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徐雷成功接棒,刘强东迎来扬眉吐气时

极点商业 · 2020-08-18
隐而不退背后,他仍然牢牢掌舵着京东这艘大船的未来方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杨铭,36氪经授权发布。

对刘强东而言,好业绩不仅证明了徐雷的成功接棒,也让京东、自己彻底远离了2018年的“至暗时刻”。

2018年之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迎来了两年中最为扬眉吐气的时刻。

8月17日,京东发布最新一季度财报,2020年Q2实现净收入2011亿元人民币(约285亿美元),同比增长33.8%,增速创下京东近10个季度以来的新高,营收创下两年多的增速新高。同时,净利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164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5.4亿元,同比暴涨26倍;季度月活用户数也净增超3000万,达4.174亿。

2011亿元的营收,创造了中国零售及互联网行业单季收入的新纪录。即便在全球科技互联网公司,这个数字也名列前茅——只有亚马逊(Q2总营收889亿美元),苹果(Q2营收597亿美元)、谷歌、微软(同为380亿美元)等区区几家科技巨头,营收超过了京东。

京东重回高速增长轨道,成为大赢家,这让刘强东十分满意:“我对京东员工和业务合作伙伴深表感谢。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京东集团第二季度业绩稳健且实现了收入的加速增长。”

对刘强东而言,好业绩不仅证明了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成功接棒,也让京东、自己彻底远离了2018年的“至暗时刻”。就如同今年5月22日,他在给京东老员工日发送内部全员信时,用将近7千字去阐述“京东是谁”中时说:“谁在青春期没有叛逆的时候,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无怨无悔!”

01 刘强东放权这两年


今年5月的公开信中,刘强东承认,在2014年上市后,京东业务上和管理上都出现了问题,最终内外部矛盾在2018年集中爆发,京东来到“至暗时刻”。

2018年,面对互联网红利、电商红利的消逝,淘宝、拼多多的双重夹击,以及“黑天鹅事件”,从年初到年末,京东股价已跌至接近19美元发行价,营收增速九个季度以来首次低于30%,活跃用户数为2014年上市以来首次下滑,整个京东士气一度非常低下。

在当年Q3的财报会议上,刘强东表态要调整个人角色,京东管理团队已经稳定且成型,个人以后会重点关注新业务,抓四件事:战略、文化、团队和新业务。

几个月后,京东商城进行了一次重要的架构调整,调整关键点在于:第一,减少汇报层级,组织扁平化;第二,构建大中台。同时,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CEO,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改为向徐雷汇报。

“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刘强东说。

2019年1月23日,在徐雷的主导下,京东又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与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三大子集团共同组成京东集团。

变革仍在继续。1个月后的开年管理会上,刘强东在会上称,京东组织发展中面临“人浮于事,拉帮结派”等诸多问题,宣布京东未来将对高管实行末位淘汰制度,比例是10%。“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没有选择余地!”

刘强东表示将启动干部年轻化计划:未来3-5年之内,30%的VP以上级别高管需要是85后、90后。京东原CHO隆雨、CPO蓝烨、CTO张晨此后相继离任。7Fresh总裁王笑松、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胡胜利,也被调离原职。

伴随京东在组织、业务、人事多维度大刀阔斧的变革,刘强东本人对外形象也出现了分水岭——2018年9月之前,在外界眼中,他是大家长和唯一代言人,即是京东。之后,刘强东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退居幕后,接连缺席了众多重磅活动,包括2019年、2020年的618年中购物节。

过去两年中,刘强东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一是2019年中旬,带团队前往西藏市场考察,推进在拉萨建立专门的仓储物流配送仓库。二是今年7月中旬,7月16日出版的《昆山日报》报道,江苏昆山市市委书记吴新明会见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双方就深化合作展开深入交流。

就连京东今年6·18登陆港交所,京东集团战略执行委员会成员集体亮相,刘强东也没有出现在敲钟现场。不过,创始人缺席敲钟现场并不鲜见——拼多多2018年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时,黄峥亦未去美国敲钟:“上市就是一个过程,敲钟就是一个形式,不影响实质,我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除了异常低调,刘强东还频频从京东系商业帝国卸任重要职务。根据企查查不完全统计,仅仅2020年,他就卸任了200来家京东系职务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或其他高级管理人员。

最为重要的是在今年4月,卸任京东运营主体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及卸任京东物流、京东云计算等相关公司职务。

最新消息显示,刘强东卸任江苏圣开世纪投资有限公司、江苏荣欣世嘉投资有限公司、江苏荣昌投资有限公司、江苏昊成世纪投资有限公司四家公司总经理。四家公司均为京东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

对刘强东的频频卸任,普遍观点是,为了改变此前“京东是刘强东一个人的公司”印象,淡化其个人色彩。更重要的是,企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其管理风格和发展模式等都需要有一定的改变。

这其实是一种商业大佬们的共同智慧。今年2020年7月1日,黄峥发了一封致全员信,称公司原CTO陈磊将出任CEO,黄峥则继续担任董事长。这亦被外界解读为黄峥在淡化公司的个人色彩,亦不想当首富。

至此,加上早就退休的马云,国内三大电商平台创始人,已全部退居幕后,全部由“二号人物”去接棒——对于2018年前一直在放权与收权间纠结的刘强东而言,“至暗时刻”不过是促使他下定了放权退居幕后的决心。

02 徐雷已成功接棒?


颇为巧合的是,作为阿里新掌门人,张勇接棒马云此前最主要贡献是创造了天猫双11的奇迹;徐雷能接棒刘强东,此前最主要贡献也是创造了京东618,让京东有了自己的狂欢节。

一位熟悉徐雷的人士曾表示,在京东众高管中,喜欢踢足球的徐雷不愿被条条框框束缚,讲话风格比较坦诚和务实,对问题不避讳。与他接触过的人多以“江湖”、“义气”来形容他。

但作为京东的“二号人物”,业绩才是证明徐雷能否成功接棒的最关键指标。

2020年Q2的亮眼财报,特别是164亿元的净利润(Non-GAAP净利润为59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就让不少媒体多用赞誉之词来评价,比如36氪标题就如此简单直接:“京东赚钱也开始变得容易”——某种程度上,这是给徐雷的称赞。

相比营收增长,外界对净利润更为关注并不奇怪。比如拼多多,虽然市值、营收一直持续增长,但却持续亏损,因此外界一直质疑拼多多的模式和战略有没有出现问题。

对于京东而言,它同样一直不缺钱,账上现金储备和自由现金流都不少,缺的也是持续增长的净利润。它在2018年之前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0.12亿元、28.01亿元。直到2019年实现净利润118.90亿元,才在22岁之时首次年度盈利。

来源:腾讯《潜望》


因此2020年就变得格外关键,特别是在疫情关键时期,它将证明徐雷带领下的京东,其赚钱能力是昙花一现还是保持持续增长。

某种程度上,徐磊带领下的京东,实现了刘强东亲自掌管时代也没有实现的成绩:除了净利润,京东Q2毛利润为286亿元,经营利润50亿元,都是历史新高。如同多家媒体所言,京东至少从账面上,看上去是一家持续赚钱的企业了。

显然,这与徐雷不无关系。

2019年1月19日,在最危急关头以京东商城CEO身份首次公开亮相的徐雷,用5000字去谈京东出现的问题以及京东要如何解决:“我们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出现了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

彼时,在徐雷看来,即便没有“黑天鹅”事件,京东也难逃股价暴跌的噩运。

此后,他要求京东所有高管和员工,“只唯真,不唯上,对照经营理念,而不是上级的命令工作。”其中就包括四个转变:从单纯追求数字,到追求有质量增长;从以货为中心,到以客户为中心;从纵向垂直一体化架构,到积木化前中后台;人才激励导向从创造数字,到创造价值。

此后,在拼多多来势汹汹下,京东开始一改颓势,重回增长轨道。

业绩上,京东在2019年全年GMV(成交总额)首次突破2万亿人民币大关,净收入为57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9%;净利润为122亿元,扭亏为盈,同比大增589%。

市值上,其股价从19.21美元在今年攀上了69.18美元的高峰,创下历史新高,市值一度超过了1070亿美元(约合7416亿人民币)。

业务上,京东与微信续约成功,拼购正式更名为京喜独立上线,成为下沉市场的另一个重要抓手。

京喜针对微信生态、尤其是女性和低线市场的新模式,是一度被京东忽视的下沉市场。这成了京东重回增长的关键——根据京东此前数据,京喜占到了京东新增用户的四成。

最新数据同样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单季度新增用户3000万,同比30%的增速创近11个季度以来的新高。QuestMobile数据则显示,在618期间新安装京东APP的用户中,近68%的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京喜自身新用户增长环比超过100%,所有新用户中有7成来自3-6线城市。

今年1月,徐雷喊出“未来三年,将在下沉新兴市场再造一个京东零售”的口号。而在最新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徐雷同样表示,下半年布局下沉市场依旧是京东的重心之一,未来会通过商品会员权益和会员的运营来提高这一部分用户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

03 仍掌舵京东大船未来方向


6月18日,徐雷带着两位“快递兄弟”敲钟港交所——此次香港公开发售募集约345.58亿港元,超出2018年以来赴港上市的小米、阿里巴巴及网易的募集资金。当天,京东港股股价上涨3.5%,报收234港元。

那是徐雷的高光时刻。

回头看去,徐雷带领下的京东,这两年除了在业绩、用户、股价、市值创造巅峰,还有更多明显变化,那就是对外合作、扩张步伐越来越快,频频出手进行投资并购,在物流、零售、家电等领域攻城掠地。

根据投中网统计,上半年京东在对外投资或合作方面,净支出316亿。进入下半年后,不到两个月内,京东对外投资或达成合作协议超过了6次。其中,就包括5月底和快手达成战略合作、向京东数科追加投资17.8亿元、入股连锁便利店品牌“见福”、投资利丰1亿美元等等,以此开辟新增长点。

值得关注的,是京东与国美结成多种形式的同盟,京东先是于今年3月在自有平台引入国美官方旗舰店;后以可换股债券形式成为国美战略合作伙伴;最近,京东还与国美一起启动了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

某种程度上,两者都有大量线下店和线上店,本是竞争对手,但现在两者却通过投资或者合作进行联盟,这既是“再造一个京东家电”的方式,也是应对竞争的尝试和创新。

京东的投资和布局,正在带来丰厚回报——从Q2财报来看,达达在美国上市,京东获得投资收益41亿元,此外在证券投资公允价值变动上获利67亿元。这是京东Q2利润的主要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京东除了坐拥京东集团和达达两家上市公司外,还手握三家独角兽——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京东健康。从“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最新的估值来看,京东数科价值1300亿人民币、京东物流900亿人民币、京东健康500亿人民币,一同冲进榜单前40,而且陆续传出了冲击IPO的消息,牵动着许多投资人的心。

这意味着,对京东这家曾靠自营模式和3C品类撑起来的综合电商巨头而言,PlanB,将成为京东增长的第二条生长曲线。

事实上,在刘强东的规划中,京东也早已不是以前的京东。“我们是一家‘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今年5月中旬,刘强东在内部信中如此定义京东。

他表示,京东作为连接产、消两端的互联网公司,拥有扎实的供应链体系和数据基础,有机会也有责任积极主动地拥抱下一个智能时代。

与快手、携程的合作,就是开放供应链的具体表现。今年5月,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并共同开启对标拼多多的“双百亿补贴”计划。根据签订协议,京东零售负责将优势品类商品提供给快手小店,双方共建优质商品池,由快手主播选品销售。而伴随携程核心产品供应链将接入京东平台,也让京东正式结束了与携程在OTA行业的激烈争夺,二者瞬间转变为亲密的战友。

“兄弟们……你们的刘强东。”2020年5月19日深夜,拥有京东78%投票权的刘强东,在那篇7000字的内部信开篇和收尾中,如此说。

“刘强东每天早上还是会与高管开会。”此前,多家媒体如此报道。

而京东物流最新以30亿元收购国内限时速运行业的老大“跨越速运”,据媒体报道,实际控制人就是刘强东——交易也是由刘强东和跨越速运的创始人胡海建直接洽谈,其过程持续了将近9个月。

或许,哪怕刘强东在公众面前已经格外低调、隐退幕后,但无非是舍小抓大,在“进退”之间,仍然牢牢掌舵着京东这艘大船的未来方向。

+1
10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快手

京东物流

京东数科

跨越速运

京东云

阿里巴巴

信开

下一篇

广泛的知识与兴趣能激发创造力。

2020-08-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