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三十”、“二十”热火朝天,男性群像戏为何集体失语?

娱乐资本论 · 2020-08-11
都市情感剧,女性唱戏男性失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香蕉杯,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可谓是女性群像戏的爆发之年,暑期爆款《三十而已》《二十不惑》,这两部剧不仅一举斩获了高收视与好口碑,更是以其强话题度点燃暑期档引爆社交平台。

除此之外,今年已上线或即将上线的女性群像戏还有《老闺蜜》《亲爱的自己》《谁说我结不了婚》《正青春》《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涩女郎》等十余部剧,女性群像戏着实是迎来了它的春天。

反观男性群像戏,在今年的片单中却未见其有任何水花,那么为何女性群像戏在都市情感剧中找到了着力点迎来了春天,男性群像戏却在都市情感剧中遭遇了集体失语?

都市情感剧,女性唱戏男性失声

从已播的女性群像戏中,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剧大多是都市情感剧,且呈现出以年龄为界,讲述不同阶段的女性婚恋为其主要内容的创作趋势。

第一部国产女性群像戏是诞生于2003年的《粉红女郎》,该故事讲述的是四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的生活图景;随即2004年《好想好想谈恋爱》开播,该剧叙述了三位三十多岁的姐姐的恋爱故事,剖析了21世纪之初30+女性的婚恋观,这便是零零年代的“二十”与“三十”。

如今二零年代的“二十”与“三十”与之相比,在创作上越发精进,整体故事脱胎于略带稚气的偶像剧情节,内容越发贴近实际情况,贯彻落实大时代小人物的现实主义路线,对观众更具有启示意义。

除此之外,还有《青春斗》和《女人帮》这两部“二十”与“三十”。2016年的爆款剧《欢乐颂》则是将“二十”与“三十”混搭,综合讲述了二十岁与三十岁这两个阶段的女孩的生活。

女性群像戏在都市情感剧中找到了着地点,而男性群像戏却无法在此生根发芽。

这是源于:都市情感剧本就作为女性向的常见剧集类型,以男性视角展开自是与其主要受众:女性观众不相匹配,且描绘男性情感心理状况往往达不到女性观众的预期,处于吃力不讨好的状况,因此男性题材的都市情感剧少之又少,广度描摹更是屈指可数。

2007年的《奋斗》一经播出便引发了收视狂潮,该剧便是以三位大学毕业男生的奋斗历程为故事线,当年的观众评价该剧“非常好,主人公在为梦想奋斗,坚持做自己”;如今的观众再次回顾该剧时却变成了“矫情做作伪励志”。

2011年的《男人帮》当年观众认为这是男人恋爱宝典,如今观众却评价其为男人的臆想恋爱世界;2012年的《北京青年》当年的热血口号“青春再走一回”令观众心潮澎湃,如今看来这就是一伙生长在皇城根下、过惯了好日子的人闲得无聊非要来体验一回人间疾苦的故事。

2020年靳东的新作《如果岁月可回头》,自开播以来“浮夸”“油腻”“假大空”等批评之声便紧紧围绕着这部剧,最终以豆瓣评分3.5分的成绩惨淡收场。

从这些实际操作结果中,我们可以看出在都市情感题材中的男性群像戏并不那么讨喜,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观众对男性群像戏的包容度越来越低,无法认同剧中男主角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以下河豚君便从工作篇与恋爱篇这两个维度来解析男性群像戏,深度挖掘其创作困境。

工作篇:放飞自我的作精们

在都市情感剧的男性群像戏中,工作可谓是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要么男主角的职业只是一个符号,承载的内容过少;要么男主角在工作上就如同爽文男主角一般,一路开挂却淡泊名利毫不在意。

在《男人帮》中顾小白作为一位职业编剧,他的生活却与真实编剧的生活大相径庭,丝毫没有一点创作的快乐与苦恼,处于一种有房无贷、有钱有闲、陆家嘴逛街、外滩喝咖啡、出入各种高档餐厅、与各类女孩谈恋爱的生活中。

顾小白作为这样一个“我只不过是把你们工作、学习和还房贷的时间,用来喝咖啡而已”的悬浮男主自然是得不到观众对其生活状态的认同。

《奋斗》中的陆涛则是爽文男主的存在,陆涛个人心怀梦想,要成为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千方百计地躲避亲爹的庇护,非要自己奋斗。然而他在亲爹、后爸,甚至是前女友的父亲的照顾下即将走向成功达成奋斗之际,突然醒悟自己奋斗的目标是女朋友夏琳,当即抛下被项目套牢的亲爹和前女友的父亲以及自己的梦想,与自己的女朋友前往法国开启自己的幸福生活。

这样的男主角在当年看来似乎还有些吸引力,然而如今的观众却只会认为他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么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审美流变呢?

无论是符号化的职业还是爽文男主的开挂事业,这都是具有偶像剧气质的明显表达,这类人设在十年前的国产电视剧中是很常见的,也是当时的主要受众不太在意或是很满意的一种设定。

然而经历这十年的蜕变,现实主义题材已在国产剧中扎根,观众更喜爱的是大时代小人物的故事,期待看到令自己感同身受的主角,而不是这一类悬浮型人物。在人物的塑造上,观众更希望看到的是有血有肉立体多面既有工作又有生活的完整主角,而非是削弱了某一方面只展现片面的人物角色。

再者国产剧的进化、海外剧的引入使得观众的审美越发精致,对剧集的包容度也逐渐缩小。观众对《北京青年》中“青春再走一回”的口号越发觉得中二又不切实际;对《如果岁月可回头》中酗酒、蹦迪、烫头、潮服傍身、放飞自我的中年男人自是不待见,非但不认同他们这重活一遍的行为,反而认为他们只是自以为是的中年油腻老男人。

这些在工作中放飞自我的作精们,不仅在国产剧的进化中被大多数创作者所抛弃,还在观众进阶的审美中被嫌弃。

恋爱篇:符号化的女性角色

都市情感剧中男性群像戏的男主角在工作方面是放飞自我的作精们,在恋爱方面却是如鱼得水大展身手,然而这样的创作也有问题。

在近十年剧集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大量女性向剧集顺利出产,女性人设越发纷繁复杂,故事也是精彩频出,女性向剧集的确越发产业化了,然而我们不得不直视的是女性向剧集中男性角色的人设越发单一,甚至成为了一个简单的符号化人设。

从霸道总裁到经济适用男,从高冷学霸男到体贴备胎男;从小奶狗到小狼狗;从禁欲系男神到绿茶弟弟。在近期火爆的《三十而已》中也有这样一群被脸谱化的男性角色:家有仙妻仍要出轨的“许放炮”;追妻火葬场的“陈养鱼”;空间管理大师“梁海王”;年下小奶狗钟晓阳。

女性向剧集陷入男性角色扁平化、符号化的泥潭,男性向剧集中也存在女性角色扁平化与符号化的情况,而这在如今的“她视角”下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在《男人帮》中就有不少被符号化的女性角色,如涉世未深的小白兔小雪;精明刻薄的Amy;温柔体贴的莫小闵……剧中人设较丰满的女性角色只有米琪一角,然而她前期拜金,后期华丽归来却主动向抛弃她的人求婚。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在这部剧中顾小白的感情经历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当顾小白同时遇上知书达理长相一般的小蓝和胸无点墨长相漂亮的小秦时,顾小白做出了同时和两人交往的决定;女孩阿千试图以“红颜知己”之名,来到顾小白家蹭吃蹭喝同吃同住,顾小白不仅接受了,甚至还以指使阿千干活来找到做男人的感觉。

剧中还有很多男性恋爱视角的“金句”,如男女关系可以很纯洁,除非那个女人长得非常丑;女人从前交往的男友多了点,会让人看不起,男人交往的女人多了点,人家反而会觉得他很有魅力。

这部剧上映于2011年,幸亏这部剧上映于2011年,以如今的审美来看待这部剧可谓是男性幻想的恋爱乌托邦,如若如今才上映,必定是话题不断,每日网络批斗大会必不可少,很有可能剧集没播完就被迫下架。

然而这部剧在上映之时还收获了不少较好的评价,豆瓣评分如今也保持在7.4分,造成这巨大差异的背景便是近十年内“她经济”“她视角”的迅猛发展,在十年之前国产剧的创作是趋向于男女平等的视角的,然而在这十年之中女权思潮的蜂拥而至,社交平台出现了大量的女权斗士,影视创作也越发偏向女性视角。

社会思潮以及影视创作的双重助力使得女性观众视角越发单薄,所有男性角色只需要满足女性喜欢或女性讨厌这两点即可,于是影视剧中所塑造的男性角色依据女性观众的审美点呈现出两极化的趋势,第一类自是由女性审美点提炼出来的,如霸道总裁李泽言,禁欲男神赵启平;第二类则是与之相反,女性人人喊打的角色,如出轨男许幻山,海王梁正贤。

在女性向剧集中的男性角色生根于女性的审美,被高度概括凝结为一两个词语,再由演员表演出这一两个词语的要义,达到女性观众所想看到这些词语被人格化的目的,完成在审美点的驱使下这些词语的破译,而顾小白这类思想丰富、多金、浪漫、体贴的多面渣男在女性向剧集中是缺失的。

《奋斗》中夏琳和陆涛以爱之名行出轨之实;杨晓芸和向南闪婚闪离,离婚后又苦苦纠缠;《北京青年》中何东在结婚之际突然要去重活青春放弃女友,却又在大结局之际再次携手女友;《如果岁月可回头》中蓝天愚在和妻子离婚后,被美女企业家倒贴以及萌妹子倒追,却幡然醒悟自己爱的还是妻子……这些剧情在如今的审美大环境之下,全都是观众不能容忍的狗血剧情。

虽然在男性群像戏的恋爱篇中,故事情节丰富表现空间广阔,然而其所塑造的单薄女性角色以及叙述的悬浮剧情是当今观众所不接受的,再者其丰满的男性角色不同于禁欲男神、出轨男这些能够立刻引发女性观众的极高关注度以及极强话题度的人设,在如今的都市情感剧的创作中并不是那么具有竞争力。

总之现如今都市情感剧中的男性群像戏由于种种原因还处于较为冷门的状况之中,暂时无法达到女性群像戏的火热局面。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关于中年危机这一话题的创作必将持续高涨,期待创作方为我们带来更多优秀的故事。

2020-08-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