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半年内3起假赛,中国电竞业要对抗的不只有贪欲

懒熊体育 · 2020-07-17
除了选手和所谓“推手”的主观贪欲之外,一些客观因素也让电竞假赛屡禁不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孟桥,36氪经授权发布。

从往常来看,电竞粉丝们对于糟糕战绩的吐槽通常分为以下几种:路人观众调侃,战队粉丝怒其不争,对立战队粉丝往往会有些幸灾乐祸。随着观赛者所处角度不同,对于这些队伍的评论自然也会稍有偏差。但总而言之,观众们的调侃,总是建立在比赛本身之上的。

今年7月,LPL夏季赛赛程已经过半,RW战队和DMO战队分别以2胜8负和1胜9负的战绩基本宣布与季后赛资格无缘。照理说,这种时候上演的应该是“年度批斗大会”的戏码,黑粉找出背锅对象开喷,战队粉丝辩护,路人粉吃瓜。然而此时这三类观众却出乎意料地站在了同一阵线,口中的调侃全部指向了“假赛”二字。

事实上,国内电竞观众这种态度的转变并不突然,近年来中国电竞圈发生的多起假赛丑闻很难不对观众们的信心造成冲击。而就在2020年上半年,遭到官方处罚的假赛案例就有3起。

今年3月25日,RW电竞俱乐部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条《RW俱乐部违规人员处理公示》,将战队LPL分部打野选手王湘(ID:Weiyan)开除,理由是其涉及打假赛。对于选手王湘,RW战队采取零容忍政策,表示其在刚刚复赛的2020赛季LPL春季赛中存在“严重违规违纪行为”,对其予以开除的处罚,并宣布即日起与其解约。

对于王湘的假赛事件,LPL赛事官方也在接到RW战队申报的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小组,对此事件展开调查。两天后,LPL赛事官方发布了对选手王湘假赛事件的处罚:对其处以禁赛2年,且禁赛期禁止直播英雄联盟内容。对于RW战队则罚款300万元,这也是英雄联盟赛事有史以来最高的罚款金额。

5月15日,DOTA2赛事CDA的主办方Imba传媒在官方微博宣布,Newbee战队DOTA2分部因“参与不正当竞赛并从中获利的行为”,将禁止其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Newbee战队在本赛季ImbaDOTA2职业联赛S2常规赛程所有对局均记作0:2判负。

除此之外,Newbee战队DOTA2分部队员,徐瀚(Moogy)、温利鹏(Wizard)、阎超(Waixi)、殷瑞(Aq)、曾宏达(Faith),及战队领队封亦卿(feng)也将被处以终身禁止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的处罚。

▲曾经为中国拿下TI4世界冠军的Newbee战队因“从不正当竞赛行为中获利”被ImbaTV判罚全员终身禁赛。

6月15日,穿越火线次级联赛CSPL下EDG俱乐部的2名选手和情久俱乐部下的4名选手因“严重违纪行为”被判处禁赛1年的处罚。

正是今年上半年这些频发的假赛事件,让观众们有了些许动摇。当他们看到选手们在赛场上的精彩表演时,脑海中总会有个小声音提醒着他们,这或许不是真的。假赛事件一旦频发,优秀和平庸就都变了味。

罚分、终身禁赛、罚款、解约,从这些案件的处理结果来看,赛事官方和俱乐部对于这些假赛案例的处理不可谓不迅速,处罚也本着绝不姑息、从重处理的原则。面对重罚,电竞假赛案件却并未停止上演,这其中的原因除了背后巨大利益驱使之外,还有一些客观因素不可忽视。

2020年上半年,世界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得措手不及,体育赛事尤其遭重。然而电竞赛事由于其自身特性,得以在线上继续存活。

全球几乎全部体育赛事均处于停摆状态,体育博彩者的需求却仍然存在,这也导致疫情期间大量赌金涌入了电竞赛事。相比于传统体育博彩,电竞博彩是个新兴事物,更高额的赌金使得电竞赛事的庄家倾向于寻求非法牟利的空间。

对于疫情期间电竞博彩行业的增长,电竞博彩App EveryMatrix的CEO Ebbe Groes在接受科技媒体WIRED采访时曾表示,自3月以来,公司传统体育项目的投注额已经下跌了80%。但电竞博彩这一块的投注额再过去的2个月内翻了10倍之多,在这些投注电竞赛事的玩家中,平均每人均投注额约为25美元。而根据Sportspro Media在今年4月的一项调查,1028名受访者中有超过30%的博彩在疫情的第一个月首次对电竞项目进行了投注。

大量资金在疫情期间涌入电竞博彩行业,这就让年轻的电竞选手们在遭遇所谓的“幕后推手”安排假赛时更难把持住自己的底线。

抛开疫情原因不谈,电竞赛事上的假赛也与传统体育赛事的假赛有所不同,这种差异主要来自于电竞赛事自身的独特性。在电竞赛事中配合“推手”打假赛有太多种做法,其中大部分都极难被察觉。

以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两款MOBA类电竞项目,英雄联盟和DOTA2为例。选手若有意在这类赛事中作假,并不需要明目张胆的在比赛中送给对方优势。由于这类游戏的争夺点很多,随机性大,所以非法博彩网站上MOBA类游戏的盘口往往分的很细。除了输赢、击杀数之外,特定的地图资源获取、甚至某个选手率先使用哪个技能都能拿来开盘。这也使得一些看似正常的赛场决策,在选手和“推手”有意安排之下也能成为他们的获利手段。

这种控制比赛的方法,也随着去年LGD选手Condi在一场英雄联盟假赛前的录音曝光而更为世人所熟知。

2019年6月,LGD俱乐部打野选手向人杰因假赛事件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向人杰因为此前曾在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中“违反了竞赛规定”,而被人胁迫继续打假赛,最终向人杰由于不想被对方操控而选择向官方自首。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对向人杰处以18个月禁赛,同时涉案的还有俱乐部经理宋子洋、主场主持人陈思锜(Nara)等人。随后,向人杰宣告退役,而宋子洋、Nara等人也被开除。

随着Condi假赛案处罚结果一起公之于众的,还有一份录音,这段长1分33秒的录音揭露了选手Condi和“推手”之间关于一场假赛的具体安排。

在这份录音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场比赛的“推手”向Condi要求了两件事。第一,Condi需要干涉队伍,在选角色环节拿出一套比赛前中期对抗性较强的阵容;第二,依靠这个强势阵容在比赛早期拿下特定的地图资源。

这种操控比赛的方式之所以隐蔽,就在于“推手”并未要求选手在比赛中做任何“不同寻常”的操作。相反,这种打法极其符合职业赛场的逻辑,是争夺优势的常规操作。

“推手”此举,并不干涉比赛的输赢,但由于其控制了该队的竞赛策略,便能从除了输赢、击杀数之外的盘口获得高额的非法收入。从当时举报Condi假赛的微博ID“越”公布的证据,Condi曾因答应配合假赛而收取过10万元的“订金”,而不干涉比赛胜负的“暗演”所获利益则要低一些。

从“推手”和配合打假赛的选手角度来看,上述这种“暗演”的假赛方式相较于直接干涉比赛输赢来说,虽然收益少了,但风险更低,属于“细水长流”的非法买卖。更糟糕的是,这种形式的假赛极难被发现,如同慢性毒药一般,可能将赛事一步步拖垮。“父母辛苦干一年的收入,你只要随便动动手指就能轻松拿到,换谁谁也把持不住。”一位电竞从业者向懒熊体育这样表示道。

从今年上半年的这3起假赛案来看,RW的王湘和Newbee战队均是被举报,而CFPL的EDG战队和情久战队则是自己上报。除此之外,去年发生的LGD战队向人杰假赛案,也是因为选手自身不堪被“推手”继续要挟假赛,而向官方自首。电竞假赛的这种隐蔽性,已经对赛事官方的监察工作造成了阻碍。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假赛案件之所以会被揭露,要么是因为假赛团体和涉事选手之间的合作破裂导致事情败露,要么则是由俱乐部自己上报。由于其隐蔽性,官方在监察的过程中很难从外部突破,目前看只能是在事发后被动扮演一个裁决者的角色。

不过,事实上中国的电竞业已经开始正视这些问题,并着手进行处理。

今年6月6日,就在LPL夏季赛开始后的一天,腾竞体育、26家LPL及LDL(英雄联盟职业发展联赛)俱乐部代表共同签署了《英雄联盟职业赛事自律公约》。公约中提到,联盟纪律管理团队将在优化自律性相关规范的同时,还会将工作重点放在选手自律教育和建立监察机制这两点上,确实做到将假赛扼杀在事发之前。对此,WE俱乐部联合创始人李晓峰(Sky)表示,中国年轻电竞从业者应该知道,“职业”二字背后沉重的责任。

对于这些客观因素造成的假赛事件,事后处罚虽然必不可少,但事前教育和监管才是解决问题最主要的手段。否则哪怕处罚来得再快,再狠,也无法挽回选手们断送掉的职业生涯和观众们已被夺走的感动和共鸣。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美国巨头接连向Jio抛出橄榄枝。

2020-07-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