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本卖票、大片缺席、禁售食品:刚复工的影院怎么活?

连线Insight · 2020-07-22
还得过一段苦日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 刘喵喵 向阳,编辑 水笙。36氪经授权发布。

零点刚过,在整个城市安静下来的时候,影院大银幕亮了起来,音乐声响起,灯光渐灭,台下是戴着口罩的观众,零零散散地落座。

等待了约180天之后,影院终于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

熟悉的场景和电影开端的音乐声在影院重现。7月20号零点场,全国多家电影院赶在了这一天的最开始,正式宣布营业,这一天是全国低风险地区影院复工的第一天。

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称,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中高风险地区暂不开放营业。因此从通知发出开始,多家电影院就已经开启筹备工作。

“在微博‘电影院复工超话’里看到20号开业的消息时,真的差点要哭了,因为我是太喜欢这个行业了”,为了等待这一天,张泉很早就开始做准备,他是一家影院的合伙人,负责影院的运营和活动策划,影院位于贵州凯里的一座小县城,他马上把这条消息发到了工作群,当天就把员工招了进来,但是员工数量少了一半,“疫情以前是12个,现在只有6个员工。”

“人们快将电影院遗忘了”,张泉提到,他没料到,受疫情影响,这一等就是半年时间。 

准备时间明显不够,张泉每天只睡4个小时,做打扫卫生、影院消毒等准备工作。告别了半年之后,吸引顾客重回电影院成为了工作的重点。

多地影院开展“低价观影”活动,以老片子“赔本赚吆喝”,甚至有的票价低至3-5元一张。“因为在小县城,很少有人知道电影院重新开张了,更需要做一些宣传活动。”张泉告诉连线Insight。

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提供的数据,7月20日全天全国的票房达到了350.46万元,全国的放映场次超过了10000场,全国的票房观众共有15.8万人,场均人次为15人,而平均票价为20元。

票房成绩还算不错,但是相比从前仍旧有较大差距。目前来看,选择在7月20号营业的影院还是少数,大多数还在等待和观望。

“观众在观望,因为有人会担心安全问题;影院也在观望,因为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么久没有营业了,说实话心里都会有点慌”,常州一家影院值班经理陈蓝告诉连线Insight。

即便营业的影院,票房也并不高,影院工作者陈辰向连线Insight透露了票房数据,他提到,他所在的影院在7月20日恢复营业,影院一共3个区11个厅,但是只开了一个儿童区三个厅,票房昨天只有360多元,“所以现在就4个人,其他全职员工都还在等待店长通知具体上班时间。”

全面恢复营业还需一段时间,但是对影院来说,复工就意味着希望。

修机器、做宣传备战,但真正营业的不多

复工的消息从7月初就开始传出了。

“7月初稍微有一点点风声,大概7月10号左右,就听说这次应该确定可以复工了。”陈蓝告诉连线Insight,她所在的影院从7月10号开始,就已经在准备各种各样的宣传物料,做影片检查和设备维护,并重新打扫一遍卫生。

“相比之下,这一次看到这个消息时心情更加平静了”,陈蓝提到,在这次通知下达之前,在3月和5月已经有过两次“复工”消息,但每次都成了泡影。

在5月份当地影院“确定复工”的通知发给陈蓝的时候,她感到“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于是,全员出动花了一周时间把电影院里里外外全部打扫了一遍。但是由于北京疫情复发,这一次复工计划也最终被暂停,“本来以为有观众会来,最后变成了我们自己在空荡荡的影院里看电影,真的很心酸。”

但是7月16日这一次全国范围内的通知如同一粒“定心丸”,陈蓝开始和同事们筹备物料、维护机器。“整个确定排片的流程,是需要先提交复工申请,我们是在17号提交的,然后一般是三天的流程,7月20给我们寄过来了硬盘里面有《第一次的离别》和《璀璨星火》,但是我们因为还没营业,所以只是先把影片拷下来。”

她告诉连线Insight,筹备工作中,最困难的也是影院设备的维护,因为设备太多,放映机如果长时间不开,主板容易损坏,“而且机器比较贵,一台几十万,本来现在就已经在亏本,如果损坏的话就更消耗不起了。”

这一问题也出现在王辉所在的影院,7月20号晚上,放映机出现了故障,他和同事一起维修到凌晨1点半才结束。

“设备不只是放映机,还包括各种设备,比如娃娃机,因为不是我们一家出现问题,全国的影院一起复工,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设备厂家的客服电话都接不过来,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去维修。”陈蓝提到。

复工的通知下达之后,大多数影院都已经开始进入备战状态,但是真正在7月20号这一天选择正式营业的却不多,“复工不等于营业”,王辉告诉连线Insight。

按照国家电影局的通知,电影院的复工将严格落实属地管理和行业管理责任。各地电影主管部门将关于恢复开放电影院的工作安排报当地党委和政府同意后,当地疫情防控部门有序推进恢复营业。

浙江、江苏、湖北、北京等地,均根据国家电影局通知发布了影院复工通知,但是还有一些地方并没有下达复工通知,具体何时复工仍是未知数。

王辉告诉连线Insight,目前他所在的影院还没有接到通知,“整个福建好像都没有通知,只有厦门有一些营业的影院,具体可以营业的日期也没有确定”,所以他现在仍然在等,每天6点半起床,做美团单车的搬车兼职以补贴生活费用,晚上回到影院做复工准备工作。 

王辉在兼职做美团单车搬车工作,图源受访者

陈蓝所在的影院虽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但还是选择在7月25号正式营业,她提到,“都不敢第一个吃螃蟹,就想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什么反应,以防万一又出现什么状况可以及时改正。”

陈蓝已经在这家电影院工作三年,这家连锁影院品牌,在全国有300多家门店,陈蓝所在的这家影院一共6个厅,疫情之前,有7位正职员工和十几名兼职员工,但因为疫情,只剩下了6名全职员工。

在她看来,在近期观众、影院包括制片方都在“试水”阶段,影院复工也面临着房租、各项开支的调整,但“能少亏一点就少亏一点”。

她给连线Insight算了一笔账,她所在的影院一个月租金40万,此前一年票房900万,爆米花等零食卖品销售占很高,占到20~30%,大概有200多万,这部分收入很可观,且毛利高。

上座率方面,因为规定要隔座而坐,距离一米,“普通的最小的厅是100多人,现在最多只能坐30个人,上座率已经少了约60%。整体上人流量起码要少50%。”陈蓝说。

即使如此,开门营业也是唯一的选择,“开放还是比不开放要好,不开放只能赔钱。”陈蓝提到。

停工的日子里,三百多家影院倒了

在媒体大肆报道、社交媒体一阵欢呼之际,影院停摆的100多天,已经如同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行业里多少公司在这期间销声匿迹。

一个多月前,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从悠唐国际的18楼一跃而下,当时大楼地下一层的博纳悠唐影城已经停业了4个多月。黄巍的自杀震动了整个行业,导演贾樟柯在微博上感叹“行业之悲”。

听到消息的那天,梁元望的影院正在准备复工,和他一起清理空调的运营经理,通过三楼的房间爬到了高高的屋顶上,看着前方呆坐了两个小时。面对梁元望担心的询问,他只回了四个字“找好后路”。

如果没有疫情,这群电影人可能正在为一个个观影高峰期忙碌着,但在2020年,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复工在即”成了“狼来了”的故事。

他们只能领着微薄的收入,四处求生。梁元望曾在接受连线Insight采访时提到,他花了四年慢慢爬上了影院主管的位置,但影院停工后,他做过口罩生产、工地搬砖以及外卖配送。

还有在超市搬货、为美团单车整理户外单车的从业者,从业八年的影院副经理王辉在摆车时路过影院,此时正值盛夏,他却看到了影院门口还没换下的春节海报,差点流下眼泪。 

很多人没有熬过艰难时刻,影院类企业大量注销。据企查查数据,1-6月全国共有321家影院相关企业吊销、注销。而在6月,倒闭潮达到了顶峰,单月吊销、注销数量超过100家,等待已久的影院经营者很多没能坚持到最后。

复工是唯一的希望,但很难马上恢复元气。

其实从3月开始,全国少数影院受当地政策影响,开始了短暂复工。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3月22日,全国523家影院复工,以影院数量计算,全国影院复工率为4.61%。

久违的开业,迎来的却是惨淡的票房,3月22日,单日总票房4.14万元,平均到每家影院只有79元收入。3月26日,复工影院数量上升至700家,单日总票房也仅上升至4.5万元。五天之后,国家电影局又紧急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工,已复工的影院立即暂停营业。

影院经营者的这半年,入不敷出,资金流告急。影院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票房、卖品、会员卡等,而设备损耗、空调、水电和人工构成了影院的大部分成本。

一位四线城市的影院经营者告诉连线Insight,停工期间,为了避免设备故障,隔三五天就要进行开机放映和卫生清洁,成本依然在不断产生,营业额却损失了一百万,其它费用则损失了十几万。在没有票房入账的情况下,占主要收入来源的零食卖不出去,只能过期处理。

更大规模的影院,损失则高达数百万以及上千万,而这样的损失可能将持续很长时间。据国家电影局统计数据,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的情况下,2020全年票房损失估计将超300亿元。

报复性观影还有多远?

等待已久的正式复工,让电影从业者欣喜不已,在他们聚集的群聊里,每天都能产生上千条消息。

几天前,一位珠海的影城主管问:“你们有没有做复工方案?预计8月票房能有多少?”下面的人发了个无奈的表情并回复:“8月的片都没定档,怎么预计?”

影院开业只是艰难的迈开了第一步,想要迎来报复性消费,最终实现盈利,还有诸多条件的限制。

最影响如今上座率表现的,就是还没有一部大热的影片,吸引消费者走入影院。根据电资办数据,复工第一天,新片《第一次的离别》以152万票房领跑,重映老片中《误杀》获得近60万票房。

正在上映的《误杀》《寻梦环游记》《战狼2》等,虽然都是票房口碑兼具的佳片,但已经是旧片,而新片《第一次的离别》则是小众的文艺片。两者的票房带动能力都十分有限。

而8月份的影片并非没有定档,只是新片太少了。现在明确定档在8月的影片,有《荞麦疯长》《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两部中小成本新片。此前,这两部影片均计划在2月14日上映,后因疫情撤档。如今上映时间选在了8月25日,冲击七夕票房。

正在上映的影片,图源淘票票

相比过去暑期档的热闹景象,不少从业者是有落差的,影院急需一个能引发“报复性”消费的新片。《第一次的离别》出品人吴飞跃曾表示:“很多影院向我们表达过他们的担忧:若没有新片,观众稀少,复业后的影院恐怕将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

不过,影院从业者最希望尽管定档的,还是贺岁档新品。“期待片方能够给一部给力的片子带动一下,顾客对贺岁档的片子期待太大了。”一位影城员工在相关群聊里喊话。

1月23日,疫情突发,贺岁档电影《熊出没·狂野大陆》、《姜子牙》、《囧妈》、《紧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夺冠》先后宣布退出春节档。

已经改档推迟了半年时间的贺岁档新片,目前为止还未有恢复上映的消息。相比中小成本投入的影片,贺岁片投入大,盈利压力更大。中小体量的影片可以抓住如今的机遇拼一拼关注,大片无疑会更谨慎地选择最佳的上映时间。

如果再看远一点,整个产业链的恢复情况,也和影院息息相关。如今,从内容方到制作方,再到发行方,最终上映的各个环节都在陷入危机。

过去一段时间,制作停产、资本停流、企业业务停摆,他们也需要恢复的时间。这决定了影院未来是否能有持续性的热门新片供给。

除了影片外,关于观影的诸多限制,也在劝退消费者。

根据国家电影局发布的通知,影院需要全部采用网络实名预约,实行交叉隔座售票,陌生观众间距1米以上;每场上座率不超过30%;电影放映场所原则上不售卖零食和饮料,影厅内原则上禁止饮食;日排片减少至正常时期的一半,控制观影时间,每场不超过两个小时,场间休息时间需对影厅充分清洁与消毒。 

影院交叉隔座售票,图源淘票票 

上座率、购票方式、排片量和观影时间的限制,都对影院票房产生了影响。饮食的禁售也影响了影院的盈利。

“影院开业反而亏关停”的玩笑在业内流传开,一半是吐槽,一半却是实情。

一个伴随着开工产生的经典案例已经足以引起行业的共鸣——7月17日17点40分,成都和平电影院放出20日的165张票,当晚全部售完,但影城当天全部收入仅为16.5元。其中网络售票每张3.1元,3元为售票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影院实收0.1元。

远远低于以往价格的“每张3.1元”,是影院为了吸引客流推出的低价票。不仅是成都和平电影院,还有广州、贵阳等各地的电影院都推出了低价票观影活动,票价低至3到5元每张。

各种营销造势也随着开业齐飞。成都春熙路附近的太平洋影城(王府井店),为复工开业后第一位进入影厅的消费者,送上了终身免费观影资格。

获得终身免费观影资格的消费者,图源太平洋影城

根据电资办数据,7月20日,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恢复营业的首日,全国票房超过350万。相比2019年平均每天约1.76亿的票房成绩还有差距。

陈蓝认为,复工后的一个月,影院、制片方、消费者,都会处于一种试水和观望的状态。真正的报复性消费,还要起码再等一个月。

华安证券也提到,国内电影院的开放附带了防疫措施到位的前提条件,参考“非典”后影院采取隔行入座的措施。因此,其预计此次影院开放后1-2个月内整体票房大约为历史同期水平的20-30%左右。后续随着影院防疫常态化得到逐步验证,上座率将逐渐上升。

也有从业者很乐观,认为报复性消费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电影院副经理王辉认为,消费者热情很大程度上是由爆款新片的定档时间决定的,他说:“如果《唐人街探案3》宣布8月1日上映,那么报复性消费估计就在8月1号了。”当然,前提是《唐人街探案3》维持了以往的口碑和票房。

刚刚复工的这段时间,影院还要过一段苦日子,撑到报复性消费到来的时刻。但伴随着复工的持续进行,以及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属于电影业的春天终将到来。

(文中陈蓝、王辉、张泉、陈辰、梁元望均为化名。)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每天拼命工作,却存不下钱”,10平米就要房租3000的大城市值得吗?

2020-07-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