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北大创业人:“理想”的喧哗与骚动

首席商业评论 · 2020-07-14
未名湖畔的人中龙凤,人生下半场,期待还会有精彩大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老刀,36氪经授权发布。

人们都生活在一种梦境之中,在这里,你努力奔跑,但并不能离开你无法相信的一种恐惧。你想努力跑向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对这一点你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福克纳《喧哗与骚动》

1898年,作为戊戌变法的“新政”之一,清政府创办京师大学堂。其办学方针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1912年,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1916年蔡元培当校长的时候,提出了直到今天闻名于国人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底色。

今天,北京大学成为全中国莘莘学子的高山仰止,而其对自身的定位也动辄是世界一流学府。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北京大学自诞生至今一百多年过去了。作为中国几乎不可争议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为中国的发展输送人才,但是在引导民众以道德教化和精神启蒙方面却不知是否可担当当下这个时代的灯塔之望?大学之大的意义在于启迪民智还是经世致用,本文暂且不论。

以管中窥豹,看一群北大群像另外的身影,他们是公众人物,是今天商业时代的弄潮人,他们是创业英雄,也是企业家,他们身上的故事,正如福克纳的小说所说:喧哗与骚动。

进入21世纪,互联网成为整个商业世界的基石。围绕互联网创业的北大骄子同样大有人在。如果以俞敏洪、徐小平、王强作为老一代的北大系中国合伙人,而新生代的北大创业者,他们的故事同样精彩。

李国庆、李彦宏、李斌,他们在北大的经历暗藏巧合,李国庆准备从北大毕业的时候,李彦宏入学,而李彦宏毕业的时候,李斌入学。

三李都为理想而努力,创业之路却杂花生树,有让人敬佩叹服之,也有让人唏嘘讪笑之。

01 最高学府的折腾岁月

高晓松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说,北大的男生练习吉他,没有清华男生刻苦,因为北大的女生足够多。按照高晓松的逻辑,以文科见长的北大,难道在文艺这方面,会输给对门以理科见长的清华?

当年的李国庆在北大,那是如假包换的文艺青年。

1983年,李国庆以北京市文科状元成绩,考入了北大社会学系,成为北大社会学重建以来的第一届学生。8年之后,李斌考进了同一个系,成为李国庆的小学弟。

当时的校长丁石孙评价他:李国庆很闹,但都是正统地闹。

李国庆不是省油的灯,更不缺那个年代里罕有的特立独行。总之,在北大校园里,他做学生代表大会会长,当校学生会副主席,贴大字报、办演讲、创立北大学生首届艺术节。

英雄梦想驱使下,李国庆铁了心要做“影响中国的100人”。大二下学期的时候,他写下一本书,题为《中国社会改造之我见》。北大教授看后啧啧称奇:“国庆,你就好好搞学术吧,我保你三十岁必成名家。”学校领导也看到了,开玩笑和他说:“你这水平,大学一毕业,我给你找个县委书记当当。”李国庆则毫不客气:“副书记也行,保守点。”

大三的时候——当时北大宿舍楼的电话坏了,好几天也没人来修。李国庆知道后立马气势汹汹跑去总务处,推门一看,校长也在哈,校长您好。

寒暄完毕,转身就换了张脸,开始质问总务长:宿舍电话坏了为什么老不给修?总务长皱了皱眉头:不修,省得你们利用电话谈恋爱。李国庆愤怒地用手敲击桌子:你这个老昏庸,你的责任是让它畅通无阻,你管他是谈恋爱还是不谈恋爱?

在北大当学生会副主席时,他因在学校派发保险套而轰动全校,成了知名人物。

1987年,李国庆邀请崔健去北大开演唱会,但当时崔健的演出受到限制,学生会看完歌词,审批没通过。李国庆就和同学一起创办了北大学生首届艺术节,以艺术节的名义邀请崔健去北大唱歌。

负责艺术节的顾问看到演出名单上有崔健,就批评李国庆:你干嘛把崔健请来。李国庆说:《一无所有》受大家欢迎啊!顾问就反驳:你们还一无所有,你们都是骄子。

李国庆硬是把音乐节办成了,崔健也在燕园唱了《一无所有》,之后整个燕园都飘着: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到大四,李国庆策划了一套图书。他自己算了下,可以赚64万。他跑到武汉做首发,可惜,李国庆这套图书有些鸡汤味,其中一本书名是《乘9路车去天堂》。他不知道,武汉的9路车是开往火葬场的。书没卖出去,他还背上200万元债务,一无所有,债主堵门。一个导师认识的企业家帮他解了围。

李国庆忙着在北大办音乐节,倒卖他的图书的时候,李彦宏刚刚入北大一年级,他读的专业是图书情报。

跟李国庆的折腾完全不一样,李彦宏是标准的乖乖男,而且是学霸型的好学生。

1987年,李彦宏以阳泉市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大学图书信息管理专业。不过,迈进中国最高学府的激动心情,很快被图书情报学的枯燥、乏味所消融。

从大三开始,李彦宏心无旁骛,买来托福、GRE等书,过着“教室—图书馆—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目标是留学美国,方向锁定在计算机专业。

1991年,李彦宏收到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的录取通知书。白天上课,晚上补习英语,编写程序,经常忙碌到凌晨两点。

02 放牛娃的造车梦

李彦宏去美国读计算机的那一年,李斌以安徽太湖县文科高考状元的身份如愿考试北大的社会学专业!彼时的李国庆已经毕业四年,他开始创业,把目光锁定在了图书出版领域。

出生于1974年的李斌自小在安徽大别山区长大,跟着外公外婆一起生活。他外公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牛贩子,最擅长做的事儿,就是做那低买高卖的生意——低价买回那些状态不太好的牛,回家把牛养好了再高价转手。

李斌从小就成了外公的劳动力。从6岁开始,他就专门寻找那些肥沃的草场,带着牛去吃个饱,最多的时候他能看几百头牛,再一头不落的赶回家。从小的生活环境也改变了李斌的人生际遇,李斌从外公哪里学到了不少生意经,尤其是那低买高卖的精髓。

长大之后到了中学时候,摆脱了做牛魔王日子的他,一度迷上电子游戏,整日里都在游戏厅拍打着街机,宣泄着他的青春叛逆,反正就是不好好学习。

对于街机的狂热爱好,促使他自学了BASIC计算机语言,时常利用当时学校的Apple II机来编写程序代码。

1991年,在高考的前几个月,李斌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决定浪子回头,他要考北大。靠着临阵磨枪,突击学习,李斌实现了自己的第一个梦想。

高考使李斌完成了蜕变。进入北大之后,他再也没有虚度过时光,而是马不停蹄地奔向了自己的人生。他曾一周参加17门考试,用大学4年的时间,拿到了三个学位。

刚进入北大的李斌当上了班里的副班长,这样的巧合也使得他当时怀着将来从政的念头。后来,一场大病让李斌重新思考了自己的人生,他有了新的理想——创业!

他在学习本专业的同时,还辅修了计算机和法学,而且他还通过了国家计算机系统分析师的考试,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计算机工程师。当时北大能拿到计算机证书的文科生,就只有李斌这一个!

大学毕业后,李斌找到了师兄李国庆。李国庆和李斌一起创办了当当网的前身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但李斌并没有在这家公司待多久便选择了离开。

后来李国庆说,当初跟着我们一起干当当。后来为什么辞职呢?假授权!财务的好多签字权都给他了,但是授权就得跟结果挂钩,因为有结果管你,你就要每月、每季度达成什么样的市场和财务目标。可是我当时一方面授权,一方面给他制定了一个根本完成不了的业绩目标。结果他努力了一年,目标一半也没有达成,他自己也沮丧,走了。

2000年,李斌准备自己创业单干。他瞄准了互联网行业,创立了易车网,致力于为汽车厂商和区域经销商整合营销提供解决方案。这是当时国内首批汽车网站之一,李斌顺利拿到了1000万元投资。

2000年3月,纳斯达克在达到5408.60高点后便一路狂泻。背后的导火索是全球互联网产业泡沫进入破灭期,承载着倒闭风险的多米诺骨牌迅速在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中蔓延。

到了2001年,大量本身没有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在烧光了投资者的钱后陷入了困境。这场互联网行业的惨烈状况,同样波及到了李斌带领下的易车网。

当时易车的大股东是一家国有汽车企业的经销商,占据超过60%的股份。目睹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大股东不希望把钱继续投向这块无底洞中,便提出了撤资。

当时易车账上还剩下600万元,李斌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亲手栽下的树就此倒下。2001年底,在最后一次董事会上李斌没忍住爆发了,“算了,你们把钱都拿走吧。亏掉的400万,算我欠你们的债”。

随后李斌便通过个人贷款,把亏掉的钱还给了投资方,并获得了公司100%的所有权。但同时,他也背上了400万元的债务。

后来李斌回忆称,当时根本看不到希望,“一方面是欠着400万的外债,另一方面是来钱太慢,都是在做几千块的业务”。就这样,李斌憋着一股劲,死死地拉扯着徘徊在悬崖边上的易车。

转机出现在2003年的春天。

当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席卷了整个中国。由于线下流量减少,线上流量反而激增,大批互联网公司迎来了一波需求井喷。此时的李斌敏锐地捕捉到这个机会,便开始尝试重操老本行,即给汽车经销商写管理软件。随后他又开辟互动业务,推出广告投放平台“新意互动”。

结果,很快易车就接到了华晨汽车和一汽的两个大单,由此极大地改善了公司现金流危机。正是凭借这两个大单,李斌找到了起死回生的稻草。到了2004年初,易车网的利润已经达到数百万元,随后李斌又推出新车、二手车业务,彻底打牢了根基。

伴随着汽车市场的蓬勃发展,易车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由此,它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

2014年李斌决定开启自己的造车之旅

这一年李斌40岁,一方面,他剥离出易车汽车融资事业部,成立了上海易鑫,此后其成长为独立上市的易鑫集团;另一方面,他还酝酿出了一个共享单车的点子,此后孵化成摩拜单车。

对于李斌而言,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推出了电动汽车品牌蔚来。李斌自己曾称“没有200亿别想做电动汽车”。而翻阅蔚来早期的投资人名单可以发现,马化腾、刘强东、张磊、雷军、李想都是李斌的投资人。

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特斯拉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纯电动汽车公司。上市后,2019年成为蔚来“九死一生”的一年。

2019年4月22日,西安一辆蔚来ES8在维修时突然自燃;紧接着5月16日,上海嘉定区又发生了一起蔚来ES8冒烟事件。

随后李斌紧急回应称,“自燃事件的确存在一定比例,但燃油车自燃的概率比电动车高多了,电动车更安全”。然而,此时蔚来的品牌形象由于自燃事件已经严重受损。

2019年5月28日,蔚来发布Q1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蔚来交付了3989辆ES8。这个数字相比于2018年第四季的7980辆,可以说近乎腰斩,随后蔚来股价应声下跌。2019年8月22日,李斌发布内部信,宣布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

2019年的寒冬岁末,李斌和他的蔚来再次来到悬崖边上。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涌入,蔚来的名字或将消失在电动汽车玩家的名单里。

就在外界对于蔚来的唱衰声愈发高涨时,今年以来李斌用一系列的融资活动暂时安抚了市场的质疑。

3月5日,蔚来在其投资者关系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再次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蔚来在2020年已累计完成4.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另外,2月25日蔚来在与合肥市政府的合作中也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投资。

敲定一百多亿元的融资,李斌让徘徊在悬崖边上的蔚来似乎暂时脱离了危险区。

03 机缘崛起与辉煌的失落

跟李斌的艰难曲折不同,百度一开始就顺风顺水。

1994年暑假前,李彦宏收到华尔街一家公司——道·琼斯子公司的聘书。李彦宏说:那时候,中国留学生中有一股风气,就是读博士的学生一旦找到工作就放弃学业。起先,我认为自己不会这样。但这家公司老板也是个技术专家,他对我的研究非常赏识。于是决心离开学校,接受这家公司高级顾问的职位。”

在华尔街的三年半时间里,李彦宏每天都跟实时更新的金融新闻打交道,先后担任了道·琼斯子公司高级顾问、《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实时金融信息系统设计人员。

1997年,李彦宏离开了华尔街,前往硅谷著名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搜信)公司。在硅谷的日子,他经常翻看《华尔街日报》,微软如何跳出来公然反叛IBM,又怎样以软件教父的身份对抗SUN、网景等等。这些故事让李彦宏感觉到:“原来技术本身并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商战策略才是真正决胜千里的因素。”

李彦宏在海外的8年时间里,中国互联网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1999年,李彦宏认定环境成熟,于是启程回国,在北大资源宾馆租了两间房,连同1个财会人员5个技术人员,以及合作伙伴徐勇,8人一行,开始了创建百度公司。

那时的他几乎默默无闻。那时候,上一轮互联网泡沫狂热到了极点。怀揣120万美金风险投资的李彦宏,被朋友调侃为像小老板一样神色慌张地在北大校园里张贴招聘广告。

李彦宏一直寻求将美国的硅谷创业模式和自由IT精神移植到中国。在百度,员工穿着随便,没有上班打卡的限制,上班时网上聊天和打游戏被视为正常。李彦宏对员工只有两条禁令:不许带宠物上班,不可以在办公室抽烟。

李彦宏嗓音醇和磁性好听,讲话既不高亢也不低沉。他为人温和内敛、思维缜密,也正因为对一些事情交代得过于琐碎,员工们私下则戏称之唐僧。李彦宏确与唐僧有几分相似。投资商曾要求李在半年内烧光120万美元,李彦宏却保守地做了一年的预算。当然,这也换来了员工对李彦宏的又一个绰号:抠门老板。但唐僧式的保守让李彦宏和百度抵御了互联网寒流的袭击。

李彦宏始终对中文搜索技术情有独钟,梦想做属于中国的全世界最好的搜索引擎。为了这份痴迷,他甚至砍掉了利润丰厚的彩信业务。我们只做一件事情,这就是中文搜索。

这位唐僧有敏锐的嗅觉,他注意到:Google公司开始凭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迅速成长,其盈利秘笈是:凭借技术领先而以点击量收钱,以域名登记为例,排名在前面,一个点击可以收费5到10美元,注册一个就收100美元。

李彦宏意识到原有模式只能是为人做嫁衣裳,他欲让百度转身,做成类似Google的搜索门户。2001年10月,百度推出全新商业模式搜索引擎竞价排名。

此时,百度一天的点击量寥寥可数。李彦宏深知:百度必须在Google的阴影下学会成长。终于,百度认真研究中国文化,推出了更符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的中文搜索。李的竞价排名战略也立竿见影,竞价排名带来的销售收入直线上升,百度2003年销售额是2002年的5倍,并在2003年实现盈利。

那时候,Google的创始人佩吉和布林也开始向李彦宏伸出橄榄枝,表达合作愿望,并在百度第三次融资时购买了2.6%的百度股权。

2010年之前,在Google虎视眈眈之下,李彦宏必须带领百度学会如何更好地应战和成长,温文尔雅的李一直拒绝被收购。将会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但是,2010年3月23日,谷歌借黑客攻击问题指责中国,宣布停止对谷歌中国搜索服务的“过滤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中国香港。从当天起中国内容即已经不能访问谷歌的官方网站。

谷歌彻底退出中国市场,无疑是百度迅速崛起的绝佳良机。

在2009年底,百度在中国市场份额为56%,谷歌为43%,而且谷歌市场份额还在不断上升,但是,谷歌退出国内市场后国内的搜索平台百度一家独大,最高的时候百度市场份额超过了70%。

这几年,百度的日子并不好过。快速崛起的互联网后浪们早就有把百度挤出BAT三巨头的气势。无论美团还是字节跳动,他们在领域创新,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都远远领先于百度,百度这个曾经的王者,似乎已经落寞了很久。

2018年5月31日,百度的股价达到历史的最高点284美元,市值也达到历史最高点980亿美元。这之后,百度的股价就一直处在下跌通道中,一直跌到2020年3月31日的82美元才开始反弹。此时百度的市值为283亿美元,和20个月前相比跌幅超过70%,和十年前百度的市值相当。

从2010年到今天,十年过去了,腾讯的股价上升了20多倍,阿里巴巴在经历了B2B业务退市和集团上市,两家公司的市值都突破了5000亿美元。但百度的市值依然起起伏伏。十年前,美团、字节跳动、滴滴和拼多多还没有创立,但如今美团和拼多多的市值都超过了千亿美元,字节跳动和滴滴在一级市场的估值也都高于百度。

从2013年1月组建专注于Deep Learning(深度学习)研究院,到2015年李彦宏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中国大脑”计划,再到喊出“决胜AI时代”的口号,百度在人工智能上下足了筹码。百度内部基于AI业务的收入从2017年的117亿已经增加到了2019年的293亿人民币,增幅超过150%。

百度未来会怎样,将完全系身于“AI”的发展了。

04 男人的宫斗大戏

1991年李国庆北大毕业后,进入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在当时,这地方号称“中南海翰林院”。

1993年,李国庆做了一个让周围朋友、亲人都意想不到的一个决定,辞职创业。他从父母那儿借来5000元钱,租了一间地下室开图书公司。他从国外引进关于销售管理类的图书,然后拿到中国来卖,赚取差价。

当时,李国庆创立的公司叫“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李国庆说,干图书出版的7年,其实并没有积累到第一桶金,因为相比于后来当当的创业资金,这7年的资金积累并不算什么,但重要的是,已见识到图书行业的深浅。

在出版业的第4个年头,1996年,李国庆去美国时认识了俞渝,两人闪婚,第二年俞渝随李国庆回国。

李国庆与俞渝的闪婚,24年婚姻之后的今天,不知道李国庆对当初的决定是否后悔。

1999年7月,毫无资本市场经验的李国庆与资方周全经过谈判,达成了800万美元入股的合作条件。互联网的风口一到,当当随之在1999年11月应运而生,并在资本的助力下高歌猛进。

2004年1月,亚马逊战略投资高级副总裁到访当当,提出1.5亿美元收购70%-90%股份的方案。相比于2003年当当1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方案无疑十分诱人。不过,李国庆和大家商议后,最终表示欢迎亚马逊作为战略投资人、做当当的少数股东。

李国庆在回忆16年前的这一幕时说,“但我还是有些不甘,于是逐一和股东、管理层商谈,请求他们再给自己三年时间,一定可以将当当的市值做大3倍。”最终,这一次资本合作告吹。

六年之后,当当立即遇到了中国本土更强劲的对手阿里和京东。

最终的结果是,当当和京东握手言和。对此,李国庆说,网上图书是个小市场,就算京东打赢了也覆盖不了整个京东的成本,而服装电商高达1万亿规模,还有其他的市场等待开拓,继续耗损下去对谁都不利,这一点大家都能渐渐看明白。

2010年12月,当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其发行价为16美元,初始市值为12.46亿美元。结果,首日开盘即报2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53%,至收盘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

当当是顶着中国互联网电商上市第一股的光环登上美国纳斯达克的,在华尔街人士眼中,当时的当当被视作中国版的亚马逊,其成功上市,无疑是当当最风光的时刻。

李国庆表示,在当当创立前十年,俞渝基本上每天工作半天,上市前后,俞渝参与更多,但是两个人矛盾很多,从公司经营来看,主要是人事方面,两人经常意见相左,一度影响到公司的发展。为此,2014年12月,自认为更积极的李国庆提出放手,由俞渝全面管理公司,李国庆去开拓电子书等新业务。

此后,当当经历了一波人事动荡,很多创业元老和中坚力量逐渐离开当当。

与此同时,当当的整体业务发展速度并不理想,甚至逐渐被电商行业的大佬远远抛在了身后。从股价上看,当当在上市之初一度冲高至美股30多美元,但之后就持续阴跌,长期维持在每股七八美元,直到2016年黯然退市。

而如今的当当,很显然也不再是中国版的亚马逊了。

这两年,李国庆和俞渝的夺权大戏,成为最吸引人的关注焦点。夫妻两一次比一次丢出更大瓜,取笑于众人眼球的同时,当当本身却日益不堪其辱,市值不断缩水。

6月15日,李国庆与俞渝离婚案二次开庭。在庭审结束后,李国庆接受采访时有些气愤地表示,俞渝说夫妻感情并未破裂,其理由是“李国庆去年还给她送过玫瑰花、和她一起旅游、送她土特产”。

对此,李国庆表示,自2017年开始,他和俞渝两人已开始分居,中间两人虽然陪儿子出去滑雪,但他和儿子住一屋,俞渝住一屋,构成感情破裂的实质性条件。而且,二人间的夫妻感情已破裂,但不等于朋友感情破裂。

最终,两人婚姻纠纷及财产分割并未有结果。

2018年1月,李国庆称俞渝逼他交出新业务,并将新业务群归属到当当各部,他仅负责公共事务部(政府事务)。李国庆表示,俞渝当时的理由是别干扰当当卖海航的进程。

不过当当曾回应称,实际上2017年年底公司即将制定下一年预算时,李国庆表示要“横推车”,声称要“报复”。因此,当时管理层联署写信“逼宫”,要求李国庆必须离开当当,并表示“无论公司走何种道路,我们都将和Peggy(俞渝)站在一起。”

2019年2月,李国庆最终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当当,他先是宣布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其后又成立新项目“早晚读书”。不过时隔不到半年,李国庆决定与俞渝离婚,并到处向俞渝放炮,夫妇二人最终反目成仇。

工商信息系统显示,李国庆和俞渝分别持有当当科文的股权27.51%和64.2%,而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属于当当网高管的员工持股平台,分别持股4.4%和3.61%。

从当当的股权结构上来看,俞渝是绝对的大股东,李国庆对比俞渝来说,对当当的投票权毫无优势。这个当年北大的文艺青年,桀骜不驯的青年才俊,今天以这样一种激进的闹剧方式贻笑于天下人,是性格的使然,还是环境的压迫与改变?

05 理想的喧哗与骚动

人生犹如痴人说梦,充满了喧哗与骚动。这是莎士比亚在《麦克白》当中的经典台词。美国作家福克纳的长篇小说《喧哗与骚动》即由此而来。这篇小说讲述的是南方没落地主康普生一家的故事。

在每一个故事的发生之初,主人公们都青春洋溢,理想高耸,众声喧哗。但是,现实的路径成就人,也改变着人,最终会在骚动之中留下也许是一地鸡毛,也许是无限慨叹。只不过,喧哗与骚动的过程,长短不同而已。

萨特说,“福克纳的人物就像面朝后坐在一辆奔驰的汽车上,未来看不见,现在十分模糊,而过去看得很清楚。岂止福克纳的人物,每一个人的人生概莫能外。过去很清楚,而现在的状况摇摇晃晃,模糊不清,未来之路就更加不知道会怎样了。

李国庆跟俞渝的闹剧狗血淋漓,而当当网这个曾经的中国版亚马逊在今天早已错失诸多良机。也许有一天,在这夫妻两的掰扯之下,终将彻底分崩离析。

百度发迹于竞价排名,数次的事故又让这个金牛业务饱受诟病。整个百度的崛起很显然得益于谷歌中国的退出,机缘巧合跻身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第一战队,但是好机会不会永远垂青于通一个人,当好运气用完,昔日的王者无比落寞。当李彦宏孤注一掷,AII IN AI的时候,不知道下一个五年或者十年,百度还能否再次实现前无古人的崛起?

李斌带着他的蔚来在苦心鏖战,电动造车已经不再是一个好行业,特斯拉第一款汽车面世已经将近12年,概念和风头已过。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之中,除非蔚来在技术上能有独一无二的关键性突破。

北大高材生,他们自入未名湖畔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是人中龙凤。李国庆,李彦宏,李斌,他们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路径,不同的人生起伏。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伟大的理想,以及实现理想的动力和韧劲。

当时过境迁,出走多年早已不复当年的青春模样,理想主义的光芒曾经照耀了初心,人生起伏,胜败坎坷,理想崛起也陨落,人生下半场,期待还会有精彩大戏!

参考资料:

1、易简财经,状元李国庆的北大往事,2019年10月

2、创业报,于是乎,从网瘾少年到北大学子,他26岁负债400万,10年后公司上市身价过亿,2017年5月

3、砺石商业评论,赵炯,李斌的三次悬崖勒马,2020年03月

4、大咖记事,北大骄子、一代枭雄李彦宏的前世今生!2018年5月

5、搜狐网,陈雪频,技术优势如何推动市值增长?2020年6月

6、中国新闻周刊,李国庆:创业20年 深感当当是互联网的最大耻辱,2020年5月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百度

当当网

谈恋爱

阿里巴巴

关系网

新意互动

微博

车融资

车之旅

91美

今一

华晨汽车

西学

高亢

多米诺

早晚读书

决胜千里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