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权游》演员兼职送外卖,横店群演开青旅,疫情之下影视人的众生百态

爱范儿 · 2020-08-05
影院和横店已解禁,经济的春天还会远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ppSo”(ID:appsolution),作者 朱海,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 年到 2020 年的全球现代影视行业,遭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疫情打击。

数据显示,中国观影人次从 2012 年的 4.4 亿,增长到 2018 年的 17.16 亿,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5.5%。国内电影票房从 2012 年的 170.7 亿元增长到 2018 年 609.76 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 23.6%。

电视剧方面,2018 年全国电视节目国内销售额达 387.86 亿元,比 2017 年(360.37 亿元)增长 7.63%。

但是,2019 年底新冠病毒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影视行业的走势。

空荡荡的电影院

2018 年 2 月国内电影单月总票房已突破 100 亿元人民币,而 2020 年 2 月,这个数字是 0 。

电视剧创作也一度停滞。根据相关规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了影视剧拍摄工作。

国外影视业同样也备受打击,例如已预热多次的迪士尼电影《花木兰》,7 月 25 日被宣布再次延期,8 月 5 日宣布改为线上点播。

从国内影视公司数据来看, 2020 年初至 7 月,有近万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 2019 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近 2 倍。

降薪、零薪水待岗、裁员、倒闭等等,成了影视行业相关公司的无奈选择。

之前,大众和媒体都偏向于宏观视角去关注影视行业,今天,我们想从微观视角去讲述和展现影视行业中的个体 —— 导演、演员、群演、电影院工作人员等,看看疫情之下的他们是如何面对生活的。

《权利的游戏》城堡守夜人 —— 兼职送外卖

迈克尔·康德隆. 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疫情期间,守夜人演员迈克尔·康德隆暂时无戏可拍,他在朋友的建议下到一家超市工作,担任外卖货车的司机,还在取货柜台帮忙。

有一些人认出了我,有一次我还和一位独居老人聊了 10 分钟左右,这段时间了解这些职业,对我来说是免费的生活体验素材。

迈克尔·康德隆表示,这份工作可以和人们像在剧场一样互动,同时让自己身心愉快:「每天接触不同的人们,还可以听各种生动的故事。」

当然,冒着疫情风险做如此高危的兼职,到底是为了「体验生活」,还是为了「生活」,只有迈克尔·康德隆自己冷暖自知了

迈克尔·康德隆工作中

演员转行或兼职的情况并不止发生在迈克尔·康德隆身上。据报道,美国纽约百老汇演在 3 月中就全面暂停,因此不少演员失业。有华裔演员透露,因为疫情导致大众居家隔离,所以外卖需求大增,有演员改行做外卖员谋生。

而更加知名的演员更多选择网络营销,在网络上发布社交状态来维持曝光,遛狗、展示厨艺、讲段子等等,明显比往年同期的频次要高得多。

横店群演开青旅 —— 一下子摊上两件事

张苏成的青旅

不经意看到横店有青旅在转让,刚好从小喜欢看电视剧,想顺便体验一下演员生活,就接下了这家青旅。

河南 90 后小伙张苏成的横店青旅叫「苏苏的青年旅舍」,接受 AppSo 采访时他说自己的工作和别人不太一样:一边开横店青旅,一边做横店群演。

在大多数人看来,青旅和演员都是两个比较文青的词,收入和生活体验应该还不错,不过张苏成告诉 AppSo,疫情之前情况比较好的时候,青旅每个月的收入除开成本仅有 3000 元左右,而群演的收入则不太稳定,多的时候也就两千多,收入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美好。

张苏成在横店拍戏时自拍

张苏成表示,前几个月因为疫情,横店暂停拍戏,群演能回老家的都回老家了,留下的一些群演一般窝在横店的住处追剧。

这种变化,既开青旅又做群演的张苏成感受更明显,青旅的生意急转直下,群演也做不了了,有好几个月纯支出无收入。

前段时间我想青旅转出去,但是转不出去,现在准备继续做下去。这几个月在准备做外卖店,还在计划中。

不过好在上个月中下旬横店恢复开工,开机的剧组也也多了起来,临近暑期也有很多学生来横店体验群演工作,张苏成的青旅生意逐渐开始恢复。

影院服务员小苏 —— 回老家卖桃子收入翻倍

小苏展示的桃子对比图,左侧为她家的桃子

「我做的事情比较杂,像前台卖票,递 3D 眼镜,保洁等等,基本都会做。」小苏向 AppSo 谈起自己的影院工作时,表情很淡然,仿佛是一件很久远的事情。

疫情来了之后,最开始电影院还是有人过来看电影,但是没有之前那么多了,不过大家还是挺乐观的,做生意嘛,有亏有赚挺正常,再说和我们(服务员)没什么直接关系,都是老板的事。

不过,很快小苏就乐观不起来了,1 月 24 日除夕当天,电影院等来的不是爆满的顾客,而是一纸关闭的通知。随后不到 3 天,小苏接到了离职补偿通知书,工作还不满 2 年的她,最终获得了 3 个月的基本工资后失业了,这 3 个月基本工资,不吃不喝只够老家镇上的房子还贷 1.5 个月左右。

经过多番尝试,小苏发现无论是在南京当地还是老家附近的城市,都找不到影院服务员的工作,毕竟全国的影院都关门了。为了能还上房贷,她回到老家湖北做起了水果电商的生意。

▲ 小苏在朋友圈发布的桃子视频和订单图片

现在我在老家,家里现在在卖桃子,什么都做,客服,采摘,打包,和物流讲价,疫情的时候很多人很少出门,都是靠网购,现在线上买水果的人多了不少,收入是以前做服务员的两倍,算是因祸得福吧。

当我问到桃子成熟期过了之后怎么办时,小苏表示走一步看一步,在老家「怎么也饿不死」。

导演贾樟柯 —— 回山西老家务农

贾樟柯接受上海电影节记者采访. 图片来自:贾樟柯微博

7 月 25 日,出席上海电影节的贾樟柯导演说:「我在老家的村里住了三个多月,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已经变成一个农人了。来到上海,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三个多月里,贾樟柯一边务农,一边思考着「电影劳作者」的本质,「经常有人误解,觉得导演好牛,坐在监视器前发号施令。但导演的另一面是劳作,一个个字写剧本、一张张脸选场景,后期一个个镜头剪辑起来……始终不要忘记我们是劳作的人。作为一个电影工作者,不要因为你的荣誉、社会对你的认识而失去一个劳动者的本色。」

导演贾樟柯微博上发布的照片

实际上,贾樟柯导演的创作在疫情期间并未停止,他应希腊塞萨洛尼基国际电影节邀约,和摄像师以及两位演员一起,仅用一天时间和一部 iPhone,就创作出了以新冠肺炎疫情为背景的 3 分钟短片《来访》。

为什么2003年「非典」时期没有留下太多影像?今天我想起「非典」,就是一种氛围,没有具体的生活细节。但对于艺术创作来说,我们就是要用细节来让人感知一个事件。

国内影视创作恢复

万达影院复工首日. 图片来自:万达电影官方微博

截至目前,据支付宝「抗击新冠肺炎」版块数据,全球确诊人数已超过 1800万人,而且正以每天几万人到几十万人的速度增长。

这些已经让人有些麻木的数字背后,藏着每一个人的生活,和理性客观的数字相呼应的,是社会个体的「逆流而上」。

其实不仅是影视相关从业人员,几乎各行各样的人都被这次疫情影响到了生活,有的人工作暂停了,有的人薪水变少了,有的人失业了,有的人转行了,有的人经济方面暂时遇到了困难,有的人甚至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疫情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一个喷嚏,一次触摸,都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但同时我们又都是强大的,几乎每个人都始终抱着希望,努力迈过这个坎,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国内的疫情已得到控制,可以说暂时取得了成功,生活和生产逐步恢复,经济也来势复苏,不少城市的 GDP 增长由负转正,我们已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8 月 15 日国际电影节前夕,国内影院终于等到了 7 月 20 日解禁的通知,横店的电视剧拍摄工作也恢复了,不管是仍坚守在影视行业的人还是已转行的老影视人,应该都会感到欣喜。

影院和横店已解禁,经济的春天还会远吗?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聚焦创新及消费科技领域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政治的「硬脱钩」阴影下,中美企业正在积极寻找「新秩序」下的合作可能。

2020-08-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