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争议“中介之王”左晖:重写行业规则的“屠龙者”,还是长了鳞片的“恶龙”?

极点商业 · 2020-07-28
利益至上,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没人能说分明。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杨銘,编辑:朱珠,36氪经授权发布。

时至今日,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2018年6月12日下午,北京市气象台发布冰雹黄色预警。不久,链家创始人、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发了个朋友圈: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

“相由心生,我看到的是阳光明媚。”很快,58同城CEO姚劲波如此评论。

左晖回复:“老兄慧眼,乌云中的确有阳光!不知为何下午突然打了一会儿雷,应该是又有人赌咒发誓了。”

朋友圈交锋,犹如天空的电闪雷鸣——却仍不及背后的暗流涌动,当日下午,由姚劲波牵头,汇聚诸多国内房地产经纪业大腕,召集了一个硝烟味十足的大会,名义上倡导“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其真实意图只有一个:批斗既想做裁判,又想当运动员的贝壳找房。

彼时,姚劲波曾经的好友、“中介之王”左晖刚转换赛道,从直营链家切换到大居住平台贝壳找房,准备通吃线上线下中介市场,建立“淘宝式”的房产中介平台。

成为“业内公敌”之前,左晖曾是批斗者中的一员——20年前,他和现在千万北漂一样,被黑中介坑了之后深恶痛绝,并立志成为一名“屠龙者”,试图改变暴利、信息混乱、假房源,以及吃差价骂名的中介行业。

背负“屠龙”使命的左晖开始了创业之旅,20年来商业版图迅速扩大,贝壳找房、链家、德佑、自如、万链等逐渐延伸……以超过2万亿的GTV(平台成交总额),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后,却成了行业眼中的“霸权统治者”,如同尼采在《善与恶的彼岸》中说的名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现在,左晖决定要带领贝壳找房(以下简称贝壳)迎来关键一步,去美国上市——根据最新消息,数次被传上市的贝壳终于迎来靴子落地,“我们借助网络和大数据的力量,彻底地重塑了这个行业。”在7月24日向SEC递交招股书附上的公开信中,左晖说。

回顾左晖创业20年史,是彻底重塑中介行业的“屠龙者”,还是一个“屠龙者”变“恶龙”的故事?贝壳的上市,是点燃新一轮战火,还是左晖再次重写行业规则?

时至今日,即便是在2020年疫情之下,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01 “中介之王”屠龙往事

2020年2月的胡润富豪榜上,49岁的左晖身价为180亿元。很显然,伴随贝壳找房的上市,持股46.8%的左晖,将成为最大赢家,按照最新140亿美元估值计算,左晖持有这部分市值约为460亿人民币。

在媒体描述中,毕业于计算机系的左晖,人到中年仍然保持着良好身材,极具理性思辨精神,加上偶尔贴心幽默,散发着“暖大叔”的气息。

就是这样一位“暖大叔”,却是中国名副其实的“中介之王”——他一手创办的链家,大小街头随处可见,2年前就在全国拥有8000多家门店,超过麦当劳和肯德基数量之和,能跟链家拼门店数的只有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

左晖商业版图不限于此,除了直营中介链家,还有加盟品牌德祐,中国最大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装修品牌“万链装饰”,以及要求平台上入驻品牌都必须使用的金融产品理房通,由此将房地产行业中的链条打通,建立一个闭环。

可以说,相比王健林、许家印们,左晖如今更能影响着无数买不起房的年轻人的命运。

左晖起点和大多数被撵得满城跑的北漂一样,甚至更为底层,1992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北京做过技术工人、客服、销售,因为和两个大学同学“25岁出来单干”的约定而创业,每人出资5万做财产保险代理。5年后,他们获得了500万元的回报,赚了第一桶金。

左晖人快到30,却没有自己的家。在租房的12年里,他搬了10次家,被黑中介骗得一塌糊涂。这成了他进入房产中介行业的契机——在左晖后来的采访回忆中,这些黑中介带来的混乱都是“恶龙”,而自己则是重新书写行业规则屠龙勇士。

彼时,房地产中介业务刚开始孕育,行业极度不规范,“恶龙”由此找到了生存空间:很多中介一方面采用各种非法手段对同行进行打压,意欲垄断行业;一方面又使用大量虚假低价房源让租客心动,使用骗术或暴力,谋取不正当利益。

其中,中大恒基是最嚣张的。1996年,在老家参与枪杀协警判处有期徒刑7年刘永学(音),被假释后来到北京,改名为刘益良,创办了中大恒基——后来的一篇报道如此描述,因为一位跳单的酒楼老板,“刘益良带着百八十人,来到酒楼,点一壶免费茶水,一盘花生豆,几十张桌子全被占,一占就是一整晚。”

刘益良

2001年9月,怀着“屠龙”愿望的链家成立,第一家店开在了甜水园,到当年年底,链家有了两个门店、37个人。

最初,链家跟同行一样,靠吃差价盈利。2004年,链家提出“不吃差价,吃中介费”,并一年把中介费上调两次。同行则打出口号:不收中介费。

那是左晖的第一战。左晖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调整过程。但后来同行业的纷纷暴雷,证明了他眼光的独特。

2005年10月,北京爆发“佰家”事件,数十名房主以佰家中介涉嫌诈骗为由集体向警方报案,“中国百强经纪公司”佰家就此停摆。同年,国家第一次调控房价上涨,房产中介一片哀嚎,大幅裁员,链家却逆势扩张到300家门店。

这一年,左晖在北京买了第一套房,结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涯。

不过,链家系并未引起行业里太多关注,那些年占据北京中介市场第一的都是中大恒基——直到2007年老板刘益良涉黑被逮捕,中大恒基短时间关闭40多家门店;紧接着顺驰和中天置业爆发财务危机,创辉地产也接连关闭300多家门店。

链家开始弯道超车,大幅提升市场份额。数据显示,2007年-2010年,链家门店扩张到500多家。2010年,链家在北京市场占有率提升到33%,稳居第一宝座,实现了左晖在孩子出生时的笑言:“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

这样的故事,在此后重复上演。2011年,二手房交易市场再次陷入低迷。链家砸钱40亿,布局二三线城市。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认为这样做风险太高,左晖又一次赌对,完成了对全国市场的扩张。我爱我家从此成为“行业老二”。

与此同时,在号称耗时10余年、花费数亿元建立的“楼盘字典”基础上,左晖提出了真房源计划,即真实存在、真实在售、真实价格、真实图片。链家经纪业务短时间内连续下滑,一线经纪人都觉得“老左疯了”。

大规模扩张,还是得益于资本的推动。2014年起,在先后进行了A、B、B+轮融资,拿到百度、高瓴资本、腾讯、融创中国等120个亿的链家,就像加满油的飞机和坦克,此后数年迅速在全国疯狂扩张,并发起了多次行业并购与惨烈大战,从2014年的1500家发展到2018年初的8000家,约为第二名我爱我家的3倍。

它与行业巨无霸中原地产之间的残酷战争最具代表性——在上海,链家通过扩张门店和并购本地品牌德佑地产,1年之内门店数量从200家增加到千余家,在竞争中击败了中原,并迫使1949年出生的中原创始人施永青重新出山。

02 “屠龙者”长了鳞片?

中介行业里,斗争永不平息。在蛮荒时代,竞争主要存在于经纪人之间,抢房源、切客户,无所不用其极。但随着竞争加剧,斗争从经纪人,上升到整个行业,手段更为外界所惊诧。

2014年,互联网公司染指房产中介行业趋势全面爆发。3月,纯互联网公司爱屋吉屋打着“干掉门店、颠覆行业”口号横空出世,半年拿下上海30%左右的房屋租赁市场,继而踢馆链家大本营北京。与爱屋吉屋一战,链家顺势推出实验性产品“丁丁租房”进行狙击,贝壳模式雏形由此初现。

10月,搜房网全面转型房产交易平台,改名房天下,遭到全行业抵制。抵制阵营中,闹得最凶的,正是曾和搜房有很长蜜月期的链家——此前若干年里,链家都给搜房贡献了上亿收入。

“搜房在开历史倒车,既做平台公司,又做中介公司,这是全中介行业的公敌。”左晖在公开信中如此指责。1个月后,链家全面终止与搜房网的合作,并在体系内开始快速推动互联网化。

彼时的左晖不会想到,这句话几年后,会原原本本用在自己身上。

2015年3月,58同城以2.67亿美元收购安居客,一跃成为线上中介庞然大物。之后,58系上涨端口费,这让链家等十分恼火,并接连爆发口水战。

2017年,彼时还是链家高管的彭永东(现贝壳找房CEO)在郑州、徐州等城市试点贝壳模式。不同于58同城、安居客收取端口费,贝壳是对每次交易佣金进行抽成。而在交易上,贝壳找房两大利器是楼盘字典真房源信息系统和ACN(Agent Cooperate Network)模式。

意识到中介行业线上线下融合趋势越来越快,当所有高管都反对做大平台时,左晖拍板必须立刻将线上流量与地面网络结合,才能抢跑对手。然后,贝壳找房大平台在2018年4月铺天盖地的广告中诞生——左晖短期内抽调了链家精兵强将的70%-80%至贝壳,同时从各互联网大厂招兵买马

左晖的野心也很大,按照设想,到2020年,平台要链接100个经纪品牌、10万家门店、100万经纪人。简单来说,有了贝壳找房,任何经纪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房源,它实际成了58们的最大竞争对手。

随后链家从58同城平台退出,左晖与姚劲波关系骤变,从朋友瞬间成为对手。

随后,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贝壳联盟”在58同城的召集下成立了。不仅有我爱我家、中原地产、麦田房产等站台,链家关联方21世纪不动产和万科物业作也毫不避嫌。而在2018年年初,我爱我家还与链家、麦田同处一个战壕,携手抵制安居客上调端口费。

会场气氛可以称得上同仇敌忾。4年前左晖指责搜房网的话,被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用到了自己身上:“那种既做线上、又做线下的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有的公司希望同行全死掉,只有我活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姚劲波说。

58们的担忧不无道理。此前直营和平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上下游关系——中介行业第一链家做平台,就相当于把信息分发平台和中介机构都得罪了。

《财经》则报道说,贝壳找房的真实意义,是一个垄断级封闭数据库的开始。它的终点,是汇集真正有价值的客流和房源,而房产经纪人将变成为数据库搬运食物的蚂蚁。显然,这样一个高价值的房产数据库是不可能开放的。姚劲波指责左晖“想搞死全行业”,并不过分。

同行眼中,曾经的“屠龙者”就这样成了长了鳞片的“恶龙”。6月,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左晖上台前,屏幕上打出三个头衔:链家集团董事长、贝壳找房董事长、自如董事长。主持人特别提醒:“我提醒大家保持冷静,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大家可以争论,但不要争斗。”

手下败将、中原地产董事局主席施永青也公开质疑贝壳的ACN模式:“之前搜房网一家独大,可以随意收费,现在链家却变成了以前的搜房网。”

高潮持续到来。8月18日,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宣布辞职。他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辞去在我爱我家的所有职务。

胡景晖的离职,要从北京等地房租价格出现明显上涨说起。在地产界打拼18载的他,在8月17日上午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将租金上涨矛头对准了自如长租公寓。“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

这个言论让左晖震怒。胡景晖描述说,左晖与谢勇的谈判很影像化——就像90年代香港帮派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简单粗暴。电话里,左晖对谢勇说,“如果你管不住胡景晖,链家将全面和我爱我家在舆论上开战。”

最终,左晖兵不血刃除掉了胡景晖这个刺头——但胡景晖的故事还没完,在此后的各种场合,他频频出现,成为反贝壳和左晖的急先锋。

 胡景晖

去年12月底,贝壳将矛头指向了好房通,起诉房产SAAS厂商好房通不正当竞争。庭审中,以证人身份出庭的胡景晖声称,此举为“恶人先告状”,是链家、贝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先。

03 “行业垄断者”的矛与盾

多年来,围绕左晖的一个争议是,一手打造的链家和贝壳是“行业垄断者”吗?

单从体量和规模上看,难逃“行业垄断者”嫌疑——截止目前,贝壳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37万经纪人,成为全行业绝无仅有的领跑者。

2019年,它的平台交易总额达21280亿元,是国内所有行业除阿里巴巴之外,第二大商业平台。同时,贝壳全行业独一无二的“楼盘词典”涵盖了约2.26亿套住房,是中国最全面的房源数据库,这是它的核心资源,也是链家生态系统得以运转的血液。

与此同时,左晖引以为傲的信息化程度,可视化消费体验,也让其他同行望尘莫及。自贝壳上线以来,贝壳就连续推出为购房者提供看房、选房、认购的一站式数字化购房服务。

这得益于左晖的高度重视。早在2008年,链家便引入了好旺角实施内部ERP系统改革。为此,据说期间左晖甚至卖掉个人房子,在2011年左右还在过着与人合租的生活。

这些都让链家APP上的交易数据,拥有准公信力的威望,一度成为业内和老百姓判断市场冷暖的“风向标”。

无论是资本对贝壳的青睐,还是贝壳本身的庞大规模,以及左晖旗下的商业闭环版图,其实都让贝壳建立起了厚厚的护城河,并最终让“反贝壳联盟”有了裂缝——2019年4月,21世纪不动产倒戈加入贝壳,4个月后,贝壳与中环地产宣布达成业务合作,又给了58联盟一记重击。

尽管58同城封杀了21世纪不动产,但一定程度上对贝壳模式也有了更立体的认可。

去年开始,姚劲波在某些场合也愿意直接说出“贝壳”。当然,他依旧质疑贝壳“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又说贝壳是一个“封闭平台”,又不得不肯定贝壳对推动中介行业发展的作用。

必须承认,因为贴着真房源、强规则、互联网标签的链家,才让这些年来,我爱我家、安居客、21世纪等品牌都纷纷加强房源真实性的把控,经纪行业信息的真实性得到提高。

这源于左晖早年被黑中介欺骗后,对经纪人制度的十分愤恨。直至今日,从链家员工着装,到与同业之间的竞争,左晖都有一套标准和制度,要求所有员工强有力的执行,对各种违规行为有“红黄牌”警告——红线辞退,黄线发现两次辞退,红黄线标准曾高达到二十几条,像高压线一样压在链家房介经纪人的头上。

只是,真与假,永远是一对处于斗争中的矛与盾。贝壳的房源,一定就全部是真实的吗?APP上的数据,就一定是行业和市场的真实反映吗?有关它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中,这同样是业界和消费者围绕多年来的质疑。

2019年,贝壳、安居客就曾因真假房源互撕。彼时,安居客称:贝壳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图片,要求贝壳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刊登声明道歉。

几个小时后,贝壳也发起诉讼,要求58安居客赔偿1亿元,并提出同样的道歉要求。

业内人士说,这场互撕,掀开的不过是中介行业盗图成灾、不规范运营的乱象。毕竟,“真房源”是贝壳、链家、安居客等平台如今都在喊的口号——看上去,是不是多了些讽刺的味道?

去年9月,一家地区性的反“壳”联盟又横空出世。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联盟中530家门店喊出: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

今年4月7日,重庆到家了总经理王凯发朋友圈表示不满:贝壳用高薪挖走员工不说,并扬言半年之内灭掉到家了。一时舆论哗然。

今年5月,胡景晖又在微博写道:

“对贝壳找房的部分行为表示公开谴责”。他说,此前中国房产经纪公平正义联合会陆续收到了多起关于链家、德佑、贝壳涉嫌不正当竞争,霸凌行业,碾压竞争对手的投诉。

这些中介玩家的江湖故事,真的是为了消费者吗?其实,不过是很好的诠释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04 IPO不能解决的那些难题

当贝壳成为一个事实上的“行业垄断者”,或者行业遥遥领先者之后,虽然难以从外界难以找到一个对手来制衡它,但在内部,却有着高压下的重重隐忧。

时至今日,掌握游戏话语权的贝壳,并未实现盈利,其招股书就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一季度,贝壳找房净亏损为4.27亿元、21.8亿元和12.31亿元。

某种程度上,拖累它前进步伐的正是其重资产运营模式。它的收入主要来自住房交易服务的佣金,其中2019年二手房交易和新房交易收入分别为246亿元人民币和202亿元人民币——庞大的中介、员工数量导致工资、提成、培训费用等各方面支出很大,至今难以看到扭亏为盈的希望。

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高速发展的贝壳进入了瓶颈期,一些经营状况良好的中介机构,并不甘心投至贝壳旗下。“如温州21世纪、武汉龙头世纪宏图、唐山龙头千家等等。因为,入贝代价很大,会失去企业业务,以及一定的财务控制权。”

今年4月23日举行的贝壳新居住会上,左晖宣布,贝壳2020年的目标不再是规模的快速扩张。不过,就在左晖表态不久,就爆出了因为快速扩张,高薪挖角到家了员工事件。

同样在贝壳新居住大会上,左晖提出“向低收入宣战”,2020年贝壳达到中产线门店达到1/4,约为1万家,达到温饱线的门店达到1/2,约为2万家,同时2025年90%的门店要跃过温饱线。

但是根据《市界》的报道,贝壳平台目前99%的品牌商处于亏损。而贝壳自己却在诸多地区野蛮扩张,又引发了后续的“反壳”潮。

与此同时,当左晖仍然对“垄断者”标签据理力争之时,贝壳的亲儿子链家,却与曾经的“反壳者”一起,联合抵制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

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即地产开发商、发展商、渠道商不论职业资质,发动一切个人充当其“房产经纪人”,为其提供客户信息,并在成交后给予个人一定报酬的营销模式。

这个模式开始与2014年。2020年,在疫情倒逼之下,地产商们全力推自己的营销工具,全民经纪人模式又开始火爆起来。显然,当各房企都自建营销团队,将销售主动权收归自己手中时,中介开始担心手中的饭碗。

这不是贝壳要去IPO临门一脚的全部理由。

如今的贝壳,早已不是左晖一个人的贝壳。早在2016年,在进行B轮融资时,链家与投资人进行了对赌,称在完成该轮融资后的五年内,实现链家上市,否则就需要回购投资。按照此前对赌协议时间推算,2021年是大限,如果不能在此时上市,贝壳就要向投资人还回60亿元本息。

图源:一点财经

这被外界看成贝壳IPO的一大理由。此前,当贝壳着急上市的同时,左晖也正紧锣密鼓梳理自如的股权架构。据乐居财经报道,6月17日,左晖退出34家自如旗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最终受益人。“他就是要推动贝壳找房和自如上市”。

自如面临的形势更复杂:长租公寓不盈利众所周知,更何况还频频遭遇公众的质疑——在“房租门”的2018年,一篇由“呦呦鹿鸣”发布的《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引爆了自如的“甲醛门”。

围绕贝壳的虚假房源、泄露隐私、虚假宣传等方面的投诉,同样层出不穷。去年《钱江晚报》旗下新媒体平台“浙江24小时”连发三篇文章,将链家、德佑、贝壳一起推上舆论风口,其起因是德佑加盟商万德雇佣了黑名单经纪人,万德是实际操作者,德佑负责监督,最后被处罚的却是链家,在公司内部发出处罚通知的却是贝壳。

潮起潮落,只有江湖纷争永不落。

2019年11月21日,面对甚嚣尘上的渠道绑架开发商质疑,左晖在朋友圈发布了十条解释,最后一条如下:“未来对于贝壳的挑战在于,如何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更大的蛋糕,能够帮助行业里更多人可以快速成长起来。”

故事里,屠龙少年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龙穴内遍布的金银,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链家故事里,左晖曾是屠龙少年,面对租售同权遍地的金银珠宝,未来的故事,又会如何书写呢?

+1
2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贝壳

安居客

58同城

21世纪...

到家了

阿里巴巴

好房通

万链

爱屋吉屋

乌云

蛋壳公寓

顺驰

百度

房天下

彼岸

大家保

丁丁租房

微博

招兵买马

大腕

相由心

沙县小吃

刺头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