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科银资本程剑波:筹划6年,终于坐上矿机厂商的牌桌

Odaily星球日报 · 2020-08-27
还会有下一个神马吗?

作为投资人,程剑波及其背后的科银资本广为人知。但要说起他的新身份——矿机厂商老板,很多人可能会有泛起很多问号。

“有钱就能做矿机吗?”

“他们矿机真不是贴牌吗?”

“谁买了,稳定性能保证吗?”

矿机质量究竟如何,尚需产品和时间来证明。

但在这,至少可以消除一个误会,那就是程剑波并非矿业的门外汉。

早在2018年矿海会举办的矿业大会上,我就见过程剑波,还感叹他作为一个投资人,对矿业逻辑的理解如此透彻。

 2018年底,Odaily星球日报采访程剑波的现场

后来才知道,那时科银作为机构入股刚创立没多久的Asic矿机厂商思创优,并已研发出较高制程(16nm)的比特币挖矿芯片。

但当时正值加密货币高峰过后的低谷,这款矿机没赶上一个上市的好时机。

到了2019年中,加密货币和矿业开始复苏,比特币矿机厂商的机器大卖,在年初募资投片的神马矿机异军突起,羡煞旁人。

不过,比特币挖矿领域涉及高端定制芯片,超长供应链条和生产周期,让矿机厂商很难去追市场高点。

“春天没有播种,便无法在秋天收获。”

因此,程剑波坚信,真正关乎矿机公司生死存亡的不是技术,也不是资本,而是能否正确预判并踩准行业周期。

到了2019年底,就在算力暴涨(在币价横盘的情况下矿工收益下降)、市场回落的低谷时,不少人都认为市场在5月份减半前将出现“购买力疲软”,部分矿机厂商或许也因此减少了芯片订单。但程剑波不这么认为,于是向三星投产8nm比特币芯片,于是便有了近日推出的Hornbill犀鸟H8。

8月22日,身兼科银资本董事长、思创优STU CEO的程剑波在成都矿业峰会上发布新机。据介绍,H8整机算力为74T/s,整机功耗为3330W,正常模式下的能耗比为45W/T,在低功耗模式下可达到40W/T。单从理论能效比看,H8相当于头部厂商(神马、比特大陆)的中端机,和阿瓦隆、芯动等厂商的顶配机型不相上下,但售价还未公布,其性价比如何还需进一步考察。该款矿机现已接受预定,预计发货时间为今年11月。

与尚未面世的现货矿机相比,程剑波显然更有趣味。下文中,Odaily星球日报将从周期论和芯片梦两个侧面,讲述他的故事。 

“后挖矿时代”新矿商如何跑出来:周期比技术资金更重要

毫无疑问,今年上半年的奖励减半、币价暴跌,将诸多小矿工都甩下了车;空置的大量丰水矿场不得不“接盘”矿机,又是,矿场主自己成了矿工了。集中化进一步加剧。不止有一位上百P算力的矿工告诉我,挖矿的投入和回本周期已经拉到一个高度,连自己都吃力、散户更难承受。

大户的博弈还将继续,矿机商永远不倒,只是很多人都没想到,竞争到了这一门槛奇高的“后挖矿时代”,还能有新的矿机商出现。

前文中,我们也提到,思创优的推出并非朝夕之力。

除此外,程剑波认为,公司能撑到现在,是诸多因素的加成。

“有钱就可以做矿机吗?不是的,可以这么说,如果你没有找对的人,没有选对方向,没有正确的战略规划,没有一个要坚持下去的决心,你有再多的钱也不够烧。”

非要给这些因素排序的话,程剑波表示,看起来一家矿业公司技术是最重要的,是不缺必要的资金,但更重要的还是周期。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你碰到比特币牛市,或者正在向上走的趋势,你的芯片哪怕再差也会有人买,但是如果你碰到下行周期,你的机器再好别人也会讲价。2013年(我感觉应该是2014年)那个周期我们就碰过一次,因为市场的下行,我们作为一个大客户,买的蚂蚁矿机比他的成本价还要低。”

再看今日,思创优推出新矿机,是认为当前四年一次的周期将至吗?

对此,程剑波表示,2019年底准备投片时他即相信市场有机会走高,目前来看确实处于上升通道,这是其一。二来,行业也进入了资产合规化、收益稳定化的阶段,这意味着矿业的长期发展前景光明。

怎么理解这个说法呢?

在新基建的东风下,芯片研发制造、区块链行业向好,外加矿都四川推行园区电,未来,矿机从制造到产出都将更加合规;而随着减半完成,区块奖励和挖矿利润变得较为平稳,矿业也在吸引更大的资金进场。

正如印比特创始人朱砝所言,“我们看早期的挖矿,利润区间是500%到-80%,你有可能亏80%,也有可能翻很多倍。那传统领域的投资人听到这种标的,第一一反应可能觉得这人是骗子,再一聊还是觉得风险很大。因此,行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从投资角度讲,利润变成稳定的、正值,便更具吸引力了。”

早年挖矿赚了1.5万枚比特币,“想做矿机好多年”

再来说说程剑波在矿业丰富的经历。

2003年,程剑波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中芯国际工作,也就是当前国内最顶尖的芯片代工厂,2007年去了马来西亚,在芯片代工领域做了整整十年。

到了2014年,程剑波和其合伙人从澳洲的私人借贷募集了200万澳元,投资挖矿。

据程剑波介绍,在2015-2016年间,加上复投总共赚了1.5万枚比特币, 扣除成本总共赚了9000枚。

“当时就来四川了,80%的机器都在这儿。从找电建厂做起也没少踩坑,投资的总成本里大概有50%都是试错成本。”

“到2016年后整个产业业态更加成熟,我们也从单纯的挖矿到投资整个矿业生态,最终做到了芯片。”

科银在矿业全产业链几乎都有布局,因此思创优不仅提供矿机,也提供矿池、云算力等相关服务

应该说,从入行之初,程剑波打起做矿机的主意。

据程剑波介绍,自2014年烤猫矿机陷入困境后,他便开始需求和烤猫核心技术成员唐有情进行合作。

“我从2014年就一直在找唐总,2017年终于找到他,终于和他在2018年一起成立了思创优。实际上,思创优的种子轮、天使轮、A轮全部由科银包办,科银出资占比超过90%。”

但在2018年,矿机江湖高峰已过,蚂蚁矿机称霸一方,因此,作为新人,思创优选择从小币种切入。

“如果一上来就做比特币矿机,要么你超级牛,要么你会死得很惨。所以,为了能在今天推出8nm比特币矿机,2018年我们先从28nm开始,从小币种开始,先后做了DCR、SIA、DASH。”

在台上发布新品以及接受我们采访时,明显能感觉程剑波内心止不住的喜悦,在演示机器以及回答问题时也非常认真和专注。

可想而知,H8凝聚了他多年的心血。

“真的听高兴,也很欣慰,今天终于坐上了矿商的牌桌。”

不止于矿机厂商

今年7月,科银继续向思创优注资。A轮融资之后,公司估值达7亿人民币。

据程剑波介绍,思创优正在进行下一轮融资,公司更偏向于有供应链资源、与国内资本市场有关系的资本。

从选合作伙伴这件事可以看出,思创优找钱并不仅仅是为了活下去。

从挖矿芯片切入后,长远看,程剑波想把思创优做成一个标准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比特币矿机研发这个领域,我们用了短短几年时间,从28nm到7nm甚至于5nm的历程。我觉得未来的矿商,不要单纯地去消耗传统芯片代工厂多年投入所得到的芯片制程提升的红利,我们还可以做更多。”

“要知道,矿商所拥有的芯片设计人员,尤其是芯片前后端设计这块,技术实力完全不输现有很多芯片设计公司。如果这群人能去做更多更好的事,比如国产化芯片替代,或者说基于区块链底层的安全硬件等这些更有未来,或者说赛道更加空白、竞争者更少的领域里,这些公司也可以取得非常优秀的成绩,这是我对思创优的期许和规划。”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思创优

在这儿

中芯国际

对的人

链行

下一篇

明星直播带货除了翻车还剩什么?

2020-08-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