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汇丰坠落:世间已无「日不落」

钛禾产业观察 · 2020-08-04
金融或法律,都可以是强国套利它国的工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钛禾产业观察”(ID:Taifangwu),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熊文明

编辑 | 刘爱国

实习分析师 | 任友善

覆盖76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近万家网点的汇丰银行,2002年将自己的战略定位为「the world’s local bank」。虽然在中文宣传册上的翻译是「环球金融,地方智慧」,但是在四个英文单词背后,掩藏不住汇丰来自英伦三岛的谜之自信——要做银行界的日不落帝国。

「日不落银行」诞生于大英帝国的鼎盛时期。作为英国人的殖民镰刀,汇丰在收割清政府的计划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以至于一百多年后仍不断有人评价其「百年恶行,罄竹难书」。

历史的车轮轰隆碾过,曾经在近代中国经济史上特权傍身的「洋买办」,如今已沦为美国的「马前卒」。汇丰银行由盛而衰,映射的是全球金融话语权的更迭。作为前霸主的收割工具,汇丰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如今忙着全球收割的已非大不列颠,而是灯塔之国美利坚。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今年6月,汇丰银行董事长马克·塔克曾向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顾问私下就华为在英国的5G生意诉苦,间接替华为说情。

孟晚舟事件中不择手段讨好美国,事成之后又担忧中国「报复」,曾经不可一世的汇丰银行,如今变成两面三刀的政治掮客,日落西山已成定势。

回顾汇丰的百年历史,再看汇丰的今日之势,它的一切作为并没有超出剧本之外。

鸦片贩子修成正果

汇丰银行的发家史,几乎是中国近代金融主权的沦陷史。官方描述中的汇丰银行全名为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 Limited,英文缩写为HSBC,中文直译为「香港和上海汇理」。

从史实的角度解读「香港和上海汇理」,能品出不一样的滋味。

19世纪60年代初,大英轮船公司驻香港的业务总监托马斯·苏石兰洞悉了一个致富机会:富裕而孱弱的清政府嗷嗷待宰,须赶紧建立一家总部在中国的英国银行来操纵运作。在香港著名律师波拉德的撮合下,苏石兰拜访怡和、和记、太古、仁记、新旗昌、老沙逊等14家洋行,游说他们共同出资成立银行。

这些如今听上去港味十足的洋行当时是干什么的呢?——几乎全是鸦片贩子。其中属怡和洋行戏份最多,其创始人威廉·渣甸和詹姆士•马地臣为保护其鸦片贸易,一直竭力鼓动英国对中国发起鸦片战争。1830年,渣甸纠集在华的英国商人47人,联名向英国议会上书,要求英国政府对华采取强硬政策,派兵占领中国沿海,以「方便对华贸易」。

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时期,怡和洋行成立的海上武装肆无忌惮到在南澳与清军砍杀。林则徐在广州缴获的两万余箱鸦片,有七千出自怡和。

气急败坏逃回伦敦的渣甸,向英国政府力陈对华出兵主张和作战方案,提供大量情报信息,分析中国军事尤其是海军的缺陷。他还找到自己爱丁堡大学的校友、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的亨利·帕默斯顿勋爵拍胸脯表示:英国打败中国只需几周时间而已。

1840年6月,如渣甸所愿,英国终于发动了鸦片战争,40余艘舰船组成的舰队以惊人的速度攻城略地,抵达天津大沽口外。清政府随后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割地赔款,成为近代屈辱史的开端。始作俑者渣甸和马地臣则带着32万英镑的巨款衣锦还乡。

英国人占领香港后,鸦片贩子渣甸摇身变为英国国会议员,把鸦片走私总部迁移到香港,以极低廉的价格获得铜锣湾地块,并在避风塘岸边建了一座威风的「怡和午炮」。这座炮台今日已成为香港知名的观光景点。

每天正午鸣放的「怡和午炮」至今仍是香港习俗

在香港站稳脚跟后,怡和把目光又瞄向了上海,勒索土地,谋筹租界。1843年,上海怡和洋行成立,获得上海英租界天子第一号土地登记证,即上海外滩27号。

20年后的1865年,怡和洋行与新旗昌洋行、太古洋行、老沙逊洋行等14家外资银行,共同出资500万港币,联合成立一家英国银行——香港和上海汇理。

2「庚子赔款」的大赢家

晚清政府经历的两次最大战争赔款,汇丰银行都赚得盆满钵满。如果说汇丰银行的初始资本源自鸦片贸易,其快速膨胀则是靠吸血清政府的战争赔款。

1874年到1890年间,清政府共借外债26笔,总额4136万两白银,其中汇丰银行一家就贷了17笔,总额2897万两,占70.04%。

1894年甲午战争之前,清政府所借外债已接近还清,财政也渐趋稳定。但为部署海防,清政府急需筹措军饷。加上甲午战争后又面对一笔新赔款,只得更大规模地举借巨额外债。从此以后,清政府再也没有走出过巨额外债的泥淖,被吸血至死。

甲午中日战争,清政府借款达到3.5亿两白银,汇丰就占据了1.3亿。当下一笔更大的赔款来临时,清政府已经脱不开汇丰等外国银行了。

《马关条约》签订后,清政府第一次大规模举债大约在1895年5月至7月期间。这一轮利益争夺中,俄、法胜出,英国没捞到好处,时任中国海关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和汇丰银行北京分行经理熙礼尔因此大为恼火。

1895年8月至1896年3月间,清政府第二次大举外债,由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翁同龢与户部侍郎张荫桓具体负责。在英国人的斡旋下,1600万英镑的借款权给了汇丰,由它联合德华银行合办。汇丰银行从中获得丰厚回报,仅手续费一项即获利32万英镑。

1901年八国联军侵华,中国签下近代史上最耻辱的《辛丑条约》,以「义和团运动给殖民者带来损失」为「罪名」索赔款项4.5亿两白银,史称「庚子赔款」。

一手设计了赔款方案的汇丰银行成为这笔赔款中的最大赢家。保管赔款、高利借贷、抵押税权——在这次赔款中,汇丰「一头牛剥了三次皮」。

保管赔款。庚子赔款中英国获得的6700万英镑由汇丰银行保管经营。

高利借贷。由于清政府不可能一次付清4.5亿两白银,委托汇丰银行牵头放贷,规定中国从海关银等关税中拿出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并以各国货币汇率结算,按4%的年息,分39年还清。由此,4.5亿的赔款加上利息,翻番成了9.8亿两白银的天价赔款。

抵押税权。汇丰银行以三大税权——海关税、常关税、盐税作为抵押,汇丰借此成为海关税收的独家代理,扼住了中国的税收主权。

不仅如此,在每一笔对华贷款中,汇丰都会附加苛刻的条件,比如在「英德续借款」中,它规定「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职位在借款偿清前必须由英国人担任,于是才有了英国人执掌中国海关总税务司长达45年的奇观。

汇丰银行门前的铜狮子,是当时中国洋买办的象征

9.8亿两白银,相当于清政府24年的全部税收,不仅是中国近代史中金额最高、最屈辱的赔款,更成为压垮腐朽清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靠着吸血清政府的战争赔款,汇丰银行逐步成长为清朝最大的外资银行。其如日中天的地位,正如《北华捷报》刊文所述:

「在中国,只要我们一说‘这家银行',或者只说’银行',无须进一步形容, 人们立刻就会知道我们所说的是汇丰银行」。

福地总是在中国

一百多年来,汇丰银行在中国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清朝末年,汇丰银行凭借着对中国金融主权的掌控,影响着中国的外交和内战。

这种对政局的影响力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从袁世凯到各路军阀再到蒋介石,汇丰银行都对其具有控制性的影响力。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国人被殖民的历史彻底终结。汇丰自此失去了在中国呼风唤雨的能力,不得不把业务重心转移到仍属英殖民地的香港。但汇丰的「好运」并未就此终结,中央政府特批其继续经营外汇业务,成为中国仅有的两家外资银行之一。

1950年代分别设在香港(左)和上海(右)的汇丰银行

1965年,香港发生银行危机,恒生银行损失惨重,汇丰银行趁机收购其51%的股份,自此在香港奠定了一家独大的地位。

1998年,中国批准汇丰银行成为人民币同业拆借市场成员,允许其通过该市场进行人民币债券的回购和买卖,汇丰银行因此尽享中国二十余年来高速发展的红利。

因在香港和中国内地享有诸多优惠和便利,汇丰银行成为所有在华跨国银行中体量最大的一家。汇丰银行(中国)在华分行多达47家,排名第二的渣打银行(中国)才28家。

2019年是汇丰「重返亚洲」战略实施的第四年。回顾全年,亚洲地区利润占汇丰银行总利润80%以上,而香港地区又独占了汇丰银行利润的55%。不难理解汇丰银行为什么要大规模缩减北美和欧洲的业务,进一步明确把业务重心放在亚洲。汇丰控股行政总裁祈耀年曾表示,未来的业务增长机会主要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珠三角地区。

摘自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2019年度报告

汇丰银行占尽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便利。外资想要进入中国市场,多半会选择通过汇丰银行,而中国企业「出海」,也很少绕开汇丰银行。孟晚舟事件爆发之前,汇丰银行一直是中国内地企业出海的首选金融渠道。

自诩为「日不落银行」的汇丰,除了拥有在全球的近万个网点外,另一个优势是在各地的本土化程度很高,既吃得透当地政商关系,也熟知各种国际标准和地方法规。因此即使如华为这样的企业在海外乘风破浪时,也会首选与之合作。

相对之下,中国的国有银行在国际金融领域还只能算是新手。在以美元为结算的货币秩序里,面对一盘早已瓜分百余年的蛋糕,其在国外大规模开展国际业务仍然障碍重重。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对外开放的大门更加宽阔,外资银行全面入华。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外资银行在华营业性机构总数达1013家,近15年增长近5倍,年均增速13%。但中国的国资银行「走出去」,依然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

根据四大行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年底,国有四大行共计实现海外利润753亿元人民币,海外资产89,434亿元人民币。其中:

中国银行覆盖全球61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57家海外分支机构,境外员工25,340人,海外利润158亿元人民币,海外资产20,627亿元人民币。

中国建设银行覆盖全球3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00余家海外分支机构,海外地区员工1057人,海外利润59亿元人民币,海外资产17,223亿元人民币。

中国工商银行覆盖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321家海外分支机构,境外员工16,013人,境外利润437亿元人民币,境外资产39,713亿元人民币。

中国农业银行覆盖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7家境外分支机构,境外员工735人,境外利润99亿元人民币,境外资产11,871亿元人民币。

 (注:「境外」含港澳台,「海外」指不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其它国家和地区)

上海外滩万国建筑(左三原为上海汇丰银行,现在是浦发银行总行所在地)

这些数据的背后,既体现了外资银行本土化业务模式的不断创新和突破,也体现了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发展成果。中国要参与全球市场,就要进一步融入全球金融市场,在开放和竞争中发展自己,并影响世界。

点不亮的西方业务

2019年第四季度,汇丰银行在中国香港获得26.14亿美元的税前利润,在中国内地产生了6.09亿美元的税前利润。但欧美财报却一塌糊涂,欧洲市场亏损高达37.08亿美元,在北美市场亏损2.75亿美元。

除了在中国这个福地,汇丰银行在欧洲和北美几乎无法依靠正常运营获利或生存。多年来,汇丰银行不得不干些脏活黑活来续命。

2015年初,总部位于华盛顿,由45个国家的记者组成的调查联盟发现,汇丰银行涉嫌血腥的钻石交易、武器偷运和为恐怖组织融资等非法业务。法新社报道称:

「汇丰银行通过与军火商做交易获益,这些军火商将炮弹运送到非洲少年军、第三世界独裁者、血钻商人以及其他国际罪犯的手中」。

此外,调查联盟还挖出了汇丰银行的一连串黑历史。

沙特的拉吉哈银行是「基地」组织的早期捐款人,与恐怖组织素有往来。汇丰美国曾向拉吉哈银行提供10亿美元融资,同时由汇丰香港为其提供港币服务。2015年因被指控在瑞士参与严重的洗钱活动,汇丰向瑞士当局支付了4100万美元的和解金……

习惯了蹚浑水的汇丰这一次终于湿了鞋子。当小辫子被美国人牢牢抓住的时候,只能沦为其马前卒求存。

2002年起,汇丰墨西哥分行开始给墨西哥毒贩提供金融服务。他们还研制了专门适合汇丰出纳柜台的钱箱,以提高存钱效率。美国的调查报告显示:过去20年,交易高达2.5万笔,涉案金额约160亿美元。2012年12月,由于涉嫌为贩毒集团洗钱等违法活动,汇丰银行被美国司法部调查,随后与美国司法部签署了DPA(延期起诉协议),并接受美国长达5年的监管。

正是在此期间,汇丰银行配合美国炮制了孟晚舟案。

世间已无「日不落」

随着孟晚舟案的最新证据公布,事实确凿,华为几无瑕疵。整个司法程序中,华为的表现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然而完美的证据只对法律有效,对政治无用。

人格混同、长臂管辖、双重犯罪,都是美国的司法名词解释,其繁琐复杂,各国企业根本不能与之平等对话。这套被美国引以为傲的法律程序,不仅是一门生意,更是其维护其全球市场经济霸权的利器。

百年前,鼎盛时期的英国在中国建立汇丰银行,作为套利晚清政府的金融工具。百年后,美国通过《反海外腐败法》,作为收割全球财富的法律镰刀。

自1977年通过《反海外腐败法》以来,美国一直在试探域外法权的底线——所有使用美元支付的公司都纳入其管辖范围之内,美国政府因此拥有了追究全球大部分企业的权力。在此后若干年里,只要被美国人盯上的公司,只能任其宰割。

据统计,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开出的26个超过亿元美金的罚单中,21家为非美国企业,从德国西门子、戴勒姆到日本松下,都在其狩猎名单当中。仅2009年到2011年三年间,美国财政部凭借这项法案收获30多亿元美金。

2013年4月,时任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的皮耶鲁齐因商业贿赂罪在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遭逮捕并被关押数年。在此期间,阿尔斯通被处以7.72亿美元罚款,其能源业务也被美国竞争对手通用电气收购。

出狱后的皮耶鲁齐写下《美国陷阱》一书,称自己只是个「经济人质」,美国人最终「围猎」的目标其实是阿尔斯通。通过收购阿尔斯通,美国获得了维护所有法国核电站的权力,而这些核电站提供了法国75%的电力。皮耶鲁齐在书中悲愤写到:

「这项修正案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他们把一项可能削弱自身企业的法律转变为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

习惯了用法律作为政治遮羞布的美国人,这一次在孟晚舟案件中再次秀出了节操下限。

在CCTV「痛陈」美国套路的皮耶鲁齐

对于希望换取美国「宽恕」而沦为构陷工具的汇丰银行来说,其行为换来了更大的痛苦。直到今年3月,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兼行政总裁廖宜建还在对媒体畅谈未来:

「未来将进一步发挥汇丰作为领先国际银行的优势,通过积极参与金融市场开放、‘一带一路’倡议、大湾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绿色金融等多个领域,支持中国的各项发展重点,同时在资本市场开放中发挥连接海内外参与者的桥梁作用,协助全球投资者把握中国资本市场开放机遇。」

合谋构陷孟晚舟的证据公开后,「日不落银行」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坠落。

8月3日午间,汇丰控股披露的2020年中期业绩摘要显示:汇丰银行第二季度净利暴跌96%,还不到去年同期的5%,相比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近六成。

做局者最终困于局中。不断用现在的卑劣掩盖过去罪迹的汇丰银行,是否还有未来?

参考文献:

1.何平《近代中国的汇丰银行》, 2016

2.宣蓓蓓《在华外资银行品牌本土化研究》, 2013

3.李刚《汇丰银行的海外发展战略》, 2018

4.张莫\罗逸姝.《动作频频:外资银行在华拓展提速》, 2019

5.《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 2020

6.《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 2020

7.《中国农业银行2019年报》, 2020

8.《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 2020

9.李斌《近代英国资本对中国金融业的渗透》, 2019

10.罗伯特·皮卢兹\姚远梅《英国与中国的金融关系(1949—1974)》, 2015

11.财金阅读《汇丰银行曝史上最大泄密案:私人银行保密性已是昨日黄花》, 2015

12.华商韬略《伤害中国感情的汇丰银行, 凭什么跟我们要客观和理性?》, 2020

13.赵爱玲《外资银行扩大在华业务布局》, 2020

14 Michelle Toh《HSBC may have tochoose between East and West as China tightens grip on Hong Kong》, 2020

15.Jasper Jolly《Hong Kong: HSBCand Standard Chartered caught between US and China》,2020

+1
3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日不落

汇丰控股

调查联盟

恒生银行

两面

一根稻草

洋买

华商韬略

避风塘

罗伯特

易高

下一篇

最近,“钢铁侠”马斯克旗下的航天公司SpaceX,在空间探测方面的突破性进展不断。

2020-08-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