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支付起步,万亿巨头蚂蚁是如何养成的?

豹变2020-08-26
蚂蚁成长的几个关键节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 李飘,编辑 徐伟。36氪经授权发布。

十多年来,支付宝从当初寂寂无名的“担保工具”,演变成由数字支付+数字金融+服务业数字化的超级app。

2003年10月,在日本横滨留学的崔卫平,将一款九成新的数码相机挂在了淘宝网上。这款相机被他标价750元,而在国内,同款相机的售价还在2000元左右。

不到4折的价格很快吸引了西安工业学院的焦振中,相机挂出不久,他就拍了下来。看到“宝贝”被拍下,崔随即将支付链接发给焦。

此时线上支付尚未走入大众视野,太过摩登,太过遥远,大家对平台的信任度几近于零。果不其然,焦付款之后立马就后悔了,要退钱。最终,淘宝客服好说歹说,焦才放弃了退款。

无论对于崔卫平还是焦振中来说,一台相机,750元钱,都是漫漫人生长河里的一件小事,不值一提,但对淘宝来说却是破天荒的大事:第一笔担保交易就此诞生。

支付宝或者说蚂蚁集团的历史,也就此翻开了第一页。

十多年后的今天,支付宝早已不是当初寂寂无名的“担保工具”,业务也逐渐从支付,向数字金融、服务业数字化拓展。

8月25日,蚂蚁集团上市招股书披露,其核心业务状况随之首次浮出海面——总支付交易量118万亿元、连接8000万商家、合作伙伴贷款余额与资产管理规模分别达到2.15万亿元和4.1万亿元……

当年的一叶扁舟,已经有了航空母舰之势。

支付之战

“没有微信这样的逼迫,蚂蚁的人就会睡懒觉。”几年后,重提微信和支付宝经历过的高手过招,马云说,正因为竞争激烈,让我们练就了一身武功。

在诞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支付宝完全没有对手。

直到2014年春晚,微信红包横空出世。从除夕到初八,有800万用户参与抢红包活动,微信让超过3000万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

大年初四,马云决定紧急召回所有正在休假的公司高管。时任CEO陆兆禧和COO张勇紧忙订下了最近的一个航班。和家人远在夏威夷的时任马云特别助理吴泳铭没有订到航班,于是他直接包下了一架飞机。

不安的情绪在公司蔓延。马云在2014年1月的一封全员信里提到,“今天我们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天也变了,我们脚下的稳健土地也在变化”。

马云把腾讯的奇袭称之为“偷袭珍珠港”。仅此一击,冲淡了快捷支付创新为支付宝员工积攒的满足感。

支付大战被点燃了。

2014年初,滴滴与快的背后的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花费数十亿元抢夺线下用户,在全国掀起“免费打车”的潮流,快的甚至打出了补贴“永远比滴滴多一块”的招牌。

在此之后,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发起了多次补贴大战。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底,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37%,直追支付宝的55%。而在3年支付战前,它的份额仅为3.9%,排在拉卡拉联动优势之后。

一时间格局大动。当时有报道甚至断言,微信支付要在半年内结束这场支付大战。

乱了阵营的支付宝也开始急病乱投医——做起了不太擅长的社交,直到“圈子”事件爆发。一系列人事和战略的调整随之而来。

2017年初,支付宝班委副班长倪行军接受《财经》采访时说,“高管们需要一个时间安安静静地把心定下来,忘记竞争、忘记‘高频’这些东西,回归基本点。”

放弃社交,支付宝把目光重新聚焦到金融和商业。

三年支付之战结束后,时至今日,移动支付市场格局再无大的波澜。“多维对高频”,支付宝、微信常年分占55%和40%左右的市场份额。

微信和支付宝之外,目前具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互联网公司还有网易、苏宁、京东百度、新浪、美团点评唯品会和小米。这些巨头虽志在支付,但受限于使用频率及场景,尚未表现出抗衡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潜力。

从余额宝到数字金融

“当余额宝接入天弘基金外的多家货币基金后,媒体问及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如何平衡的问题。井贤栋说,“不会为了一棵树,去毁坏一片森林”。

随着线上支付规模的攀升,大量支付备付金留存在支付宝等三方支付平台上。这么多钱攥在手里,怎么用成了一个问题。

交给传统的金融机构做资产管理?但存在支付宝的资金一般流动快、金额小,和传统机构高门槛、放长线的资产管理调性不太匹配。

而且,快捷支付的推出虽然给用户带来了支付上的便利,但支付宝账户自身的充值率却受到了很大影响,只是资金的“二道贩子”,账户沦落成了账号。

如何提高支付宝账户的价值成为当时支付宝高层另一个困扰。

为了寻找突破口,支付宝和当时规模较小寻求发展的天弘基金达成合作,二者就开发定制化互联网理财产品达成协议。

一方面,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和安全性较高,符合支付宝资金流的特征,单笔可以小额投入,并支持随时取出。另一方面,将以货币基金形式管理备付金有先例可以做支撑。

2013年6月,余额宝诞生了。

通过余额宝,支付宝一举“收编”了理财市场的长尾用户,不仅能管理备付金,还能充当理财产品。一手用户,一手海量资金,数字金融的大门旋即被打开:花呗、借呗、芝麻信用网商银行等产品相继推出,让支付宝从原先单薄的支付工具完成了到金融生态——购物、支付、理财的升级。

数字金融的这块沃土很快吸引了大把后来者。苏宁、京东、百度、平安、万达、国美、小米……纷纷推出自己的金融产品,和花呗、借呗同场竞技,以至于支付大战的对手腾讯,后来推出微信零钱通。

然而,不管互联网金融如何火热,监管都希望行业有序、持久发展,和传统金融的水火不容之势也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连接、是超级APP开放平台的互为生态新格局。

随之政策收紧、监管渐严,2017年,蚂蚁高调做出决定:面向金融机构开放产品和技术能力。当年6月,蚂蚁金服CEO井贤栋还曾表态:“蚂蚁的开放不走回头路,会将基本能力打磨好,成熟一个开放一个,向所有机构平等敞开,没有亲疏远近。”

巧合的是,一年之后的9月,京东金融干脆选择了更名,改为京东数科,不仅换了里子,面子也跟着换了,陈生强更是说出了一“金融回归金融,科技回归科技”的名言,并公开表示:“我服务金融机构,不做金融服务。”

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悄然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含蓄、更中庸的“金融科技”“数字金融”等字眼。然而,被河道限制的潮水,反倒是显示出了不可阻挡的势态。

蚂蚁集团招股文件显示,如今,余额宝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产品。作为蚂蚁集团收入占比最高的版块,数字金融领域2017年至今的经营数据也全面曝光。截至今年6月30日,其消费信贷、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分别为1.7万亿元、0.4万亿元,资产管理规模则高达4.1万亿元。截至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由蚂蚁促成的保费规模为518亿元。蚂蚁金服合作的金融机构也扩大到了2000家。

在行业无情的厮杀中,市场已经悄然打开。

下一个战场在哪里

在招股书中,数字生活服务,和数字支付、数字金融两大业务并列,成为蚂蚁集团下一个核心战场。

手握数字支付+数字金融,两条腿走路的支付宝已经颇具超级APP的架势。

招股文件显示,目前支付宝APP连接的中国用户超过了10亿,不仅包括支付、信贷、保险和理财产品,200多万个小程序更是能几乎无死角触达日常的方方面面,买菜、出行、生活缴费、酒旅、查询社保等等。

截至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有超过60%的用户,使用支付宝APP访问支付以外的生活服务。数字生活服务,成为招股文件中和数字支付、数字金融并列,支撑起蚂蚁集团未来的第三个赛道。

就在年初,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才第一次宣布,要让支付宝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的数字化。在他看来,这是把多年来在金融服务场景磨炼出的科技和资源,外延到更广阔生活服务领域。

在这个赛道上,支付宝无疑会面临更多的挑战,除了早一年推出小程序的腾讯,还有本地生活类企业等竞争者。不过,支付宝也曾证明自身在这个赛道承载的想象力。

基于支付和信用能力的积累,早在2017年3月,蚂蚁的芝麻信用便应用到出行场景,和ofo上线了免押金骑行。半年之间,有11家共享单车接入芝麻信用。到下半年,腾讯信用分加入到共享单车免押金的场景,此时“免押金”已成行业标配。

数据显示,如今,花呗有在贷余额的年度活跃用户达到3亿。腾讯也看到了信用服务的价值,2020年初,腾讯上线信用支付产品“分付”。

新的竞争赛道刚刚开启,变数尚未可知,但能够清晰看到的,是蚂蚁押注技术输出的决心。招股书显示,2020年1月至6月,仅数字金融科技服务的收入,占蚂蚁总收入的比例就超过63%。

“好企业真正实质性的含义,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是它未来有成长性。它和历史和现状既有联系又没有太大联系,和未来有密切的关系。”在经济学家吴晓求看来,科创板是要让未来有成长性的企业上市。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支付宝

京东

芝麻信用

百度

蚂蚁金服

贷余

天弘基金

拉卡拉

唯品会

网易

联动优势

网商银行

信任度

上线了

腾讯信用

圈子

美团点评

万商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