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转向“国风”:一种音乐风格的“破壁”之旅

腾云 · 2020-08-20
既能写出诗词典故,也要玩得转《哆啦A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云”(ID:tenyun700),作者:阿改 艺术媒体编辑,36氪经授权发布。

“万万没想到,周杰伦都被古风音乐圈给‘鄙视’了”,2017年,这样一则标题出现在许多人的朋友圈里。

作为中国风的“开山鼻祖”,周杰伦的中国风歌曲在前几年遇到了“竞品”:古风音乐。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古风不等于中国风”的呼声。

古风、国风、中国风,如何定义?如何区分?

现在,趋势似乎越来越明晰:“古风”开始向“国风”转型。又或者说,这些标签从来都不是那样重要。

头盘坠马髻,身着月白印花纱衫、藕色印花纱裙,肩披黄色印花披帛的琵琶乐伎低眉信手甫一拨弦,古琴和大鼓就随之跟上了——前者同盘坠马髻,不过裙子却换成了朱色提花绫裙;后者则头戴幞头、身穿左右豹韬卫玄铁甲、脚蹬六合靴……至于箫笛、古筝、小打诸般乐器的演奏者,也都着各色服饰,一眼望去,古意盎然,如在盛唐。

这当然不完全是实情。如有耐心看完这段“魔改”《清平乐》的视频,你就会在花絮中看到演奏者在暖黄色的拍摄背景前各自调皮地跳起了魔性的舞,一再提醒屏幕前的你:这的确是一出“长安十二时辰幻想曲”。

自2019年9月4日发布以来,由“自得琴社”出品的这一视频,迄今全网播放量已超600万,在B站的播放量达204万、弹幕1.4万条,最高全站日排名飙到了第34名,更有无数弹幕留言道:

“跪 求上春晚。”

不仅《长安十二时辰幻想曲》爆红网络,自得琴社的诸多作品都在以二次元文化为主打的B站取得不俗的点击量(截至8月1日,以自得琴社“二次元马甲”古琴诊所上的数据为准):

《空山鸟语》103万、《长安幻世绘》56万、《醉醉渔,唱唱晚》50万、《多啦A梦之歌》66万、《大话西游》31万,与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合作的《须尽欢》44万,最新发布的一则《醉成都》28万……不仅是B站,在YouTube、微博和其他平台,自得琴社出品的视频总播放量已超过5000万。

不过,用数据说话可能是最正确又最无趣的做法。团队成员不到十人、且多为85后、90后的自得琴社,揭示出更多有趣的向度。

他们证明了:用传统乐器不仅可以演奏出纯正的古风,也可以无缝对接和改装成现代流行和二次元音乐;服饰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搭配,也可能是作品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辐射和切入更为专业的亚文化领域;一则流行于互联网上的视频不仅可供无数网友遥想过去的盛景,也可以成为一个城市乃至一种文化的代言(《醉成都》即是明证)。

进一步说,他们在口碑和商业上的小范围成功,可能预示着次元破壁、传统突围、现代文化在各个小切口寻求继承和创新的可能——或者,具体到古风音乐的进化而言,他们也可能揭示了一条有效的进化之路:

不拘泥于古,不执着于新,才能真正推陈出新。

《醉成都》片段

古风的兴起和弊病

稍等——让我们回到一个更为朴素的问题:什么是古风音乐?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一点冒险精神,因为即便在古风圈内部,答案也并不统一。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它起源于仙侠类游戏配乐,所指的是一种“融合中西方唱法、编曲技巧、西洋乐器与中国传统乐器,在歌词中融入了某些中国古典文化元素的歌曲风格”——是的,它首先是一种“风格”,大体上表现为歌词古典雅致、曲调旋律唯美,或者如古风歌手卜磊(EDIQ)所言,它表达的是一种怀古的韵味,尤其“重要的是人的情绪”。

关于古风音乐的缘起,一种说法是可以被追认到2005年——歌手心然以古风翻唱了《新绝代双骄3》的主题曲《守候》,标志了古风圈的形成。另一种说法则认为同一年,由于在分贝网的古风填词板块和《仙剑奇侠传》游戏论坛进行了填词翻唱,古风音乐才由此发端。

上述解释也许都可行。此外一个确信的消息是:两年后的2007年,中国第一个古风原创音乐社团——“墨明棋妙古风音乐团队”建立。接下来,2008年成立了“千歌未央”,2009年有了“鸾凤鸣”;到了2012年,墨明棋妙在北京举办现场演唱会,古风音乐正式由虚拟空间走向现实世界。

2013年,古风音乐人河图的歌曲《江湖·闪蝶》聘用方文山为音乐指导,使古风音乐与“中国风”流行音乐出现了交集,也是在同一年,在南京举办的“金陵·秦淮梦古风文化节”将古风的表演从网络平台转移到现实舞台,正式将“古风音乐”概念推至公众视野;与此同时,这一年,音乐人桂震宇与众多歌手、二次元网红举办了一个“动漫音乐节”,尝试将动漫文化与古风音乐相结合。

此后,作为网络亚文化的古风音乐走向一路坦途:

2015年,“结绳记”主题演出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请来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和民族乐团助阵。

2016年中秋,在鸟巢体育场举办的“心时纪”古风演唱会,被称为古风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的一次最大规模集合。也正是在这次演唱会中,主办方弃“古风”改称“国风”,36氪在一篇报道中评论到,这表现了主办团队希望以“中华五千年文化颂扬者”的“正统地位”示人的强烈意愿。

是的,古风并不等于中国风。

后者的创作更多基于“中国元素”,着重区分中外之别,其歌词更为直白,曲风则是在西洋大小调的基础上添加中国风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在水一方》《一剪梅》可被归入这一类别,方文山作词的周杰伦歌曲更被视为代表。

与此相对,古风则意在怀古,着重区分古今之别,其歌词往往借用特定的意象符号抒情表意,曲风上则多采用中国传统的五声或七声民族调式,并且基于明确的文本基础进行创作。

连周杰伦都敢“鄙视”的古风圈(据ACGx的报道《古风音乐万万没想到,周杰伦都被古风音乐圈给鄙视了》),虽然从二次元小众逐渐趋向商业化大众,但争议声也随之而来。

对古风音乐最常见的批评,在于其词作堆砌词藻、乱用典故、搭配不当、空洞无物和无病呻吟。

因古风歌词多从游戏、动漫、网络小说中借鉴同人题材进行填词,意象往往与诗词相近,有人因此总结出“古风圈速成模板”,指出古风歌词多半少不了以下这些词,例如天下、韶华、血染、墨染、倾城、孤城、春风、乱世、烟火、三生、三月、江南、桃花、白骨、青丝、长安……甚至有人调侃道,只要大量使用“殇”这一个字就足以构成古风了。

作曲得到的评价也好不到哪里去。

2016年,古风歌手冥月参加《超级女声》海选,评委梁欢在微博上直言:“古风圈最大的问题是编曲的普遍低劣和初级”。古风歌手大多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唱功也常常饱受诟病。古风歌手董贞曾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和《快乐女声》,但分别止步于海选和地区晋级赛。

虽然不少学者认为,“古风音乐对于寻找民族身份认同、觉醒民族文化意识以及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古风音乐的兴起说明了传统文化的价值和生命力”,等等。

但总体而言,由于其风格难以通俗化、创作主体缺乏传播影响力、商业运作链条尚未成熟,古风音乐总体上还被限制在亚文化的圈地中,难以激起巨大的浪花。

它并非天生自绝于外界(动漫圈、汉服圈、cos圈,都与古风圈存在大面积重合),但它的确远未进入三次元世界以及主流文化的视野。

古风如何破圈?

古风音乐要如何破圈?商业化当然是实现途径之一。

墨明棋妙是最早的古风音乐团体,也是最早商业化的团队之一。诞生于“古早”的BBS时代,他们2012底在北京的麻雀瓦舍举办了第一次线下演出。第二年,演出地点升级为南京人民大会堂,2500张门票迅速售罄。

2015年,墨明棋妙创始人之一桂震宇在南京正式成立了米漫传媒,专职做古风音乐的商业化——他们签下众多二次元网红歌手,代理其商演;公司另一合伙人、创始人之一EDIQ坐镇北京的分公司,和其他员工专心从事内容创作,比如将音乐和小说结合,乐迷购买专辑后,可以边看小说边听歌,最后再做成实体的专辑。米漫传媒还与游戏公司进行合作,为游戏提供定制音乐,或进行线下活动植入。

2017年,ChinaJoy15周年上,米漫承办了其中的古风演唱会,3000多张票也销售一空。

在游戏之外,包括米漫旗下艺人在内的古风音乐人也越来越多与影视剧展开合作,例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配乐、《大唐荣耀》和《老九门》的片尾曲都有古风音乐人的参与。米漫的发展,映射出二次元文化在同一时期的上扬曲线。

2014年之后,游戏行业大发展,二次元平台崛起,古风音乐原创基地5sing被接手运营,给古风音乐带来前所未有的商业机会。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许多古风团体因为赶上直播的风口儿走红,比如在YY社区走红的古风男团“满汉全席”。

数据显示,2016年网易云音乐上国风音乐的播放量同比增长了374%,是平台上增速排名第二的音乐类型。

到了2018年,B站董事长陈睿也表示,B站国风兴趣圈层(国创、国风舞蹈、汉服等)的覆盖人数相比5年前增长了20倍以上。

许多社团拿到融资,顺势转型为公司——米漫传媒2017年完成B轮融资后,估值一度高达7亿元。力推“新乐府”的“十三月”,2015年和2018年也先后完成了A轮和B轮融资,近两年来发布了大量的融合了传统戏曲和流行音乐的作品。

2019年,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仅用5天时间,累计票房就已超过10亿元,全球总票房超50亿元。同年,“少年中国”国风音乐节暨“青年人最喜爱的国风音乐”颁奖典礼在南京江苏大剧院举办,华乐纪·2019国风音乐盛典在上海虹馆落幕,次元破壁,古风出圈,已经势在必行。

“2019由你音乐榜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显示,在2019年度专辑销量上,《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位列付费专辑的前五名,其“逆袭”值得进一步讨论。

基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四大平台月活8亿用户产生的海量数据发布的“2020年由你音乐榜Q1季度华语数字音乐行业报告”则显示,在非流行类的歌曲中,中国风延续了2019年的增长态势,在Q1上榜歌曲中的份额已经过半。

随着产业的逐渐成熟,新一代原创音乐人正在纷纷加入国风音乐阵营,也让人们看到了未来华语音乐的发展方向,对比其他风格的流行音乐,国风音乐凭借其独特的音乐属性更能唤起国内的文化归属感,也逐渐成为一种国风文化不可或缺的表现形式。

从以上的描述中或许你会发现,一个转变在悄悄发生了:“古风”,开始转向“国风”。

将原本具有浓烈二次元属性的古风推向线下三次元,是商业化的必由之路;打破古风音乐的创作桎梏,将之拓展到更具开放性的“国风”,则是内容转型的必由之路。

如果放下“古风”“中国风”的名实之辩,而以“国风”来统摄这一话题的话,你会发现国风早已流行过多年——黄霑《沧海一声笑》,王菲的《但愿人长久》,周杰伦的《千里之外》等歌曲都脍炙人口,周华健作曲、作家张大春作词的《江湖》更是一张极具功力的国风专辑。

自得琴社演奏《长安十二时辰幻想曲》视频截图。

回到自得琴社的例子——如果说他们成功了的话,那原因大概可以归结为:没有执着于古风/国风的立场,而是以更开放的心态去面对音乐本身——诗词典故和传统乐器可以是主角,但类似《哆啦A梦》这种题材也可以作为表现的对象;可以跟游戏合作,切入二次元文化和领域,但也可以拥抱更为宽广的、打破次元壁、融合古今意识和审美趣味的现代世界。

这一进程需要多方努力,尤其需要音乐人清醒的认识,正如自得琴社主理人唐彬此前在接受“一条”采访时所说:“我们中国丢了太多好东西,找回原本属于我们的文化自信,慢慢传承下去,是年轻人最应该做的事情。”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墨明棋妙

次元文化

微博

网易

原创基地

得到

数据说

元音乐

S圈

鸟巢

鸟语

今意

麻雀瓦舍

须尽欢

微信

酷我音乐

酷狗音乐

下一篇

在与100+消费品牌深入沟通后,刀法总结出了新消费增长的底层框架

2020-08-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