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众集团人事变局:2个月10位高管被换,4位CEO下课

智东西 · 2020-07-29
传统车企的改革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东西”(ID:chedongxi),作者:Juice,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一个多月,大众汽车集团内部发生了一场规模颇大的人事变动。

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大众集团CEO迪斯,在与监事会发生争吵后迪斯交出了大众品牌CEO的职位。

而CEO层面的变动并不是只有大众品牌,斯科达品牌的CEO也将于本月月底交出帅印,在刚刚过去的7月15日,大众集团重卡部门Traton的CEO就已经离开了,同时离开的还有重卡部门Traton子品牌MAN的CEO。

此外,大众集团的软件部门负责人也于近日离职,由奥迪CEO接管该部门,而大众品牌的采购主管、车型开发负责人也都在近期离开了大众品牌。

▲近期大众集团人事变动情况

1个多月的时间里,至少10位高层领导离职,这次人事变动可以说是相当剧烈。在传统车企积极转型的当下,这场人事大变动显然将决定这这家全球最大汽车集团未来数年的命运。

那么大众集团内部到底哪些高层出现了变动?背后原因几何?大众集团内部的权力架构又是怎样的呢?

本文福利:23页报告详解大众汽车电动化转型战略及技术布局,公众号对话框回复【车东西0059】下载报告。

两个月10位高层变动 大众集团开启大调整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内,大众集团发生了最近5年以来最频繁的一次高层变动。

第一个出现变动的职位便是大众品牌CEO的位置,6月8日,大众集团对外宣布迪斯不再担任大众品牌CEO的职位,由大众品牌首席运营官Ralf Brandstaetter接任,Ralf Brandstaetter将会带领大众品牌继续完成成本削减计划。

而迪斯则继续担任大众集团的CEO,继续带领大众集团的转型工作。

本以为调整了迪斯的工作之后,大众集团就会恢复原来的平静继续发展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迪斯

7月8日,彭博社报道称,大众集团重型卡车部门Traton即将迎来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之后,Traton官方也放出了一份声明,声明显示,Traton的CEO Andreas Renschler将从7月15日起离开大众集团的管理委员会,大众集团卡车部门曾经的熟悉财务官Matthias Gruendler将会接任Traton CEO一职。

▲Andreas Renschler

同时,Traton官方声明还显示,Traton管理委员会成员Joachim Drees也将会离职,Joachim Drees在Traton内部主要负责管理MAN品牌(大众收购的卡车品牌)的卡车业务。

Traton的人事主管Carsten Intra也将会离职,不过Carsten Intra并没有直接离开大众集团,而是被调任去了大众集团轻型商用车部门,并成为了该部门的主管。

有人上任就有人离开,Thomas Sedran则从大众集团轻型商用车部门负责人调去了商用车和机械业务的资产管理部门。

另外一起重磅的离职事件则是斯柯达品牌的CEO离职了。7月初,外媒曝出,大众集团旗下斯柯达品牌的首席执行官Bernhard Maier将会在7月底离开斯柯达,随后斯柯达官方也证实了这件事,但是并未表明谁将继任斯柯达CEO,仅在文件中表示,继任者将会由董事会在今年8月选出。

▲Bernhard Maier

算上斯柯达CEO在内,大众集团在短时间内已经替换了4个品牌的CEO了,除了CEO级别的高层,还有多个高级管理人员也在近期出现了职位变动。

7月13日,根据《德国商报》报道称,大众集团决定更换其软件开发部门主管。报道称,大众集团新成立的独立软件部门负责人Christian Senger与大众集团高层发生了冲突,同时大众旗下的ID.3 和Golf 8最近有深陷软件危机,因而Christian Senger被大众集团更换了。

之后,将由奥迪品牌的CEO Markus Duesman来管理大众集团的软件部门。

▲Markus Duesmann

此外,大众品牌采购主管Stefan Sommer也在近段时间离开了大众,而大众品牌车型开发负责人Mattias Rabe也被调离了大众品牌,转而去负责宾利车型的开发了。

从这些信息来看,目前大众集团内部正在对高层进行一场新的调整工作,其中既涉及了大众集团CEO迪斯,又涉及了多个品牌的负责人。

那么这些人又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大众集团更换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大调整背后 职业经理人与监事会多次冲突

首先来看看,迪斯为什么会被撤掉大众品牌CEO的职位。

这就要从大众集团内部的一次争吵说起了,外媒报道称,今年前些时候,迪斯曾经向大众集团监事会申请任期从2023年延长到2025年,但监事会的工会代表、大众集团大股东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均表示反对。

这件事在大众集团内部本来应该是一件保密的事情,却被媒体获悉了,这也引起了迪斯的不满。

路透社和彭博社相继报道称,在6月4日的内部高管会议上,迪斯当众指责大众集团监事会个别成员阻碍了大众的发展,其行为是在“违法犯罪” ,这么一说,监事会也不能忍了,监事会有成员质疑迪斯在ID.3的软件问题和歧视性广告上(此前,大众的一条宣传广告涉嫌种族歧视)并没有展现出足够的管理能力。

整场会议下来,双方闹的不欢而散。外媒报道称,在会后,监事会成员认为迪斯的言论是对公司监事会发起的攻击,大众集团监事会又在6月8日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了这件事。

在会后,大众集团宣布,迪斯不再担任大众品牌CEO,但也表示将会继续支持迪斯的工作。

▲大众品牌新CEO Ralf Brandstaetter

次日,大众集团表示迪斯已经就这件事向监事会道歉了,与此同时,一封迪斯亲自写的道歉信出现在了大众集团的官网上。

事实上,迪斯与监事会之间的冲突早就有了端倪,大众集团的监事会20个席位中有一半被工会占据,而拥有另外两个席位的下萨克森州也常和工会站在一起。

在2015年,迪斯进入大众之初,就曾面对工会大力推动改革和紧缩计划,为大众品牌缩减了3万个工作岗位,节省了3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03亿元),但这也让迪斯于工会产生了矛盾。

成为大众集团CEO之后,迪斯一边继续缩减成本,一边积极推动大众汽车的电气化转型,开发MEB平台,重新设计软件架构。

而在软件开发上的不利则成为了大众集团软件开发部门主管Christian Senger离职的原因,Christian Senger是迪斯为大众集团重组而引入的外部管理人员,此前也曾担任宝马集团的高管,还参与宝马i3的研发工作。

▲Christan Senger

加入大众集团后,Christian Senger帮助大众集团打造了MEB电动汽车平台,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大众品牌遭遇了软件问题,ID.3车型因为软件问题迟迟未能交付,而Golf 8又出现了软件问题。

所负责的软件出现问题,再加上本来就是迪斯请来的,这让Christian Senger的离开成为了必然。

大众集团重型卡车Traton的CEO Andreas Renschler的离开可能与触怒了工会有关,外媒介绍称,Andreas Renschler正在对Traton进行重组,重组之后将会导致数千个工作岗位被取缔。外媒认为,这项决定对工会造成了冲击。

在这起冲突中,Traton的子品牌MAN的负责人Joachim Drees也受到了影响,Traton的人力资源经理Carsten Intra也失去了部分管理层的支持。

▲Traton官网公告

扣除这层关系不讲,Traton曾在去年开启了首次公开募股,但收益未达预期,今年年初Traton向美国同行纳威司达(Navistar)提出收购要求,也还没有进展。

在这些项目上的进展缓慢,也可能是Traton的高层震动的原因。

相比于这两位,斯柯达CEO Bernhard Maier的成绩可就亮眼多了,Bernhard Maier于2015年11月从保时捷离职成为斯柯达的首席执行官,在Bernhard Maier的领导下,斯柯达经历了快速的发展。

在2019年,斯柯达的销售额达到了19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624亿元),同比增长了15%。此外,他还推出了科迪亚克Kodiaq、柯珞克Karoq和柯米克Kamiq等新车,扩大了其销售和产品的系列。

至于Bernhard Maier离职的原因,目前大众集团并没有做过多的交代,德媒Handelsblatt报道称,斯柯达的生产成本要低于大众品牌,单车利润率也比大众品牌高,Bernhard Maier试图用斯柯达来抢占在大众品牌的主要市场,这让大众集团的董事会感到不安。

但这只是外媒的猜测,Bernhard Maier离职的原因至今还不清楚。

此外,有一个小细节值得注意,这几位离职的高管中几乎全都是在2015年之后加入的大众,跟迪斯属于同一批进入大众的高管,而补位上任的高管则多是大众集团的资深员工,这也不免让人猜想大众正在调整外来高管的在集团内的影响力。

大众集团CEO不好做 前两任均中途离场

在这一轮的高层人事调整中,大众集团的CEO迪斯都受到了冲击,可见大众此次高层人事变动的决心。不过,另一方面来讲,大众集团CEO的位置并不是非常稳定的职位,此前两任大众集团CEO过的都不算太顺利。

作为大众帝国崛起重要力量之一的马丁·文德恩在大众集团CEO的任上做了7年,在继任大众集团CEO之前,文德恩曾和皮耶希一起打造了新甲壳虫,这款车成功的挽救了大众在美国的市场。

2007年,文德恩正式成为大众集团CEO,大众集团的表现非常亮眼,公开数据显示,文德恩就任CEO之后,大众集团的股价上涨了350%,并且大众集团也超越通用、福特这些老牌汽车成为仅次于丰田的世界第二大汽车生产商。

但在这时,文德恩的老领导皮耶希(文德恩成为大众总经理时皮耶希为大众集团CEO,皮耶希此时任大众董事局主席)开始对文德恩的领导表示不满,他认为,大众集团在美国市场表现不佳,核心品牌利润率过低同时又过分依赖中国市场,皮耶希还声称“要和文德恩保持距离”。

▲文德恩

此话一出,文博恩也表现出了对皮耶希发展模式的不满。

文德恩既能保证就业率,还能保证持续的股价走高,在这样的优势之下,工会代表和下萨克森州代表都站到了文德恩的背后,文德恩成功的摆脱了皮耶希的影响,计划带领大众大干一场。

让文德恩想不到是,几个月后,大众集团历史上最大丑闻“排放门”发生了。

2015年9月,美国调查机构发现大众集团在美出售柴油车涉嫌利用软件进行排放造假,消息出来后,大众集团的股价暴跌,信任危机也随之而来。

面对这种情况,作为集团掌舵人的文德恩不得不宣布辞职,他表示:“大众集团需要一个新的开始,我用辞职来为这个新的开端扫清障碍,过去数日所发生的事让我震惊不已,最重要的是,大众集团可能发生这样严重的问题让我茫然而不知所措。”

在文德恩辞职之后,保时捷集团CEO的马蒂亚斯·穆伦迅速上位成为大众集团的CEO,留给穆伦的是一个正值低谷的大众集团。他需要在车主、投资者、政府人员之间调和,又需要快速让大众集团走出泥潭。

穆伦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向新能源汽车转型,投入大量资金研发MEB平台,一边发力电动化,一边尽量的减少排放门的影响。

凭心而论,穆伦的CEO生涯是成功的,在他的任期内,他将大众集团的利润率从2015年的6%提升到了7.4%,还在销量上成功登顶世界第一。

▲穆伦

然而就算取得了这样的成绩,穆伦的任期还是没有履行完,本该任期到2020年的穆伦在2018年就被拉下了CEO的职位。

我们可以从几件小事中窥探出穆伦提前卸任的原因。

外媒报道称,穆伦在任期内曾和监事会成员中的德国下萨克森州官员发生冲突。

另外,他还曾经在公开场合发表过不合适的言论,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穆伦在2017年对董事会的薪资进行了改革,将薪资越改越高,因此,在2017年时,穆伦的年薪达到了9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794万元),比戴姆勒总裁的年薪高出了20%。

对此,穆伦的回应是:“作为大众的领导者,基本上是一只脚踏在监狱里。因此,相对于我所担负的责任来说,这个年薪完全合理。”

这话也让大众集团的监事会非常不满,再加上在2015年曾统率保时捷的穆伦也陷入了“排放门”的调查中,这一切因素都导致了穆伦的离开。

在穆伦离开三天后,迪斯成为了大众集团的CEO,在迪斯的带领下,大众集团实现了稳定的发展,连续多年成为了全球销量冠军。

在2019年,全球车市下行的情况下,大众集团的销售额还增长了7.1%,达到了252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7万亿),这其中迪斯功不可没。

即便如此,随着与监事会和工会的交恶,迪斯让出了最重要的职位——大众品牌CEO,而这个位置一向都是大众集团CEO的练兵地。

随着高层人事的不断变动,迪斯的职位也将会充满变数和挑战。

监事会是最高权力机构 工会极有话语权

无论是多个品牌的负责人职位变动,还是大众集团前任CEO穆伦的下台,都和大众集团的监事会有关,那么大众监事会是什么机构呢?又跟大众的发展有何联系?

大众集团的创始人是大名鼎鼎的费迪南德·保时捷,但在二战中大众集团曾经被德国政府接管,二战结束后,大众集团进行了重组,重组后,大众集团的发展非常迅速。

▲早期的大众汽车

迅速发展的大众集团也引起了德国政府的注意,德国政府为此出台了“大众法”,这项法律则是为了控制大众集团的私有化,保持政府对大众集团的约束力。根据大众法,单一股东持股不得超过20%,而股东大会决议需要80%以上投票方能通过。

这项法律一直持续到了2013年,在2007年,这项法律开始松动,当时保时捷成立了一家保时捷控股公司,这家公司不断的提升了自己对于大众集团的持股比例,慢慢突破了20%的限制。

就在保时捷计划吞并大众集团的时候,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发生了,保时捷自身陷入了财务危机中。

大众集团在2009年完成了反向收购,当时收购了保时捷49.9%的股份,在2012年的时候将剩余股份全部收购,保时捷自此并入大众集团。

但在收购之后,既有保时捷股份又有大众集团股份的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则成为了大赢家,控制了大众集团52.2%的股份,成为了大众集团背后最重要的力量。

▲保时捷·皮耶希

而另外一股重要的力量则是德国下萨克森州,在二战结束后,大众集团的所有权归属于联邦政府与下萨克森州政府,并明确联邦与州政府各自拥有大众集团50%的股份。

1960年,联邦与州政府各自卖出其中30%的股份给私人,而1986年,联邦政府又将剩下的20%股份卖了出去,但下萨克森州一直到现在还持有大众集团20%以上的股份。

凭着这20%的股份,下萨克森州在大众集团内部也有很高的地位。

在组织结构上,大众集团在2015年时采用了双轨制的公司治理模式,即董事会和监事会分别担负公司的经营管理与监督职责。而大众集团监事会拥有任命管理董事会成员的权力。也就是说,此时监事会成为了大众集团内部的最高决策机构。

在成立之初,大众集团的监事会成员包括德国金属工业工会代表、大众工会主席、保时捷家族、下萨克森州州长等人组成。而在这里面,工会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席位,因此工会的权利被扩大了。

而集团CEO和其他高管则是董事会成员,主要由一些职业经理人组成,这也是大众监事会能够让穆伦下台和让迪斯出现目前困境的原因。

结语:大众艰难转型

在“排放门”事件之后,转型就成了大众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在过去的五年间,大众集团积极变革,不仅打造了MEB平台、规划了一系列电动车型,还跟福特组建了自动驾驶联盟、兴建IT部门,全力拥抱四化浪潮。

然而作为一家拥有复杂股权架构和悠久历史的汽车企业,大众集团的转型势必不会一帆风顺。在“大象转身”的过程中,不仅要迎接技术变革的挑战,同时也要处理好新兴业务与传统业务、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关系。

最近1个月里,大众集团内部这一系列人事变动,其实就是多方力量博弈的结果,同时也是传统车企转型必然要遇到的问题。

现阶段,从大众集团目前的转型成绩和规划上来,这个德国汽车巨人已经率先迈出了第一步,正在波浪中继续前进,相信未来也会取得更多的成绩。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后来的趋之若鹜者,只看到模式带来的效益,没看到模式的地基,削足适履,东施效颦

2020-07-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