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火星生意”三部曲:失落的梦想、狂野的淘金潮和荒诞的PPT项目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7-30
中国将成为世界上首个首次探索火星就完成软着陆任务的国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鹏飞,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IT时报记者 孙鹏飞

编辑 | 挨踢妹

排版 | 冯诚杰

30秒快读

发射一次猎鹰重型火箭的成本在9000万美元至1.5亿美元之间,如果从火星出发一次最多只能运16.8吨,每吨运输成本最低也要500多万美元。

今年1月,SpaceX再度提出,打算在2050年之前用火箭把100万人送上火星。

黑色背景中,一大一小两轮“新月”。7月27日“天问一号”探测器升空4天后,在离地球约120万公里处,发回了地月合影的画面。

图源/中国探月工程微信公号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直到明年2月份,“天问一号”才会被火星引力捕获,成为一颗火星卫星,随后准备降落。届时,中国将成为世界上首个首次探索火星就完成软着陆任务的国家。

“天问一号”并不孤独。这个月,阿联酋和美国也会发射火星探测器,其中美国的“毅力号”火星车还会探索火星生命存在过的痕迹。地球上有一群人等待这颗神秘的红色星球更多秘密被揭开。

2020年,火星探索热潮再度到来。仰望天空时,飞跃地球、火星探宝、移民太空等等科幻小说和电影片段会在脑海中划过,只是,梦想背后,还有融合着落差、狂野和荒诞的火星生意,有的故事已上演,有的仍继续。

01 序幕:一“箭”升空,追!

制造火箭,是在探索火星过程中看得见的生意。如同长途旅行时乘坐的飞机,运载火箭是进入深空的唯一交通工具。这是火箭生意的价值。

一“箭”成功发射,是多少人的梦想。只是现实有落差。

图源/Pixabay

中国的航天民企起步较晚,社会资本入场在2015年之后。与此相比,成立于2002年的Space X如今已有19年的发射经验。

《IT时报》记者发现,中国航天民企主要集中于中小卫星制造、运营和应用,而从事运载火箭制造的企业并不多,而且多数企业研制的是低成本小型运载火箭。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民营企业)能研制出运载重量在2吨以上的火箭已经算了不起!”技术门槛高、投入大、风险高、投资回报期长,火箭研制民用化不是个容易做的生意。

要知道,天问一号探测器由环绕器、着陆器和巡视器组成,重达5吨,很少有火箭研发民企能将其送上火星。

即便获得资本扶持,新的烦恼随之而来。

蓝箭航天、零壹空间分别成立于2015年和2016年,他们均对外称自己是中国版Space X。遗憾的是,这两家企业发射首枚火箭分别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以失利告终。

曾有媒体报道,发射前,有投资人要求先发夺人,占据优势,即便当时企业还未能形成初始服务能力。心急的资本焦急等待变现。但民营企业的航天梦,谁来买单?

即便如日中天的马斯克,也曾遭遇过连续3次火箭发射失败的经历,Space X一度面临破产,最后孤注一掷,2018年火箭回收项目成功,获得NASA的15亿美元订单,死里逃生。

但资本会给中国民企们多少次机会?

即便如今全球三台火星探测器相继升空,催热一波航天热,但在前述业内人士看来,资本方仍在观望状态,“实际融资情况并没有想象得美好。”

在这片航天市场中,民营企业不像国家队有技术、人才、资源和资金,处于尴尬地位。

另一方面,护送“天问一号”升空的是目前运载能力最强的火箭——长征5号。资料显示,长征5号的近地轨道运载能力达25吨,地球同步轨道14吨。相比Space X重型猎鹰火箭在相同环境下63.8吨、26.7吨的数据,略显逊色。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15秒,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由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实施发射。图源/中国探月工程微信公号

在火箭研发领域,中国航天企业仍需追赶。

02 高潮:去火星免费挖矿,亏!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火星不过是一颗橙红色的星球。鲜为人知的是,红色来自于其表面的赤铁矿,相比于地球上有限的铁矿产,火星是名副其实的“宝藏男孩”。

火星土壤的化学成分主要以富铁、中等的硫、镁、钙和贫铝为特征,而火星原岩成分仍需要被解锁。

2015年NASA根据好奇号火星车探测资料,发现了火星上存在矿脉,位于高5000米夏普山附近的盆地,这里还存在液态水、硫酸钙、硫酸镁和氟等物质。

如果火箭能够准确自如地在太空中穿行,火星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地球人的矿区?

中国矿业大学一位专业人士表示,尽管目前关于太空采矿的认识几乎停留在“近科幻”阶段,但国内外学者在太空资源勘查、钻孔技术及原位利用等方面已经展开探索性研究,为太空采矿进一步奠定了基础。

在这次2020火星计划中,NASA展露了小心机,计划再发一颗火箭,带回由毅力号火星车保存的火星土壤、岩石样本,似乎为之后的采矿铺路。

早在2015年11月,美国颁布了《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明确私人企业太空采矿的合法性和太空资源私有财产权。

此后,卢森堡宣布太空采矿计划,采取“谁开采谁拥有”的权益。

图源/Pixabay

自此,太空淘金潮开启。成立于2012年的美国公司行星资源(Planetary Resources)打出了“扩张地球自然资源基地”的口号。2016年,该公司获得卢森堡政府2500万美元投资和合作协议。企查查数据显示,同年该公司A轮投资方还出现中国企业腾讯、创新工场的身影。

这家公司曾发射两颗测试卫星,原计划于今年首次执行勘测任务,只是2018年因无法获得新一轮融资,最终宣告“死亡”,被一家区块链企业收购。

类似的,还有美国深空工业(Deep Space Industries),尽管曾和NASA签署两份小行星采矿商业化和工业性探索合同,最终也难逃被收购的命运。

国内也有一家从事太空资源商业化的公司——起源太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2019年10月该公司获得经纬中国和线性资本5000万元天使轮投资,不过7月30日,记者多次尝试点击起源太空在工商登记信息里显示的官网,均无法打开,拨打天眼查里显示的电话,也拒绝接受采访。 

如果回到故事原点,宇宙中有无穷尽的资源,只要抢先一步就能免费占为己有,相比地球上新开发一座稀土金属矿约需10亿美元的确划算。

图源/Pixabay

但不可忽视的是矿产运输成本,发射一次猎鹰重型火箭的成本在9000万美元至1.5亿美元之间,如果从火星出发一次最多只能运16.8吨,每吨运输成本最低也要500多万美元。与此相对应的是,今年上半年,稀土品种中较贵的镨钕金属交易价格不过40万人民币/吨。

此外,上述矿大专业人士认为,在太空资源开采上,目前仍需解决星球微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同时保证在风暴下能自主运行。

这说明,我们距离狂野的火星淘金潮,仍很遥远。

03 结局:移民火星,等!

火星被认为是最像地球的一颗太阳系行星。只是和地球相比,火星大气层很稀薄,总量为25兆吨,而地球有5148兆吨。当太阳风袭来,火星的大气会被卷走,宇宙射线也会直接穿过大气层到达地面。

因此,火星生态地球化的第一步,便是改造大气层。曾有不少科学家提出,增加火星磁场,吸附大气层,采取方式包括调快火星自选和公转速度,捕获小行星使之成为火星的卫星,甚至人工安装一个能产生1-2万高斯强磁场的大型永磁体。

图源/Pixabay

马斯克提出一个更激进的方案,往火星丢核弹,通过加热火星大气层,形成类似地球的气候环境,不过俄罗斯宇航局执行主任亚历山大·布洛申科认为,据此方案,至少需要扔1万枚核弹。

对此,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表示你,火星气候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迅速调整,就像此前宣告失败的美国“生态圈2号”实验,人类无法通过模拟地球生态存活,也还没有改造火星气候的能力。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焦维新曾列出通过加热火星、增加大气浓度并改变成分、建立生态环境、开发农牧业、能源和工业建设、兴建生活基础设施和火星移民七个步骤,耗时1000年左右改造火星。

这似乎过于漫长。

今年1月,SpaceX再度提出,打算在2050年之前用火箭把100万人送上火星,并在火星建立人类的第二根据地。

也有等不及的。

去年7月,曼为科技在上海发布会上宣布火星移民计划,其中提出将人类DNA制成冻干粉装入太空胶囊,用火箭运输到火星轨道上,以人类分身的形式移民火星。曼为科技的创始人为冯仑和李海林。

图源/网络

据曼为介绍,2018年10月已将8位志愿者的DNA经过真空冷冻干燥处理放入太空基因库DSB-01号,并发射至距地950公里轨道。

为了解火星移民计划更多详情,记者两度拨打曼为科技官网显示的电话,但对方均表示电话打错了。吊诡的是,曼为科技官网指向的官方微博显示,2019年5月29日公司未进行年审。企查查显示,2020年7月6日因未在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该公司被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直至7月27日移出。火星环境尚未改变,该如何移民火星?

记者手记

警惕“PPT火星”

火星,火热。

或许和此前区块链、P2P热潮一样,难免市场中滋生一批PPT公司,或为取得投资人关注,或为收割一波韭菜。

2013年,荷兰一家非营利性基金会推出了一项宏伟的太空计划——火星一号,计划以电视直播的方式选定最终在火星定居的第一批人。成立当年,该项目还来上海开发布会,吸引上万名国人注册,其中25人合计交报名费约100万元人民币。

“火星一号”公布的首款概念太空服 图源/网络

该项目宣称要在2025年登陆火星,耗资60亿美元,还搬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者做背书。但对于项目具体建设细节,负责人从未详谈。

去年2月,火星一号计划破产,一个火星PPT项目终结。但伤害已经带来,除了参与者损失惨重,火星一号计划消耗了天文爱好者对火星探索的热情。

1971年,英国歌手大卫·鲍伊发布了一首单曲《火星生活(Life on Mars)》。多变的高音,诡谲的歌词意境,将火星生活的含义指向荒诞一边。

对于很多人来说,前往火星本该是一个美好意境,无论是中国在航天领域的追赶,还是一群人为之奋斗,只为触碰那颗橘色的星球。

49年后,当这首歌再度响起,或许更像是一种警醒。面对火星生意,我们需要有一份敬畏和一份脚踏实地。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哈佛大学学生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2020-07-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