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等待苹果版号新规

触乐 · 2020-07-31
4年后,另一只靴子也落了下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陈静,编辑:陈静,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2月25日,苹果公司向中国大陆地区游戏开发者发布公告,要求他们在6月30日前提交“计划在中国大陆发布的任何付费游戏或可提供App内购买项目的游戏的批准文号”。

7月7日,苹果公司向海外游戏开发者群发邮件,提示他们,在中国区App Store中含付费和内购的手游产品必须在7月31日前提交版号信息。如果不能提供,游戏将从中国区App Store下架。

这意味着,自7月1日起,没有获得版号的国产游戏将从App Store国区下架;30天后,下架范围将扩至“所有没有获得版号的游戏”——不论国内还是国外。

这个7月注定不平静。

苹果公司2月25日向中国大陆地区游戏开发者发布的公告

苹果公司7月7日给海外开发者的邮件

现实

独立开发者林浩的一款游戏被下架了。他平时很忙,不常登陆App Store开发者后台,当他发现苹果在后台和邮件里发来的下架通知时,游戏已经被下架。

这款游戏上架时,App Store对版号还没有要求。2016年6月30日之后,即苹果要求开发者在App Store上线的游戏“需要通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审批才可发布”后,他还是没去申请版号。如今游戏被下架,他并不意外。

“无非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区别。”林浩对我说。以前苹果对个人开发者比较宽松,现在也严了起来。对他来说,更严重的是技术问题:游戏上架太久,这几年来技术架构变了又变,原本的引擎和编辑器早就不更新了。他自己也找不到原始文件,想上架App Store国区以外的平台,也很不好办

因为疫情影响,杨博正在北美的家中开发新游戏。3年前,他的游戏已经在国内一家发行商的帮助下办了版号。出于种种原因,双方没能继续合作,杨博就自己把游戏上了架——他的工作室在北美,按照当地规定,只要在开发者后台选择区域,再做好中文支持就行了,非常方便。

如今,令杨博头痛的是,他不知道该拿以前搁置的那个版号怎么办。

国家新闻出版署7月29日发布的《2020年7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169个游戏获批版号(图片来源: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站)

张奕从不担心版号。她一直在大厂做开发,项目完成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好材料送去法务部排队,“剩下的就是等,过得快是运气好,卡住了也很正常”。

金志学工作的公司很早就开始未雨绸缪。自2016年以来,公司法务部要求所有产品必须申请版号。因此,除了2018年版号停发之外,他们自研和代理的游戏都没受太大影响。

我问他,苹果公告里说的是“含付费和内购”的游戏,免费游戏的情况怎么样。他想了想,回答:“按照要求,应该是要办的。但既然苹果这么说,纯免费的游戏应该还没事吧。”没过多久,他又强调:“将来所有游戏肯定都是要版号的。”

李虹对此感同身受。7月,她负责发行的一款免费游戏因为没有版号而下架,另一款免费游戏则正在申请版号。

2016年6月2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移动游戏出版管理服务的通知》,要求所有移动游戏都必须获得版号。6月30日,苹果在App Store开发者后台发布通知,要求所有在App Store上线的游戏“需要通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审批才可发布”。

这些政策和规定一度在移动游戏开发者中掀起轩然大波。但随后,App Store十分宽松的上架标准仍然给了开发者喘息的机会。“苹果后台会建议你提供中国的版号,但不是强制性的,页面上那一栏你空着不填,也可以点Continue(继续)。”杨博说。这一点让包括他在内的许多开发者“忽视”了版号的重要性,将App Store视为最后的“安全地带”。

2020年7月,安全地带也即将消失。

审核

站在不同立场上,不同人对越发收紧的版号政策和规定有着不同看法。金志学对我说,(版号新规)对开发可能不是好消息,但对发行或许是有利的。“有些开发者,尤其是个人开发者,觉得发行门槛很低,自己就能做,但其实发行在资质上有很多要求,比如ICP证,没有ICP证是不能向玩家收钱的。这个ICP证就是资质之一。”

ICP证全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由各地通信管理部门核发。林浩调查过ICP证的申请条件,在全国或者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经营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00万元人民币”。中小团队、个人开发者的确望尘莫及。

除了ICP证之外,还需要出版资质。李虹所在的发行公司本身有ICP证,因此他们选择与有资质的出版社合作,为游戏申请版号。

要办版号,得先去国家版权局办理著作权证明。开发者可以自己去网上申请,准备材料送审,原则上不用花钱。

也有些代办公司打着加快速度的名义收费。“很多代办公司会跟你说,5天是多少钱,15天又是多少钱。但也仅限时间,材料不合规还是不行。”李虹说。

她还强调,不同平台上的游戏版号需要不同的著作权证明。“如果要申请手游版号,就是手游的著作权;要是还想申请PC端的版号,需要PC端的著作权。”一个著作权证明不能对应多个版号。

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需提交的材料目录:一、所在地省级出版管理部门报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请示文件;二、《出版国产电脑网络游戏作品申请书》或《出版国产移动游戏作品申请表》;三、著作权证明材料及著作权人相关证明文件;四、运营机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ICP证(复印件);五、游戏画面截图;六、游戏作品中文脚本全文及游戏屏蔽词库;七、游戏防沉迷系统功能设置说明;八、用于内容审查的“管理人员”帐号及游戏防沉迷系统测试账号;九、游戏审查辅助材料;十、包含所有申报文字材料的电子文档及游戏演示视频的光盘或U盘。(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整理)

准备齐全的材料要经过“出版社—省局—总局”3个阶段。出版社对题材、内容进行初审,决定这个游戏能不能送,哪些问题需要规避,哪些地方需要修改。之后,材料上报至省局,省局审核后给出批复文件。最后由出版社在后台提交至总局,经过一段时间排队,后台显示“受理中”,这时才真正由总局审核。

“总局审核之后的修改意见一般要在20天之内改完,不是20个工作日,是20天。”李虹说,“不过,不论是出版社,还是省局、总局,修改意见都是有弹性的,游戏公司也可以试着去说服他们,只不过他们总是更强势罢了。”

“你成功说服过他们吗?”我问。

“在出版社这个阶段,如果哪里真的不想改,其实可以硬送上去。但假如总局意见要你改,你最好还是改掉……”

这个过程中,出版社的作用非常重要。“现在做版号业务的出版社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李虹说,“大概从2017年开始,很多出版社,甚至是压根不了解游戏的传统出版社,也来做这一块。他们不懂游戏,也不能灵活处理问题,对开发者其实很不利。”

吸引出版社接连涌入的,是利益。李虹从2016年开始接触版号业务。自那时起,办理版号的价格一直不菲。“以前还有所谓‘七大类’(指不涉及政治、军事、民族、宗教等题材内容,且无故事情节或者情节简单的消除类、跑酷类、飞行类、棋牌类、解谜类、体育类、音乐舞蹈类等休闲益智国产移动游戏。——作者注),这些比较便宜,大概8000元,高的能达到3万元。”如今,一个国产游戏的均价在1.5万元到2万元,引进的海外游戏则要更贵。

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电子游戏出版物审批需提交的材料目录:一、所在地省级出版管理部门报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请示文件;二、《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电子游戏出版物申请书》;三、国家版权局著作权合同登记批复(复印件);四、出版合同及游戏代理机构营业执照(复印件);五、发行合同及发行单位发行许可证(复印件);六、电子游戏出版物关卡介绍或过关攻略;七、游戏防沉迷功能设置说明;八、电子游戏出版物主要任务和主要场景的彩色图片(电子文档);九、电子游戏出版物中文脚本全本(电子文档);十、电子游戏出版物样盘;十一、包含所有申报文字材料的电子文档及游戏演示视频的光盘或U盘。(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电子游戏出版物审批》整理)

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审批需提交的材料目录:一、所在地省级出版管理部门报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请示文件;二、《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申请书》;三、国家版权局著作权合同登记批复(复印件);四、运营单位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ICP证(复印件);五、游戏画面截图;六、游戏防沉迷系统功能设置说明;七、游戏出版物中文脚本全文及游戏屏蔽词库;八、用于内容审查的“管理人员”帐号及游戏防沉迷系统测试账号;九、游戏审查辅助材料;十、包含所有申报文字材料的电子文档及游戏演示视频的光盘或U盘。(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审批》整理)

海外游戏申请版号比国产游戏复杂,数量上还有限额。尽管没有明说,但海外游戏下发慢、批复少,都是发行商亲见。目前,国产游戏版号每个月会公开一批,海外游戏却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公布。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游戏审批结果"显示,最新一次进口网络游戏审批信息于今年3月发布,上一次则是2019年11月

一家发行商向我抱怨,由于限额,他们负责发行的一些产品“硬生生把单机游戏改成联网”。我试着问他详细情形,他立刻拒绝了。

复杂的状况令发行商们更加谨慎。“比如有些国家的游戏,基本上连送都不会送。”金志学介绍,还有一些细节,如果不注意,很容易被打回修改,“比如海外游戏本地化不完整,被审核人员发现里面还有外语,肯定要改。”

所有送审游戏中不再出现任何一个外语词汇。2016年,开发者和玩家对这个规定热烈讨论过一番,如今,没有人再讨论它是否合理。规定被严格地遵守着,仿佛它生来便存在。

时间

每一个送审的游戏都难免被打回修改。每修改一版,时间就会拉得更长一些。

没有人能保证一个游戏多长时间能过审。金志学说,他见过三四个月过审的,也见过一年多还没消息的。

在国家新闻出版署文件《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中,审批许可期限是自受理申请之日起80个工作日。实际上,80个工作日只是“到了总局之后”。李虹计算了一下,在到达总局之前,办著作权证明,出版社、省局审核、修改,都需要时间。计算的结果则是“不一定”——“我送过一个非常简单的游戏,5个月左右就批下来了,非常快。”

国家新闻出版署文件《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中规定,审批许可期限为自受理申请之日起80个工作日

有些开发者却连5个月也未必能坚持。“(版号申请流程)太麻烦了,太慢了,只适合大厂、大作。”林浩说。由于收入不理想,又没有精力,他不打算找发行商办版号重新上架。

“爱咋咋地吧,除非……”他停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算了,没有除非了。”

“版号还引出了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时候去接触发行商。”杨博说,“你肯定不能一立项就去申请,等游戏做完了版号正好批下来,这是不可能的。至少要等到开发流程过半,游戏像点样了,才有东西拿去申请。”这听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却很危险:假如从申请到游戏完成这段时间里,团队没坚持下来,那就完了。

对于中小厂商和独立开发者,这个时间点也很尴尬。杨博总结,个人开发者要联系发行商合作,要么初始阶段就让对方介入,多给些帮助;要么游戏已经接近尾声,各方面都完善,获过奖,玩家也看好,这时签合同会更有利。申请版号的时间刚好卡在中间,两边不靠。

“开发到一半,游戏还没有成型,你很难说服发行商相信它会受欢迎,发行商也不会看好。但没有发行商就没有版号……”杨博有些为难地说。

游戏展会是独立开发者接触发行商的重要途径,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展会少了很多(图为PAX East 2019)

商业公司有更成熟的工作流程。金志学经手的游戏,从立项开始就为申请版号做准备。“不过我们所谓的立项,其实内部已经迭代了好几轮,Demo、介绍、框架、文本都比较完整,可以送审。”

但这个方法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理论上说,游戏最终上线版本和送审版本必须一致。上线后,版署会抽查,如果差别过大,还要下架复审。

不论如何,版号申请的时间仍然难以捉摸。一些文章建议开发者不要选择那些“排队多”的出版社,但许多开发者压根无从了解出版社是否排队,排了多少。有些时候,排队也是无法预测的。金志学说,去年版号重启之后,前几个月批复很快,后来又逐渐慢了下来。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困境

3年前,杨博把自己的游戏送去审核。他模仿“滚蛋吧肿瘤君”的句式,给游戏起名叫做“xx吧xx”。审核意见发下来,标题5个字里只有“吧”字过审,其他4个字都“不能出现”。

“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国内还没有分级制度。”杨博苦笑两声,换了个标题。有了类似的“经验”,他在开发新作时,一开始就对题材、美术、文字精挑细选,争取把难以过审的内容消灭在初始阶段。

2019年,人民网上线"游戏适龄提示平台",其中包括《游戏适龄提示草案》、适龄提示体系标准等内容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杨博一个。“不做过不了审的内容”无疑是好的,如果已经做了,也会尽量在送审前就修改。金志学上周帮一个游戏办下了版号。“是个末世题材的游戏,提交之前我们就觉得很难过审,所以就提前把素材改了。”他说,为了过审,游戏把血的颜色,以及刀、枪等武器,都改成了不那么“血腥”的东西。

张奕的团队干脆选择不做内容。他们的做法是,游戏在海外上线带剧情的“完全版”,国内则略去剧情,只上线“删节版”。制作团队会把这一点直接告知玩家,“按照当地法律规定无法提供”,玩家也都接受了。

“反正玩家也懒得看。”张奕说。根据他们的测试,国内玩家对剧情关注度不高。玩家不在乎,又有利于审核,越来越多的团队选择这么做。

但内容也只是小问题。时至今日,总局除了审核游戏中的文字、画面,对其他方面也有要求。其中重要的一项,是“建议”游戏在平台内测时,不论单机还是网游,都必须接入防沉迷和实名认证系统。

2019年10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明确规定实行网络游戏账号实名注册制度,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均须使用有效身份信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游客用户体验时长不超过1小时。

这给李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以前,只有网络游戏需要接入这两个系统,单机游戏并不需要。在她印象中,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单机游戏也需要防沉迷和实名认证了。(理论上说,单机游戏毋需实名认证,但在审查体系中,“免费游戏”“单机游戏”的标准与日常玩家、从业者的理解并不一致。——作者注)

“这对独立游戏的冲击非常大。”李虹说。防沉迷和实名认证系统需要服务器,而独立游戏大多是单机,开发实力也不强,假如测试期间就接入防沉迷和实名认证,需要一笔额外的服务器开销,很多独立开发者拿不出,发行商也很为难。

李虹说,她理解总局的意思——所有游戏都要受到监管。但实施起来难度很大。“总局甚至希望我们拿到平台盖章的保证书……可平台怎么能给每个游戏出保证书呢?他们根本不允许游戏在送审期间用他们的服务器!”

出走

林浩为数不多的游戏收入绝大部分来自App Store。Google Play几乎没有收入,也没有宣传,而国内安卓平台的版号要求比App Store要严得多。游戏自App Store国区下架后,仅靠外区收入,他已经无法维持生活。

“爱咋咋地吧……”这是林浩和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他正在准备转行。

金志学的本职工作是安卓渠道联运。在他看来,安卓平台和App Store完全不同。“App Store用户质量普遍高一些,买量也是以App Store为主。”金志学说,“但App Store可运营的点不多,安卓渠道会更希望我们提供运营资源,根据数据来决定一个游戏的推广力度。”

我拿同样的问题去问李虹。她的答案是,渠道资源对安卓平台来说非常重要,没有资源,安卓收入完全无法与App Store相比,有好资源,两者收入或许相当,安卓甚至要多些。但她马上补充:“这仅限独立游戏,大厂的玩法是不一样的,买量、广告投放,很快就能得到渠道重视。”

独立开发者把App Store视为唯一的安全地带,不无道理。“安卓平台需要更多维护,大部分独立开发者没有这个精力。很多人做完游戏,是手游就直接上架App Store,是PC就直接丢去Steam。”李虹说。她接触手游发行还不太多,之前主力一直在Steam,比起App Store版号新规,她更担心不知何时到来的蒸汽平台。

两年前,杨博和国内发行商接触过安卓平台,结果是“走不通”。没有版号,平台压根不愿收,即使收也只能上线测试版,不能内购。由于身在北美,杨博自己把游戏上线了Google Play,但这又与国内玩家几乎无关。

对于海外开发者和有出海能力的发行商,仍可选择上架Google Play

杨博的新游戏刚签了一个大平台的独占。有了独占,他打算把内容做多些,卖相打理得更好些,再去和发行商谈。对于国内发行商,他的希望是越简单越好。“大家其实都想要个能覆盖国内所有平台的发行商,不光是手机,PC、主机也都要……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

大厂纷纷把目光投向海外。张奕告诉我,许多大厂游戏会先开放外服,把国内玩家引导去外服参加测试,体验“完整版”。而国内主播、营销号传播剧情、直播录屏之类的事,厂商也不会去管。

“很多游戏从上线开始就是为了保海外市场,国内就有一天算一天了。”张奕说。李虹对这种做法不置可否:“只要(开发者)能承受玩家批评,就没什么不可以的。”

李虹把发行商的出海能力看得尤为重要。“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加强出海能力。”她说。只有这样,中国发行商在国际市场上才更“说得上话”。

“说得上话”是双向的。李虹告诉我,作为发行商,她会尽量采取各种方法为开发者获取更多的收益和资源。为了不限制开发者的创作,如果他们一开始就不在意国内市场,或者不愿意在内容上妥协,那就直接上线海外。这时,出海能力就变得非常重要。

对于那些重视国内市场的开发者,李虹所做的是“告诉他们现实”——“如果他们在开发过程中来问我,这个能不能过审,那个能不能过审,我就会告诉他们现实情况,哪些过审概率不大。”不过,她再三强调,不会干涉开发者创作。

前路

8月1日即将到来。

金志学从网上留意到了一些“苹果内部人员”的消息。根据他了解的说法,苹果原本打算给那些没有版号的游戏半年左右的缓冲期,但或许是有关部门施压的缘故,现在这个缓冲期没有了。“不少海外大作其实都没有版号,目前他们也正在联系国内发行商解决版号问题。”

“正在申请版号的游戏要怎么办?”我问他。

“这种游戏可能不会下架,但会先屏蔽。等到版号申请成功,屏蔽就会解除。”金志学说。

“那更老的游戏呢?”

“有一些游戏,苹果的要求是在更新时必须提供版号。如果不提供,游戏就不能更新,但旧版本也许不会直接下架。”他如此猜测。

我没有再问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林浩、杨博、张奕、金志学、李虹为化名。题图、插图中出现的游戏均与受访者无关。)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高星酒店和美团互相需要。

2020-07-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