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版权资产证券化」将是大势所趋?

壹娱观察 · 2020-08-03
版权成长的核心在于承载运营的平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杜威,36氪经授权发布。

疫情黑天鹅前的2019年,国产票房突破640亿元大关,而与电影票房高歌猛进的情况下,影视产业对于影视版权意识增强在不断增强。

如2019年优酷公司诉蜀黍公司图解电影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案、陈某等因盗播《流浪地球》等影视作品侵犯著作权罪、张牧野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系列纠纷案等诸多影视版权案件的审判结果,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版权交易公共服务平台也在积极搭建中,在电影市场逐渐恢复正常轨道之际,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就影视版权的交易与服务的问题展开了深刻的探讨。

版权成长的核心在于承载运营的平台

上海市影视版权服务中心主任于志庆在影视版权相关工作上耕耘了近八年,他认为影视版权是影视产业的支点,没有一个好的故事就开发不出一个有价值的版权,也谈不上后面产业链的开发,“我想说的是,资本依旧是源头活水,影视行业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资本是逐利的,从业人员需要告诉资本什么是好的故事、好的作品、好的项目。”

资本在影视产业上的介入是渗透式的,而对于目前市场上盛行的影视开发源头——网文领域,资本入场后结束了大乱斗的状态,整个行业也趋于平稳运营状态。

2020年,网文巨头们举动不断,比如说掌阅科技与百度中文在线与字节跳动等等都在上下游产业链上展开了商业化的变现,而“老大哥”阅文集团也在进一步整合运营,阅文集团版权规划与运营总经理连三月,分享了腾讯生态下阅文的版权运营的模式。

▲阅文集团版权规划与运营总经理连三月

在连三月看来,头部IP依然受到市场上的追捧和肯定。随着改编手段的多元化,IP作品不断推陈出新,头部IP影响力并未随着时间的消减降低价值,长尾相应正在加强,IP类型化已经到来。如去年热播的《庆余年》,正是希望通过影视、文学、动漫、游戏等,持续推动IP情感的增值、扩容,创造更加广泛的情感共鸣。

多年版权发行经验的上海鸣涧影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朱辉龙也在现场也认同了运营平台的重要性,他认为在成熟的媒体运营里,版权成长的核心在于承载运营的平台 ,版权生命周期有效管理会有效促进版权的交易跟服务市场的活跃。

▲上海鸣涧影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朱辉龙

“最近AMC院线和环球电影公司签定了一个协议,接下来有4个系列的电影上了电影院15天以后可以选择在网络上上映。因为大家看到了流媒体的蓬勃发展,所以他们就必须重新谈判。”朱辉龙表示。

此外,版权运营不仅版权本身,电影《乘风破浪》里边用到港片的片头,就要原始版权方授权。“现在影视剧里边所有的人物造型、服装都花很大的心血做设计,未来版权运营不仅是整体版权运营,里边所有的授权都应该精细化的管理跟维权。在这方面迪士尼做得特别好,所以迪士尼一年在衍生品方面的收入大概65亿美金。”朱辉龙进一步表示。

另一层面上,猫眼娱乐文娱资产服务业务部总经理黄超也认同平台的作用,在他看来不少外部资本进入版权生意后为何会出现一大批产业乱象,核心还在于这批投资人或者金融机构在做尽职调查的时候缺乏相应的工具进行信息的比对和验真、缺乏专业的平台服务工具来搭建金融机构与影视创作者的桥梁。

▲猫眼娱乐文娱资产服务业务部总经理黄超

他认为市场上应该有这样标准化的平台工具,且有助于打破资本与创作之间的壁垒。

"影视版权资产证券化"将是大势所趋?

版权开发运营后的落地制作到发行回款问题也是论坛上不少嘉宾关注的问题。

在远东宏信影视行业总监刘蕾看来,影视产业目前阶段最重要的就是回归内容,关注发行质量,尤其注重发行前置,优先做定制剧或自制剧,减少发行和播出风险。另外减少发行回款能力,或者做一些回款的规划。

▲远东宏信影视行业总监刘蕾

另外从资金角度,把控现金流,融资意识长存,要提前做一些资金上面的规划,多种方式去融资,提前做一些资金储备,并且规范自身的管理,紧绷企业的信用意识。

在这方面,一些为版权和影视作品落地而服务的金融类产品同样值得关注。

在2019年,“完片担保”一直是影视行业在孜孜不倦探索的一个方向。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引进好莱坞完片担保模式后,虽然此类商业模式还有些水土不服,但影视行业和保险行业双方合力推动,也诞生了不少成功案例,比如胡歌、桂纶镁主演的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等。

作为第一批文化产业保险试点的保险公司代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剑透露,从整个保险体系来讲将,分为几个方面的影视保险产品体系:

第一类是影视制作过程当中的物质损失以及人员意外风险;

第二类是影视制作公司在制作过程当中对第三方侵权的责任;

第三类风险就是完片担保风险;第四类就是最新推出的知识产权类的保险。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剑

“我们觉得影视行业风险管理,不仅是事后经济的补偿,而是在事前整个制作过程当中如何进行风险管理。影视版权服务中心的成立,不仅对影视行业价值评估具有重要意义,也向人保财险金融服务公司风险预期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王剑表示。

影视公司是轻资产、重版权的行业,换言之,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拥有最重要的资产就是版权。影视版权交易中缺乏版权价值投资体系,交易周期相对较长、回款慢、变现难等等问题一直备受困扰,如何利用金融工具加速版权的变现、解决企业的融资难度、从而通过过多元化的融资促进行业的发展,这或许是未来的一种趋势探讨。

上海市律师协会基金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郝红颖就创新式的提出了“影视版权的证券化”的概念。

▲上海市律师协会基金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郝红颖

“讲得直白一点资产证券化就是将我们手上有的影视版权打包做成一个基础的资产包,通过资本运作进行融资,融来的钱用来公司的发展,公司得到了融资,投资者也拿到了相应的合法收益。”郝红颖表示。

事实上知识产权的资产证券化业务在我们国家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尝试,在知识产权的经济时代,知识产权和金融工具相结合将这一成果进一步市场化、商业化,但是在影视产业的后续试错上还会有大批问题等待解决。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壹娱观察特邀作者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阅文集团

中文在线

百度

猫眼娱乐

图解电影

鸣涧影业

未来版权

下一篇

ROI可以低至无下限,上限却比想象中低很多。

2020-08-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