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易中天明星作者加持,果麦要把版权生意做上市?

IP价值官 · 2020-07-16
对于果麦来说,IP衍生下游布局的强化势在必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P价值官”(ID:IP-Valuer),作者 小V,36氪经授权发布。

2002年,少年成名的韩寒已经辍学两年,还没当上赛车手。而彼时的路金波已经用笔名“李寻欢”在当时的网文圈子里颇有名气,与宁财神和邢育森被并称为“网络文学三驾马车”。

第一次见面,路金波是为了用5000块钱跟韩寒买下他小说的漫画改编权,他们在北京的一家宠物店外面碰面,韩寒在车上跟路金波签了合同,并开车载了路金波一程。当时,路金波对韩寒的第一印象是“他开车技术真好”。

从此路金波与韩寒开启了长达近20年的亦师亦友、深度绑定的关系。在这期间,韩寒在果麦文化的助推下,多部作品出版且影视化,其作品与本人IP价值不断释放,路金波也实现了从“文人”到“商人”的成功转型。

2012年,路金波创立了果麦文化,在与韩寒、冯唐、易中天、杨红樱、蔡崇达、张皓宸、严歌苓等众多作家、学者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的基础上,主营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业务、IP衍生与运营,如今已成业内翘楚,且增速惊人。

果麦文化创始人路金波

就在最近,路金波所创立的果麦文化向深交所递交了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朝着又一个民营出版上市公司的目标迈进。

在实体书店生存困难,出版行业一片惨淡的当下,果麦文化凭什么能够冲刺IPO呢?且如今网络文学发展以及IP开发已经非常成熟,果麦文化又如何突出重围呢?

 路金波:从“作家”到“商人”

果麦文化的发展与路金波的人生经历不无关系。

1990年代末,路金波以“李寻欢”为笔名在网络上写作,他是中国第一代网文作家的领军人物,网上一度有这样一个说法,当时2000万的网民,有1500万读过他的小说。

此后,他加入当时最大的网络文学阵地榕树下担任内容总监。20年前“榕树下”是当时最著名的文学网站。

也正是在“榕树下”,路金波认识了安妮宝贝、韩寒、郭敬明等一批青春文学后起之秀,为其后来的文化运营积累了作者库和内容源,并在此后很长时间里都有着密切的合作。

其中,他与韩寒此后长达十余年的稳定合作,更为外界称道。

在还没成立果麦文化之前,路金波与贝塔斯曼合作成立贝榕书业,贝榕书业刚成立时融资不到400万,当时路金波找到韩寒时,许诺200万签下他的第四本书《一座城池》,首印50万册。

此后,路金波又出版了韩寒《光荣日》、《他的国》等12本书,路金波在4年内向韩寒支付了约1700万元人民币的稿费。

写手出身的路金波有着出色的营销策划能力。路金波每年能搞出30本畅销书,并在上海某个金贵地区有着一套豪华别墅,开着宝马。用宁财神的话形容,路金波已经俨然是个“资本家”。

但路金波并不认同自己只会炮制畅销书,“我一年做三百本书,只有30本是大家都看到的畅销书。其实我也做五千册的小众书。”

为了与头部作家建立紧密的关系,路金波不吝于给他的作家开出高价,比如他曾付给韩寒和安妮宝贝200万的价格,也曾给王朔写的《我的千岁寒》开出一字三美金的高价。

在积累了大量的作者基础上,果麦文化开始进行版权运作业务。可以说从一开始,果麦文化的地基就打的很结实。

果麦:文化IP上下游联动

经过8年的探索,果麦文化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文化价值生产模式和盈利产业链。

果麦文化招股书显示,果麦文化主营业务包括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业务、IP衍生与运营,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果麦文化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3亿元、3.05亿元和3.84亿元,实现净利润2931.82万元、5286.68万元和5921.58万元。

1、上游:建立作家蓄水池,图书版权收益为基石

从招股书来看,果麦文化图书策划与发行收入占据了主营业务收入90%以上的比重,构成了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为公司主营核心业务。

其中,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按版权属性的不同,可划分为公版图书、版权图书两大类。在公版图书领域,截至2019年底,“果麦经典”推出的《小王子》、《浮生六记》、《人性的弱点》等图书产品的销量超百万册。

公版图书累计销量前五名

在版权图书领域,果麦文化的图书版权收益,主要建立在具有标识性、大IP作者的基础上,韩寒、易中天、“80后天才译者”的翻译家李继宏,三人是果麦文化盈利能力最为稳定三名作家。

果麦文化作者易中天、李继宏、韩寒

招股书显示,三年间,果麦文化分别向韩寒、易中天和李继宏支付了2236.87万元、1796.19万元和846.83万元的版税。

此外在不同的内容领域,拥有头部作者及作品,在散杂文领域,公司与戴建业、蔡崇达、冯唐、张皓宸等为代表的作家、学者保持紧密合作,近年来策划发行了韩寒《我所理解的生活》、戴建业《你听懂了没有》、蔡崇达《皮囊》、冯唐《活着活着就老了》《三十六大》、汪曾祺《生活,是很好玩的》等畅销产品。

在少儿版权图书领域与杨红樱、熊亮、凯叔、陈引驰等作者形成主要的合作关系;社科类图书则主要以易中天为主。

截至2019年底,易中天《中华史》系列、蔡崇达《皮囊》、张皓宸《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韩寒《我所理解的生活》等图书产品的销量超百万册。

公司版权图书累计销售前五名

不过图书策划与发行行业内,一九现象非常明显,也就是说90%的图书没有多大的利润,甚至有可能亏损,不少公司的收益大概率的靠10%的爆款获取。

从这个点出发,果麦文化能够抓住头部作家及其作品进行运作,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一个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来源。在上市这场资本盛宴中,作家与果麦文化仍相互“依偎”。

如招股书显示,2012年4月27日,路金波和周巧蓉共同出资设立果麦有限,注册资本为300万元,其中路金波以货币出资270万元,周巧蓉以货币出资30万元。周巧蓉系韩寒的母亲。

员工持股平台中,则能够看到果麦文化签约的主要作家的身影,其中包括了易中天、张皓宸、周继宏等为果麦文化贡献了大量版权图书销量的畅销书作家。

由此可见,果麦与作家的联系将通过资本进一步加强,为后续的IP开发业务打下基础。

2、下游:深度绑定“韩寒”,拓展IP衍生与运营

此前,路金波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果麦永远从书出发,永远都是一个出版公司,出版是我们来时的路”。不过从2014年开始,果麦就已经开始对下游的布局。

2014 年,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正式上映。作为韩寒的老朋友,路金波和他的果麦文化也作为出品方参与其中。根据公布的分账协议,扣除制片和宣发成本后,导演韩寒、制片人方励以及路金波可以分到 1.05 亿元左右的票房收入。

此后,果麦参与投资的电影有《万万没想到》(韩寒与叫兽易小星关系颇为紧密)、《万物生长》(改编自冯唐的同名小说)、以及《乘风破浪》(同样是韩寒导演的电影)。

因此,值得关注的是,果麦文化此次公布的融资消息中出现了博纳影业的名字。股东榜上,博纳影业也以10%的持股,位列第四大股东。2017年2月,公司多位股东签署相关转让协议,博纳影业以1.15亿元,获得了10%的公司股权,彼时果麦文化尚未股改。

博纳影业,这是韩寒的长期合作者,《后会无期》和《乘风破浪》都有博纳影业的参与。看得出来,果麦是想加大对于影视的投资,公司在确保主业稳健增长的前提下,积极布局新媒体和影视业务,形成用户、流量和 IP 变现的闭环。

从文学出版到电影出品,路金波尝试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的道路。比如对“90后”网红作家张皓宸的运营塑造,就展现了一个从文学到影视产业链建立的作用。

张皓宸最早在韩寒文艺生活App“one一个”上走红,后通过果麦文化出版短篇故事集,逐步确立了网红作家的地位,作品最后又通过韩寒旗下的亭东影业打造同名电影作品。至此,一个完整的IP产业链实现了闭环。

有趣的是,博纳影业在投资果麦文化之时,同时向韩寒的亭东影业投资了2.5亿元,投后持有亭东影业12.5%的股权。可见,博纳影业对路金波和韩寒这对“黄金搭档”满怀憧憬。

不过从招股书来看,目前公司IP衍生与运营业务规模较小,报告期主要基于拥有的版权资源和内容策划能力开展了影视剧改编授权、麦基研讨会以及策划服务等业务,涉及的版权作品主要包括《回答不了》《白色城堡》《故事》等。公司正在开发《浮生六记》声音剧、《皮囊》话剧等项目,其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89%、1.71%和0.84%。

单一的图书策划与发行,在网络文学大行其道、IP开发趋于成熟的大背景下还能够突出重围吗?果麦文化围绕IP的衍生探索要如何做呢?对此我们打上一个问号。

未来:头部效应明显,爆款IP持续开掘

随着互联网发展,传统的出版行业同样面临着挑战,一方面线上阅读已成趋势,另一方面,畅销书头部效应显著,大部分图书并不能带来显著的收益。

在图书零售市场上,头部畅销书的码洋贡献率持续提升。2014年至2019年,最畅销的1%图书品种的码洋贡献率从43.78%逐年增加至57.73%,前5%图书品种的码洋贡献率从70.15%上升至81.17%。

畅销书已经成为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出版社、民营图书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因此,对于果麦等众多出版企业来说,头部、爆款内容的打造仍然是重中之重。这就需要果麦文化,对于明星作者持续进行包装和运营,也需要借助新媒体手段,如公司的新媒体矩阵,吸引粉丝和巩固用户群体。

此外,在打造爆款IP内容的基础之上,版权运营以及IP衍生品的发展拓展内容行业的边界。文学、绘本作为IP源头,往往能够通过改编成影视作品、游戏、动漫及授权周边商品、实景公园等等衍生品,丰富图书企业的盈利模式。

IP运营是一门大生意,这毋庸置疑,对于果麦文化来说,IP衍生与运营业务规模较小,且在IP变现的过程中,IP资源只能起到先导作用,影视、游戏作品想要成功,还要依赖后期制作、运营等诸多环节。

在下游的IP开发方面,目前果麦文化已有了博纳入资,韩寒在2015年成立了上海亭东影业,致力于文学IP的影视开发和商业模式探索,对于上海亭东影业开发的影视项目,尤其韩寒的作品,果麦文化也多次跟投。

在未来围绕文学IP进行开发,果麦文化在拥有内容宝库的基础上,优势凸显。但毕竟内容与制作割裂,果麦文化在下游内容的话语权也相对受限。

因此,据IP价值官对于当下民营出版公司的观察,他们在图书版权的基础上,一方面进行下游IP作品的投资,另外一方面积极组建IP授权、影视制作团队,意欲打通文学内容到影视的壁垒,使未来的营收支点更加丰富和多样。对于果麦来说,IP衍生下游布局的强化或许也不可避免。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果麦文化

博纳影业

亭东影业

榕树下

榕书

妮宝

ONE一...

学网

黄金搭档

内容宝

万物生长

圈子

分图

万读

要果

贝塔

多环

白色城堡

微信

宝马

下一篇

腾讯网易在赔一亿和铸青史之间试探。

2020-07-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