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上视节观察:剧集行业正在发生的三大结构性变化

东西文娱 · 2020-08-10
关键变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作者 习睿,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白玉兰奖项的揭晓,为期5天的第二十六届上海电视节在本周末落下帷幕。

作为首次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白玉兰奖评选的一年,三部入围的网剧均出现在获奖名单中,其中《破冰行动》获得今年的“最佳中国电视剧奖”。这对于网剧行业而言,有着标志性意义。

此外,《破冰行动》还获得最佳编剧(原创)奖。《长安十二时辰》获得最佳摄影以及最佳美术奖,并摘得国际传播奖,《庆余年》获得最佳男配角、最佳编剧(改编)奖。

通过上海电视节这一窗口,从“网剧的的入围评选”这一切面也可以看到,正如今年电视节主题“破圈”的设定,网剧在这一轮的登场中完成了一次集体破圈。

破圈的背后,是随着影视行业台网关系的不断演变,电视剧行业的格局也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尤其疫情期间,视频平台流量的增长进一步加速了网剧在行业层面的可视度。

当下,随着用户观点行为的加速迁移,电视剧行业本身已经走到商业模式的重塑期。尤其后疫情时代,受众的需要以及偏好一定程度上被放大,电视剧如何继续突破局限,探索新方向也成为此次上海电视节期间最为重要的讨论议题。

这些讨论,核心着眼于台网剧的融合发展,并在当下政策导向和商业模式探索中涉及长与短,以及内容出海。

随着当前电视剧价格体系趋于稳定,现实题材仍将是各方挖掘的一大方向,长与短的取舍以及相应的商业模式探索,在电视剧精品化的语境下将加速到来,而内容出海虽更立足长远,在文化输出的政策鼓励下,仍将是重要的增量布局方向。

台与网:网剧加速“破圈”,商业模式酝酿更多变化

《破冰行动》起了个头,官方的获奖评语写到,“作为以网络平台首播的电视剧集,该片题材难度较高,突破性较大,其直面现实的创作态度值得期待和鼓励。”

 “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被纳入白玉兰奖评选范围,被认为是对观众需求的响应,而网剧今年最终得奖的情况也从侧面说明,网剧行业早已成为电视剧行业重要的一部分。

事实上,网剧近年的发展规模逐步扩大。在上海电视节期间,此次白玉兰奖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导演、编剧郑晓龙就曾表示,很看好网络播出的样式,但同时基于视频平台的技术特性,网剧的优势还没有得到更多体现。

在这背后,推动影视行业不断发生变化的核心在于台网关系的不断转变。基于受众的迁移以及视频网站摆脱了电视台线性发行的限制,网络平台逐渐成为重要的发行渠道。而基于行业竞争以及出于拓展自身商业空间的考虑,视频网站开始加大平台自制内容的比例,逐渐介入高流量的剧集制作品类,这也从侧面推动网剧行业的发展。

与此同时,监管政策也是推动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自2018年以来,从天价薪酬等行业监管到今年对“注水剧”的管理以及剧集长度的建议,影视行业加速 “提质增效。随着演员等生产要素价格回归理性,剧集行业精品化、类型化趋势得到了强化。

以上种种原因,正引发电视剧行业的深度变革。

在内容端,网络平台因其网络特性以及与电视台在内容审查上一定的差异性,可选择的内容题材更为丰富,扩大了行业个性化表达的空间。从此次电视节期间发布的片单来看,对于现实题材的挖掘成为当下的重点,根据《2019网络原创节目分析发展报告》公布的数据,2019年上线的202部网剧中,现实题材比例明显提高,超过80%。

这也代表着网络内容正在突破自身局限,自觉与主流接轨,逐渐加强自身的主流影响力。而在现实题材这一类型之下,各平台及内容制作公司都在探索更加个性化的表达以便形成差异化。

在商业模式上,过去由电视台2B采购电视剧的模式,在视频平台的介入下,正形成会员付费、分账等直接面向C端的盈利方式。目前,随着视频平台会员规模的增长,网剧分账模式在近年初具规模,今年的分账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实现分账破亿,此外《我是余欢水》、迷雾剧场等短剧形式引发热议。

这一直接由用户决定收益的形式将会反向影响行业制作端在题材和内容上形成分化,也会吸引优质内容往网络平台迁移。

在表现形式上,基于5G、VR等技术优势,互动剧、竖屏剧等成为网剧行业当下创新的新方向。正如郑晓龙在评委见面会上所说,“由于技术上的不一样,使生产出来的作品样式不一样,我觉得才叫真正的网剧。比如互动性的网剧,观众可以直接参与互动。”

长与短:短剧商业模式短期以会员为主,长期在于内容规模供给

早在2017年,视频平台就开始涉足类型化的短剧集,涌现出《心理罪》、《最好的我们》、《无证之罪》等低于30集的网剧。随着行业的不断布局,在行业去泡沫以及国家政策的整体调控下,今年上半年,短剧有了更多的表现。

根据云合数据、骨朵数据等数据平台信息以及相关媒体的统计,今年上半年实际新上线剧集超过130部,其中40集以内的剧集超40部,30集以内的有29部,占比67.4%。并且短剧的口碑也得到观众认可,2020上半年上新的40集以内剧集的豆瓣均分6.8。

对于短剧,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王晓晖在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上表示,短剧长剧不能一概而论,各有各的叙事方式和需求,但是目前长剧注水太多,所以需要回归本源。

另一方面,受众时间的碎片化、视频平台自身进入到商业模式迭代的阶段,需要进一步拉动会员付费也成为短剧爆发的关键原因。王晓晖强调,作为视频平台,用户体验是其最重要的考虑因素。“用户是想最短时间内听完故事还是一个故事讲五天六天?用户时间稀缺,是不是应该把故事最精华的部分告诉用户。”

从用户需求和创作本身出发,王晓晖认为,“在未来的五年,短剧将成为影视剧增长的重点。”

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华益也表示,短剧创作符合电视剧创作规律,也符合电视剧多集开发规律,未来新丽传媒肯定会布局。基于短剧的特性,曹华益认为,短剧拍摄的关键在于主题鲜明,定位准确、戏剧冲突和情感浓度强烈以及使用年轻人喜爱的全新的视听语言。

而从长远考虑,短剧模式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于其商业模式能否可行。正如柠萌影业创始人、董事长苏晓在白玉兰论坛上的发言,十到二十集左右的短剧能否成为以后市场主流,还是要靠市场本身的盈利模式来决定。

对于现阶段短剧的商业模式,苏晓认为,短剧靠广告实现不了盈利,还是要靠用户付费。“最近视频平台上播出的短剧,用户付费观看,未来是有望盈利的。现在出现的苗头已经给制作业看到一点希望。”

而基于爱奇艺在短剧上已经积累的经验,王晓晖认为,让用户养成看精品短剧的习惯,能够一定程度上改变其商业模式。

基于此,王晓晖表示,多部数、短集数将会是未来短剧的方向。“一周可以上三四部,让用户喜欢这个剧才能留住他,为此付费”。所以,短剧能否进一步发展的关键便在于“是不是能够持续优质供给好内容,是不是周周有内容供应。”

本土与海外:从亚洲向欧美拓展,价格体系打开仍然任重道远

目前,各大视频平台以及内容制作公司都开始加码布局海外,并且内容出海成为在制作端就会思考的问题。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闫成胜在表示,随着质量的显著提升,中国视听节目逐步从亚洲向欧洲、拉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拓展市场,形成良好发展态势。

举例来说,《鸡毛飞上天》在葡萄牙国家电视台播出,收视率达到23.2%;《温州一家人》在古巴热播;《平凡的世界》主题曲唱遍乌兰巴托;海清等演员在坦桑尼亚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疫情期间,电视剧《都挺好》在哈萨克斯坦播出引起广泛共鸣。

在全媒体时代的国际电视合作的白玉兰论坛上,参会嘉宾都共同提到,相比以往,剧集出海的题材已经从过往较为单一的古装有所进化。从2017年开始,现实题材同样受到海外用户欢迎。

完美世界影视副总裁苗萌就表示,过去国外非常喜欢以古装剧为主的电视剧,这两年现实题材剧也得到很多观众认可。海外用户不但看到古人,也看到当下中国人最现代的生活状态和中国面貌。而据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透露,“目前,优酷内部已经有60部作品发行至海外,悬疑+都市生活占据76%,古装仅占据24%”。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版权开发经理戴莹则提到,不同的海外市场对于中国内容的需求会有所差异。“东南亚用户会喜欢具备当地传统文化的因素比如《小娘惹》,同时整体来看特别喜欢甜宠剧集。北美用户的观影量和视野比较开阔,更喜欢爱奇艺的短剧集比如迷雾剧场等。”

与此同时,海外国家采买影视版权也成为目前内容出海的新现象,并且国产IP反向输出的范围由东南亚地区扩大到韩国、日本、美国等影视产业较为发达的国家。据论坛嘉宾透露,爱奇艺之前播出的《无证之罪》、《破冰行动》等内容大量地被海外公司买走翻拍,而韩国等国家都在买《白夜追凶》的翻拍版权。

对于当下内容出海涌现的新趋势,戴莹表示,亚洲文化应该是下一个崛起的文化内容和热点,“全球化的发展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文化输出。”

基于此,猫眼娱乐IP管理及剧集自制研发中心副总裁王平也认为,”创作者应该有更多的文化自信来表达中国故事和中国情感。因为只有立足于本土,做好中国故事,才能在这个根基上走得远。”

而对于未来如何更好地实现内容出海,五百认为,技术、内容以及受众是三大关键因素。目前中国在影视技术硬核基础方面,还需要加强学习;而在内容上,如何更好的输出,除了文化自信是首当其冲的外,还有大批的共通题材可以去创作,如悬疑、爱情、青春等;最后需要有精巧的设计、好的剧本构架来吸引受众。“这三者是互为主角,齐头并进的,这样我们的内容才能做到文化输出。”

五百也提到,全球观众共情的东西实际上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关键在于共情点越精准,影响力范围就会越大。湖南芒果娱乐有限公司副总裁吴雄杰同样指出,找到能与世界“共情”的价值观和话题点,是内容成功出海的重要前提之一。

导演、编剧、制片人俞白眉也认为,“这个世界即是多元又是扁平的。总有几十个和上百个国家和我们的心声一样的,当我们把内容认真做好的时候,吸引海外观众的关注也就水到渠成了。”

但回到当下,中国剧集出海刚刚开始,谢颖表示,从价格来看,剧集内容从最开始的卖到几百块美金,到几千块美金,到现在达到上万美金。“现阶段学习的东西很多,比如韩国的编剧能力,欧美工业化生产能力,泰国的后期制作和特效能力等,我们需要洋为中用,把人家好的经验和技术拿过来。”

谈及未来对于内容发行的国际布局,戴莹从三个维度给出了平台深耕的具体方向:第一,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本土化团队,制作符合当地用户审美需求的细分内容;第二,与海外当地的专业制作团队、公司合作,进行资源搭建和运营,不断加码本土内容布局;第三,利用平台最前沿的技术,为合作伙伴提供支持。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奇艺

豆瓣

猫眼娱乐

云合数据

好网

佳美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