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米股价重回20港元,雷军很开心:但年轻人想赚一倍,还要等多久?

极点商业 · 2020-08-28
年轻人通过小米股价赚一倍有希望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 杨铭,编辑:刀疤姐,36氪经授权发布。

在晦暗不明的转型过渡期中,年轻人通过小米赚一倍还有希望吗?有,但即便如今股价大涨,但仍然可能需要等很久。

8月27日,小米创始人雷军一定很开心。“时间是小米的朋友”的微博,无疑是他心情的最好写照——甚至有消息称,他兴奋得在多个群里广发红包。

开心的不止雷军,还有在众多群和圈子热议的小米投资者。“激动得热泪盈眶,终于要解套了。”一位在当年以21港元价格购入小米股票的媒体人士说。

这些兴奋和讨论,都源于被称为“年轻人第一只股票”小米的股价大涨。8月27日,受益于2020年Q2季度及上半年业绩利好,小米股价大涨11.17%,收盘21.35港元,时隔两年后再次突破20港元,距历史高点22.2港元只差9毛钱,市值突破5147亿港元。

两年前的2018年7月9日,小米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16.6港元,较17港元的发行价下跌2.35%,惨遭破发。此后两年中,小米股价长期在10港元左右徘徊,甚至跌至8.28港元历史最低价。

小米股价最近一年走势图

由此可以理解,对于雷军和小米投资者来说,为何这是兴奋的一天。虽然按开盘价16.6港元来算,它每股截至目前也只上涨了不到4.7港元,相比2020年诸多中概股和港股来说,其涨幅不算什么——但无论是终于可以解套的投资者,还是水涨船高身价近200亿美元的雷军(雷军持有小米66.7亿股),这一天都等的实在太辛苦、太久。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小米股价还能保持如此上升趋势多久?还是如同此前一样短暂上升后陷入挣扎?

01 煎熬了两年的小米投资者

“这两年持有小米股价的心情,很是复杂,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煎熬。”持有小米股票的投资者许思韦向“极点商业”如是描述自己的心情:过去两年小米股价表现都非常不好,相反其它科技股却一再大涨,因此小米重回20港元,难免让所有人感觉“苦逼太久、一朝释放”。

作为对比,“极点商业”发现,在小米上市阶段,腾讯一度跌至365.2港元,如今腾讯股价为558港元;当年9月10日,因为马云宣布退休,股价最低报157.25美元,如今291.96美元;京东也在当年11月跌至历史最低点19.21美元,如今80.38美元;拼多多当年7月26日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为19美元/ADS,开盘价为26.70美元,在最近遭遇大跌后仍最新报收89.25美元。

最有对比性的是美团。作为港交所上市改革靴子落地后,内地众多新经济独角兽中去港交所吃螃蟹者,小米和美团前后脚在港交所主板IPO,都吸睛又备受热捧,且小米初始市值更高。

但如今,美团最新股价为271港元,相比2018年9月24日上市时的开盘价72.9港元/股,不到两年每股暴涨了200港元。美团如今市值为1.59万亿港元,是小米市值的整整3倍。

美团最新股价和市值

从上述对比来看,可以看出相比其他同等级的互联网和科技企业,小米过去两年的股价走势,足以让雷军尴尬。“如果当初小米的投资,去买美团、京东,甚至蔚来等,都赚大了。”一位投资人士说。

这恐怕是上市时的雷军绝对没有预料到的。“创业至今,小米的历程是由勇气和信任支撑的奇迹。”上市前一天,雷军2000多字的公开信,每一个都充满激情,在全网广为散发。

对上市,雷军也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奇迹,他在IPO致辞时因情绪激动,几度哽咽,承诺“要让在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

万众瞩目之下,小米成了史上第三大全球科技股IPO,在此之前分别是阿里巴巴和Facebook。遗憾的是,从上市首日遭遇破发开始,“煎熬”二字就成了小米股价过去两年最好的写照,至今无法实现“投资人赚一倍”的承诺。

刚上市的一个月,小米股价也曾大幅上涨,最高触碰到每股22.2港元的盘中价格。此后,小米股价挣扎上升过几次但都不持久,一直在10港元左右徘徊,2019年9月2日还在盘中创下8.28港元历史最低价,市值勉强守住2000亿港元。

为提振投资者信息,小米连续进行了数十次回购——回购规模最大的两次,一次是2019年9月3日,宣布将在公开市场回购最高120亿港元的股票,另一次是今年6月不超过300亿港元的回购计划。

这并未能提升小米股价。比如120亿元回购后,只是象征性的涨了一天,第二天便又萎靡不振,甚至彼时随着时任小米总裁林斌减持部分股票,还在资本市场和舆论引起轩然大波。

这很是让外界费解——不管是小米超预期的财报,还是重要产品的发布,乔迁小米科技园新居,入选《财富》中国500强,这些利好消息都没能让小米股价实现逆转,很多人甚至调侃雷军,“要让买入小米的人赚一倍,但事实上是亏一半。”

就连和雷军对赌的董明珠,都如此调侃小米股价:雷军用互联网思维搞营销厉害,股票从上市的17块跌到8块10块了,而“我1万块的格力原始股现在已经变成3000多万”。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雷军也只好自嘲:“短期股价不重要,长期的表现最重要”。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面对下跌的股价,我整夜睡不着觉,跌成这样,见到熟人我也不好意思”。

直至今年年初,在大环境利好下,小米股价涨至14港元/股。今年7月10日,站回17港元/股的发行价,结束近乎腰斩的尴尬境况,终于在8月27日,大涨11.17%,收盘21.35港元,时隔两年后再次突破20港元。

02 互联网收入失速,股价无奈沉浮

过去两年,在多个场合,雷军都对小米股价的“被低估”不甘。那么,是什么让小米股价过去两年就是不肯上涨?

是市场大环境么?过去两年来,外部环境变得复杂,无论是美国对华为中兴等国内科技企业的打压,还是中概股频频被做空,中国几乎所有科技企业和互联网巨头,差不多都经历了跌宕起伏的时刻,但最终又很快走出低谷,股价和市值攀上新的高峰,唯有小米,其股价始终在低位徘徊。

从市场环境来看,小米其实“得天独厚”。彼时,作为具有标志性和里程碑意义的香港“同股不同权”第一股,港交所对小米上市相当重视,特别准备了较原有开市大锣直径长80%的“加大版铜锣”,重约200公斤,其意味不言自明。

同样,并非港交所不能体现小米的资本市场价值。以小米上市为标志,新经济企业源源不断涌入港交所,去港交所上市已成中概股回归的第一选择——无论是直接去港交所的腾讯、美团,还是去港交所二次上市的京东、网易、阿里巴巴,其表现都可以说明,港交所足以支撑小米应有的市值。

那么是小米本身的问题?

过去两年,小米财报总营收、手机收入、IOT及消费品收入一直同比增长,利润也同比上涨。更重要的是,小米在印度、西欧等海外市场闯出一片天空,表面看其股价确实难以和表现匹配。

“小米虽然在印度、西欧等市场表现不错,但在国内市场却是下滑趋势,这是国内投资者相当看重的。”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说,2019年小米仅以3880万台出货量占据10.5%市场份额,同比下滑21%,其下滑幅度在国内所有手机品牌中为第一。

除了国内销量不佳,过去两年中,小米一直未能回答自己到底是“一家硬件公司,还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问题。

在创业早期,雷军曾说:“小米是一家铁人三项公司(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卖手机不赚钱,就是交个朋友,小米是通过硬件上搭载的互联网服务来赚钱。”在上市时,雷军也说小米应该是腾讯乘以苹果,即通过硬件吸引用户(类苹果),再通过互联网业务赚钱(类腾讯)。

这个商业模式看上去不错——硬件公司的“利润空间”,随着产业红利的殆尽,毛利率只会越来越低。雷军近日在《中国企业家》就表示,小米产品卖一百元挣不到一元钱。“即便有一天变成世界第一,硬件净利也不会超过5%。”

而互联网公司,却可以利用自己建立起的生态、流量壁垒,不断抬高利润天花板,在资本市场也就会有更多估值。

问题是,过去两年,虽然IoT智能硬件板块收入快速增长,互联网服务收入却不见增长。从2019年全年财报来看,其互联网业务收入仅为198亿元。在2020年Q2,互联网业务收入为59亿元,在整体营收中占比为11%,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下滑了0.9%,接近一个百分点。

2020年Q2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为11%

事实上,自上市以来,小米的营收结构一直都是一家硬件公司——在第二季度535亿元的收入中,其智能手机316.28亿元,占比高达59.1%。

“这意味着,从销售结构来看,小米仍是一家以硬件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公司。”上述私募基金经理说,过去两年,投资者仍将小米看成是一家硬件公司,而硬件公司估值远低于互联网公司,小米两年间市值从领先美团到仅为其三分之一,也就不奇怪了。

03 年轻人想赚一倍,还要等多久?

小米目前股价增长态势,是将持续上升,还只是如同此前一样,短暂上升后重新陷入挣扎?

这取决于小米的未来。它一直希望向高端市场进发,以及站稳5G手机市场。但在疫情负面的持续影响,以及手机厂商扎堆贴身肉搏之下,仅仅是市场表现,恐怕已无法给投资者更多信心。更何况,小米市场销量一直在下滑。

Counterpoint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华为整体市场份额达到46%、vivo占16%、OPPO占15%、苹果占9%,小米也是9%。

具体到增长量数据上,二季度苹果手机环比销量大涨32%,华为涨14%、vivo降29%、OPPO降31%;排在第五名的小米手机下滑最多,降35%——显然,即便华为所处大环境更为严峻,也非小米目前所能企及。

看到这个危机之后,小米也开始了再次转型。在新的十年里,小米策略从“手机+AIoT”升级为“手机xAIoT”。雷军称,在智能互联进一步融合的当下,手机核心业务和AIoT生态布局,不再只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具有协同效应。

他说,AIoT业务要成为小米手机业务的催化剂、助燃剂,渗透更多场景、赢得更多的用户,并获得海量的流量和数据,成为小米商业模式的护城河。

与此同时,雷军还重点提到了制造:“下一个十年,小米将成为中国制造业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

相关数据显示,在2020年上半年,小米已投资超过20家上游产业链公司。在8月,小米旗下的产业基金就投资了灿芯半导体、芯来科技、宁波隔空智能科技三家半导体公司。

在新十年的战略阐释中,雷军没有提到互联网。两年不见起色后,互联网梦想是否就这样放弃了?谁也不知道雷军真实的想法。

小米曾为这个梦想百般努力,包括扩充广告主种类,推出信息流产品和搜索类产品等等,以增加互联网服务的多样性——但面对互联网流量红利耗尽、传统互联网广告模式进入瓶颈的现实,想要实现从智能手机向互联网公司的转型,小米其实也无能为力。

所以雷军把转型重点寄托在AIoT和制造上。问题是,无论是自制芯片,还是硬件制造,路漫漫,前途更为不明。华为从第一款ASIC芯片流片成功,到首个手机SoC芯片“麒麟910”面世,用了23年,且至今还被卡脖子。小米从2014年与联芯共同投资成立松果电子进行自研手机芯片算起,目前也不过5年。

而在“”投中网”看来,在硬件制造中,小米所占股比均在15%以下,话语权薄弱。同时,布局的大多是蓝牙、Wi-Fi、射频等外围芯片设计公司,相比核心处理器芯片,虽然技术难度与门槛更低,但要赋能于小米手机,为时尚早。

在晦暗不明的转型过渡期中,小米仍离1000亿美元心愿相去甚远。在雷军心中,小米本应该和美团、拼多多、京东等这样的千亿美元市值互联网企业交相辉映,以此实现“首日买入小米投资人赚一倍”的承诺。

年轻人通过小米赚一倍有希望吗?有,但即便如今股价大涨,仍然可能需要很久。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阿里巴巴

解套

隔空智能

米赚

微博

润天

米旗

灿芯半导...

一家互联

交个朋友

下一篇

全都是泡沫?

2020-08-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