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自动驾驶第一案宣判:前谷歌技术专家盗取机密被判18个月

智东西 · 2020-08-07
他曾让谷歌优步对簿公堂,被判刑18个月,又索赔40亿美元。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东西”(ID:chedongxi),作者:六毛,36氪经授权发布。

他曾让谷歌优步对簿公堂,被判刑18个月,又索赔40亿美元。

谷歌、Uber和它们的前自动驾驶技术高管Anthony Levandowski(中文名莱万多斯基)之间的诉讼纠纷持续多年,早已变成一件奇闻。

2017年,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Waymo向美国共享出行、硅谷科技公司Uber提起诉讼,索赔26亿美元,理由是Uber窃取了它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谷歌前雇员Levandowski则是这次诉讼的焦点人物。

彼时Waymo在诉讼中表示,Levandowski在离职前曾下载超过1.4万份机密文件。之后这位前雇员又成立了一家新的自动驾驶公司,而这家公司被Uber给收购了。换句话说,Waymo认为Uber通过Levandowski拿到了自己的机密文件。

长达一年的调查和庭审后,2018年,Waymo与Uber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是,针对Levandowski个人的诉讼并没有结束。

如今,这场被称为是“自动驾驶第一案”的法律纠纷终于尘埃落定。美国当地时间8月4日(周二),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最后审判。

▲自动驾驶第一案终于落锤

谷歌自动驾驶项目创始人之一、曾在Uber担任自动驾驶技术负责人的Leavndowski因窃取商业机密的罪名,被法院判处入狱18个月。同时,被勒令支付9.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万元)的罚款以及756499.22美元(约合人民币525.6万元)的赔偿金。

但是!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故事的最终结局,那就小看了Leavndowski。

今年7月,Levandowski针对Uber提起了一项新的诉讼。如果胜诉,则意味着他在面临牢狱之灾的同时,还会从Uber那里净赚约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7亿元)。

纵观这场纠纷,说明自动驾驶人才的珍贵与难得,即使Uber这种大型科技巨头,也是求贤若渴,甚至不惜采用一些过激的行为来获得技术,产业竞争可谓非常激烈。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谷歌、Uber两大科技巨头对比公堂?又能给自动驾驶公司们带来哪些启示呢?

明星工程师跳槽 让谷歌和Uber打起官司

先聊聊这事儿的来龙去脉。

主角——Anthony Levandowski(中文名莱万多斯基)于1980年3月15日出生。2005年,25岁的Levandowski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获得工业工程和运营研究硕士学位。

Levandowski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自动驾驶领域最耀眼的明星工程师之一。

早在2007年,谷歌X实验室聘请了Levandowski、Sebastian Thrun和他们的团队来帮助自己研发街景系统(Google Street View)。

据公开资料,谷歌街景系统成功的部分原因正是在于Levandowski在2007年和Pierre-Yves Droz、Andrew Schultz共同成立的一家初创公司。这家名为510 Systems的初创公司设计了一个车顶盒“Topcon box”——这种由激光雷达、摄像头、GPS、IMUs和车轮编码器共同组成的车顶盒,能够让汽车在行驶同时生成3D地图。

▲Anthony Levandowski

2008年,探索频道联系Levandowski,希望他能为一档名为“Prototype This!”的节目打造可以自动驾驶的披萨配送车。Levandowski同意了。

虽然在后面的拍摄中,探索频道为自动驾驶汽车提前进行了清场(道路上没有其他车辆),并且从头到尾始终有一队警车和摩托车护送这辆被改装过的丰田普锐斯,事实上这辆车还在一个狭窄的匝道出口处发生了刮蹭事故。

但是比这些都要重要的是,通过这次拍摄,Levandowski和他的团队证明了一件事,即在有限的预算下,一辆安全、有自动驾驶能力的汽车是完全有可能的。

▲改装后的丰田普锐斯

2009年,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Chauffeur(即现在的Waymo,Waymo于2016年年底成为一家独立公司)启动,Levandowski、Sebastian Thrun成为联合创始人。

2011年,Levandowski创立的两家初创公司Anthony’s Robots和510 Systems被谷歌收购。

此后,Levandowski一直在谷歌公司工作,是谷歌的自动驾驶关键技术专家之一。据报道,除Chauffeur项目以外,Levandowski对谷歌的贡献还涉及街景系统Street View、Telepresence,、Ground Truth等内容。

Levandowski和谷歌的蜜月期是在2016年1月份宣告结束的。

Levandowski从当时谷歌的自动驾驶部门(当时Waymo还没有成立)离职约1个月后,与另外三名谷歌老将Lior Ron、Claire Delaunay 、Don Burnette共同创办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与此同时,Levandowski被时任Uber首席执行官的Kalanick聘请为自动驾驶顾问。

▲时任Uber首席执行官的Kalanick(左)和Levandowski(右)

更巧合的是,几个月后,Uber直接砸下6.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亿元)把Otto收入囊中,Levandowski则摇身一变从谷歌的自动驾驶关键技术专家变成了Uber的自动驾驶业务技术负责人。

据国外媒体techcrunch报道,就在Uber收购Otto两个月后,谷歌对Levandowski和Ron提出了仲裁请求。虽然Uber并非此次仲裁请求的涉事方,但根据Uber与Levandowski的协议,该公司不得不为他提供辩护。

对Uber来说更大的麻烦在后头。2017年2月,Waymo针对Uber提起诉讼,指控其专利侵权并窃取商业机密。Waymo声称Levandowski窃取了商业机密,这些商业机密之后被Uber所使用。

由此,Levandowski、Uber和谷歌及其自动驾驶子公司Waymo之间的长达三年半的诉讼纠纷正式拉开了序幕。

Levandowski被判入狱18个月

很显然,面对Levandowski离职并创立新公司,而新公司又被Uber光速收购的诸多巧合,Waymo起了疑心。

通过内部调查与证据收集,Waymo认为Uber通过Levandowski窃取了自家的激光雷达等技术,并在2017年2月时对Uber提起了正式诉讼,指控其专利侵权并窃取商业机密。

随后,美国法院围绕着这一纠纷,展开了长达一年的调查和庭审。而Waymo和Uber两家公司最终在2018年达成和解。

根据和解协议,Uber承诺不会把Waymo的核心技术应用到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中,包括软件和硬件。同时,Uber还将向Waymo赔偿0.34%的公司股权。Uber当时的估值约为720亿美元,换算后0.34%的股权约是2.448亿美元(按当时价格换算大约15.42亿元人民币)。

Waymo和Uber双方的民事诉讼到此告一段落。但Levandowski本人却继续面临盗窃和欺骗的指控。

2019年8月,美国地方检察官指控Levandowski在谷歌工作期间犯有包括盗窃和企图窃取商业机密在内的共33项罪名。

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3月初,法院判定Levandowski犯有欺诈罪,应向谷歌公司赔偿1.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

随后,在美国时间3月19日的又一次庭审中,Levandowski亲口承认自己盗窃Waymo的商业机密,并和美国地方检察官达成了认罪协议。

Levandowski承认33项指控里的1项,以此换取检察官放弃另外的32项指控。

Levandowski在认罪协议表示,自己曾于2016年1月17日左右将名为Chauffeur Weekly Update的文件下载并存储到个人笔记本电脑中,并在从谷歌离职大约10天后访问了这些文件。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Chauffeur Weekly Update文件中包含有Waymo的季度目标、每周目标和Levandowski团队的目标和主要成果。文件当中还总结了团队面临的技术挑战以及已经克服的一些困难。

美国当地时间8月4日(周二),Waymo和Levandowski之间的诉讼案有了最后的结果。

美国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曾建议27个月的服刑时间。在当天的法庭审理过程中,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试图证明Levandowski是因为自负或贪婪而犯罪,并辩称他依然是个有钱人。

检察官 Katherine Wawrzyniak在总结陈词时表示,“他(Levandowski)拿走这些文件是错误的,这种行为抹杀了许多人的贡献,这些人都将自己的热血、汗水和泪水投入到了这个让自动驾驶汽车变得更加安全的项目中。”

Levandowski则尝试寻求进行罚款、12个月的家中监禁和2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他还代表自己做了简短的发言:“过去三年半的时间,已经促使我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想借此机会向我在谷歌的同事们道歉,因为这辜负了他们的信任。我想对我的家庭道歉因为他们为我的行为已经付出了代价,之后还会因为我的行为继续付出代价。”

最终,这位谷歌前工程师被判入狱18个月,罪名是他在成为谷歌竞争对手Uber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前的几个月中,窃取了和谷歌自动驾驶汽车有关的商业机密。

同时,Levandowski同意支付9.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万元)的罚款以及756499.22美元(约合人民币525.6万元)的赔偿金。

宣判后,Levandowski在一份由律师提供的声明中表示:“今天标志着漫长的三年半的结束以及另一条漫长道路的开始。我很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在这段艰难的时期给予我的持续的爱与支持。”

Uber喜提新诉讼 被索赔40亿美元

在谷歌和Uber达成和解后,Uber在2017年5月辞退了Levandowski。现在Levandowski又被判处18个月刑期,此案本该就此结束。但结果是还有故事,这场案件的主角正决定拼死一搏。

2020年3月5日,美国地方法院做出裁决,Levandowski因为涉嫌从事秘密和欺骗性的活动,需要向谷歌支付1.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

不过,当时Levandowski声称自己仅有5000万美元-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万元-6.9亿元的个人资产,无法支付罚金,并因此申请了破产保护。

今年7月,Levandowski又针对Uber提起了一项新的诉讼,而这项诉讼如果胜诉,则会让Levandowski在金钱方面彻底翻盘。

▲在Uber供职时的Levandowski

Levandowski声称,Uber与Waymo达成的和解协议中(这是一份从未公开过的协议)中包括一项内容,即Uber将不再聘用他或者与他展开合作。但是,该协议导致Uber违背了自己要支持Levandowski开展货运业务的承诺。

这项指控表示,在Otto收购结束后,一项计划要求给予Otto所有者Uber新的货运业务带来的部分利润。同时Levandowski将被任命为非执行主席并且控制新的货运业务。作为替代方案,Uber可以拒绝完成交易但是授予LevandowskiOtto和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的独家许可。

Levandowski的诉讼中声称这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

同时,Levandowski相信并表示,他应该获得与Uber Freight(Otto Trucking的新名字)利润相关的收益,而这一金额“至少应该有41.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6亿元)”。2018年8月。Uber将Uber Freight变成为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

此外,Levandowski还希望要求Uber替他支付给谷歌1.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有趣的是,就谷歌本身而言,它非常希望莱万多夫斯基能够获胜。谷歌在提交的一份文件指出:“(Levandowski)如果收不回对Uber的赔偿要求,就不可能完全完成对谷歌(或者他的其他债权人)的赔偿。”

最后,这起诉讼还包括一个引人注目的指控内容——Levandowski可能不是唯一一个离开谷歌时候,带走了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机密的员工。

该诉讼声称,一位独立专家发现了Uber的自动驾驶软件包含有问题的功能,这些功能可能需要签订Waymo的知识产权使用许可协议。

但是Levandowski没有在谷歌或Uber从事过软件工作,因此“那些商业机密并非来自Levandowski先生,而是一个不同的前谷歌员工。“Waymo和Uber”解决了与Levandowski以外的个人窃取商业机密有关的问题”,不过该诉讼似乎没有确认任何此类员工的具体身份。

结语:自动驾驶技术纠纷何时休?

知识产权和专利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促进知识交流与进步。一旦产生了纠纷,结局却往往是两败俱伤。

事实上,谷歌、Uber和Levandowski之间的技术纠纷并非孤例。2017年,百度曾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前员工王劲和景驰科技(文远知行的前身)告上法庭,索赔5000万元。最后,这个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的纠纷直到今年2月,才以百度撤诉为结局宣告结束。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百度

i先生

景驰科技

下一篇

全球服装行业缩水,Champion母公司靠“不务正业”跑赢市场。

2020-08-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