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有蔚来开道,理想就能有未来?

BT财经 · 2020-07-14
理想上市,内忧外患

2020年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加速了国内新汽车行业新势力企业竞争的节奏:

之前被给予厚望的赛麟和拜腾,分别在烧光59亿和84亿后狼狈离场,蔚来牢牢占据中国行业第一的地位,第一梯队的2-5名则有来有回打得不可开交。

今年7月10日,之前被传出已经秘密递交IPO申请的理想汽车,终于公开宣布已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首次IPO募集最多1亿美元。

和之前摩根大通、瑞银担任承销商的传闻不同,IPO的承销商是雪盈证券。目前,李想是最大的自然人股东,持股25.2%,拥有70.3%投票权;理想“铁粉”王兴及美团共持股23.5%,有9.3%投票权。

不到一个月前,小鹏汽车被传已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莫非被称为“蔚小理“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三大巨头,要在美股团聚了?

实现理想的曲折道路

李想是理想汽车的创始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创业。

2000年注册泡泡网,现在还正常运营;2005年,又创立了更为人所熟知的汽车之家,并于2013年末赴美成功上市。车和家(理想汽车运营主体)是他在2015辞任汽车之家总裁之后的第三次创业。

有前两次成功创业和成功带领公司IPO的经历,李想很快帮车和家拿到了A轮价值7.8亿元的融资。据媒体报道,含A轮融资在内,理想汽车成立十个月已经累计获得融资超过25亿元。

然而,理想汽车产品的发展并没有融资那么顺利。

李想在创立车和家的同时也参与了蔚来汽车的创立,因此,为了和蔚来分赛道竞争,车和家选择了SEV(微型电动小车)作为公司起步的研发方向。

▲理想汽车SEV概念车

但由于SEV分类不明确,导致监管难问题。在两年多的研发后,2018年,车和家的SEV“胎死腹中“。

SEV烧了车和家的投资人多少钱暂且不论,光是时间成本就让人有些承受不起,毕竟有着互联网血统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发展速度也堪比互联网,时间就是生命。

现在第一梯队的新势力中,蔚来2017年12月正式上市了第一款车型ES 8,2018年9月威马EX 5实现量产交付,小鹏G3于2018年12月正式发售。车和家2018年才发布理想智造ONE(后改名为理想ONE)概念车,在抢占市场方面彻底落后了。

虽然李想后来在采访中一再表示“我们不需要外部大规模输血”、“我们自身很节约”,但造车需要的费用,靠节约恐怕是省不出来的。多亏投资人依然相信李想和理想,车和家虽遭折戟但始终现金充足,能继续研发和生产。

理想ONE正式发售前,李想就依靠汽车之家、泡泡网等汽车、数码 KOL 的大力支持和他对自己微博上的151万粉丝的影响力,让ONE很快打出名气、拿到订单。

美团CEO王兴2019年参与车和家C轮融资后,也开始疯狂为ONE打call。

今年6月中旬,理想汽车官方宣布,理想ONE累计交付量达到10000台,创造新势力车企最快交付记录。

车和家虽然曾经“误入歧途”,但好歹是在资本的一路守护下赶上了实现理想的末班车。

水到渠成的上市

SEV失败的挫折并未影响理想汽车的上市之路。在拼命研发赶时间的同时,理想汽车的上市准备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根据车和家股东之一利欧股份2019年6月的公告,车和家在去年就开始拟搭建VIE架构,并提到“标的企业计划赴境外融资,正在搭建红筹架构,需要对公司架构进行重组”。

今年1月,路透社报道称理想汽车已去年12月秘密申请美国IPO,最快上半年完成上市;同时,负责审计工作的普华永道已入驻理想汽车一段时间。

根据企查查数据,截至2020年6月30日,车和家全部11名股东都完成了股权出质。加上顺利完成的D轮投资,理想汽车已经完全做好了上市准备。

之所以上市之路比研发之路走得更顺、更有计划,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李想完成了一次企业上市,对此驾轻就熟,并且他曾说过:“我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

第二,2016年利欧股份在签订车和家A轮融资协议设定了关于IPO的对赌协议。可以说,利欧股份之所以领投车和家,看中的就是其日后上市的潜力。

利欧股份在车和家A轮融资中投资3.5亿元,如果到2022年车和家履约失败,将可能面临出资5.18亿元回购股权的情况。对于普遍缺钱的车企,5.18亿元可能会使其现金流断裂。

既有李想自己的雄心壮志和IPO经验,又有不得不上市的原因,加上造车是个吞钱的无底洞,并且头部效应明显,能活下来的企业最终靠上市融资几乎是必然选择。所以,对于已经做好准备的理想汽车,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

同样常常被传出IPO“谣言“的小鹏汽车虽然没有对赌协议的困扰,但是据36氪报道,其海外上市所需的红筹架构已经搭建完毕。

对此,小鹏的官方回复是:“我们不会评论市场传言。小鹏汽车会密切关注资本市场的发展动态,以把握有利企业发展的融资机会。”官方模棱两可的回答说明小鹏也在等上市良机。

今年以来,特斯拉和蔚来汽车的股价火箭上涨,似乎也是理想和小鹏蠢蠢欲动的原因。

2019年12月31日美股收盘至7月10日美股收盘,特斯拉股价涨幅达269.24%,蔚来涨幅更高达272.6%。马斯克凭借特斯拉股价上涨于7月10日收盘后身家超过股神巴菲特,在全球富豪榜上位列第七。

▲特斯拉和蔚来一飞冲天的股价

二级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高度认可,使理想和小鹏上市后能迅速获得大量资金成为可能。

商场如战场,资金是子弹。战场中,谁会嫌弹药多呢?何况今年以来,多家新势力车企因资金链断裂而一地鸡毛,也成了理想和小鹏抓紧时间拥抱资本的动力。

内忧外患

理想汽车虽然一直好命,但是到行业大洗牌的时候就不能只靠命了,而是要认真分析市场环境,制定发展方向。

从理想汽车自身来看,理想ONE发售后质量问题频出,至今已经有数位车主遇到刹车失灵、自燃、断轴等致命问题,更不用说电池故障、车顶漏雨这种“小毛病”。

即使按交付10000辆车、有5次安全问题计算,出车辆安全事故概率达到0.5‰,已经很惊人。理想汽车的官方回答“刹车系统没有问题”、“车辆本身没有缺陷”则让用户无法接受。

造车不是建网站,数据错了大不了更新。即使采用了OTA平台,保证之后硬件能不断升级,但这并不能作为现在量产车故障率如此之高的借口。

李想自己也说过:“汽车是基础,互联网是锦上添花和帮助提升效率的,先有高品质的车,其余的才有意义。”

车辆安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车做得再漂亮,媒体吹得再响,也只能光鲜一时,最终被捧多高就会摔多惨。

李想还表示,理想汽车今后三年就只做ONE这一款车,立志要把它做到最好。

但,三年做一个车型,真的能吸引新的消费者吗?理想汽车的生产和研发能力只能做一款车吗?

即使这些都不是问题,3年后电池会不会报废?如果会,换电池的成本又是多少?回答不了这些问题,理想汽车在3年内很有可能就被淘汰了。

从国内市场来看,2020年1月到5月,理想汽车的销量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老大蔚来,逼近云度2018年至2020年5月的累计销量。这的确代表了理想汽车今年以来销售的成功。

▲太平洋汽车网整理

然而今年的成功未必能持续。

蔚来、威马、小鹏在新车型刚推出时也差不多达到了一样的销量,蔚来和威马今年前5个月销量依旧较高。只有经过更长时间的检验,才知道理想汽车是否能让消费者保持购买热情。

王兴在饭否上发表了“3+3+3+3”的预测,认为新势力中“蔚小理”会是胜出的三家。威马汽车CEO沈晖不服——毕竟到今年7月6日,被“蔚小理”看不起的威马已经交付了第3万辆车。

除了大哥蔚来,“小理”还没有确定成为剩下的“2”的资本。

另外,王兴的猜测很可能是错的。

央企、国企、民企、新势力企业并非分赛道隔离竞争,它们之间在新能源领域也要互相竞争。

相较于新势力企业,传统车企开始做互联网+汽车的优势在于它们的车间、工艺、流程非常成熟,具有新势力企业没有的量产能力优势和整车制造工艺优势。所以,最终会不会各留3家很难说。

最后,在美股上市后,特斯拉是中国新势力车企无法摆脱的压力。

在2020新能源补贴新政发布10天后,特斯拉正式开启中国新能源汽车降价潮。国产Model 3正好卡在30万补贴的门槛上。李想在微博上说,30万元的补贴门槛对于国内纯电动品牌来说是“灭顶之灾”,会“精准助攻特斯拉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

2020年1-5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特斯拉国产Model 3依旧“霸榜“,销量是新势力老大蔚所有车型同期累计销量的近3倍,理想ONE的4倍多。

市场竞争不分品牌国籍,资本竞争更不分国界。面对实打实的销量差距,理想、小鹏IPO后能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并不一定。

除了销量优势,在技术上特斯拉也碾压了中国新势力车企。

互联网+汽车的“大脑”是芯片。特斯拉一直使用自主研发的FSD芯片,而中国车企芯片还全部依赖外来技术。

自动驾驶级别方面,小鹏P7自称达到了L2.5,蔚来、威马、理想已发售的车型还停留在L2级别。

当中国车企刚完成L3实况路测、L4概念展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就在今年7月9日刚刚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表示,“在特斯拉,我觉得我们已经非常接近L5级别自动驾驶了,有信心我们将在今年完成开发L5级别的基本功能”。

动力方面更不必说,特斯拉“随手”把火箭推进器用在汽车上,提速、最高车速等,都是中国品牌目前无法超越的。

并非贬低“自己人”,只是理想汽车要上市,真的面临内忧外患。

今年6月6日,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发微博称“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并附他和李想、蔚来汽车CEO李斌的合照。

何小鹏的其他两张配图也颇为有趣。第二张是电影《复仇者联盟》中的三个人,他们其实互相之间颇有微词,只是为了共同利益不得不组成联盟;第三张三英战吕布中的“三英“肯定是”蔚小理”,只不过不知道“吕布”是特斯拉,还是另有其人。

如果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差不多同时IPO,必然要争抢资本的关注;同为中国新势力车企,也要与蔚来抢资源。那时候,这三人不知还能不能这样把酒言欢?

倘若真的遭到特斯拉这样强大对手的挑战,这三人又能不能像“三英”或”复联“一样,暂时放下对内的意见,齐心协力与敌人战斗呢?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