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创投代永波 : CVC投资更看重场景驱动

碧桂园创投2020-08-24
2019年12月5日清科论坛,碧桂园创投与高通、联想、美团等共话CVC投资趋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碧桂园创投”(ID:BGY_CGVC),作者:碧桂园创投,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投资界

编辑:碧桂园创投

2019年12月4-6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中国顶级创投力量汇聚一堂,围炉共话,迎战2020。

会议现场进行了《CVC投资,重构产业生态》的对话,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代永波作为圆桌嘉宾出席。

对话主席:

袁润兵清科集团联席总裁;清科创投主管合伙人

对话嘉宾:

代永波 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

沈   劲 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

王光熙 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

朱文倩 美团点评战略与投资副总裁

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代永波

以下为圆桌论坛内容:

“集团优质资源赋能被投企业”

袁润兵:请大家各做自我介绍。

代永波:碧桂园创投主要负责集团除地产板块外的股权投资,目前主要有两个方向:控股型投资,以获得集团想要的资源和技术,碧桂园除地产开发外,还有物业集团、教育集团、机器人板块、现代农业板块,会围绕这些需求去做控股型投资;财务型投资,把集团的优质资源赋能给投资的合作伙伴。

目前我们的投资主要围绕三个上市公司开展:第一,地产上下游产业链。比如建筑、建材,以及下游的房地产科技;第二,社区。社区主要围绕业主本身,现在碧桂园服务大概1千多万的业主;其次围绕业主的资产开展服务,如房和车。社区整体上围绕衣食住行做投资;第三,教育。我们有一个全国的(教育板块)上市公司,大概有4万多名在校生,80多所学校,也在围绕这些资源探索社区教育等业态。

沈劲:高通在中国投资分为两个阶段:

2008年-2016年,移动互联网阶段。我们投了一批公司,包括小米科技,摩拜单车和中科创达等;2016年后为智能互联阶段:人工智能、VR和多媒体、机器人、以及物联网和车联网。

高通创投是高通公司的一个部门,完全用高通自有资金投资,与很多VC相比较我们更善于长跑。比如,科创板第一批上市的一家企业中微公司,我们投资超过12年,今年上市了,我们希望和今年到场的各大企业紧密合作。

王光熙:2016年联想创投正式成立,作为联想集团的CVC,也是联想旗下的全球科技产业基金,我们专注面向未来的科技产业投资。目前,我们不仅有联想作为LP的主基金,也有和政府合作的基金,没有较多融资压力。

联想创投自成立以来就关注智能互联网赛道,包括IoT、边缘计算、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并围绕核心技术赋能传统行业转型升级,投资了智慧工业、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家庭、智慧教育、智慧城市等领域。

此外,联想创投还构建了子公司、被投企业与联想集团之前互相支撑的网状生态,促成子公司和联想之间,子公司和被投企业之间的相互合作。

朱文倩:我们部门的核心功能之一是协助CEO和管理层制定战略,基于战略再落地。根据行业和具体情况,可能由美团自建,也可能在产业里寻找可投资或并购的标的,也有可能通过战略联盟等形式去落地。

美团覆盖非常广阔的生活服务行业,这是一个巨大市场,跟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非常高频。从战略投资角度讲,整个行业未来线上化、数字化的空间非常大。因为这个行业非常巨大,供给端非常分散,我们希望通过建立和整个生态圈的各种各样的企业进行合作的方式,来共同推进整个生活服务行业数字化和效率的提升。

在这些领域所涉及到的企业,我们都可以合作或投资,投资关注的方向非常宽泛,心态也非常开放。

“基于场景驱动的投资理念”

袁润兵:你们认为,今后三到五年、五到十年,长期看好的行业机会是什么?

代永波:碧桂园集团是一个相对传统的房地产公司,关注的角度有一些差异,做投资有自己的逻辑,即基于场景驱动的投资理念。我们立足于两个很重要的场景:

第一,地产开发的场景。我们对上游的供应商非常了解,在整个地产产业链和价值链里,地产公司居于一个较重要的地位。例如上游的建材,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特别大的企业,它的市场竞争格局非常分散,同时也相对低效。未来三到五年,我们非常看好(股权投资)对上游传统产业效率的提升和市场出清,带来的市场行业龙头的增长机会。

第二,社区的场景。碧桂园有全国较大的社区,我们自己的物业管理公司也在港股上市。通常来说,物业是一个传统、效率不太高的行业,不太可能出现一个700多亿市值(碧桂园服务市值)的上市公司,但是我们实际去看发现并不是这样。我们的物业管理公司服务了很多业主、服务了很多资产。这些业主和资产有很多衍生出来的需求,比如健康、教育、出行的需求,资产也有很多流转需求,过去很少有机构去满足这些需求。

我们的物业和社区分布的广度和深度是超过同行的,现在基本已覆盖了全国31个省和市,除了一二线以外,还有广大的三四五线城市的业主,他们的需求其实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有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面向下沉市场的业主和社区,从衣食住行的角度去找到一些好的合作伙伴,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袁润兵:第一,上下游本身的分散,将来合作带来的机会;第二,和居住场景相关,新衍生出来的,还没有被满足的需求。

代永波:还有三四五线城市,我们在下沉市场相对高端的社区业主的需求。

袁润兵:以并购的机会去切入,还是从财务投资的角度去切入?

代永波:分两个层次,和基础物业服务非常相关的,以并购的形式切入;不太擅长的、偏向于业主其他需求的,寻找合作伙伴,通过财务型的投资方式,把资源导入给合作伙伴。

沈劲:我们做战略投资看得稍微长一点,5-8年左右,我们也非常相信科技变革产业的力量。长效的变革能力,目前还是人工智能和5G。

首先,人工智能。我们在第一阶段投资了商汤科技云知声等企业,他们的数据主要还是来自于C端。我们最近投资几家人工智能公司,已经把人工智能应用深入于行业当中,其中一个是电子线路板的检测,第二个是轴承的检测,第三是对接平台,专门来对接更传统的建筑、矿山等。所以我觉得人工智能仍然是一个能够长跑的、被投资人看好的行业。

第二个方面,5G。5G会给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带来很好的特性,归纳为几个全球化:全球标准、全球规模、全球部署的一致性。这样的规模效应和一致性,对我们创业非常有利。

袁润兵:沈总提到的5G和人工智能,过去已经非常热了,有两个方向,一个偏应用的投资,在toC端做应用落地,还有一个偏基础性,高通投的是偏基础的、原创性更多一点吗?

沈劲:两个维度都在看,第一,投技术一定是稍早期的企业,估值也比较低,而且是解决一些核心技术的问题。人工智能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光投技术机会不是特别多,也不是特别好的时间段。投纯技术的公司,投天使轮和A轮,投应用的是B轮,如果投应用行业,能够成为人工智能使用的领先者,这样的机会还是特别多的。

“看好助力整个行业提升效率的技术”

王光熙:在过去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经济快速发展的红利来自于消费类和移动互联网。联想的团队技术背景和自身的业务基因,使得我们很早就预测到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和红利将见顶, 所以一直坚定布局核心技术以及核心技术赋能传统行业。

传统行业的变革将会造就出“新物种”——真正懂核心科技和数据智能的力量,又能深入产业规律的企业。如果某家企业能做到N倍提升行业效能、缩短产业链条和降低流程复杂度,那便是我们在关注的“新物种”。

在行业智能这个方向上,我们主要聚焦于数据智能赋能传统行业,跟众多被投企业进行生态上的合作,切入到一些具体行业中去进行变革。

袁润兵:总体来看,IT技术在传统行业里面进一步的渗透和使用,就是传统行业数字化的机会。

王光熙:我们的业务比较全球化,相对而言有较强的对于经济周期的抵抗能力。但是我们也需要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去拓展新的边界。

对于核心技术和行业应用,联想创投一直在持续下注,未来也会继续维持这样一个打法。我们不一定会关注特别偏理论级的项目,比如新材料这种级别的项目,但是会关注芯片,以及工程技术类领域的创新,例如光电和光学领域。

联想创投作为联想集团的企业创投,会从战略投资的角度来思考,因而相对会更耐心一些,能够陪伴这些公司度过较长的成长周期。

朱文倩:结合美团的业务来看,因为我们跟生活服务行业的很多中小商户发生连接,所以非常希望投资一些可以助力整个行业提升效率的企业。

我举三个我们投资的例子:

第一个,SaaS类的公司。中国有近8百万餐饮企业,消费餐饮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外卖占比提升很多,线上下单,到店自取,线上下单功能等等。

第二个,和AI有一点关系。到底应该投什么样的AI企业?我们最近上线了为这些盲人提供通过语音外卖点餐的功能,语义识别解决了1700万人点餐的问题,从绝对数量来说也比较大。

还有物联网技术,投资人非常看好。中国人喜欢吃活的,吃鲜的,导致对生鲜损耗的控制变得非常重要,我们用物联网的手段和传感器来取代过去劳动密集型的工作,通过物联网技术的手段去改造生鲜行业的效率。

我们一直非常看好技术方向的投资,因为中国传统行业有很多机会可以用技术来助力行业的效率提升。

“CVC投资核心立足点还是产业”

袁润兵:最后一个问题,现在企业战略投资与传统的财务投资的VC/ PE越来越接近,边界越来越淡化。将来到一定阶段,公司直投或战投和传统意义上的VC/ PE会不会比较接近?还是CVC仍旧有自己一套明确的打法?

代永波:从长期来讲,公司直投或战投,会和市场化机构有一些融合,但是也会体现出比较多的差异。CVC核心的立足点还是在C(产业),不可避免要服务于整个产业和集团战略需求,这是目的。

CVC独有的优势,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集团的产业集聚和集团在产业的影响力。在做投资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因素,所以一定会立足和发扬下去。

第二,集团的自有资金。这个也是和市场化机构比较大的一个差异,都是自己的钱、长期的钱,可以持续的长期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投资的周期、投资的期限、看的角度会和市场化的机构有一些差异。

第三,投后服务能力。我们做任何项目判断都会有一个基础,就是BU怎么看,BU未来会不会支持企业的长期发展,是不是能够在投后把投前的承诺去落地。这是我们和市场化机构的差异,也是CVC相对市场化机构的核心优势所在。

沈劲:CVC有不同的风格,有的CVC比较靠近VC,有的CVC比较战略。

高通创投发展了几年后,对投资回报越来越重视。高通对创业团队比较友好,而不是对他们有太多控制,创业企业成长了,再看战略意义。如果说公司没有长大,那么战略意义就很难量化。

当年我们投资小米的时候,小米还没有做手机,现在成了高通的一个主要的客户,战略意义就很明显了。要把每个CVC的定位具体来看,才能知道他们和VC的区别到底有哪些。

王光熙:我觉得还有产业协同和对企业投后管理的区别。

第一点,中国过去不具有较为成熟的、并购的文化土壤,如果能有更多战略导向性CVC参与进来,将有利于未来并购文化的形成,构成更良性的创业循环,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第二点,在投后管理方面,我们希望创业公司能够保持他们独立性和创业精神的同时,帮助他们与联想集团的生态形成良性的双赢互动。在企业发展和壮大的过程中,我们会逐渐的推动他们与集团战略业务的合作发展。

朱文倩:非常同意沈劲的观点,不同企业对自己做CVC有不同的考虑,谷歌有三种不同的CVC业态,不同的阶段不同的企业都会有不同的选择。

美团目前战略协同还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考量,我们希望投资的公司是1+1大于2,我们给被投企业的不仅仅是钱,还有各种其他资源和帮助,对美团来说,也希望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财务回报。另外,我们在不同阶段也会持续迭代战略投资的想法。

袁润兵:非常感谢四位嘉宾带来的精彩观点,掌声感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机构

碧桂园集团下属的一级事业部,负责集团除地产投资外的股权投资业务

下一篇

懂得什么时候保持沉默是一种艺术

2020-08-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