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空间互联网时代来临,下一个字节跳动会是谁?

李怡锦2020-07-27
互联网平台不断创新,谁会是下一个字节跳动?

TikTok是全球最快速度达到10亿用户量的APP。在此之前的4月份,TikTok已风靡全球,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涵盖75种语言,下载量突破20亿次。2020年上半年更是斩获全球非游戏类App下载量第一、收入第三的骄人战绩。

采访者供图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作为将AI算法推荐引擎应用在移动互联网场景的先行者,已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巨头。起底字节跳动飞速增长的底层逻辑,可以用“大道至简”来形容——“推荐算法时代的APP工厂”。

1500亿美金的增长引擎

 张一鸣2012年3月创立今日头条之处,便立志于通过推荐算法改变信息的分发方式:由门户网站编辑分发与搜索引擎模式,升级到基于大数据与机器学习AI算法的个性化分发模式。2018年4月今日头条公司更名为字节跳动(ByteDance),此时已显露出其基于最核心的推荐引擎算法,构建起多款亿级流量的产品矩阵与千亿广告营收帝国。

字节跳动产品布局

其中,最内核为引擎层,经历多年的数据沉淀,字节跳动也逐步将其引擎能力开放为巨量引擎(Ocean Engine)和火山引擎(Volcengine),整合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穿山甲等产品的营销能力,汇聚流量、数据、内容等合作伙伴,为全球广告主提供综合数字营销解决方案;而火山引擎作为字节跳动旗下企业级智能技术服务平台,依托于其海量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力,以及增长理念与方法论,为客户提供智能推荐等产品服务。而基于此个性化推荐引擎服务了应用层多款亿级流量产品矩阵,最终在商业层通过推荐媒体信息流广告的方式创造巨额收入。据了解,2019年字节跳动1400亿元营收中,75%以上来自广告。

 随着知名投资机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对字节跳动的投资信息披露,字节跳动目前的估值已在约为1000亿至1500亿美元,与2012年6000万美元估值相比,短短8年时间实现了2500倍的估值增长。据了解,字节跳动今年全年营收目标为2000亿元,超过2019年腾讯全年营收3770亿元的一半,而目前腾讯市值约为5万亿港元。

 2020年黑天鹅频现,同时各国都在抢速布局5G。字节跳动是否还能保持高速增长?5G时代的互联网将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产生新的千亿级超级物种?不妨从互联网发展的本质来推衍。

万物源自比特:互联网的本质

人类自文明出现以来用各种方式表达与传播信息,从结绳记事、甲骨卜辞、简牍帛书,到古法造纸、活字印刷,乃至1834年电报机的发明、1858年跨洋海地电缆、1875年电话的发明、1895年无线电报的发明,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文明 == 信息”。之后随着计算机理论之父艾伦图灵、信息论之父克劳德香农、现代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等科学家对信息论与计算机发展的卓越贡献,我们逐步来到计算机与现代信息文明时代。自1995年成立一年多的YAHOO!上市以及北京中关村架起瀛海威时空“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巨幅广告,人类步入了轰轰烈烈的互联网25年,中国GDP从1995年的7345亿美金,到2019年14.17万亿美金,增长了近20倍。

 整个人类信息文明的发展,可以用物理学大师约翰惠勒的“万物源自比特(It from Bit)”来完全概括,用以描述信息的“比特”已经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物理量纲,而信息引擎技术也成为文明发展最重要的核心动力。从1995~2010的PC互联网,到2010~2020的移动互联网,有线与无线通讯技术与计算终端、数字信息媒介载体以及信息引擎的每一次变革,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价值和市场规模。信息媒介形态从最早期的文本、语音,到图像、视频、直播,人们永无止境的需要更高的媒介传达效率与更丰富的信息消费体验。普遍意义上认为我们经历了三代互联网信息引擎:

 第一代门户引擎,互联网刚出现时以雅虎、新浪、网易等为代表,以静态门户页面与超链接作为信息检索的主要方式,同时也出现了互联网广告模式。

第二代搜索引擎,信息爆发式增长时门户引擎无法高效为用户提供全量信息,出现了以谷歌、百度为代表的通过自动化爬虫和建索引的搜索引擎,竞价排名与搜索广告联盟大行其道。

第三代推荐引擎,搜索无法满足人日益增长的个性化信息消费需求,以字节跳动、拼多多快手等代表,对人的行为与需求建模,通过个性化推荐的信息流让内容、产品与服务主动找人,代表了信息传输与消费的更高阶形态,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

 如果用摩尔定律来描述硅基集成电路计算性能的增长,那么可以用库兹韦尔定律来描述信息文明与互联网所带来的指数级增长。我们仅看移动互联网新兴的营销细分市场的数据:短视频营销市场规模从2016 年的7.5 亿元增加至2019 年的328 亿元,预计2020 年短视频营销市场规模将达560.9 亿元(同比增加71%)。中国电商营销市场收入从2015 年的550.2 亿元预计增加至2020 年的2830.2 亿元,预计2020 年中国电商营销市场规模同比增速达26.9%,预计2020 年移动互联网原生广告市场4562.1 亿元(同比增加34.7%)。另外中国移动游戏从2014 年的278.9 亿元增加至2019 年的1850.2 亿元,2020年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销售收入732.03亿元(同比增加25.2%),其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53.7亿元(同比增加46%,占游戏总时长的75.6%)。值得一提的是,多家国际游戏公司开始布局MR空间游戏,全球已产生百亿美金级市场规模,且在更快速的增长中。

受访者供图

采访者供图

 而经历了10年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近消失殆尽,许多人都在寻求新的结构性增长点,在预测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以提前布局享受到更大的增长红利。

 什么将主导下一个互联网十年

互联网发展的本质是信息消费的效率与体验提升。实验心理学家赤瑞特拉的著名的心理实验:人类获取信息的来源83%来自视觉,11%来自听觉,这两个加起来就有94%;而在获取信息记忆的有效性维度,人们通过阅读所得内容可记住10%,通过多维度的交流与交互所得内容可记住70%。随着智能手机与AR眼镜终端计算能力、消费级摄像头处理能力、5G无线通讯能力、计算机视觉与深度学习算法的大幅提升,人类似乎已经来到一个全新时代的临界点。

 但是大量的AI(人工智能)与CV(计算机视觉)公司似乎并未为每个消费者给出很有想象力的产品和场景应用,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视觉智能是给机器而非给人用的,目前有两大类:

1. 第三视角安防监控视觉智能:

据之前热点文章报道,人脸识别公司拼命宣传自己帮某地派出所抓了多少个逃犯,建立了多少个智慧小区,到头来,AI真正意义上只落地了一个市场——安防,而在传统安防人眼里,CV四小龙(计算机视觉四家代表公司:商汤、旷视、依图、云从)在安防市场的存在感远没有外界看到的那样高,被大量资本撑起的高估值,远做不到互联网公司如字节跳动的高增长与高利润。

2. 自动驾驶与机器人视觉智能:

通用无人驾驶是一个想象空间很大的场景,而在近几年资本的大举加持下,跳过了本该有的理论突破、技术突破阶段,直接合并到了工程突破阶段。不少自动驾驶公司招聘需求是要在各种最新水平研究发过顶刊顶会,不像是工业级产品开发,更像是实验室研究生的自娱自乐,延续着资本和公司都不愿戳破的梦。借助大量资本和政府扶持的服务机器人行业,也涌入了大量的创业者,画了各种各样在商场、酒店、居家等多种场景提供导航导览和智能服务的饼,而在讲故事与现实的落差面前也大多面临着倒闭和转型。

 随着5G开始大规模商用,也许自动驾驶的有进一步的突破。但回归到本文的主旨,视觉占比83%信息来源的方式,能不能用通过AI赋能与增强每个人,是一个更值得讨论的话题:在接下来的十年,信息消费有没有比推荐引擎更高的效率和体验,让每个人在日常生活、工作、娱乐中通过更自然的视觉、听觉等交互去消费更丰富的虚实融合场景信息。

 2012年Google Glass上市以及之后因为算法不成熟与市场接受度等原因转型B端市场,但引发了大众对AR/MR未来的期待。2016年初微软HoloLens上市,引发了AR/MR创业热潮,包众多括融资数亿美元辉煌一时,却最终倒闭的明星硬件公司如Meta、ODG、Daqri、Skully、CastAR等。Magic Leap在用诸多影视级宣传片获得豪华资本阵容近30亿美元投资之后,交付了完全不及预期的产品,销量远低于HoloLens系列,败光投资后在今年初面临破产倒闭寻求并购未果,在发布裁员千人的消息后最终获得医疗保健公司的投资以自保。这似乎打击了诸多资本与消费者对AR/MR的信心。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消息披露了巨头在AR眼镜上的布局。有消息称,苹果、华为、谷歌、脸谱、微软等都投入了千人团队在AR眼镜的研发上,甚至有多个爆料称苹果眼镜将在2021年底至2022年Q2间推出第一款消费级AR眼镜,其可透视AR镜片已经完成样品小批量生产。在不久前谷歌更是斥资1.8亿美金收购了AR眼镜公司North,被业内解读为谷歌重启消费级AR眼镜业务。据多位AR领域专业人士称,从产品核心元器件的进展以及巨头已经投入布局的情况看,在接下来两年推出5G AR/MR的眼镜是大概率事件,而AR/MR眼镜同时解决了信息获取的“看”与“听”的部分,作为手机下一代计算终端的形态,为绝大多数人所认同;但大多数观点是AR眼镜市场虽然巨大,同手机一样,AR眼镜最终也将会是巨头们的战场。

 但眼镜终端并不是全部。如同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市场格局一样,更具价值空间的是基于全新交互形态提供信息消费服务的公司,如雅虎的门户、谷歌的搜索、阿里的电商、腾讯的互娱、字节的推荐,5G与AR的时代也将出现更高效的信息引擎和全新的信息服务巨头。

空间互联网:所见即所得的时代

这个信息引擎将是什么形态?事实上最近两年已初见端倪。当今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领域最权威的学者之一、Google Brain及百度大脑发起人吴恩达等都曾强调,AR的核心是AI,而这个事实被大多数资本和AR从业者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了。无论是手机还是眼镜作为终端,最重要的是消费级摄像头如何理解真实世界的环境,并将虚拟世界与之匹配融合,实现人人通过视觉智能随意检索与消费空间中的信息:所见即所得。而认识到基于视觉进行环境空间计算能力重要性的从业者,开始提出并攻关相关核心技术,但并未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如Spatial Internet、Mirror World、Metaverse、AR Cloud、Live Maps、平行世界、AR/MR空间高精地图等等,但核心目标都是为所有的AR/MR终端设备提供全球统一的虚实融合空间信息检索基础设施,即空间互联网,业界出现了一些“The Metaverse Is Coming And It's A Very Big Deal”、“The AR Cloud Will Be Bigger Than Search”等说法。

 2018年3月,Magic Leap获得由沙特阿拉伯财富基金领投的4.61亿美元融资,2019年4月再次完成了由日本电信巨头NTT DoCoMo提供的2.8亿美元融资,并提出Magicverse的概念,建立一个基于空间计算技术实现覆盖在真实世界上的共享数字世界平台,作为大规模混合现实体验的基础设施,但一直并未能完成向开发者开放,在2020年3月发布预览版的Magicverse SDK。

 2019年1月Niantic以高达40亿美金的估值获得C轮2.45亿美元投资,并在2019年11月发布 Niantic Real World “将世界作为游戏场景”的基础平台,提供了环境建图、多玩家互动和虚实遮挡等功能。之后在2020年3月收购了2017年成立于伦敦的初创公司6d.ai,后者致力于通过手机进行实时三维重建与虚实融合交互。

 2019年9月,Facebook在OC6大会上发布了全新空间地图系统LiveMaps,旨在构建为未来AR体验奠定基础的核心基础架构,并在2020年2月和6月先后收购了知名AR地图公司Scape和Mapillary。其中Scape于2016年成立于伦敦,提供手机摄像头可认识世界实现精准导航的AR地图,Facebook收购金额为4000万美元;Mapillary与2013年成立于瑞典,致力于建立一个全球众包街道级图像平台,收购金额未公开。连续的举动足以见证Facebook对于未来AR/MR平行世界的野心也决心。

 除此之外,国际上还有一些创业公司也取得了各自的进展。2015年成立与美国的Sturfee,通过卫星图像等建立室外城市级规模的AR地图,并在少量城市提供测试。2015年成立于芬兰的Immersal,提供视觉建图和多玩家互动的功能,已通过移动端众包的形式建立了赫尔辛基城市级的AR地图。2016年成立于伦敦的Blue Vision,主攻使用手机摄像头就可以让每一个使用者实现高精度定位和与多玩家AR互动能力,在融资数千万美元之后于2018年10月被自动驾驶公司Lyft并购。2017年成立于美国的Ubiquity6,2018年B轮融资共3700万美元,在2019年11月开放Display.land工具,使用户能够创建基于云的物理世界AR副本,并与2020年7月声称将有大事发生,业内人士爆料可能会被巨头收购。

 国内方面,百度大脑DuMixAR在2019年7月发布发布视觉定位与增强现实服务VPAS;华为2019年8月开发者大会上发布Cyberverse河图,目标为地球级与真实世界无缝融合、不断演进的数字世界;商汤2019年10月发布SenseAR与SenseMap,旨在提供大场景AR体验。但据了解这三家大公司发布的主要目的是品牌宣传,目前为止尚未提供真正的公开服务。

 国内创业公司中,2016年初成立于北京的悉见在2017初年提出AR平行世界基础设施的目标,并在获得联想之星等机构的多轮融资后,于2020年初发布并上线城市级MR空间引擎Mapollo,目前已有大量城市地标MR地图上线,并上线了自营MR超级应用Mall Rush。2019年成立于广州的宸境于2020年7月获得火山石资本数百万美元融资,并发布了产品镜世界MirrorVerse,以“空间智能版的动森”作为其主打应用。有趣的是,据了解悉见的创始人兼CEO刘怀洋与宸境的联合创始人兼CTO雷加贝是北大计算机系的同级同班同学。

 除此之外有多个知名AR创业公司主要在致力于AR硬件或行业解决方案,其中部分创企也在基于GPS + ARKit或图像识别的方式尝试模拟提供更大场景的AR服务,但难以形成多人共享空间坐标的信息引擎能力与一致的平行世界体验。

 下一个字节跳动是谁

基于视觉智能、打通线上线下交互的空间互联网或将在多个场景创造比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大的市场规模。多个市场如游戏、电商、社交、短视频、直播等,都在快速引入虚实融合交互的能力以变革自己的服务体验。据了解,仅Niantic的一款《Pokemon Go》营收已超越36亿美金,且Niantic的Real World平台上已经有数十个大场景虚实融合超级游戏正在研发中;而Minecraft Earth等多款超级IP的空间交互游戏也即将上线。互联网广告已有达3000亿美金级市场,而空间智能广告将带来更精准的推送与更优质的体验。另外,数十万亿级规模的线下零售商业一直在寻求更好的人货场数字化运营与精准智能商业能力,MR空间地图将能为其提供杀手级解决方案。智慧城市、智慧旅游天然需要人与位置相关信息的直接高效交互,也能打开无限的想象空间。而与伦敦、硅谷、赫尔辛基等地的创企不同的是,中国公司有着的庞大统一市场红利。

 如果说字节跳动以自身AI推荐算法与互联网架构能力成长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头部企业,那么在空间互联网时代的潜力创企最好也同时具备AI + CV能力与移动互联网架构能力,“独角兽捕手”们不妨以此标准物色候选企业,而过于注重AI研究能力而吸引了大量资本却忽视了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反倒不容易再加速跟进,如同字节跳动的产品架构,需要引擎能力与超级应用相辅相成,再结合互联网广告等高效的商业模式,才有机会杀出。

悉见

这里不妨以之前所提到的创企悉见为例剖析说明。

 在AI/CV能力方面,悉见在2017~2019完成了综合SfM、semantic VSLAM、VIO、Deep Learning、Image Processing Optimization、CUDA等核心算法与架构能力的原始积累,在2020年发布的城市级空间信息引擎Mapollo提供了全自动MR高精度图推理重建流水线,在建图效率、建图质量、定位精度、地图数量等方面都达到遥遥领先的水平,在数十家国际巨头的评估中排在首位推荐,甚至已被对标为“中国版的Niantic”。据公开信息了解,悉见Mapollo计划在2022年消费级眼镜普及之前覆盖全球300+城市主要地标高精地图,实现全球级空间信息引擎服务能力。

 在互联网架构与产品能力方面,悉见创始人兼CEO刘怀洋(船长)、联合创始人兼CTO郑思遥(萨博)博士历经移动互联网LBS图片社交鼻祖网易八方与小米团队多款亿级流量应用如米推、米云、米信、米聊等核心产品架构设计与迭代优化,更能从容应对空间互联网时代基于海量图像检索的应用服务。在2020年5月悉见上线了其为购物中心等线下商业场景打造的商业互娱平行世界产品Mall Rush先行版,率先实现了海量用户超大空间混合现实体验,现场用户反馈超预期,据Mall Rush产品负责人达斯琪介绍,预计与2020年8月将在全国各地头部购物中心上线正式版,彻底解决线下场外引流难、场内留存转化与精准营销效率低等痛点,联合3,000+购物中心打造下一代虚实融合的游戏化营销电商平台,与字节跳动的产品体系相对于,这款自营超级应用可以看作是“悉见的今日头条”。

空间游戏

 此前据刘怀洋介绍,悉见Mapollo从一开始就比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引擎更开放,目前已有多家巨头IP已与悉见合作开发MR空间游戏。自营超级产品方面,在Mall Rush进入大规模增长期之后,悉见将发布覆盖全球主要城市地标的全新MR游戏化内容社交应用,而具体玩法与IP其并未过多透露,但可以想象会非常有趣,也许就是“悉见的抖音”。刘怀洋坦言,为互联网与线下各种场景客户提供的MR空间地图能力有着清晰的目标,收费标准很低,目标是为后续Mapollo Ads空间广告生态做准备。

 由此可见悉见的 [信息引擎 + 超级应用 + 精准广告] 三层产品架构已初见雏形,但是否能顺利推进数据的大规模化并成长为新的互联网新贵,还需要时间验证。而在5G技术落地飞速、各大厂都在布局AR眼镜的今天,也许会有更多新的创企投入到空间互联网的应用开发中,推出我们现在还想象不到的超级新物种,让我们拭目以待。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