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渣渣辉”难挡成群“渣渣灰”

知产力 · 2020-08-24
江西贪玩公司的“渣渣灰”商标已注册成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产力”(ID:zhichanli),作者:秋水,36氪经授权发布。

江西贪玩公司也对“渣渣灰”商标进行了全类注册,同时还提交申请了数十件“渣渣晖” “喳喳辉” “ZHAZHAHUI” “ZAZAHUI”等近似商标。

作者 | 秋水

编辑 | 阿木

因涉嫌“贬低人格,易产生消极负面影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江西贪玩公司”)申请“渣渣辉”商标的诉请。法院的一纸判决,不仅将贪玩公司的“小九九”扼杀在了摇篮里,同时也赢得了满堂喝彩。

但笔者发现,这并非一场闹剧的结局——贪玩公司已对“渣渣辉”“渣渣灰”商标进行了全类注册,同时还提交了数十件”喳喳灰”“渣渣飞”“喳喳辉”等近似商标!目前,有部分商标已获准注册。

一、“孽缘 ” 影帝代言《贪玩蓝月》

公开资料显示,江西贪玩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主要从事计算机技术、网络(手机)文化服务等业务。2016年4月,公司发行了一款多人在线APGR游戏《贪玩蓝月》,凭借着魔性尴尬的广告,该游戏在社交网络上一炮而红。

先来品一品《贪玩蓝月》的魔性广告:

1、一刀就满级,三秒成土豪。无聊寂寞去哪玩,搜索一下上贪玩!

2、0元vip,3天就满级,一秒一刀999,装备全爆666,广告做的再牛,不如进服遛一遛。

3、我是张家辉,戏我演过很多,但是游戏,我只喜欢贪玩蓝月。只要玩过传奇,我就是你的兄弟,会玩的兄弟一起来。

4、古天乐绿啦,古天乐绿啦,惊喜不断,月入上万。等级能提现,装备换点钱。

5、装备双倍回收,提现一秒到账,道具直接卖,一天赚几百。贪玩游戏,让你找回你年少时贪玩的你。

6、点一下,玩一年,装备不花一分钱。只需体验三分钟,你就会跟我一样爱上这款游戏。

7、充不充钱不重要,进来看看就知道,开局一把西瓜刀,贪玩传世当土豪,神装随便爆,回收随便搞。

8、不用花钱的绿色游戏,试完三十秒,好玩忘不了。

9、古天乐一晚上赚多少钱?来贪玩蓝月看看!装备掉落赚个首富,一秒提现不限额度,挂机一整晚,四月不上班

10、挂机一两天,回收三五千,时间换金钱,再玩一整年。

11、开局一把刀,三秒成土豪,出门只带一瓶药,装备武器全靠爆。

来源 | 网络

平心而论,《贪玩蓝月》的广告调性普遍偏直白、魔性甚至略带俗气。但是从营销与传播的角度剖析,其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首先从内容上看,《贪玩蓝月》强化“易上手、易变现”等游戏规则,诸如“月入上万”“一秒提现”这些标签恰恰能打消部分玩家的顾虑,击中玩家的心理痛点;从宣传效果来看,上述广告用词夸张口语化,类似于“古天乐绿了”等一语双关的slogan可以迅速抓住受众眼球,并成为传播兴奋点。更有意思的是,这些看似粗糙、魔性的广告语,大多采用了押韵的方式,在传播过程中具有一定的抓耳、易记等优势。

不过,仅靠魔性的广告文案还不足以破圈。自2016年起,《贪玩蓝月》陆续启用孙红雷、古天乐、张家辉、谢霆锋等知名影视大咖出任其品牌代言人,并在各大网页密集推送相关广告。当一本正经的荧屏巨星被抠进花花绿绿的广告,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形象反差引发了广泛讨论,《贪玩蓝月》一时间成为了舆论焦点。

其中,张家辉的一句港普“大渣好,我西渣渣辉。探挽揽月,介系里没有玩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里造会干我一样,爱象节款游戏...“更是引发了众人调侃和争相模仿,将《贪玩蓝月》推至舆论中心。

百度指数显示,2018年,《贪玩蓝月》的搜索热词为“广告” “代言” “贪玩蓝月广告词搞笑版”等等。同一年里,江西贪玩公司对外宣布,2018年在张家辉等人的鼎力支持下,《贪玩蓝月》页游开服数达8000服,其页游平台月流水也在年底成功破亿。

也许连网友和影帝本人也猜想不到,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最后竟成为江西贪玩公司欲收归囊中的资本。

二、较量“渣渣辉” 商标之争

“现在整个中国都在笑我......”

《贪玩蓝月》的广告代言,让张家辉成为全网吐槽的对象。据悉,2018年2月,张家辉终止了与江西贪玩公司的形象代言合作。双方的较量转移到“渣渣辉”商标之争上。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涉嫌“贬低人格,易产生消极、负面影响”为由,驳回了江西贪玩公司的诉讼请求。但事实上,这仅仅是江西贪玩公司申请众多“渣渣辉”商标中的其中一个。

中国商标网显示,2018年1月,在与张家辉合作终止以前,江西贪玩公司就陆续提交了数件“渣渣辉”商标申请。截至2019年9月,该公司几乎对其进行了全类注册。

此外,笔者还发现,该公司也对“渣渣灰”商标进行了全类注册,同时还提交申请了数十件“渣渣晖” “喳喳辉” “ZHAZHAHUI” “ZAZAHUI”等近似商标。可以说,江西贪玩公司对“渣渣辉”这一IP的钟爱程度近乎疯狂。

截至发稿之日,该公司名下仅有“渣渣灰”商标已成功注册。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江西贪玩公司提交第一枚“渣渣辉”商标之际,商评委就以“易产生不良影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为由,驳回其复审申请。中国商标网显示,江西贪玩公司总共有18件“渣渣辉”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结果全部以“予以驳回”收场。

数次与“渣渣辉”商标失之交臂之下,江西贪玩公司仍然注册大量近似商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作为“渣渣辉”一词的创造者,张家辉本人也对该商标进行了全类注册,且已有4枚“渣渣辉”商标已注册成功,核准使用在第17类、9类、7类以及40类商品服务上。

对于张家辉这一举动,外界普遍认为其目的并非商用,而是为了防止遭到其他人抢注。

三、争议谁的“渣渣辉”

尽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渣渣辉”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张家辉本人与江西贪玩公司之间的博弈仍在继续。对此,笔者请教了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游云庭律师,对下述问题进行专业剖析:

Q1: 北京高院认为,"渣渣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之规定,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法院的这项判决会否影响张家辉名下其余"渣渣辉"商标的注册申请?为什么?

A: 其他类别的“渣渣辉”商标申请应该也会被驳回,理由是如果商标被认定为有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其他不良影响的,就是这个词的含义本身法院认为不宜注册为商标,因此不论在哪个商标类别申请都会碰到这个问题。

即便是张家辉已成功注册的那四枚商标,也存在被无效的风险。

Q2: 目前,江西贪玩公司已成功注册"渣渣灰"商标,这种行为是否侵犯到张家辉的相关权益?

A: 如果张家辉先生认为这个商标侵犯其姓名权的,可以对这个商标提起无效程序,但江西贪玩公司也可以抗辩说这个名称和张家辉的姓名字形读音上都有差异,同时,现在虽然认可被动使用,但是要不违背权利人意志。我记得张家辉是表达过对这个谐音的负面情绪的,所以主张姓名权有难度。具体谁是谁非,还是要看双方提交到商评委的证据和相关的说理。这个案子还没打,所以也没办法下谁是谁非的结论。

Q3: "渣渣灰"和"渣渣辉"同音,假如张家辉向国知局提起无效宣告申请,其法律依据是什么?

A: 张家辉可以用相对理由提侵害姓名权作为依据,也可以用绝对理由认为这个词也是有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具有其他不良影响。但我注意到贪玩公司的这个名称里面的灰,不同于渣渣辉的辉,贪玩公司可以说火字旁的辉指的是人名,而这个灰取的是本来的含义,就是像渣一样的灰,因此不存在不良影响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杯装奶茶耕耘十五载的香飘飘,遇到了什么瓶颈?

2020-08-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