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小川不惑:裂土为王or腾讯封臣

盒饭财经 · 2020-07-29
一直追求独立的王小川,为何可能接受腾讯的邀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苗正卿,36氪经授权发布。

天才少年王小川,已消失不见。

站在你面前的,是中年人王小川。

虽然有一张娃娃脸,但细节依然出卖了他:喝的咖啡变少,橙汁和热水被列入日常饮品;开始控制酒量,对命运也有些新思考。

“命运可能是注定的。”在2018年《十三邀》的录制现场,王小川在许知远的追问下,略做思考后轻声回答。

从他办公室一角可见端倪,王小川养了一缸鱼,他称之为“风水鱼”。不同人经过鱼缸,鱼会给出不同反应。有的人会让鱼睹之变色,而另一些人则无法让鱼提起兴趣。

王小川审慎地说,“这鱼能看到外面”。

看到有人经过,鱼在水中乱窜,这位年过40、身价近20亿元的搜狗ceo会露出孩童一般开心的笑容。

2020年搜狗过得不容易。

第一季度,搜狗净亏损达3160万美元,同比扩大710%。这是搜狗 2017年11月9日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

坏消息远不止此。

2019年3月字节跳动正式进军搜索业务,而老对手百度、360搜索、阿里神马也战意正酣。这让搜狗所处赛道更为拥挤,最致命的是获流成本上升,2020年前三个月,搜狗用于获流的成本同比增长27%。

“活着,才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意义。”王小川沉思片刻如是说。

十字路口的王小川

不惑之年的王小川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选择的十字路口:独立发展?或被收购?

7月27日夜,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的消息让王小川又一次成为焦点。

这似乎是一份体面的邀约:每股9美元的收购价格,且是非约束性邀约。这意味着王小川的个人财富可以增加13亿元以上。甚至他还得到了尊重感——该框架下,王小川可以从容选择拒绝。

但这其实是“城下之盟”。

在搜狗的总搜索量中,来自腾讯的流量占比超过36%,而搜狗需要付费购买的外部流量体量与之相近。在2020年一季度,搜狗用于付费流量的投入超过1.8亿美元,占总营收70.5%。

流量已经掐住搜狗的咽喉,但岁月让王小川多了一份泰然。

收购消息发酵后,王小川只在朋友圈做了简短回复:先表达对腾讯的感谢,紧跟一句“…会对相关事宜进行认真的讨论和权衡…”

“权衡”,这个词像是王小川性格的注脚。

“我是天秤座,有选择困难症。”

王小川坦诚自己不善决断。曾和王小川共事的人对其评价为八字:“性格慎重,有点固执”。

他会用更漫长的时间去思考不同方案间的细微差异,而一旦做出决定又会展现出近乎倔强的固执感。

“他是国内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曾如是评价王小川。

周鸿祎和王小川曾有一段交集。

在2010年初,周鸿祎也表达出了对搜狗业务的强烈兴趣,甚至接近与张朝阳达成收购协议。王小川对此忧心重重,如果周鸿祎入主,也就意味着他将失去对这家公司的控制权,如果想要改变命运,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白衣骑士,因为搜狐对电子商务没什么兴趣,后来就选择了没有冲突的阿里巴巴

在得到张朝阳默许后,王小川连夜飞赴杭州,从马云处争取到了40分钟面聊机会。这也成为2010年阿里入局搜狗的起点。阿里的入局,让搜狗成功将360挡在门外。

2010年8月,搜狗从搜狐旗下的部门,正式成为独立公司,阿里巴巴和云峰基金共同向搜狗注资,并获得16%股份,其中阿里占10.88%。

最终搜狗的完整性和王小川的控制权得以维持,这让王小川长出了一口气,他在微博上写下:“绝境之外,便是天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2年7月份,搜狗的母公司搜狐以2580万美元的价格回购阿里所持有的搜狗10%股份,被外界解读为,这是搜狗在为启动上市做准备,据说,搜狗方面希望出让15%以上的股权来吸引基石投资者。

在搜狗和阿里“分手”之后,腾讯就开始与搜狗接触,马化腾直接参与了洽谈。对腾讯来说,搜索和电商一直是心中的痛。此前搜搜砸了20亿元却没有在市场上没有杀出来,因此最好的方式还是并购。

但是,腾讯与搜狗最初的洽谈并不顺利,主要的分歧点有两个:第一,当时搜狗只是想为上市引进基石投资者,所以并不想接受马化腾的全资购买,而是采用入股的方式合作。

第二,马化腾也需要为搜狗的合作扫清内部的障碍,因为搜狐对搜狗依然有很大的话语权。搜狐持有搜狗股权的63%,云锋基金和张朝阳个人分别持有6%和16%,其余15%为搜狗管理层和员工持有。实际上,彼时张朝阳比王小川更有话语权。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360也向搜狗伸出了橄榄枝。2月7日,周鸿祎曾与王小川有过一次密会商谈,两个人本来一直针锋相对,它现在参与竞购,客观上提高了搜狗的价码。

王小川再次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周鸿祎提出在新公司中占股30%,但要求将搜狗浏览器业务并入360。

王小川反复推敲周鸿祎的方案,最终发现了一个潜在的风险:搜狗的输入法和搜索,都基于浏览器,一旦失去浏览器,搜狗便无法独立,最终给360做嫁衣。

这是王小川第一次意识到,搜狗独立发展的生态面临彻底消失的可能。

王小川去找张朝阳表达了自己担忧,而后者已经准备和周鸿祎共饮结盟酒。

“这是要切碎搜狗,去喂360。”王小川提醒张朝阳。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独立”就进入了搜狗的底层逻辑。

天才少年的底线

对独立的渴求,从王小川的成长经历中或可寻迹。

18岁之前,成都七中的王小川未遇对手。

他几乎一直占据着同龄段全市第一名的宝座,未尝败绩,18岁便斩获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

“我的偶像是孙悟空。”

王小川坦诚年轻时的自己近乎无敌,没有困难可以难倒他。甚至他觉得自己就是孙悟空。在任何荣誉榜上,他几乎都能凭一己之力,独居翘楚宝座。

他甚至不用选择道路。

学校和贵人,不断为他指明了道路。学校会告诉他去参加奥赛,“贵人”会邀请他加入项目。

“我其实没有做过什么选择,像是一直被推着走。”这种模式似乎很适合天才少年,只需充分发挥才华,顺着命运之波,轻松抵达顶峰。他只需要做好那个独立的自己即可。

仅有的一次重要抉择,是在清华和北大间考量。

但这并非一道难题:因为舅舅毕业于北大,又有着“天然呆”的特质,王小川推人及校,相信清华可以帮助自己避免“呆”感。

事实证明,他早年这次最重要的抉择,并不如其所愿。长久以来,王小川以“迟钝感”闻名圈内。

但周鸿祎的再次出现让王小川让他难以保持迟钝。

搜狗在2013年成为巨头争夺战中的关键变量,2013年4月百度在搜索引擎市场份额为67.21%;360搜索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14.94%;搜狗位列第三,市场份额为9.15%。如果360成功竞购搜狗,将有和百度一战的能力,这肯定不是百度和腾讯想看到。

从3月开到8月,不断传出360即将收购搜狗的消息,收购价格也一次次攀升,王小川本人则不断否认,后来连奇虎CFO徐祚立向路透社承认正在谈判,王小川则保持沉默。

他本人更倾向于让腾讯收购,多次公开表达搜狗文化和腾讯的气质更为相符。搜索、输入法和浏览器,这都是当时PC向移动转移过程中,互联网的基础流量服务,也都是腾讯的弱项,所以马化腾的意愿也在逐渐加强。

但此刻360却在动摇。360当时给出的方案是现金+股票,从并购传言开始,360的股价从40美元推高到80美元以上,市值突破了100亿美元。如果按照当初协议的股票价格,意味着收购搜狗的价格将会远超过14亿美元。

此刻周鸿祎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但双方在价格上并没有谈拢。张朝阳虽然倾向于周鸿祎,但王小川最终说服了他。

2013年9月16日下午,搜狐、搜狗与腾讯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旗下的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交易完成后腾讯随即获得搜狗完全摊薄后36.5%的股份,而且腾讯持股比例会在近期内增加至40%左右。

这意味着新搜狗估值为12.2亿美元,远低于周鸿祎的报价。不过根据搜狐递交给SEC的k8表格显示,腾讯拿出来的钱,3.01亿美元用于给张朝阳等搜狗原A类股东分红,1.47亿美元用于从搜狐、Photon、云锋基金手里回购股票,等于没给搜狗留下一分钱。换句话说,搜狗用大量现金补偿了搜狐和张朝阳,借助腾讯替自己二次赎身。

这场历经八个月的大戏,至此谢幕,周鸿祎二度与搜狗擦肩而过,自然憋了一肚子火。当时华兴资本的包凡,作为奇虎360财务顾问,曾与搜狐时任CFO余楚媛见了几十次面,花了半年时间,最后他还是劝周鸿祎放弃,包凡后来说不安全感促成了中国互联网2013年一次又一次收购。

曾有人戏称,平均每两年,王小川就需要考虑一次“独立”大事。

但什么才是王小川心中的独立?

在搜狐内部,老人间依然会流传一些关于二人的故事。

“张朝阳对王小川的宽容是罕见的。”一位搜狐老人说。张朝阳在王小川27岁时便将其提拔为集团副总裁,这至今都是搜狐纪录。

在张朝阳+搜狐绝对控股搜狗的岁月,周鸿祎甚至赌气说过:“这家公司姓王,不姓张。”

晚清,曾国藩与左宗棠恩怨纠葛一生,左宗棠曾在曾国藩的幕府任职,曾国藩后来还是让左宗棠建立了自己的军队,他分析,“季公(左宗棠)之才,必须独步一方,始展垂天之翼。”

对任何有进取心的创业者而言,“独步一方”,都是很正常的追求,何况王小川。

江湖已变

2018年开始,王小川的轨迹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比如他走访的公司名单。

按照习惯,王小川每年都会去硅谷考察。以往,亚马逊、苹果等公司会成为王小川关注的重点。但2018年的旅途不同寻常。他选择了许多员工不到10人的初创类企业。

“这些公司并不一定会成为独立的巨头,可能被卖掉、并入其他公司,但这些团队成员很快乐。因为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路径可行。”

这些创业者有着和天才少年王小川相似的一面:因为技术开发而感到快乐。但是他们又不同于王小川:甚至一些人连续卖掉了几个成功创办的小公司,又投身于全新的创业领域。

身处硅谷的王小川,喜欢在这些团队里混上半天,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大洋彼岸的江湖也发生了改变。在网络广告市场,搜索广告占比持续下滑。到2020年,搜索广告在所有网络广告中占比仅为12.1%。而搜索广告从2018年至今一直占据了搜狗总收入的九成以上。

从搜狗营收上也能看出这种改变。2018年开始,搜狗营收增速开始放缓,在2018年增速首次低于10%之后,2019年增速下降到5.43%。

这一年王小川恰好40岁。

“Being”这个词开始被王小川反复提及。“活着最重要。”

他逐渐喜欢研究生物学。许多问题能让他能沉思很久,比如单独一个细胞到底算不算生命?如果细胞是生命,构成一起的整体又是什么?

他发现自己之前的思维可能被某些东西束缚了,“数学、物理的框架思维,世界并无唯一答案。”

王小川有时会长时间观察办公室里的鱼,屋外的树木,以及各种动植物。他发现“活着”一词在不同的生命体那里,有着差异化的表达。

直到有一天王小川观照出了某些新的顿悟:“细胞也是生命。”

那搜狗又是怎样的生命呢?

老对手360搜索,和阿里的神马搜索的命运让王小川看到了某种趋势:随着移动互联网市场发展,尤其5G时代来临,独立搜索引擎的黄金时代可能结束了。

2019年字节跳动的入局,开始搅动这个市场。基于信息流而崛起的字节跳动,本身已成为了网络广告市场最大的变量。在2019年中国互联网广告收入排名中,字节跳动以超过500亿元的广告收入跃居第二名,仅次于阿里巴巴。

而在这份榜单中,前十之中已无搜狗身影。

封土之臣

“如果张小龙和王小川同在一个公司会怎样?”曾有人提出这样的思考。

当被问及这个问题,王小川只是报以礼貌的微笑。

他很少会回答那些虚无缥缈的基于假设的问题,但他清楚搜狗对于微信的价值。

2019年3月,搜狗和腾讯达成合作续签协议。未来五年内,搜狗依然会成为腾讯默认的搜索工具。不过值得玩味的是, 2017年微信内部成立了搜索应用部,基于微信生态,实际上有两个搜索体系同时工作。

搜狗服务负责微信端口的全网搜索,而微信自己的搜索服务,则针对微信生态内的订阅号、小程序。

这并非腾讯对搜狗不信任,倒是更像腾讯对搜索的执念。

早在2010年前后,腾讯就试图推出自己的搜索产品和百度竞争。而眼下字节跳动的崛起,已经直接威胁到了腾讯生态。当字节跳动举起搜索大旗时,腾讯只能重新调整战略,迅速在搜索领域抢占下一个市场先机。

“我们希望打破信息孤岛。”张小龙曾公开表示,他目标之一是让搜索功能进入每一个微信小程序之中。这意味着整个微信生态实现有机联系。

将搜索融入到所有的小程序,这似乎对王小川颇有吸引力,亦如他对于细胞即生命的理解。对于生命整体而言,有时单一细胞只是起到功能作用。

“其实我最大的快乐,是解决问题。”在完成搜狗上市后不久,王小川曾公开表示。

有人说王小川并不是典型的公司一把手,他从始至终更像是职业经理人或者说产品经理,他身上缺少了某种丛林生态下的“野蛮味道”。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孙宇晨。

在2014年11月的一次节目上,王小川和孙宇晨相遇,交流之后王小川质疑并直言孙是骗子。

这其实是王小川性格的掠影:缺少了某种圆滑,多了某种耿直,对脚踏实地有一种本能追求。

据说,2013年让马化腾决定投资搜狗的核心原因,是因为一通电话。面对马化腾的询问,王小川展现出了一个顶级产品经理的所有特质:不仅懂代码,还懂市场,可以说出关于搜狗的所有细节。

这次投资会是马化腾在投资王小川及其团队嘛?如果王小川完全纳入腾讯的体系,会成为曾经被阿里吸收的UC创始人俞永福,还是过渡期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亦或创造一种新的姿态?

正如他自己不久前所说:“生命有层次,完成一个阶段后,会自然而然推着你进入下一阶段。”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百度

阿里巴巴

搜索广告

云锋

微博

神马搜索

二度

天秤座

今一

位搜

CEO会

天之翼

下一篇

代餐、沙拉、能量棒之外,还有哪些新选择?

2020-07-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