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裁员、严控成本,外卖能助Uber 2021实现盈利吗?

异观财经 · 2020-08-08
外卖业务成Uber第一大营收来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异观财经”(ID:DifferentFin),作者 炫夜白雪,36氪经授权发布。

美东时间周四美股盘后,Uber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从营收来源看,受疫情影响,Uber的出行业务受到重创,外卖业务增长迅猛。二季度,Uber外卖业务贡献的营收首次超越出行业务。

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总营收22.4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归属于Uber的净亏损17.7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2.36亿美元,收窄66%。

Uber二季度总订单额102.2亿美元,同比下滑35%,低于分析师104.2亿美元的预期;打车业务总订单额30.5亿美元,低于分析师34.7亿美元的预期;Uber Eats食品配送业务总订单额69.6亿美元,低于分析师65.7亿美元的预期。

财报发布后,Uber股价盘后大跌近3%。该公司股价周四收涨4.55%,报34.71美元,总市值601.87亿美元。

出行业务受重创 外卖首次挑起营收大梁

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Uber营收22.4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1.66亿美元,下降29%,较上一季度的35.43亿美元,下降37%。

Uber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出行业务和外卖业务两大业务板块。

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Uber出行业务收入7.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3.76亿美元,下降67%,较上一季度的24.7亿美元,下降68%。出行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从一季度的69.7%,下降到二季度的35.3%。

报告期内,Uber外卖业务营收12.1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95亿美元,增长103.5%,较上一季度的8.19亿美元,增长了47.9%。二季度,外卖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从一季度的23%,上升至54%,这是外卖业务首次超越出行业务,成为Uber第一大营收来源。

(数据来源:财报)

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在周四的电话会议上对分析师称,出行业务的恢复能力取决于各个国家对疫情的控制能力,截至目前出行业务的恢复主要由亚洲市场(印度除外)主导。

按地区划分,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是Uber的主战场。财报显示,Uber第二季度来自美国和加拿大地区的营收为12.5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9.67亿美元,下滑36.5%,较上一季度的21.42亿美元,下滑41.6%;

来自拉丁美洲地区的营收为2.3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17亿美元,下滑44.4%,较上一季度的4.97亿美元,下滑53.3;

来自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营收为4.0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06亿美元,下滑20.8%,较上一季度的5.52亿美元,下滑27.4%;

来自亚太地区的营收为3.5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76亿美元,增长30%,较上一季度的3.52亿美元,增长1.7%。

平台的活跃用户量直接影响平台的订单量。Uber MAPCs(月活跃用户数),采用的计算方式是将某月至少接受一次服务的用户数,取本季度三个月的平均值。财报显示,二季度Uber月均活跃用户数为5500万人,较去年同期的9900万,减少了44%。

(数据来源:财报)

月活用户减少的同时,Uber二季度总订单额出现了下滑。财报显示,Uber二季度总订单额102.2亿美元,低于分析师104.2亿美元的预期。相比较之下,上年同期总订单额为157.6亿美元,同比下滑35%。

(数据来源:财报)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人们的持续出行和通勤受到限制,这直接的影响了Uber的核心打车业务。二季度,打车业务总订单额同比下滑了75%,从上年同期的121.9亿美元,下降至30.5亿美元,低于分析师34.7亿美元的预期。

疫情的持续,推动了Uber Eats食品配送业务的需求,二季度Uber外卖总订单额69.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3.9亿美元,增长105.6%,较上一季度的46.8亿美元,增长48.6%。Uber Eats69.6亿美元的总订单额,超出了分析师65.7亿美元的预期。

虽然出行业务一直是Uber核心业务,但出行业务营收增速出现放缓的趋势。

为了探索盈利模式,Uber也在进行业务多元化尝试,早在2014年开始了外卖业务。经过五年多的发展,Uber Eats已形成以美国为中心,遍布各大洲的外卖业务网。从近两年的数据来看,Uber外卖业务营收同比增速保持了不错的增长,并超过出行业务的增速。

自Uber Eats业务上线以来,动作颇为频繁,除了在美国本土扩大规模以外,Uber在欧洲、中东、非洲等地区增加人手,并在2019年11月,收购拉丁美洲最大的商超配送平台Cornershop。

7月6日,Uber宣布以26.5亿美元收购外卖平台Postmates,希望借助收购扩大在美国全国的外卖服务,从而增加盈利的机会。除了食品外,Uber还开始为顾客提供其他配送服务,包括食品杂货、处方药、快递包裹等。

科斯罗萨西表示,Uber将采取收购及扩张的策略,进一步渗透到外卖市场。此外,Uber还与一些餐饮连锁店合作推动外卖业务,比如Chipotle和Shake Shack,希望借此吸引更多用户。

裁员节约成本 严控费用支出减少亏损

Uber自上市以来持续亏损,并希望通过成本控制降低减少亏损。事实上,2019年下半年开始,Uber开始有意识的控制成本,并出售了一部分非主要业务等。

财报数据显示,二季度归属于Uber的净亏损为17.7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2.36亿美元,收窄66%。虽然亏损收窄,但却是通过裁员、减少销售和市场以及研发支出换取的。

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减少亏损,Uber在费用支出上做了严格控制。财报显示,二季度Uber总成本和费用支出为38.4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6.51亿美元,减少了55.5%,较上一季度的48.06亿美元,减少了19.9%。

二季度,Uber运营成本12.5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7.40亿美元,减少28%,较上一季度的17.86亿美元,减少30%。

二季度,Uber销售和市场费用为7.36亿美元,同比较少40%;研发费用为5.84亿美元,同比减少81%;一般行政和管理费用为5.65亿美元,同比减少66%。

早在5月份,Uber为了应对疫情的影响节约成本,宣布了大规模裁员计划,全涉及员工数超过3500名,占总员工数比例约14%。

除了对司机支付常规的补贴(或称奖励、返现)之外,Uber还向司机支付“额外激励”(Excess incentives)、“老带新奖励”(Driver referrals)等费用。

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Uber向司机支付的“额外激励”为6.23亿美元,相比较,2019年上半年为5.66亿美元。2020年二季度,Uber向司机支付的“额外激励”为3.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63亿美元,增长25%。

从财报数据看,Uber在控制“老带新奖励”的支出。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该项支出为1200万美元,而2019年上半年为6500万美元。

在出行业务上,Uber还需要应对Lyft的竞争,在支付的“额外激励”的支出或将持续。Uber的管理层曾预计2021年实现盈利,出行业务增速放缓,外卖业务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外卖业务是否会成为Uber实现盈利的“利器”呢?裁员、压缩开支是否可持续呢?

外卖平台想要实现盈利,一方面需要严格控制外卖骑手成本,调高配送效率,以及需要提升毛利率。对外卖业务而言,毛利率提升主要是通过提升佣金比率来实现。

目前, Uber、DoorDash 、GrubHub等外卖平台都自建配送团队统一调配虽说能够保证配送效率,但美国地广人稀,劳动力成本高导致在后期扩张时成本剧增。因此,就当前的行业竞争态势而言,Uber想要持续大幅降低成本的方式很难持续。只有规模扩大后,才可以通过降低外卖骑手的成本,以及控制配送范围等措施来缩减配送成本。

当下,这几家外卖平台为了缓解成本压力,试图提高商家在平台上的抽成,但这一举动遭来不少商家的抵制。

从4月份开始,美国四大外卖平台遭到反垄断集体诉讼,矛头直指其垄断收取的10%至40%的抽成费用。众多商家加入抵制外卖平台队伍的行列,这也让不少美国州市制定了一些决策保护商家。

自纽约之后,旧金山、西雅图、华盛顿特区和泽西城等地也竞相公布限价令,这对于外卖巨头平台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Uber的出行业务和外卖业务都面临强劲的对手,如今2020年已过半,Uber能否评价外卖业务在2021年实现盈利,我们拭目以待。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互联网公司没逃过的“2020劫”。

2020-08-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