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市值蒸发超九成,十余万股民血本无归,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坑了谁?

探客Tanker · 2020-07-14
从“好人”到身陷囹圄,马兴田为什么会掉落神坛呢?

出品 | © 科技最前线(又名科技最IN先生)

作者 | © 尹太白

号称广东一等一的“好人”和“大善人”、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连带着康美药业瞬间没了脾气。

两年前,康美药业的顶峰市值曾发高达1390亿元,截至发稿,这一“白马股”的市值仅剩119亿元,不及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十余元股民血本无归,康美财务造假到底坑了谁?

1、当代“药王”的陨落

为什么说马兴田是广东一等一的“好人”和“大善人”?

马兴田干的是悬壶济世的医药生意,如果再有点包装技术和营销思维,本身就容易与“好人”和“大善人”扯上关系。

一个契机是1998年国内洪涝灾害肆虐时,彼时康美药业才刚刚起步,马兴田就慷慨的向灾区捐赠了价值100万的药品和20万的食品。

非典疫情期间,马兴田制定了企业防治“非典”总体工作方案,做出了重大贡献,其本人被记个人二等功。

2007年,《康美之恋》横空出世,这首由谭晶演唱,任泉和李冰冰出演的音乐剧,讲述的就是康美医药创始人马兴田和他的爱人许冬瑾在山水间相互爱恋、共同创业的感人故事。

感官上的唯美享受加以情感上的诉求,让《康美之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2018年,马兴田又豪捐1500万元,在家乡普宁建了所小学,经过几次有着重大影响的事件以后,马兴田坐实了“好人”和“大善人”的形象。

不过,坐实归坐实,但你防不住板凳会倒。在马兴田伟岸的形象下,康美药业其实已危机重重。

最大的一次危机在7月9日晚到来,马兴田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事情起于2019年8月,中国证监会认定康美药业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涉嫌通过仿造、变造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约300亿元,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达886亿元。

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中国证券史上规模最大造假案就此诞生,堪称A股圈的“吉尼斯记录”。

据康美内部员工透露,马兴田几天前在深圳家中被带走调查,一同被带走的还有他的妻子、康美药业“老板娘”许冬瑾。

事实上,在康美药业发布公告几天前,公司内部员工之间就已流传马兴田和许冬瑾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的消息。

有广东司法界人士透露,被同时带走的不止马兴田,可能接近10个人。

2、从小药铺到千亿市值

从“好人”“大善人”到身陷囹圄,马兴田为什么会掉落神坛呢?

故事还得从马兴田的老丈人、广东普宁的教书先生许德仕说起。

1971年夏天,受人尊重、家庭美满的许德仕提前预料到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下海经商。

然而造化弄人,生意刚有起色的许德仕就遭遇了一场车祸,落下了残疾,在病床上一躺就是23年。

普宁这个地方,自古便是广东的中药集散地,许德仕走投无路,问亲戚朋友借钱开了家中药铺。

当时潮汕地区华侨众多,他将中药卖给华侨,再从华侨手里买入货物销往内地,许德仕的中药铺不仅成了中药的集散地,还成了华侨的货物中转站,生意非常红火。

1992年,23岁的马兴田遇到了许德仕的二女儿许冬瑾,两人随即坠入爱河。

更为关键的是,许德仕也相中了马兴田,一直想做生意的马兴田不仅抱得美人归,还抱回了天使投资人。

1996年,马兴田凭借敏锐的市场嗅觉,低价大量买进药农手中的三七并囤积,然后在行情高涨时高价抛出,成功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一年后,有了原始资本的积累,马兴田创办了一家只有几个员工的小型药厂,这就是康美药业的前身。

1998年,康美药业通过了国家GMP认证,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

但康美药业却做到了。马兴田的办法原始但比较有效,即行贿,这让康美药业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一路绿灯。

有了GMP认证后,康美药业还成功研究出了好几种药品,比如利乐、诺莎等等,它们也都被选为了国家级的新药。

凭借这些药品,康美药业每年的营业额都超过了千万,迅速蹿升成为中国医药界的一颗新星,然后顺利上了市。

上市当年,康美药业的年营收已达3.8亿元,实现利税约4500万元。这样的速度和业绩,放到今天的市场,也算是佼佼者。

此后,康美药业一直加速奔跑。到了2017年,康美药业已拥有涵盖中药饮片、中成药、西药、保健食品、食品在内的数万个产品,总资产近600亿元。

公司市值也从上市之初的8.9亿元,成功迈过1000亿元大关,2018年,康美药业的市值再创新高,达到了1390亿元。

3、财务造假坑了谁?

造假东窗事发后,人们惊讶于一个“好人”“大善人”是如何沦落到此般境地的。

但实际上,行贿、造假、关联交易、操纵股价、欺诈投资人和监管部门,马兴田已经干了20多年。

早在2000年,马兴田就开始行贿当时的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后者为康美药业的顺利上市提供了关键支持。

上市后,马兴田先后行贿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200万港元、60万人民币、药监处长蔡明30万港元等等。

吊诡的是,马兴田不但在长达数年的造假中安然无恙,甚至还获得了更多的拥趸和荣耀。

不过马兴田自己也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他提前将最值钱的资产转移到了子女名下。

这意味着即使康美药业被牵连,但更值钱的资产却保留在其子女手中,而倒霉的却是那些信任康美药业、信任马兴田的投资者们。

事实上,财务造假的不只有康美药业。

2019年以来,证监会累计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立案调查,对18起做出行政处罚,向公安机关移送6起。

今年以来,较为“出名”的、因财务造假而被处罚的企业还有獐子岛

经证监会核查,獐子岛在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

獐子岛所谓的“扇贝跑路”,实际上只是财务造假的借口。

在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7月11日,金融委召开第三十六次会议,研究全面落实对资本市场违法犯罪行为“零容忍”工作要求。

会议认为,欺诈发行、财务造假等违法犯罪行为是资本市场的“毒瘤”,损害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危及市场秩序,制约资本市场功能的有效发挥,必须坚决、果断、及时地加以纠正。

不过话说回来,马兴田在“好人”“大善人”的名号后面,其实还可以加上一个“中国好父亲”,在事发前,他把超40亿优质资产提前转入子女的名下,让子女早早拥有了巨额财富。

只是,那十余万投资者的损失和合法权益又该如何找回呢?

*文中配图来自网络,侵删。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康美药业

獐子岛

金达

料到了

板凳会

中国医药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