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为什么单看名字,就能看出我们是什么人?

NOWNESS现在 · 2020-08-19
从《玉珍》聊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Thomas,编辑:Svet,排版:Maaaxin,36氪经授权发布。

为什么说起“玉珍”,我们就会想起外婆?

福禄寿可以说是这次《乐队的夏天》里的一匹黑马。在《乐队的夏天》上的一曲《玉珍》,唱红了许多人的双眼。极具画面感的歌词,温情而感伤的旋律把许多人的记忆拉回了童年。不仅歌曲本身,连歌曲的名字——也就是福禄寿外婆的名字——都让人联想到自己慈祥外婆的面容。

《人生果实》( 人生フルーツ) (2017)

《玉珍》可能是最新一首人名在作品中存在感强烈的例子。在它之前,周杰伦曾把母亲的名字用作专辑名,而法老在《亲密爱人 2017》中一遍遍的“梦芸”,也让不少人为祖辈的爱情故事动容。

这些名字在带有创作者个人情感的同时,也往往能激发听众的共鸣。一方面,这当然得归功于作品本身,另一方面,可能也因为这些名字所具有的时代感。

名字本身就是一种记录历史的方式。叫秀莲或者玉珍的往往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建国、援朝多数是新中国成立不久后出生的人。同样的道理,你不太可能在 2020 年的上海,见到一个叫作招娣的婴儿。

苏丽珍、周慕云

《花样年华》 (2017)

存在感最强的名字仍然张伟,有将近 30 万人叫这名,中国人重名最多的名字,以至于明星为了有所区分,不得不叫“大张伟”。现在霸占新生儿取名榜的是娱乐综艺和偶像剧式名字,梓、轩、若、曦、瑾、瑜、泽,排列组合,非常 21 世纪,非常 00 后。

当然更有新时代感的人名,除了中国的“王者荣耀”外,还有在 Pokémon Go 大热的美国,像 Roselia(毒蔷薇)、Onyx(大岩蛇)、Evee(伊布)这样的神奇宝贝名也成了许多刚出生孩子的名字。日本也出现了像龍飛伊「ルフィ」(音译:路飞) 、厳堕夢「がんだむ」(钢达姆=Gundam=高达)的婴儿名。

我们之所以看到“玉珍”就容易想到一个慈祥的老奶奶,看到“龍飛伊”就觉得这名字背后是个中二的元气少年,除了名字本身有的时代属性外,我们也会对名字产生刻板印象和关联联想。

比如叫梓轩的人,我们不会觉得这名字背后是个秃顶撸串一身啤酒肚的 200 斤肥宅。不只是别人对这个名字有默认印象,叫这名字的本人也会因为名字里暗含的建议作出反应,接受名字相关的社会期望,成为名字里预言的那种人,最终在某种程度上长得、也表现得像名字。

关于取名套路,除了早已经被历史遗弃的新华字典取名法外,早在春秋时期,鲁国的大夫申繻就提出过关于取名的五种方式和六条规则。五种方式分别是有信(出生时的生理特征,晋成公出生时,屁股上有一块黑斑,于是父亲给他起名黑臀)、有义(婴儿相貌的特征,周文王出生时被认为具有福相,于是以“昌”为名,希望周室昌盛)、有象(婴儿相貌特点,孔丘的丘字就源于他出生时头顶上的凹坑)、有假(借婴儿出生时发生的事情命名,孔子的儿子孔鲤得名,便是因为出生时有人送来鲤鱼祝贺)以及有类(根据婴儿出生时与父亲相似的方面命名)。六条规则主要体现的是名字的忌讳(不以国、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隐疾、不以畜牲和不以器币)。

当然,起名字这件事还受到了政策和社会观念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这也是名字会具有时代烙印的重要原因。

王丽云、刘耀军

《地久天长》2019

学者何晓明在《姓名与中国文化》一书中指出,先秦时代的人大多单名。汉代之后,随着人口的增加,双名形式因为能减少重名而出现。王莽新政颁布了禁止双名的诏令。虽然新政只持续了十几年,但单名的形式延续到了三国魏晋。唐宋之后,双名再次取得主流地位,并且双名中往往有一个字表明辈分。

相对而言,我们更熟悉 20 世纪以来的命名方式。传统文化色彩——三纲五常、仁义礼智信以及对祖宗的敬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然有体现。“德秀”“学礼”等名字便是典型。

新中国的成立后的一段时间,人们的名字与时事关系紧密。改革开放之后,对个性的强调逐渐超过集体。“静”“磊”“涛”“颖”等字开始出现在名中。与强调传统道德(德、礼)或者托物言志(兰、竹)的字相比,它们显得更加先锋。从外国英译而来的洋气名字也开始展露头角,与此同时,名字变得越来越中性化,父姓+母姓的取名方式则是男女平等意识增强的体现。

米兰

《阳光灿烂的日子》 (1994)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名字彰显个性的程度愈发强烈,取名甚至成为了一门规模庞大的生意。淘宝上取名店铺大张旗鼓。还有自媒体报道,一个 19 岁的澳大利亚大学生靠着给中国人起英文名,一年赚了 200 万。虽然起的是英文,但足见人们对名字的重视。

趋同的现象仍然不可避免。子墨一诺这样的名字,取代了以前的张伟,成了名字的新贵。这个现象没少在互联网上引发吐槽。不过,这些名字至少都体现了对美好的向往。

下面是一些典型名字的含义,我们也许能从中看出社会与文化的一些变迁:

玉珍

提到玉珍就想到外婆,是因为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有时代感。按照《姓名与中国文化》中的统计,1949 年 10 月之前,中国人名中最常用的六个字分别是:英、秀、玉、珍、华、兰——玉珍两个字都出现在了其中。这些字本身就带有美好的联想,备受青睐。

三姐妹:朱家宁、朱家倩、朱家珍

《饮食男女》 (1994)

20 世纪 20 年代至 30 年代,取名往往遵循着这样的规则:是女孩名字就往三从四德上靠,男孩名字要么祈求富贵,要么用仁义礼智信这样的道德观命名。常见的女性名字有淑珍、秀英、秀珍等。富贵、振华、金生则是男性的常用名。

家珍、福贵

《活着》 (1994)

建国

为了纪念新中国的成立,许多人为自己的孩子取名“建国”。据统计,光 1949 年这一年,出生的建国就多达 8240 人,而 1900 年到 1909 年之间,全国总共就 17 个人叫建国。

在中国人的价值观中,集体和国家是远高于个人的存在,在重大的政治和社会事件发生的时候,用起名的方式纪念成为了一种常规操作。“抗美”“超英”“跃进”这些名字,本身就是时代的注脚,这些名字的主人大概率都出生在于与事件对应的年代。

三兄妹:高卫红、高卫国、高卫强

《孔雀》(2005)

招娣

这个名字背后,反映的是重男轻女的传统——父母为女孩取名“招娣”“来娣”,只是希望她们能够招来下一胎男孩。从出生开始,许多女孩就不公平地背上了这个符号,张艺谋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尽管章子怡饰演的母亲是乡里第一个自由恋爱的女孩,但始终无法摆脱招娣的乳名。

招娣

《我的父亲母亲》(1999)

好在如今,名字不必是一个人永远的枷锁。一个名为“迎娣”的 24 岁女孩,花了两个月改掉了自己一直不喜欢的名字的故事,在知乎上引发了诸多共鸣。《乐队的夏天》第一季,九连真人与 Vava 同台演出的《招娣》中,也多了一份反叛的色彩。

程带男

《长辈》 (1981)

星驰

自古以来,取名有女诗经,男楚辞,文论语,武周易一说。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的名字正是出自《诗经·小雅·鹿鸣》中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这种说法自然不绝对,历史上的典籍以及文学作品都可能是取名时参考的对象。周星驰名字的来源是《滕王阁序》中的那句“雄州雾列,俊采星驰”。江疏影名字的则取自林逋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方鸿渐、孙柔嘉

《围城》 (1990)

子墨&一诺

根据《2019 姓名全景报告-中国人起名质量首次量化揭示》,子墨和一诺分别是 2018 年最受欢迎的男宝宝和女宝宝的名字。其他受欢迎的名字还包括子轩、浩宇、梓涵和诗涵等。这些名字若是放到 50 年前,恐怕会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不过,随着看着玛丽苏剧的 90 后越来越多地为人父母,这些名字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蔡徐坤

《2019 姓名全景报告-中国人起名质量首次量化揭示》中的另外一个趋势,是父母姓联璧的名字越来越多了。报告显示,2014 年到 2017 年,新生儿尝试“新复姓”的比例快速增长,四年即实现了翻倍,男宝宝达到了 2.51%。女宝宝也上升到了 1.73%。

不过到了 2018 年,无论男孩还是女孩,新复姓比例双双下降。报告认为该现象与生育政策的变化有关: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一些心态开放的家庭开始让其中一个孩子直接随妈妈的姓,从而导致新复姓的比例不升反降。这种现象可以说是男女平等意识增强的一种体现。

采用了父姓加母姓名字的明星包括了蔡徐坤、郑合惠子、秦牛正威等。

尽管列举了很多,但依然无法涵盖我们名字里的全部意义。但至少我们,可以从这小小的一角,看出这些简单文字背后,一个个平凡或者不平凡个体的期待、爱好、寄托,以及妥协与抗争——名字是我们的代号,但从来不是简单的代号。它就是我们的历史。

《你的名字。》( 君の名は。) (2016)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匹黑马

暗香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