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迪士尼Q3:管理层主动"降温”《花木兰》、Disney+概念

东西文娱 · 2020-08-07
平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王梓笛 崔铭

审阅 | 颜巍

美东时间8月4日,迪士尼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

财报数据显示,公司三季度实现收入117.79亿美元,同比下降42%,不及市场预期;净亏损为47.18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4.3亿美元;稀释每股收益-2.61美元,去年同期为0.79美元。

此前,市场已普遍预期迪士尼三季度收入会暴跌,疫情造成的不利影响会在本季度显现。数据显示,由于线下主题公园的关闭、影片撤档以及制作停滞,本季度乐园、体验和产品业务收入同比下降85%至9.83亿美元,影视娱乐业务收入同比下降55%至17.38亿美元。

市场需要在迪士尼上找到新的增长点,基于此,流媒体服务Disney+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在财报电话会上,迪士尼CEO Bob Chapek表示,截至8月3日,Disney+全球订阅用户已超过6050万,提前四年完成2024年订阅用户目标的下限,Bob Chapek表示,该增长尚未出现减速迹象。

同时,在财报发布之际,迪士尼宣布电影《花木兰》改为流媒体播放,将于9月4日上线Disney+,点播价29.99美元。

Disney+的良好表现以及迪士尼对此的积极态度,再叠加《花木兰》的动作,使得部分分析师上调了迪士尼的评级,瑞士信贷认为,“迪士尼现在更积极的定位为流媒体增长的故事”,古根海姆认为,“迪士尼正在大胆的寻求更多的全球流媒体视频机会”,市场更有声音认为流媒体的成功使迪士尼目前被低估。财报发布后,迪士尼盘后涨逾8%。

但在市场追逐的概念下,迪士尼的管理层却是较为克制的表达。

一方面,Bob Chapek表示,《花木兰》的流媒体上映属于特例,不代表迪士尼正在考虑某些新的方向。至于Disney+,Bob Chapek强调将首先着重于投资于内容,不追求过度发展,试图更快达到某一盈利目标。另一方面,管理层则强调会在合理的成本下,有序开放乐园,并采取更为灵活的策略,逐步恢复乐园业务。

受疫情影响的迪士尼,的确正在面临某种认知分叉的情况, 管理层颇为平衡和理性的表达,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迪士尼对于恢复乐园业务活力的迫切,但又从另一个角度,直观地呈现出在现实层面,迪士尼必须做出的改变。

三季度财务基本面

从收入构成上看,本季度媒体网络业务收入65.62亿美元,同比下降2%;乐园、体验和产品业务收入9.83亿美元,同比下降85%;影视娱乐业务收入17.38亿美元,同比下降55%;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业务和国际业务营收39.69亿美元,同比增长2%。

(1)主题乐园业务

从以往的数据来看,主题乐园业务是公司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然而今年三月全球疫情的爆发,使公司不得不关闭多家乐园,三月之后疫情的蔓延态势,也加大了乐园恢复开放的不确定因素。疫情带来的冲击,反映在本季度主题乐园收入受到重创。

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主题乐园收入9.83亿美元,同比下滑85%,环比下滑82%;运营亏损19.6亿美元,去年同期的运营利润为17.19亿美元。。

此前,公司于1月关闭上海迪士尼乐园和香港迪士尼园;2月底关闭东京迪士尼乐园;3月关闭加州迪士尼乐园、奥兰多迪士尼乐园以及巴黎迪士尼乐园。目前,除香港迪士尼乐园重新关闭,其余乐园已陆续宣布开放。

线下乐园受疫情冲击,致使公司整体收入大幅缩水。财报显示,疫情对该部门业务收入造成约35亿美元的负面影响。

(2)影视娱乐业务

疫情同样对影视业务造成了明显的负面影响,财报数据显示,三季度影视业务收入17.38亿美元,同比下降55%,环比下降32%;运营利润为6.68亿美元,同比下降16%。

疫情下,院线停摆以及制作停滞,打乱了公司原定的上映节奏和内容制作周期,《黑寡妇》《X战警:新变种人》《大卫·科波菲尔》《窗里的女人》《新变种人》《鹿角》等影片相继撤档;《小美人鱼》《尚气》《最后的决斗》《小鬼当家》《玉面情魔》等影片制作停滞;耗资2.2亿美元制作的电影《信条》三次延期;同样是高达2亿美元制作成本的电影《花木兰》在遭遇三次撤档后,宣布于9月4日上线Disney+,改为流媒体平台发行。

2019年,迪士尼共发行了十部电影,全年票房达到111.2亿美元,有七部位列全球票房排行榜TOP10。Statista数据显示,同年,迪士尼发行的电影占北美票房总收入的33.1%,较2018年同期增长26%。

此外,2019年初,迪士尼完成了对二十世纪福克斯的收购,合并后迪士尼约占北美电影市场份额的35%(2018年迪士尼市场份额约为26%,二十世纪福克斯约为9.1%),重塑了好莱坞电影市场的格局。

作为迪士尼重要的IP变现渠道,电影市场的持续萎靡让市场对于流媒体平台Disney+抱有更高的期望。

(3)流媒体平台Disney+

2019年11月,迪士尼上线流媒体平台Disney+,上线第一天订阅用户数达到1000万,迪士尼的目标是五年后,在全球范围内获得6000至 9000万订阅用户。

最新数据显示,Disney+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6050万,流媒体服务订阅用户总数超1亿(包括Hulu的3550万和ESPN+的850万)。

作为流媒体市场的新玩家,Disney+订阅用户的高增长离不开迪士尼庞大IP内容的支持。

在上线初期,迪士尼就表明会在Disney+上线7000部电视剧集和500部电影作品,包括迪士尼、皮克斯、漫威、星球大战、国家地理等内容,还会不断扩充原始内容库和独家内容库。

如今,迪士尼明显加大了对流媒体服务的投入和关注,一方面引入Disney+的优质独家内容,另一方面打通Disney+、Hulu和ESPN+的会员权益,打造流媒体产品矩阵。

但是,Disney+几乎没有上线过新剧,主要依靠原有内容储备和IP系列内容来吸引用户。因此,近期上线的音乐剧《汉密尔顿》被寄予希望,迪士尼CEO Bob Chapek曾表示,《汉密尔顿》吸引了很多新订阅用户,并在Disney+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即吸引此前对Disney+不感兴趣的用户加入。Bob Chapek认为,特定的受众对于Disney+非常重要,Disney+的用户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同的目标用户。

此外,本次电影《花木兰》的流媒体上映,有望给Disney+带来新的用户增量。据悉,该影片售价29.99美元(约合人民币209元),而用户需要先付费订阅Disney+服务才能购买。

电话会摘录

首席执行官Bob Chapek

高级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Christine M.Mccarthy

流媒体

Q:能否谈谈Disney+的发展方向以及日本迪士尼的情况?关于福克斯的协同效应,成本将会增加,,谁来承担这笔费用?如何优先安排重新投入生产?

Christine M. Mccarthy :我们正处于制定长期计划的过程中,疫情造成的业务中断使得原定计划有些延迟,我们将在几个月后举办投资者日,届时全面更新我们在最初的投资者日上提供的方针,显然情况已经好于预期。

Disney+于6月11日在日本推出,但并不完整,我们称之为限发布。它是与NTT Docomo的独家联盟,只有NTT Docomo的订阅用户才能拥有这种服务。可以预期,一旦全面推出,市场对Disney+的需求会更大,迪士尼品牌在日本有非常高的吸引力。

我在讲话中提到,从现在到21财年末,我们将产生10亿美元的成本。这包括扩大生产所需的一切,从社交距离、场地准备到舞台准备,所有都必须进行测试,所以增加了很多成本,这也会导致制作剧集的时间增加,所有这些都会产生成本。我们将资本化许多与生产相关的成本,这些成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摊销。此外,在乐园中,为了实现安全和健康措施,我们已经投入了相当大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大部分都花在了公园里。

Q:在秋季Disney+平台上新节目方面,考虑到停产和重启生产的需要,阵容是否足够强大,能够维持最近在美国和一些国际市场看到的增长?

Bob Chapek:虽然我们不得不放慢生产,在疫情期间,我们一直在忙于开发电子内容,这些事情不仅可以维持Disney+的线性增长,而且实际上实现了增长。我们已经宣布《曼达洛人2》将在10月份上映,我们也有一系列漫威内容即将推出。

这些都要求我们重新投入生产,我们希望很快解决这个重要问题,使我们不仅能够维持,而且能够继续增长。我们的内容非常棒。洛基、猎鹰与冬兵和旺达幻视,这三个漫威内容让我们非常非常兴奋。在Disney+,新内容往往会带来新的订阅者,但内容增加会提高参与度,并帮助我们留住订阅者。因此,我认为同时拥有如此多的内容会推动业务向前发展。

Q:在Disney+下一阶段的增长时,追求更大的订户市场是不是更有意义,因为就原创内容而言,这可能是相当昂贵的?在Disney+的平台期,是否已经有计划围绕片电影和现有角色推动平台盈利?

Bob Chapek:在Disney+上,我们绝对是在追求一个拥有更多订户的更大市场,而不是过度发展,试图比我们想象的更快达到盈利数字。

虽然,我必须说,我们能够像现在这样快速实现目标的前景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但我们计划做的是在我们的内容上投入更多资金,促进整体发展。正如我提到的,获得订户方面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有新的、热门的大片,这可以通过对新内容的投资来实现这一点。因此,我们将首先投资于内容,然后尝试从市场和用户基础两个角度来发展这项服务。

乐园

Q:乐园的增进式开放多大程度上抵消整个乐园业务的损失?疫情的激增使得乐园的需求可能没有预期那么强劲,是因为想要保持低容量,还是出于对疫情的谨慎考虑?

Bob Chapek:这显然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阶段,从预约情况看,我们有足够的需求,这超越了保证6英尺社交距离的隔离规定。

在我们开放公园的六周前,疫情再次复发,这让那些远距离的游客感到恐惧。我们看到大约50%的游客来自远距离旅行,另外50%来自本地和州内。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使游客可能会取消预定,致使我们的退订率也会高于预期。

因此,我们所做的就是利用我们的策略来提高收益,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确保每天都接近公园可容纳游客上限的百分比。长途旅客减少,我们就更多服务本地和年票客户。预订情况表明,一旦消费者信心有所回升,我们应该处于良好状态,对此我们非常乐观。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获得正向的净贡献,同时,负责任的运作。

Christine M. Mccarthy:我补充一下正向净贡献。在我们上次的财报电话会议上,Bob提到,除非我们相信在开业后不久就能产生超过可变成本的收入,否则我们不会开放公园。因此,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尽管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佛罗里达州目前的疫情情况。正如我们所说的,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我们预计需求将会回升。但现在并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高。但我们仍处于正向净贡献水平。我还想指出的是,上海业务一直比较正向。

Q:奥兰多公园边际贡献较低是因为无法吸引更多的游客,还是更多的人均支出或定价问题导致?酒店的价格和入住率怎么样?。

Christine M. Mccarthy:......当迪士尼世界能够恢复到常规模式时,这一趋势将会回升。由于这与酒店的价格和入住率有关,有这么多酒店还没有重新开业,所以现在这些数字是没有意义的。

一旦旅行模式变得更加正常,人们像过去一样定期进入并在这里度假,我们将提供入住率和预订数字。但现在我要补充的一点是,每个人人均支出的上限都很高。这可能是因为人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公园了,有一个被压抑的需求。但我们刚刚在今年年初全面推出了《星球大战:反抗军崛起》项目,所以有很多人,甚至是刚在当地旅行的佛罗里达州的人都还没有机会进去体验一下。

Bob Chapek:不同的游客,根据他们来自哪里,在他们作为游客对公园的贡献方面,有不同的相对价值。通常情况下,旅行五到七天的人比持年票来这里停留一两天、消费较少商品和食品和饮料的人对企业的价值略高。因此,我的看法是,我们的整体利润率也会发生变化。但这并不是因为降价。

电影

Q:把大片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做法对迪士尼来说会更常见吗?还是只针对电影《花木兰》?该如何判断预计今年秋天上映的电影《黑寡妇》?

Bob Chapek:我们非常高兴能够将《花木兰》带给我们的消费者,尽管等待了很长时间,因为很不幸,我们不得不多次调整上映日期,但幸运的是,我们有机会将其引入我们自己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平台,让消费者能够享用。但我们认为《花木兰》只是一次性的尝试,而不是试图说明我们正在考虑建立一些新的业务窗口。

推出新服务是有趣的,我们以29.99美元的价格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访问服务。这不仅让我们看到平台上获得的订阅用户数量的变化,还会让我们通过该PVOD服务提升Disney+上的交易情况。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