了安全起见得加固,于是就再批一个新预算。”王中磊回忆。就这样,预算越堆越高,连制片主任都说,要不算了吧,其实可以用绿幕合成的。

但王中磊不愿意。现在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承认当时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一心只想着呈现最好的效果,“因为电影出来后你没有机会说后悔,再重拍一次。”

在筹备过程中,《八佰》剧组解散了两次。一次是因为剧本和演员档期问题,一次是因为遇上雨季,工期往后拖了几个月,拍摄期也只能跟着往后拖。好不容易等雨季结束,流失的演员重找完,剧组决定用IMAX摄影机来拍摄,整个拍摄计划又进行了大调整。

“一开始是曹郁想用IMAX摄影机,导演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同意了。”梁静告诉娱乐资本论。当时IMAX摄影机全球只有6台,组里只有一台,这就意味着无法进行多机位拍摄,一场戏想呈现不同角度得重拍好几次。这是曹郁作为顶级摄影师给自己设置的挑战。

创作者想探索新技术很正常,但作为投资方,华谊为什么愿意尝试IMAX?面对小娱的问题,王中磊笑道,“你这个问题就是把我排除在了创作者之外。”一直以来,王中磊都是以创作者的心态对待每个项目。电影本身想传达的是“一边天堂,一边地狱”的隔河相望感,需要非常开阔的视角,用IMAX摄影机正合适。

但选择IMAX摄影机也意味着更多的投入。因为只有一个机位,拍摄期大大拉长,导致剧组拍了近9个月的时间。那是影视行业正烈火烹油的2017年,肯拿出这么长时间的演员并不多。许多人说《八佰》特别工业化,但王中磊反倒觉得,这是一部用最笨的方法拍出来的电影,“像张译这样的演员甚至跟导演说,能不能把我某场戏放在后面拍,这么早拍这场戏我可能达不到你的要求。”

在这种纯粹的创作氛围里,尽管挑战很大,大家也不觉得辛苦。IMAX摄影机“逼”着大家都拿出最好的状态作战。

美术方面,IMAX摄影机下每个细节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原有的服装、道具几乎都要重做,力求精致,以免被镜头带到露怯。

演员方面,即使是一个群演不入戏,也会被镜头敏锐地捕捉到。于是剧组提前八九个月对这些演员进行集训。就算是拍上千人的大群戏,每个演员也都会拿到一页纸,纸上写着他的人设和他要做的动作。

灯光方面,原来用多机位拍摄,镜头多,暴露光源的穿帮镜头可以直接剪掉。现在只有一台IMAX摄影机,在仓库里布光很容易穿帮。于是剧组选择在天花板上打300多个洞布光。每天曹郁就像一个DJ一样,在调光台前操作。整个剧组2400多盏灯,电线加起来有50多公里。

《八佰》摄影指导曹郁

将近9个月的拍摄时间里,因为主创的高要求,制片组追加了几次预算,但并没有超支。这是一支足够专业的团队,用王中磊的话来说,“很多摄影组长在别的电影里都可以做摄影指导”。专业的团队是工业化的基础。

但和国外不同,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更多体现在流程上而非技术上。“管虎这一批导演,还有现在很多年轻导演比如郭帆、文牧野等,他们掌控整体流程的能力很强。《八佰》本身,其实是用非常传统的方法拍的,我并不希望所有电影都这么拍,确实比较辛苦。”王中磊说。

严格按照规定的时间和进度,用笨办法死磕,这或许才是现阶段“国产电影工业化”的真相。

不想被称“老牌”的“新”华谊

《八佰》可以复制吗?

很难找到如此坚定的导演和敢于冒险的投资人,但这部影片的制作经验值得后来者学习和借鉴。

首先,制片组经此一役,更加明确了在什么地方应该帮助导演,什么地方又该拒绝导演。

在《八佰》制片组里,王中磊牵头,梁静和朱文玖两人配合默契。朱文玖熟悉制作环节,主要从制作成本和可能性角度出发;梁静除了码盘找钱之外,主要从内容角度和管虎沟通,毕竟作为导演的妻子,她在沟通上有更多优势,可以帮导演在创作和预算中找到平衡。

梁静在《八佰》中饰演教授夫人

摄影方面,曹郁在这次拍摄中尝试了很多“高科技”。起初,为了营造南岸“天堂”的效果,曹郁希望全部用霓虹灯拍摄。但制片人朱文玖考虑到“用电量太大,发电车不够、电线承压不够易着火,油费一天得花几十万”等现实问题,断然拒绝。这才使得摄影团队想到采用LED灯替代的办法,既控制了成本又实现了同样的摄制效果。

同样的,对导演而言,《八佰》也给了他们一个尝试用不同方法拍摄不同类型电影的机会。像管虎,二十多年来从实验性电影到作家电影,再到艺术和商业性相结合的电影,不断在进行新的尝试。同样是抗战电影,他既可以拍出《斗牛》这种细腻深刻的黑色喜剧,也能拍出《八佰》这种大场面大制作的战争片。

在内容层面,《八佰》的成功让王中磊更加体会到情感浓度的重要性。

“《哪吒》让人记住了‘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是药神》也一样,相当于中国的《小偷家族》,没有血脉关系的一群人因为一件事聚在一起。”王中磊说,他觉得《八佰》能成功也是因为情绪浓度足够高——

“电影中的桥就是懦弱和勇敢之间的桥。在疫情影响的当下,可能有的人丢了工作,有的人公司倒闭,有的人家人染病……大家都处于懦弱、惧怕的情绪中,正需要一股力量给予他们勇敢,《八佰》就是这股力量。”

征战影视行业二十多年,王中磊希望电影能承载更多的新思想。每当媒体提到华谊时说他们是“老牌电影公司”时,他都会思考,“为什么华谊就不能变成‘新’华谊呢?”他认为“新”不在于人的变化,而在于观念的变化,电影所有的类型都被拍过了,想让观众还愿意看,光有新技术不行,得有新思想。

华谊正在努力回归电影内容。曾几何时,人们热衷于探讨华谊的资本操作,如今潮水已退,大家都恢复到最初“与内容共舞”的阶段,“资本是助力,你内容好了它自然会来。”

不仅是资本层面有变化,疫情过后,电影的宣发环节也产生颇多变化。比如《八佰》这次的云路演,完全取代原来一个城市一个城市跑影院的传统路演方式。短暂的宣传周期,也可以通过提前点映的方式来弥补。

在2019年末华谊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王中磊反思了华谊“三度缺席春节档”的“致命失误”。这次他也向小娱坦言,由于前几年觉得市场挺好,他就没有直接管电影业务,进入舒适区。但现在他意识到,“要做电影,选择舒适其实挺难的”。

如公开信里所说“电影业务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前后耗费十年,历经波折的《八佰》,终于为重新出发的“新”华谊开了一个好头。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现制奶茶鼻祖,是怎么被喜茶奈雪打败的?

2020-08-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