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耀途资本:硬科技投资从小众到群雄逐鹿,如何构建投资壁垒?

36氪VClub2020-08-25
投资风口转向To B,硬科技市场迎来最好的10年。

从左至右: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白宗义

2015年是VC行业一个大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再升温,不仅各创业公司井喷,最靠近创业者的投资人们也受感染似地一个个出来创立了新基金。

彼时在以色列投资机构英菲尼迪任职的白宗义、杨光也受到了启发,2015年上半年他们多次探讨如何拥抱这个大年,在达成“自主创业”的共识后,如何在拥挤的VC品牌中跑出差异和特色,成为他们讨论的重点。

“2008年到2015年是B2C的黄金时代,2015年最火的两个赛道——O2O、互联网金融,还是商业模式创新。但如果和主流基金投资人在这块竞争,那么我们在募资、投资、产业生态上并没有特别优势。”白宗义说到。

将各方向看了一遍后,白宗义和杨光将目光放在了物联网、人工智能、芯片等硬科技领域上;与此同时,在2015年,两人也就VC的未来专业化、差异化达成了共识。白宗义说,“2015年其实也是一个分水岭,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获客成本高涨,线上与线下的资产匹配模式,比如新零售、共享单车,成本非常高。我们判断To B科技投资将迎来最好的10年。”

2015年8月,耀途资本正式成立。创始人为团队规划的差异化道路是:聚焦信息技术、立足国际化投资,基于系统性研究驱动的投资方法论,投资早中期有清晰应用场景、技术壁垒的企业,并注重打造产业生态。

之后的5年里,在以50后、60后掌管的股权投资天下中,耀途资本显示出了新生代力量独特的优势。作为一家员工平均年龄30岁的硬科技VC,耀途资本已经围绕产业链深度布局了超过45个项目。团队以数据感知、传输、存储、计算及赋能垂直行业应用为主线,系统性投资汽车智能化、消费电子、数据通信等应用场景。投资地图主要覆盖以色列及中国的底层技术和上层应用。

目前,耀途资本已完成近三期人民币基金超额募集(7亿)以及二期美元基金首次交割,管理资产总规模超过15亿。

站在ToB浪潮之巅,立于国际化视野

硬科技投资从小众到群雄逐鹿,如何构建投资壁垒?

在2015年之前,关注包括手机、汽车、消费电子等底层软硬件投资的VC较少。杨光介绍到,早年有一些老牌美元基金投过中国半导体行业,但由于一发展周期长,回报比不上2C项目。另外一个原因是产业生态还有待健全,半导体市场不大,需求小,小米、华为、中兴等消费电子品牌还在成长中,包括舜宇、欧菲光等一级供应商发展缓慢;供应链主要在国外,需要时间转移到国内。

转折期出现在2016、2017年。一方面是需求暴涨,4G、物联网快速发展,消费电子使用场景边界不断拓宽;另一方面,中国已成为“世界工厂”,供应链转移基本完成,数据显示,中国占据了全球70~90%制造业市场份额。由此带动硬科技创业激增,再加上外部政策支持,科创板完善退出机制,美元VC、传统人民币基金纷纷入场,形成今天汹涌浪潮

而在大浪来临之前,耀途资本就准确抓住了硬科技投资主线,这与创始人的工科成长背景和国际化投资经验息息相关。

白宗义与杨光是两位不折不扣的理工男。

白宗义早年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第二研究院负责电子对抗和雷达通信系统研发工作;杨光在微软和韩国SK电信从事技术研发。2011年~2015年,两人在供职以色列风险投资机构Infinity期间,接触到大量以色列及国内的早期项目,涉及半导体、通信、AI、传感器等领域。沉淀的行业认知、系统性研究方法论也成为后来耀途资本的操作范式。

此外,国际化的投资视野也让两人注意到国内外项目在产业链分布上的差异——技术是全球化的竞争,硬科技风险投资一定要跳出单一市场,国内的优势目前还是在应用层创新以及现存底层技术的低成本替代,多数颠覆式创新技术仍以包括以色列公司在内的海外创业公司以及产业巨头为主,作为一个合格的,专注于高科技领域投资的专业团队,需要对国内现存供应链有清晰的认知,拥有强产业应用生态资源,同时团队也必须对技术未来发展趋势有相对清晰的理解,白宗义与杨光在高科技研发以及以色列高科技行业投资方面均有超过10年的行业经验,与多数单纯以进口替代逻辑投资底层技术的机构相比,耀途资本团队在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生态资源,对技术前瞻性深度理解对于精准阻击优秀创业项目以及打造强产业生态至关重要。

从以色列到中国,狙击式投资

耀途创始团队与上市公司高管拜访Innoviz

2019年9月底,白宗义、杨光去以色列拜访,其中一站是2017年投资的激光雷达企业Innoviz 。而那一天 CEO Omer Keilaf一直处于不正常的精神紧张,因为第二天宝马要做的一个drop测试——把他们的激光雷达扔到20米的空中,测试坠落过程中能否正常工作,这是大部分后装机械式雷达都不会进行的高安全等级测试。所幸过程非常顺利。

成立不到四年,Innoviz便成为全球激光雷达领军企业,并累计超过2.5亿美元的融资。2018年4月,他们获得了宝马的Design Win,在这次测试前,他们已经配合宝马做了两年车规级验证。如果宝马 iNEXT 按计划推进,其时将会搭载 One,这也将提高 Innoviz 在前装领域的全球地位。

激光雷达是自动驾驶汽车不可或缺的“眼睛。”耀途资本在2016年初就开始调研该行业,在研究了机械式激光雷达、MEMS、相控阵和Flash面阵多个技术流派后,选择了MEMS路线的Innoviz。

就像狙击手只有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失手则意味着失败,耀途资本也奉行“狙击式投资”,先找市场规模够大、至少是两三百亿的赛道,再找TOP企业。

杨光表示,“硬科技行业一笔融资往往就是千万级别。考虑到基金规模,我们不能像2C投资一样,在同一赛道上押注多家,一家跑出来了百倍汇报,就是胜利。我们只能扣动一次扳机——选择一个选手。”这就要求团队具备较强的市场前瞻性和对技术的理解能力,而这也是耀途资本团队的优势所在,也是贯穿始终的投资原则。

提高市场前瞻性非常有效的一条途径就是研究巨头,比如苹果,它总是能在同质化的消费电子产品中杀出重围,引领风潮。在耀途研究3D感知之时,就将苹果的黑科技全都挖掘了一遍。

2016年12月苹果发布了iPhone 7 plus,首次采用的双摄技术就来自它2013年在以色列收购的LINX公司。白宗义与前LINX核心团队聊天时,获知创始成员基本来自特拉维夫大学的一个光电实验室,而这个实验室的教授还创办了一家CorePhotonics公司。2017年,CorePhotonics获得耀途资本的投资,并在2019年1月为三星电子收购。

但双摄还不是真正的3D,它所获得的深度信息有限。为了实现真正的3D视觉,耀途资本注意到两条技术路线,一是散斑结构光,二是 ToF。

iPhone X点阵投射器技术商PrimeSense于2013年11月份被苹果以3.6亿美金收购。结构光太贵,安卓机一般不会配备,但是VCSEL激光器是必备器件。于是在2017年9月苹果发布iPhone X之前,耀途挖掘投资了国内的纵慧芯光。它是目前国内唯一进入主流手机产业链的深度摄像头核心光源VCSEL提供商,并在今年6月获得华为哈勃子公司的战略投资。

最新的iPad Pro2020后置镜头支持ToF 3D感应技术,技术提供商是索尼,索尼的ToF技术部分源于2015收购的犹太人创业公司SoftKinetic。而在同行还没注意到ToF的2017年,耀途资本在天使轮独家投资ToF供应商炬佑智能,该公司后续获得四轮融资,已在VCSEL Driver、TOF Sensor、 ISP处理以及系统级层面形成全面的技术壁垒。

另外,无线快充也成为近年消费电子一大卖点,比如2017年发布的iPhone X,2018年发布的小米MIX 2S就支持。其中小米有采用国内芯片供应商伏达微电子的方案。也在这一年,耀途资本联合小米共同投资了A轮。目前伏达已成为小米、OPPO、华为等多家一线手机供应商。

To B投资差异化的关键

早期募资时,投资人经常会问杨光这样一个问题:“2B硬科技怎么赚钱?”

杨光会这样回答他们:技术创新会将会创造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耀途会选择领域头部企业投资,即使错失了No.1,No.2.、No.3的公司技术依然有市场需求和被收购的价值。2B行业可能不是赢家通吃的行业,却是Top3寡头垄断的行业。

目前多数耀途投资组合已成为行业头部,例如以色列的Innoviz、Vayyar、Hailo、SQream等,国内的壁仞科技、得一微电子、纵慧芯光、炬佑智能、伏达半导体、Sigmastar星宸、至晟微电子元戎启行、Memverge、瀚博微电子、赛勒光电新石器几何伙伴、开放智能、智齿科技等。在逆势的2020年上半年,还有18家投资组合宣布获得新融资。

这些成就的背后,与耀途资本贯彻的生态圈建设密不可分。强大的产业生态对于团队获取优秀项目,高效决策并参与投资,以及后续产业增值服务方面至关重要,是耀途资本打造To B底层技术投资的差异化及最具竞争力的策略之一。

耀途是 Innoviz 第一个来自中国的机构投资人,并深度参与了其后续融资及中国市场商业化进程。2018年,为了开拓中国市场,Innoviz与国内 Tier 1企业宣布建立合作关系,而国内的运营还需要一位总负责人。耀途资本于是就帮着引荐了一位在领先ADAS工作的人才,该候选人正是在耀途办公室与创始人Omer完成了远程沟通,很快就决定入职。

推动得一微电子与大心电子的合并又是一例。2018年初,耀途资本参投了得一微电子A轮融资和大心电子PreA轮融资。大心电子主要负责开发PCIeSSD控制芯片,得一微电子则是做嵌入式和SATASSD 控制芯片,不过在PCIe方面技术较弱,这使得两家公司存在技术互补和业务协同的趋向。因此,耀途资本通过与华登国际等伙伴合作,成功帮助大心电子与得一微电子合并,并获得顶级全球产业资本领投的约5000万美金融资,新公司有希望在较短的时间内登录科创板。

对于产业巨头来说,避免同质化竞争是重中之重,以消费电子为例,厂商们需要提前预判到未来3-5年的技术来作为研发新产品的依据,这涉及到从底层到应用层的全面创新,国产替代并不是指整条产业链的替代,大多数创业公司还是要寻求垂直方向上的突破,并且具备获取大客户的能力。在耀途资本的引荐,一些投资组合成功与产业资本对接或者进入巨头产业链。比如3D传感器研发商深浅优视此前获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战略投资,公司由此得到了出色的产业股东资源。

也是基于开放合作的心态,耀途资本LP队伍越发壮大,包括中金资本、歌斐资产、上海科创、相城金控、中关村科学城、苏州国发等多家机构LP,以及高榕资本、晨兴资本、光速中国、云九资本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以及超过15家信息技术产业链上市公司或者关联方成为耀途资本人民币基金或者美元基金LP,多数耀途资本投资组合后续轮次获得知名国内外产业资本的战略投资以及业务合作。

结语

目前,中国ToB硬科技投资正处于绝佳的发展时间。白宗义表示,“中国消费电子产业是群雄割据,有竞争的需求和活力,不像美国基本苹果独大,所以中国土壤有机会培育出更多的创业企业。”

但他同时也指出,蜂拥而来的资本也对行业的长久良性发展带来一定挑战,“大多数机构主要是疯抢后期Pre-IPO企业,造成估值哄抬,实际上是透支了企业、行业的未来。只有特别专业的机构才会投资Pre-design win企业。” 而耀途参与了早期数家国内半导体企业,当时大多数还没有拿到大厂订单,但是在投完一年左右,基本都获得了design win。

白宗义表示,耀途将继续保持专注和聚焦,力争成为中国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浪潮中最好的底层技术投资基金,陪伴硬科技企业一同成长。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市场份额只占2%的五星能不能挑大梁?

2020-08-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