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想汽车提前IPO,看造车新势力“血战”4亿消费者

首席商业评论2020-07-20
这是一个行动者被意淫者辱骂的糟糕时代,也是一个行动者可以获得超额回报的美好时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小岛,36氪经授权发布。

两年净亏损40亿元。

产品销售总量12000台。

数据不好看,但抵挡不住IPO的步伐。理想汽车于本月开始启动赴美上市。

去年3月,创始人李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急着上市”。

提前IPO,与新一轮融资有关。上个月,理想汽车获得新一轮融资,美团投资5亿美金,早前,王兴以个人名义投资3亿美元。

理想上市,直面蔚来,小鹏瑟瑟发抖。就像加多宝和王老吉打架,和其正损失惨重。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本土造车新势力开启了三国杀模式。

但这些造车新势力,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彼此竞争。或许和消费人群有关。

汽车消费人群基本分为两大类:十亿消费群(15万元以内)和四亿消费群(15万元以上)。十亿消费群市场格局很稳定,本土汽车厂商几乎无法能竞争得过吉利与长城,也没人选择这么干。

造车新势力有一个共同的宿命:“血战”,四亿消费者。

抄袭,自燃,故障频发?

小鹏汽车的目标很明确,要做第二个特斯拉。以至于前期的小鹏汽车甚至有嫌疑对特斯拉进行直接“抄袭”,从外形设计到全景式挡风玻璃再到设计UI,以至于小鹏第一款量产车G3发布时,直接被冠以“国产特斯拉”,的称号。

小鹏汽车模仿只是开始,诉讼才是焦点。

何小鹏

事件起始于去年3月,彼时的特斯拉对小鹏汽车提起诉讼,这场诉讼的核心人物叫曹光植,他于2019年1月离职特斯拉之后,加入小鹏汽车,2个月后,特斯拉起诉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并要求展开第三方发证调查。

特斯拉在加州一家法院提起的诉讼中表示:“工程师曹光植在准备加入小鹏汽车时,复制了30多万份与Autopilot自动驾驶源代码相关的文件。”曹此前担任特斯拉Autopilot的视觉科学家,后来低调入职小鹏,并出任感知负责人。

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发布声明:“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针对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

除了诉讼,质量本身也堪忧。通过搜索显示,众多有关小鹏汽车质量隐患的媒体报道。

这也不光是小鹏一家的问题。新起造车势力“差评”,由来已久。

去年6月,蔚来汽车因电池存在起火安全隐患,召回了4800量车。在召回前几个月内,全国各地发生了3次自燃。

蔚来创始人曾因“最惨”刷屏:“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李斌曾创办易车网在海外上市,股价一度高达上百美金,后因投资共享单车摩拜再次引起公众关注。创办蔚来汽车后,李斌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早崛起并走向海外上市的本土公司。

李斌

创办蔚来,也让李斌从二线CEO晋升为一线大佬。奶茶妹妹曾在视频中透露,老公(刘强东)10秒就决定投资蔚来。投资人的名单中还包括马化腾、雷军、俞敏洪,淡马锡,红杉等等明星投资人和明星机构。

所谓盛极必衰。

去年下半年,蔚来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净亏损32亿元,财报公布后,蔚来股价暴跌28%,蔚来汽车因CFO离职,还被传出融资停滞,资金链断裂。消息刷屏,质疑声不断,李斌被调侃成2019年最惨的企业家。

尽管跌宕起伏,蔚来还是在本月迎来了好消息。蔚来汽车获得来自6家银行超百亿元的授信额度。

相比媒体报道有关理想汽车的“自燃和断轴”,创始人李想更在意的是外界对他作出的战略性失误的“批判”。

李想此前倾注全力的SEV项目被迫停掉,后来才做了新的车型《李想ONE》,这背后的试错成本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李想此前沉寂了几年,外界认为李想把主要精力都花在SEV项目上。SEV(Smart Electric Vehicle)是理想汽车创造出来的概念,目的是为了与微型乘用车、低速代步车相区别。

这个项目被停掉,李想回应:“SEV是理想汽车为出行场景打造的产品。我们判断与滴滴合作,比用SEV做出行好10倍。所以从企业战略上,我们选择与滴滴合作。”李想解释停止SEV的原因。

实际上这属于战略失误,从本质上来讲,新造车势力在“十亿消费市场”无法与传统车企如长城、吉利、比亚迪等竞争,后来李想在接受采访中也证实了这一消费领域无法与传统车企竞争。

今年3月,李想发了一条“反思”的微博

这条微博的全文如下:

过去至少40%的会议都是在浪费时间,为内部低效的信息流通方式和不过脑子的猪队友在埋单。至少60%的出差都是在浪费时间,大部分事情你去不去其实屁影响也没有,只是跑过去刷个脸,互相找个安全感,刷个存在感。至少80%的商务社交和公开会议都是在浪费时间,一群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看不清本质的人一起刷存在感,比谁更糊涂、更没脑子、更没安全感,相互感染,群体陶醉。疫情让我们回归了事情运转的本质,结果反而更好了,内心也更踏实了。

李想高中毕业时创办了泡泡网,后来内部孵化出汽车之家。直到后来被平安收购,李想经过了一段时间才开启了造车旅程。

他的出身比较普通,他曾说:

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河北省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宣庄村。那时候,2/3的房子都是土房,不是砖房,喂猪、种地、割麦子、果树配种,甚至养殖蝎子我都会,还有八极拳。

村里最有钱的主张正义,稍微有点钱的,喜欢欺负穷的,穷的在稍微有点钱的面前可怂呢。但是,穷的又能立刻转身去欺负寡妇和孤寡老人,往往都是村里最富的出来主持公道。当然,我说的只是概率和现象,不是绝对值。农村更残酷的还是到了家里兄弟姐妹成年分家(估计大部分城市里年轻人不知道什么叫分家)的时候,居然能为了多分一些家当六亲不认,打得鸡飞狗跳的。

回到石家庄上学后,又在父母的剧团看到团长掌握了点小权利,下面人为了分房、职称等各种离谱的勾心斗角。于是,我从那时候就明白,掌握自己的命运,顺便多赚钱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创业就成了一辈子的事情了。

李想这些经历一方面也造就了他相对保守的性格,理想汽车如今的账上依然躺着数亿美金。

造车前路漫漫,最后都被迫走上“血战”四亿消费者的大锅里抢食,这条路更加艰险,稍不注意就“尸骨无存”。

“血战”活下来才是王道

15万元以上的4亿潜在汽车消费者,目前的主力军大部分都被BBA(奔驰、宝马奥迪)所霸占,最现实的问题,便是没有多少消费者敢冒险尝鲜,一方面是信任问题,一方面是保值率问题,远远都无法超越BBA。

如果单纯从电动车市场来看,更加艰难的莫过于强悍的竞争对手特斯拉,它的口碑一路在上升,而价格随着国内工厂诞生却一路在往下降,如何能打破特斯拉效应,这些眼前最实际的问题让本土造车新势力很难“突围”。

未来,“自动驾驶”是公认的趋势,自动驾驶技术需要大量的行车数据和道路数据来哺喂,谁拥有最多的智能汽车市场占有率、有效数据,谁就可能成为行业老大。

更大的问题是等到自动驾驶比较成熟的时候,至少还要5-10年时间,如果按照目前的消费者口碑,不得不怀疑,大部分造车新势力能不能活着熬到那个时间都未知。当下的问题是活下去比什么都强。

尾声

蔚来,小鹏,理想,这三家汽车的创始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他们的第一桶金或者成功都来自于互联网领域,所以他们在进入传统制造业时的思维也更加互联网化,从侧面来看效率高,轻盈,更快,但传统的积淀优势又有谁能真正说清?即使说不清一家上百年车企的积淀,也无法忽视他们的实力。

互联网标签化,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产物。20年了,新的事物已经开始变化,变革往往就是取代旧事物,它很难说再用互联网那一套应用到其他领域也可以取得成功,对于未知,所有人都是学生。

最后用李想写的一段话来结尾:“这是一个行动者被意淫者辱骂的糟糕时代,也是一个行动者可以获得超额回报的美好时代。”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特斯拉

理想汽车

蔚来汽车

微博

行动者

比亚迪

王老吉

泡泡网

汽车之家

星投资

绝对值

猪队友

微信

宝马

奥迪

易车

下一篇

字节跳动正在“一鱼多吃”。

2020-07-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