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国庆行政拘留期满后首发声:立誓接管当当 维护股东权益

雷帝触网 · 2020-07-20
李国庆还称,自己会倔强地站起来,掸掸沾在身上的灰土,继续前行,带领当当勇往直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帝触网”(ID:touchweb),作者 乐天,36氪经授权发布。

当当创始人李国庆今日发布公开信,称现在当当所谓利润增长业绩的背后是靠大幅裁员1300人(其中部分包括正在哺乳期中的妈妈)。

“我立誓接管当当,不是为自己维权,是为社会奉献可持续健康高增长企业。通过为小股东和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伸张正义,讨回公道,通过共商共建共享以最大激发员工再创辉煌的动能!更为挽救我呕心沥血创立和经营的当当免遭毁于一旦。”

李国庆还称,自己会倔强地站起来,掸掸沾在身上的灰土,继续前行,带领当当勇往直前,会继续坚持在法律框架下维护股东权益。

行政拘留期满后首发声

2020年7月7日,李国庆带人强行进入当当,拿走资料后,朝阳警方日前通报,朝阳公安分局已将李国庆等4名违法行为人依法行政拘留。

此后,李国庆称,从去年底第一次离婚案开庭到现在已逾半年,俞渝为霸占股权进而操控当当管理权,竟然在法庭上腆颜说夫妻感情并未破裂。

“我只想问俞渝一句:这几个月来你费尽心机给政府和公安施压,意图陷我于囹圄,如你所愿之后,再说未破裂云云,你良心安否?”

2020年6月,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再度开庭,李国庆坚持要离婚,但俞渝在法庭上大秀恩爱,拒绝和李国庆离婚。

俞渝此次拿出三项证据:1、曾经共同旅游;2、李国庆在她生日时送花;3、李国庆将朋友赠送的蘑菇分她一半。

李国庆则说,“自从去年10月她公开诽谤污蔑我和我的家人之后,恩断义绝,已没有任何可逆转的空间。”

李国庆还说,俞渝在法庭上一方面想尽办法拖延离婚,想出“蘑菇战术”,另一方面策划一系列官司并扬言“让李国庆最后连律师费都付不起”。

“让我痛心疾首的是,为善良和轻信,我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不重要,让政府和全出版界、文化界面对裹足不前的当当忧心忡忡。”

当当称李国庆持股27.5% 只是小股东

最近,当当法务部曾接连发布了两则公告,分别是《当当网20年股权历史沿革》,及《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

公告称,在北京当当科文,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他们分别持股64.2%、27.51%和8.29%,因孩子是外籍,被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按比例代持他18.65%的股权。

“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多年,李国庆发布过离开当当网的公告、当当网保存了停止为他支付工资、缴纳社保的记录,李国庆目前在当当网的身份只有小股东。”

公告还称,法学专业人士认为俞渝、李国庆达成的家庭财产分割协议合法有效,在离婚时应当得到支持。李国庆要求股权5:5分的主张,撕毁契约,有悖于基本的契约精神,其主张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

以下是李国庆全文:

收拾心情再出发 让当当重现辉煌

这么些年来,还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闲暇集中思考一下人生。

在时间凝固的日子里,我想念家人和朋友,回顾成功与失败,反思接管当当的经过以及思索未来。对已故的父母,我充满感恩之情。父亲给了我商业头脑,母亲教给我心地善良。

儿时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浮现:妈妈操持家务之余,每天做针线活补贴家用,七岁的我卖力地蹬着缝纫机,让妈妈节省一些气力。

生平最好吃的巧克力是大姐花第一个月工资为我买的那一块。姐姐们辞职助我创业,为我做采购员和会计师。

俞出现后要求她们退出,她们不为难弟弟,一无所求、二话没说地撤离。

她们在我面前没说过俞一个“不”字,却在去年10月无端遭她谩骂还要忍着。这些天她们为我担惊受怕,寝食难安,四姐为此事犯心脏病入院,还一边服药、一边在病房接受公安方面执着的现场了解。每每想起这些,我深感欠姐姐们太多太多。

我很幸运。在中国改革开放热火朝天和国际互联网方兴未艾的1999年,我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网上书城 - 当当。最初的15年里,我们面对数百家竞争公司,经常是背水一战。

我和团队同舟共济,一次次化险为夷。他们当中的多位也从同事变为挚友。在当当未来发展方向和公司管理理念上,俞和我的冲突很早便暴露出来,我也是一直想办法避免把工作矛盾变成家庭矛盾。

对劝她回家的董事会决议,我没有忍心执行。回想起来,也许从那时起,她便开始了独掌大权的处心积虑。对人不设防、对曾经相濡以沫的爱人盲目信任或许是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优点,而同时这也不幸地成为了我人生最大的败笔。

直到被“逼宫”之后,我仍然带着善意和诚意与俞协议分手。

怎奈她欲鱼与熊掌兼得,夺权敛财,对其他股东既不以合理价格套现,又拒绝分红,甚至试图以超低价买断曾为当当的今天奋力打拼、付出青春年华、无怨无悔的小股东们,实现对公司的一手遮天。

在法庭上,她一方面想尽办法拖延离婚,竟然想出“蘑菇战术”,另一方面同时策划一系列官司并扬言“让李国庆最后连律师费都付不起”。罢了。

让我痛心疾首的是,为善良和轻信,我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不重要,让政府和全出版界、文化界面对裹足不前的当当忧心忡忡。

现在当当所谓利润增长业绩的背后是靠大幅裁员1300人(其中部分包括正在哺乳期中的妈妈),还时不时以婚丧嫁产等考勤为由缓发少发或不发奖金导致员工人心惶惶,士气低落,毫无积极性可言。是只在舒适圈固守传统图书业务而不开拓创新带来的长期持续发展的危机。

我立誓接管当当,不是为自己维权,是为社会奉献可持续健康高增长企业。通过为小股东和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伸张正义,讨回公道,通过共商共建共享以最大激发员工再创辉煌的动能!更为挽救我呕心沥血创立和经营的当当免遭毁于一旦。

在保住网上图书售卖的行业地位的同时开拓新业务,让当当再现辉煌,这便是我今年4月底和7月初两次行动的动机和背景。

我很遗憾地看到本出于良好动机的接管方式造成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在过去几天里,我对此做了深刻的反思。

我会倔强地站起来,掸掸沾在身上的灰土,继续前行,带领当当勇往直前,我会继续坚持在法律框架下维护股东权益。

感谢“早晚读书”团队的支持,感谢相识与不相识的朋友们对我的厚爱。多年来爱护和支持当当的所有亲们,我和当当不会辜负你们!当当曾经是北京诞生成长的全国文化互联网先锋,今后会开拓创新,再次成为大文化互联网的旗帜。

当当创始人 董事长李国庆

2020年7月19日

以下是当当法务部说明:

李国庆俞渝离婚案进展

1. 2019.7.18李国庆提交离婚诉讼,俞渝9月7日收到法院EMS快递传票后得知9月18日即开庭。法院未给满被告15天的法定答辩期限。俞渝向法院提出异议。

2. 2019.10.8号李国庆在腾讯“进击梦想家”摔杯,1.2亿次传播,次日法院见原告李国庆的律师,10.10号通知原告10.17号见面,双方律师参加

3. 2019年11月东城法院联系双方律师,11.29日第一次开庭。俞渝律师被告知,第一次开庭是双方交换证据,开庭就闭庭,当事人不必到场。俞渝律师告诉法院,当事人将不到场。俞渝的律师出庭并提交了证据,李国庆/代理律师没有提交证据。

4. 2019.11.29 第一次正式开庭,李国庆提前知道俞渝将不到场,与数家媒体在东城区法院门口,在开庭前后接受采访。

5. 2020.2.24,东城法院联系被告俞渝和律师,商议网上开庭。俞渝律师认为,案情不适合网上开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加强和规范在线诉讼工作的通知》,法院推行线上开庭需要充分考虑案件类型、难易程度、轻重缓急等因素,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当事人不同意在线审理,依法申请延期的,法院应当允许。

6. 2020.4.26 李国庆率领黑衣汉到当当抢夺公章,当当网报警。李国庆当场散发了传单,称召开了“股东会”、“董事会”,大股东俞渝没有接到过会议通知,根据当当网在工商登记的章程,当当网不设立董事会,因此这2个会议没开过。

7. 2020.6.15,庭前谈话(第二次开庭前的质证),李国庆在谈话前后,在法院门口接受多轮媒体采访。因为李国庆的证据在当天的庭上提交,法庭只能质证俞渝律师半年多前提交的证据。俞渝全程很少发言,李国庆讲述自己送土特产等婚姻状况。

8. 2020.6.18,鉴于李国庆已经在网上讲述自己的家暴历史、俞敏洪母亲拎菜刀,俞渝向东城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9. 2020.7.3,俞渝的申请被法院驳回,驳回文书中没有出具理由。俞渝与当当网高管召开应急会议,预备李国庆的再次武力行动。

10. 2020.7.7早6:30,李国庆率30人、含社会人来到当当,携带电钻,进入防盗门,抢走几名保安的手机、限制保安人身自由,撬开保险柜,抢走公章、U盾等资料。李国庆清晨的30人行动,超出了7月3日当当网管理层的预案。

11. 2020.7.8晚10点,朝阳公安宣布李国庆行政拘留10天。

12. 关于当当网的治理结构:根据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章程,当当网设立执行董事一名,是俞渝,公司的监事是阚敏。俞渝的直接汇报点为当当网总裁办的数名高管,他们根据各自的部门分工,负责当当网的日常运营。

13. 根据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

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64.20%,李国庆27.51%,管理层8.29%。股东行使权力,应当按照工商登记的比例为依据,不能将《婚姻法》混淆进入公司治理中。股东的配偶,无权因配偶身份就行使股东权利。李国庆自己代替法院将股权进行5:5分,以此增加自己的股权比例,召开股东会的行为,于法无据。

14. 俞渝、李国庆、孩子和管理层,约定了他们在控股公司的股权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这个比例,扣除代持因素,目前同步映射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中。这个比例真实反映了俞渝、李国庆和他们孩子在2016年的约定,符合当当的历史。

15. 俞渝、李国庆和成年人孩子存在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可以通过书面方式约定共同财产的归属。有约定的,从约定;无约定时才平分。自2016年俞渝、李国庆达成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后,家庭间的股权分割比例一直严格按照该约定履行。

根据《婚姻法》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婚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2016年)》,法学专业人士认为俞渝、李国庆达成的家庭财产分割协议合法有效,在离婚时应当得到支持。李国庆要求股权5:5分的主张,撕毁契约,有悖于基本的契约精神,其主张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当当网

当当科文...

固守

商议网

安否

早晚读书

下一篇

侮辱智商的黑卡

2020-07-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