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收集科技巨头数百页电邮内容大曝光,或成为反垄断调查直接证据

36氪的朋友们2020-08-07
美国媒体查阅了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数百页资料,从中发现了上述四大科技公司私人通信中暴露出来的最具启发性的细节。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 ,36氪经授权发布。

划重点

  • 继上周对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进行盘问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了在反垄断调查期间收集的部分内部通信记录。

  • 美国媒体查阅了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数百页资料,从中发现了上述四大科技公司私人通信中暴露出来的最具启发性的细节。

  • 这些通信记录包括四家公司高管在做出收购决定之前与收购目标之间的电子邮件和聊天日志,这些决定将成为他们业务遗产的转折点。

8月6日,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上周三在美国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接受议员质询时,小心翼翼地避免发表太多言论,以免言多必失。但委员会在听证会后公布的内部通讯记录却说明了很多问题。

在长达一年多、针对四大科技巨头竞争问题的调查中,司法委员会共收集到130万份文件,包括这四家公司高管与他们寻求收购的人之间的电子邮件和聊天日志。这些记录显示了行业领军企业在做出可能成为其业务转折点的决定之前制定战略的过程,比如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或者亚马逊决定压低纸尿裤价格以与Diapers.com竞争。

应司法委员会的要求,这四家公司都交出了文件。但这个巨大的证据宝库很可能只是美国联邦和州级监管机构在决定是否对任何一家科技巨头提起反垄断诉讼时始终在研究的一小部分文件。谷歌似乎最有可能成为目标,因为今年早些时候有报道称,美国司法部正准备最快在今年夏天宣布对其提起反垄断诉讼。

在某些情况下,监管机构可能以前就已经审查过这些文件,比如在要求提供有关潜在交易的更多信息时。斯奎尔·巴顿·博格斯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反垄断和竞争业务合伙人艾丽西亚·巴茨(Alicia Batts)表示,合并调查中出现“不良文件”的情况并不少见。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迹象,表明你需要更深入地研究,但不一定表明你将无法完成(这笔交易)。如果你有两份文件显示一家公司正计划损害竞争,而经济数据或经济模型支持这种假设,那么这些文件就会得到最大的重视。”

美国媒体查阅了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数百页资料,从中发现了上述四大科技公司私人通信中暴露出来的最具启发性的细节。以下是最值得注意的发现,以及它们对针对每家公司的潜在反垄断案件可能意味着什么:

Facebook

2020年7月29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众议院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小组委员会

针对Facebook的反垄断案可能会是什么样子:专家猜测,针对Facebook的反垄断案将主要围绕其收购战略进行,以及它是通过收购新生竞争对手违反了并购法,还是通过采取反竞争行动来建立或保持在其市场的主导地位而违反了反垄断法。

最有趣的发现:关于Facebook,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最令人信服的文件揭示了高管们在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时背后的想法。目前人们认为,这两笔交易对Facebook的持续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有些执法倡导者,如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蒂姆·吴(Tim Wu)认为,如果这些应用没有在早期阶段被收购,它们本可以成长为与Facebook抗衡的强大竞争对手。

——Facebook高管在收购Instagram之前担心参与度会下降:高管们对Facebook在移动领域提供的相对疲软的产品感到担忧,尽管Instagram在移动领域建立了不断增长的用户基础。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2年4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现在有一个大问题,因为游戏正从我们转向移动平台。它在游戏玩家整体用户参与度、游戏玩家的广告支出、整体收入等方面造成了所有这些负面势头。”

——Facebook高管2012年似乎受到Instagram增长的威胁:扎克伯格在与副手的谈话中承认了Instagram带来的威胁。2012年2月,扎克伯格在给时任首席财务官大卫·埃伯斯曼(David Ebersman)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他正在考虑Facebook应该支付多少钱来收购Instagram和Path等移动应用公司,这些公司正在建设与我们相互竞争的网络。他说,虽然这些竞争对手的团队很小,但他们表现出了快速的增长迹象,即使他们不想出售,足够高的价格可能会改变他们的想法。

扎克伯格写道:“这些公司还处于萌芽阶段,但网络已经建立起来,这些品牌已经非常重要。如果它们大规模增长,可能会对我们造成颠覆性威胁。”

2012年4月,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员工:“尽管Instagram可以对我们造成很大的伤害,但不会成为一家大公司。对其他人来说,如果他们变大了,我们只会后悔没有收购它们。”

——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担心,如果不出售公司,扎克伯格就会进入“毁灭模式”:当扎克伯格开始讨好Instagram进行潜在交易时,希斯特罗姆在2012年2月给他的投资者之一、基准合伙人马特·科勒(Matt Cohler)发了一条信息,询问如何礼貌地拒绝收购要约。希斯特罗姆似乎坚定地想要保持独立,看看他自己能把Instagram带到什么程度。但他希望得到科勒的建议,如果扎克伯格拒绝了一项提议,他是否会“进入毁灭模式”。

科勒回复说“很有可能”。当他们制定最好的应对策略时,希斯特罗姆承认:“底线是,我认为我们无法逃脱扎克伯格的愤怒。”后来,希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在达成合并协议之前的信息揭示了如果他们单独行动,Instagram必须害怕什么。

扎克伯格写道:“当然,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制定自己的照片战略。因此,我们现在如何参与也将决定我们在多大程度上会成为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

这对潜在的反垄断案可能意味着什么:即使监管机构认为Facebook高管害怕Instagram和WhatsApp的潜在威胁,但指控他们违反并购法可能依然证据不足。为了证明Facebook通过这些收购违反了《克莱顿法案》(Clayton Act)第7条,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可能不仅要证明Instagram和WhatsApp有能力凭借自己的力量成长为Facebook的竞争对手,而且还要证明它们是极少数致力于进入Facebook市场并有能力这样做的公司之一。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客座研究员比尔·贝尔(Bill Baer)表示:“这意味着,如果在收购时,Instagram看起来只是众多紧随Facebook之后的新生事物之一,那么判例法就让政府很难阻止这种收购。”贝尔曾在民主党政府期间领导联邦贸易委员会竞争局和司法部反垄断部门。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周三证实,该公司在2012年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提交了司法委员会披露的文件,当时该机构正在审查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提议。这表明,联邦贸易委员会当时认定,在与预测两家公司未来成功的经济模型进行权衡时,这些声明并未排除合并的可能性。

但是,回顾过去往往比展望未来容易。展示反竞争收购或其他行为的模式,可能有助于根据《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第2条、《反垄断法》或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案(FTC Act)第5条对Facebook立案,后者授予监管机构更广泛的权力。其中,第5条授权联邦贸易委员会防止公司从事“在商业领域或影响商业领域的不公平竞争或欺骗性行为”。

斯奎尔·巴顿·博格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巴茨指出:“当你谈到第5条时,它不仅涉及谢尔曼和克莱顿法案,而且是反垄断法的一种精神。” 这也可能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处理的一个问题,预计其立法建议将在调查结束后提出。立法者可能会认为门槛太高,不能认定交易是反竞争的,并调整语言,使相关机构更容易基于这样的理由提起诉讼。Facebook没有对这些文件发表评论。

亚马逊

2020年7月29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在众议院司法小组委员会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听证会上

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案可能会是什么样子: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案可能类似于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她的总统竞选纲领中提出的、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思路。沃伦认为,被指定为“平台”的大型科技公司不应该同时控制并参与平台业务。据报道,由于担心亚马逊在其在线市场上削弱卖家,联邦贸易委员会始终在与亚马逊平台上的第三方卖家进行接触。

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亚马逊员工使用内部数据为他们的自有品牌战略提供信息,并与其他卖家竞争。尽管报道称这些员工使用的是结合多个卖家业绩的汇总报告,但他们有时只包含两个卖家,这使得推断单个卖家的数据变得很容易。亚马逊曾表示,正在对这些报道展开内部调查,但表示不相信这些说法是真实的。

最有趣的发现:亚马逊的内部电子邮件大多揭示了该公司在收购母婴公司之前与Dipers.com竞争的收购思维和定价策略。

——亚马逊在收购Dipers.com之前压低了它的价格:时任Douglas Boom全球企业发展副总裁的一位高管在2009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将Dipers.com确定为亚马逊的“头号短期竞争对手”。他写道:“正如我对你们每个人提到的那样,我认为,我们需要对这些人进行定价,不管成本是多少。”

一份损益表显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亚马逊开始亏损运营纸尿裤业务,但亏损被婴儿业务的其他部分所抵消。当亚马逊高管们得知Dipers.com的母公司Quidsi计划推出一个新的垂直业务Soap.com,他们迅速起草了一个计划来遏制它。

亚马逊时任消费品副总裁道格·赫林顿(Doug Herrington)说:“我们已经在纸尿裤和婴儿产品领域启动了一项更积极的‘取胜计划’,其中包括市场领先的纸尿裤定价,为新妈妈们提供免费的Prime服务,以及一项结构化和市场化的‘Amazon Mom’计划。这项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Dipers.com的核心纸尿裤业务,将减缓Soap.com的采用速度。”

据报道,亚马逊在2010年宣布斥资5.45亿美元收购Quidsi,但在亚马逊表示未能盈利后,该业务于2017年关闭。

——贝索斯计划通过收购Ring购买“市场地位,而不是技术”: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2017年给高管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他想要购买门铃安全摄像系统Ring,以巩固市场地位。他写道:“明确地说,我的观点是,我们购买的是市场地位,而不是技术。而这种市场地位和势头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对潜在的反垄断案件意味着什么:监管机构可以利用Dipers.com的文件辩称,亚马逊参与了掠夺性定价,以排挤竞争对手。但是,这样做并不像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展示打折商品那么容易,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一种标准的竞争做法,如果它能导致持续的低价,就可能被认为对消费者有利。

联邦贸易委员会在其网站上说,虽然价格有时可能“太低”,但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该机构表示:“只有当低于成本的定价允许占主导地位的竞争对手将其他竞争者赶出市场,然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将价格提高到高于市场的水平时,消费者才会受到伤害。一家公司自主决定将价格降低到低于其自身成本的水平,并不一定会损害竞争。事实上,这可能只是反映了特别激烈的竞争环境。”

前联邦反垄断执法者贝尔表示,禁止掠夺性定价的法律并不是为了阻止价格竞争。但当一家公司后来有能力在淘汰竞争对手后提高价格时,折扣可能会导致反竞争行为。贝尔说:“如果你的定价低于适当的成本标准,目的是伤害竞争对手,而一旦你的竞争对手倒闭或退出折扣做法,你就有能力弥补这些损失,这可能违反了反垄断法。”

尽管如此,司法委员会到目前为止公布的文件并没有给出太多说明,包括哪些行为可能成为反垄断调查的真正焦点:亚马逊如何在其平台上与卖家竞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文件不存在,也不意味着监管机构在与竞争对手和内部人士的面谈中没有更多地了解这些关系。亚马逊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苹果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

针对苹果的反垄断案可能是什么样子:针对苹果的反垄断案集中在它对应用商店的控制上。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显示,虽然iPhone在美国很流行,但苹果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仅为13.3%,排名第三,而市场领头羊三星占据了21.2%的市场份额。

针对苹果的潜在案件可能看起来类似于针对亚马逊的调查,重点是它既拥有市场(应用商店),又有自己预装的应用程序,如Apple Music和Apple Podcasts,这些应用程序在其平台上与Spotify等其他应用程序竞争。有些通过应用商店提供应用程序的开发者抱怨苹果接受新应用程序的过程不透明,有时似乎是武断的。应用商店是苹果允许将应用程序添加到用户设备上的唯一方式。

最近,Basecamp的创始人抱怨称,苹果不公平地拒绝了他们的新电子邮件应用程序Hey。苹果最初声称,Hey的早期版本不符合标准,因为它没有为用户提供通过这款应用程序注册账户的方式,这将要求开发者在第一年支付给苹果公司30%的iOS注册提成。该应用程序的更新版后来获得批准。

Spotify一直是苹果最直言不讳的反对者之一,它将苹果抽取佣金的行为称为“苹果税”,苹果对通过应用商店提供的应用程序处理支付收取15%到30%的提成。苹果声称佣金涵盖了应用商店的运营成本,但开发者抱怨说,成本可能高得令人望而却步,而且苹果没有提供替代支付方式。欧盟委员会最近宣布对苹果应用商店和Apple Pay进行两项反垄断调查。

最有趣的发现:公布的文件描绘了一幅图景,即苹果围绕其应用商店的规则可能并不像该公司一再坚称的那样僵化。

——苹果高管讨论了其应用商店规则的例外情况:面对应用商店规则执行不透明的批评,苹果公开表示,它的执法方式始终如一。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上周在国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说:“我们平等地将这些规定适用于所有开发者。”

但司法委员会公布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苹果有时会放松对某些开发者的规定。例如,2016年,苹果高级副总裁埃迪·库伊(Eddy Cu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苹果已同意对在iOS应用程序中注册亚马逊Prime Video的客户只收取15%的收入提成,对已经订阅的客户不提成。

虽然从电子邮件中还不清楚这些公司最终按照什么条款行事,但库伊的承诺与苹果通常向其他开发者收取佣金的承诺不同:第一年从应用内购买收入中提取30%,在重复订阅后每年提取15%。

——苹果在家长控制应用程序上不断演变的立场让开发者感到沮丧,包括T-Mobile这样的大品牌:几封电子邮件围绕着开发者和客户抱怨苹果执行家长控制应用程序的规定。据报道,苹果去年打压了几款这样的应用,当时恰逢该公司宣布推出自己的追踪屏幕时间的功能。苹果当时表示,移除这些应用程序是因为发现它们可能会获得太多用户设备上的信息,这与屏幕时间功能的发布无关。在一封回复一位忧心忡忡的用户的电子邮件中,苹果应用商店负责人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表示,用于控制设备的技术“并不是为了让开发者能够访问和控制消费者的数据和设备,但我们从商店移除的应用程序正在这样做。”

早在2018年,当时的T-Mobile首席运营官迈克·西弗特(Mike Sievert)就给席勒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抱怨其FamilyMode应用程序在与苹果就如何让其合规后被从应用程序商店删除。席勒最终提出在T-Mobile努力补救所谓的违规行为期间,在平台上恢复这款应用程序两周。

苹果后来放松了对家长控制应用程序的限制,这让一些人进一步感到沮丧。一名开发人员向苹果高管抱怨称,他们花费了3万美元,在苹果员工的指导下重新配置了他们的家长控制应用,结果后来发现规则又发生了变化,想必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苹果本不必进行这项投资。苹果高管对开发者的回应没有包括在已经发布的文件中。

——就连有些苹果员工似乎也被公司的政策搞糊涂了:在几封电子邮件中,苹果高管似乎不清楚公司的规则,或者至少承认了公司政策存在模棱两可的地方。

2019年公关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显示,那些负责传达苹果对维修法权利的看法的人对公司的立场并不清楚。这些提案旨在让消费者和第三方更容易在制造商之外找到并提供维修服务。

时任企业公关总监的洛里·洛兹(Lori Lodes)在2019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目前,很明显事情是随意发生的,没有一个整体战略。此外,我们一方面正在做出这些改变,另一方面我们在20个州积极争取修改法律的权利,在没有真正协调的情况下,如何利用更新的政策来影响我们的地位。”

在另一个例子中,时任AR和VR业务高级产品经理的卡梅隆·罗杰斯(Cameron Rogers)在2019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席勒,他和苹果内部的其他人不清楚为什么特定的游戏应用程序没有包括在应用商店中。罗杰斯写道:“对于公司内部直接在应用商店上工作的人来说,这一点仍然不明显。我认为很少有人能像你一样理解规则的微妙之处。”

——高管们试图在谷歌和苹果之间做出区分,辩称谷歌不应该成为沃伦拆分科技巨头的目标:苹果的高级公关官员在讨论如何最好地回应沃伦拆分大型科技平台时,试图让他们的品牌与谷歌保持距离。

苹果前通讯副总裁史蒂夫·道林(Steve Dowling)去年给他的团队写道,反对沃伦拆分平台的论点应该试图证明苹果不是“市场份额所显示的”垄断者,并强调“我们如何用自己的应用程序应对竞争,我们不会像谷歌那样做推低搜索结果等事情。”这项指控似乎指的是谷歌在搜索结果中优先考虑自己的功能或在页面顶部堆放广告的指控。谷歌否认在其搜索产品中不公平地对网站造成不利影响。

这对潜在的反垄断案件意味着什么:监管机构可能会寻求证明,苹果过度应用其应用商店规则,使竞争对手处于不利地位。然而,他们可能需要提出一个可信的理由,证明苹果的决定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试图偏爱自己的服务,而不是它声称始终奉行的消费者保护问题。尽管如此,如果监管机构能够证明苹果在所有开发者之间的规则应用不一致,并出于自身的商业原因为某些开发者开出了更优惠的条款,它可能会面临严格的审查。苹果没有对这些电子邮件发表评论。

谷歌

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桑达·皮查伊

针对谷歌的反垄断案可能是什么样子:谷歌庞大的业务在多个方面吸引了反垄断审查。监管机构已经对谷歌的搜索业务、在线广告平台和安卓移动操作系统进行了调查。以下是他们可能会在每一项中寻找的东西:

——搜索:Yelp和TripAdvisor等垂直搜索竞争对手多年来一直抱怨称,谷歌将自己的服务置于其他竞争对手的服务之上,比如在相关的谷歌搜索结果中更倾向于提供自家的竞争服务。Yelp和TripAdvisor为当地商业或旅游等特定目的提供搜索引擎。

联邦贸易委员会过去曾调查过谷歌的搜索做法,2013年,其委员们一致投票决定结束调查。后来的内部报告显示,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曾以多种理由建议对谷歌提起诉讼。尽管他们写道,谷歌的行为对垂直搜索竞争对手造成了“重大伤害”,但他们建议不要就谷歌的搜索引擎行为提起诉讼。

——广告:谷歌的广告业务因各种担忧而受到密切关注,这些担忧本质上归结为谷歌对数字媒体供应链的扩张控制是否允许其他公司参与竞争。尽管谷歌在广告市场的许多功能上都有竞争对手,但它在交易的买方和卖方都有业务,这引发了一些问题,即它在将广告资金投向哪方面是否仍然客观。竞争对手还辩称,谷歌的价格很难与之匹敌,因为它捆绑了广告工具。在YouTube上,谷歌取消了通过第三方服务购买广告的能力,所有支出都通过自己的工具进行。

——安卓:通过安卓移动操作系统,谷歌要求使用其平台的设备制造商预装其应用商店和其他原生应用,如Gmail和Chrome网络浏览器。欧盟委员会要求谷歌停止在安卓手机上捆绑其应用程序,并允许欧盟用户选择他们的默认搜索引擎,此前该公司因涉嫌反垄断法、滥用市场主导地位而被罚款50亿美元。

最有趣的发现:公布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谷歌高管考虑了如何定位业务的各个方面,使其成为用户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高管们认识到了来自社交媒体平台和垂直搜索竞争对手的威胁,并旨在吸引用户使用他们自己的产品:这些文件显示了谷歌对成为搜索领先者的执着。在一份关于2007年谷歌将如何在搜索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的报告中,谷歌表示,它应该“通过建立随着用户规模线性增长的技术,将拥有最大的用户基础转化为不公平的优势”。

该报告承认MySpace是当时人物搜索和社交网络领域的“明显领先者”。它指出:“像MySpace和YouTube这样的网站最终将对我们的搜索业务构成威胁,因为人们将在这些网站上花费更多的时间,最终可能会从那里提供的搜索框进行大部分搜索。他们不是直接竞争对手,但他们可能会在最终用户时间权衡上取代我们未来,我们不希望用户向MySpace索取更多信息。谷歌应该托管一个人的所有信息,包括MySpace信息。”

2012年,高管们围绕垂直搜索讨论了他们的战略,Yelp和Booking.com等竞争对手已经在垂直搜索领域站稳了脚跟。杰夫·胡伯(Jeff Huber)是当时负责定位服务和商务的高级副总裁,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在旅游和购物等垂直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很重要。他写道:”如果与日益集中的品牌替代产品相比,我们在这些领域没有令人信服的经验,我们就有可能整体失去相关性。例如,亚马逊正越来越多地成为你搜索东西的地方,而谷歌是你搜索信息的地方。”

不过,当时的Knowledge业务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警告说:“我不认为我们想要在亚马逊的地盘上与亚马逊竞争,由一个单独的团队来构建和推广单一目的的体验。Yelp和Local也是如此。”取而代之的是,他倡导一种可以跨多个垂直领域工作的界面。

——高管们将与YouTube的潜在交易视为阻止雅虎收购的一种方式:在谷歌高管考虑是否收购YouTube时,一个关键的考虑似乎是挫败雅虎收购这项视频服务。

当时的地理和商务高级副总裁胡贝尔在2005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和他们谈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可以让雅虎付出更高的代价的话。他们最终还需要一种货币化或广告模式,所以我们应该使用我们的模式,而不是雅虎的任何模式。”

不过,当时的集团产品经理彼得·钱恩(Peter Chane)写道,雅虎还有很多其他收购目标可以瞄准。他写道:“如果我们收购他们,对雅虎来说将是防御性的,但雅虎还可以收购另外20个这样的网站。”谷歌最终在2006年斥资16.5亿美元收购了YouTube。

这对潜在的反垄断案件意味着什么:就像为其他公司公布的文件一样,电子邮件可能很难成为确凿的证据。但是,如果监管机构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这样的文件可能会被用来显示谷歌竞争战略的模式,比如收购一家公司,以防止竞争对手抢先这么做,或者在其搜索引擎平台上构建本地工具并将其放在首位,以防止用户点击竞争对手的网站。

谷歌没有对这些电子邮件发表评论,但一位发言人淡化了该公司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称亚马逊获得的消费产品搜索量比谷歌更高。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谢尔曼

得到

博格斯

一幅图

首席财务...

证据宝

布鲁

下一篇

对于Uber旗下的两大业务:出行和外卖业务来说,第二季度在疫情影响下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2020-08-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