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一直把员工当家人对待,直到开始裁员

神译局 · 2020-07-23
当令人憧憬的办公室文化遇到疫情带来的现实过后,会产生哪些变化呢?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一直以来,Airbnb对待员工都像是对待家人一样,这种办公室文化也令人憧憬。然而,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面对现实的Airbnb仍然选择了裁员,让曾经那些被视作“家人”的员工离开公司。这篇翻译自《纽约时报》的文章,原标题是Airbnb Was Like a Family, Until the Layoffs Started, 作者Erin Griffith在文章中介绍了Airbnb在疫情带来的现实下所面对的变化。

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5月5日,在位于旧金山的公寓里独自工作了近两个月后,Airbnb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视频中流下了眼泪。

那天是周二,切斯基正在通过视频向数千名员工发表讲话。他手中拿着已经写好的一封信,对着摄像头告诉全体员工说,新型冠状病毒给旅游行业造成了毁灭性的冲击与影响,Airbnb的业务也受此疫情而遭到了重创。各部门将不得不进一步削减,而裁员也是万不得已的唯一选择。

“我深爱着每一位员工。”切斯基带着嘶哑的声音说,“我们最重视的是归属感,而归属感的核心,就是爱。”几个小时后,约1900名员工(近Airbnb全体员工的25%)都收到了裁员通知。

这一举动,也让人们把硅谷焦点对准了Airbnb,并展开了一场愈演愈烈的辩论。

一个一直以来都将自己定位为员工家庭的公司,突然之间让大家认识到,原来它只是一家普通的企业,和其他公司一样,都向“钱”看,并且唯一关心的只是公司生存问题。

无论是销售床垫的初创公司,还是提供仓库数据软件服务的初创公司,长期以来,许多初创公司都在用“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样的使命宣言来鼓舞和激励员工。

然而,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带来的重创后果将持续存在,大多数浮夸的口号最终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最后该削减预算的还是要削减预算,该裁员的还是要裁员。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沃顿商学院教授伊桑·莫立克(Ethan Mollick)称,这会让那些把“承诺”当作企业文化的公司,面临极高的风险,让他们从哪里成功,就在哪里失败。

“就公司福利而言,其中一部分就是成为Airbnb大家庭的一个成员。”莫立克说,“但现在这个家庭不复存在了,因此这种认知就已经变了,它可能就真的只是一份工作了。”

在许多方面,Airbnb都是具有“承诺型”企业文化的初创公司典范。2008年,切斯基、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和乔·吉比亚(Joe Gebbia)共同创立了Airbnb。

作为帮助房东将房间出租给旅行者的在线平台,这个初创公司的成长非常迅速。从创立之初到估值达到310亿美元的过程中,它建立起了与Uber和WeWork等其他共享经济同行截然不同的声誉。

共享出行公司Uber在乎的是无情的竞争;而共享办公空间企业WeWork则因为其派对文化和创始人的自私,最终也走向了下坡路。

相反,Airbnb却一直代表着诚挚的理想主义。现年38岁的切斯基,是一位来自纽约北部的设计师,他经常会谈到信赖、真实,并且希望建立一个真正重视原则和员工的企业,而不是华尔街眼中那种只追求短期利益的企业。

在这方面,Airbnb联合创始人吉比亚还发表了一场关于为信任而设计的TED演讲。另外,Airbnb前首席道德官罗勃·切斯纳特(Rob Chesnut)也撰写了一本名为《有意诚信》(Intentional Integrity)的书。

Airbnb 三位联合创始人,从左至右分别是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乔·吉比亚(Joe Gebbia)和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图片来源:Jim Wilson / The New York Times

在位于旧金山的空气清新、随处可见绿植的Airbnb总部办公室,整体的环境与氛围也是非常美好的。

他们会举起手臂组成“人墙隧道”,以此来庆祝或者鼓舞彼此的士气;他们还会在办公室举办有宠物狗参加的派对,从而制造出如家庭般的氛围;在员工过生日的时候,公司的阿卡贝拉合唱队Airbnbeats还会专门为寿星献唱并送上生日祝福。

不过,到了今年3月,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时候,Airbnb这个家庭的破裂,却让人极其地痛苦。Airbnb原本计划今年上市,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们面对的是,如雪崩般的订单取消,以及由此产生的营收“腰斩”。

几周过后,切斯基就宣布了裁员计划,同时不得不缩减原有的野心计划。

“所有可能出问题的事情,都出了问题。”切斯基在接受采访时回应道,“突然之间,感觉所有的事情都乱套了。”

在外界看来,Airbnb的承诺型企业文化,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切斯基宣布裁员计划的那一封信,也同步发布在了公司的博客中。这篇文章阅读量超过了100万人次。Airbnb的应对方式,同时还被大家称赞为富有同情心、为员工着想,是值得大家学习的“教科书般”的领导力课程。

在随后的一场关于裁员计划的问答环节中,切斯基和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都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并向被踩人员致歉。此举也获得了屏幕对面众多人士的鼓掌,还有许多人发来了爱心emoji表情。

然而,也有十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Airbnb前员工和现有员工(因为已跟Airbnb签订非贬低协议),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这个精心打造的企业理想主义开始出现裂痕的时候,他们所体验到的,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幻灭。

卡斯皮安·克拉克(Kaspian Clark)入职Airbnb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运营团队已有两年,他主要从事的是客户支持工作。他称,他自己完全认同Airbnb的使命。然而,当他收到裁员通知时,他感受了公司对他的否定,同时还伴随着一种悲痛感。

“有许多员工都因为被裁而感受到了背叛,”克拉克说,“我真心希望Airbnb能够继续坚守我所认可的那些方面。”

该公司发言人称,“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时期。”随后,他还补充说,“在Airbnb工作的5000多名员工,由于都认可公司的使命,所以工作中也非常有动力,并且充满了热情。”

今年5月,切斯基在某个播客节目中接受另一位创业者、《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一书作者埃里克·莱斯(Eric Ries)采访时,也承认了这种“脱节”。

“一家使命以归属感为核心的公司,怎么会向数以千计的员工发出裁员信呢?”切斯基说,“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难以面对的抉择。”

保持冒险精神,拥护公司使命

Airbnb总部办公室。图片来源:Jason Henry / The New York Times

Airbnb的创立于发展,并不是依靠革命性的技术创新,也不是基于商学院派面面俱到的PPT,而是基于人们彼此之间的信任,特别是能够让陌生人进自己家门的那种信任。或者,也可直接理解为人性的善良。

这种房屋租赁网络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发展了起来,并且很快就遍布美国各地,随后还几乎拓展至每个国家。

Airbnb已经募集了超过3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并且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大型活动、豪华度假、航班预订,甚至传统杂志出版领域。

随着公司的发展,切斯基就开始提到了通过数字平台来解决人际交流分歧问题的这样一个世界。

“我认为,人们在未来不会再有旅行的概念,他们只会保持移动的步伐。”切斯基在2013年预测称,“人们将在这个地方住一个月,然后再到另一个地方住几周,随后可能又去另一个地方住四个月。”

Airbnb不仅是出租度假屋,而且“围绕厨房餐桌建立一个‘联合国’”。

2018年,切斯基这一套理念成型了,他提出了一个“利益相关者式资本主义”的计划。

与华尔街专注于季度财务报告和每日股票价格走势不同的是,切斯基所追求的,是一种“无限时间范围”,一种对社会有益的资本主义。

这一套理念也深深地融合进了Airbnb员工的日常工作。据三名Airbnb前员工透露,他们的部分绩效考核就是基于在工作中如何体现这家初创公司的核心价值观。

他们称,“保持冒险精神”有时候被用来解释和证明当下的困难处境,而“拥护公司使命”则是凡事保持积极态度的原则(对此,Airbnb一位发言人却不认同这种说法)。

Airbnb的房源数量,从2009年的2500个,骤增至如今的700万个。它也从A16Z、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以及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多个顶级风投公司获得了资金。

2012年,Airbnb的估值突破了20亿美元。到了2017年,其估值飙升至了310亿美元。原计划于今年完成的IPO,也将给其高管、投资者和员工带来巨大财富。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全球旅游业都不得不按下暂停键。Airbnb预估,2020年营收同比可能会出现“腰斩”,大约不到去年营收的一半,预计收入仅为48亿美元。其原定于三月下旬提交的IPO申请,目前也成了一个未知数。

不过,切斯基称,他拟定了一份在疫情下经营的原则清单。其中,就包括抉择果断性,以及出现在“历史的正确一侧”。

他还把当前现状比作一场火灾。“你在房间里,但房子着火了。你必须要及时地把火扑灭,同时把家具从房间里搬出去,最后还要重建房子。”切斯基说。

切斯基要求Airbnb董事会成员每周日召开一次线上会议,同时还与各位高管建立了每日“战情室”。他称,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前工作,这种状态一直要持续到深夜,有时候他都会在线上会议期间烤巧克力饼干或者随处走动。

当然,事情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当用户因疫情迫使其改变旅行计划而希望从之前不可退款的预订单中退款时,Airbnb也进行了特殊处理,临时改变了其预订政策,并允许这些用户退款。然而,此举却激怒了平台上的房东,毕竟这一举措直接砍掉了他们的收入来源。

最终,切斯基也针对这一项决策向房东们致以了歉意。

“一切都做得完美吗?很显然不是。”Airbnb董事会成员、红杉资本合伙人林君睿(Alfred Lin)说,“这是关于做事效率与方向正确的问题。”

很快,Airbnb就决定削减8亿美元的营销成本、下调奖金金额,并且还将高管的薪酬减半发放,为期半年。此外,它还终止了与大约490名全职自由职业者的协议。

由于疫情影响,平台上取消订单的用户络绎不绝,而且呼叫中心也被迫关停,最后公司不得不要求全体员工都参与到客户支持工作中。之前积压的工作,在几周过后也终于得到了解决。

4月,Airbnb又募集了10亿美元的紧急资金,随后又获得了1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再然后,就到了5月5日的裁员。为了让被裁员工更好地应对疫情,Airbnb的遣散费包括三个月的工资及一年的健康福利,相比许多初创公司给被裁员工的遣散费,这已经算是非常慷慨的了。

自那以后, 切斯基提出了“第二次创业”这一概念,让Airbnb更专注于主营房屋租赁业务。他称,这必然会有所不同,预定国际旅行的用户会减少,涌向拥挤城市的人数会减少,与此同时,本地旅行和长期住宿将变得更多。

“家庭”中的分歧

在家办公的切斯基。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 The New York Times

Airbnb内部开会使用的是Awedience这款软件。据五名员工透露,裁员两天过后,Awedience软件上出现了许多员工的提问。

有些员工问,为什么不给员工放无薪假期,或者考虑更大范围的降薪,而偏要选择裁员。还有一些员工问,为什么要裁掉某些特定群体,为什么公司不能削减更多的福利,比如减少在办公室租用绿植的费用等等。

切斯基解释说,由于目前形势不太稳定,无薪假期和降薪等措施只能算作临时措施。他补充说,裁员与未来的业务战略发展相匹配。据Airbnb一位发言人称,Airbnb在园林绿化和相关服务方面仅花费了少量资金。

对于这次裁员,受影响的群体之一,就是安全保障团队,这个团队专门负责处理出租房源的枪击或袭击等事件。

去年秋季,加州城市奥林达(Orinda)的一个派对上发生了致命的枪击事件,这一事件很快就上了全国新闻头条。随后,Airbnb官方禁止了在出租房屋举办未经授权派对的做法,并宣布了新的实施计划,以确保所有的房源都与宣传信息内容相吻合。

在员工问答过程中,切斯基重申了之前提过的声明:安全问题永远是公司的首要任务。但不少员工却直接唱反调,发表了“安全问题从来都不是公司的首要任务”这样的言论。这种在公众场合出现的表达异议呼声, 也并不多见。

据两位知情人士称,在裁员后的一周内,新的安全保障事件就堆积如山了。对此,Airbnb还让一些被裁员工临时回来并处理相关的工作。他们还称,监管响应和支付团队的员工也被请回来临时协助处理这些工作。

Airbnb发言人称,负责用户安全的团队规模,与裁员之前的规模相当,并且公司每天都会评估其支撑团队的人数。“切斯基一直都明确表示,安全问题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他说。

在那段时间,Airbnb被裁的信息技术专业人员莱昂纳多·巴卡(Leonardo Baca)跟其他同事一起参加了Airbnb Experience(热情当地人策划并组织开展的体验活动,受疫情影响下也从线下转移至了线上)举办的在线魔术表演。那本来是一次团建活动,但却成了他们的告别派对。

据巴卡称,一些被裁同事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而那些有幸免于被裁的同事,也对于自己为何能幸免于被裁而表示失望。“我们根本不知道被裁的原因是什么。”巴卡说,“但团队中的某些成员就必须离开了。”

据《纽约时报》了解,在Slack平台的某个前Airbnb员工聚集的频道,一些人感叹Airbnb正在对其企业文化进行大刀阔斧地调整。

6月,另一位最近被Airbnb解雇的第三方合同派遣工在《连线》(Wired)杂志撰写了一篇文章,称其他被裁同事认为公司“非常虚伪”,在大流行期间还“极其残酷地”对待正规合法的第三方合同派遣工。

对此,Airbnb发言人称,“这些第三方合同派遣工不仅仅是派遣工,也是我们的队友和朋友。”他还称,Airbnb也为这些第三方合同派遣工提供了两周的工资和其他福利。

另外,还有其他问题也冒了出来。据《纽约时报》获取的一组截图信息,在裁员过后,Airbnb的一个女员工聊天群组中,一名被裁员工称她在公司遭到了三次性骚扰事件,还称人力资源部门没有起到任何帮助,而同事们也对此置之不理。该女性员工称,“人力资源和其他同事的反应,更让她感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Airbnb表示,公司绝对不容忍性骚扰和歧视,并将对有关信息展开进一步调查。

上个月,Airbnb在中国的一些员工给管理层提交了一封信。据《纽约时报》获取的信息,其中一位员工透露称,她们在信中投诉了airbnb中国区技术负责人石言心的不当行为。她们指称,石言心会根据女性的吸引力给她们打分排名,并称他自己不认可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但他同时又宣称自己能很好地执行这些价值观,让他得以通过公司面试,而且还教其他人也这样做。

Airbnb表示,他们认为信中“最严重的指控”并没有相关证据,同时也采取了“适当的行动”,但具体而言有什么动作则尚未透露。对此,《纽约时报》尝试联系石言心并求证,目前暂时没有收到对方的答复。值得一提的是,知名旅业媒体Skift上个月也报道了这一事件。

切斯基目前仍然对公司的发展抱有乐观的态度。该公司也一直在对外公布复苏的迹象,比如可以通过自驾车旅行的里程范围内订单数量的上涨,以及参与线上体验活动人数的增加。

在上周三(7月15日)下午举行的在线会议上,切斯基告诉Airbnb全体员工称,公司将恢复提交IPO申请的原有计划。

他还对过去四个月进行了回顾与总结,称“在某些方面造成了创伤”。这场危机也让他看到,Airbnb已经偏离了成为让彼此相连的地方这一原始目标,他也计划有针对性地予以纠正。

“我们永远不能丢掉的,”切斯基说,“就是忠于自己,做到与众不同,别具一格。”

译者:俊一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人力资源

有宠

阿卡贝拉

学院派

Airb...

数字平台

下一篇

“偶像是商品”,但不该止于商品。

2020-07-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