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对话A16Z创始人Marc Andreessen:目标设定与实现篇

神译局 · 2020-07-14
相比于重新思考并设定目标,更重要的是始终坚持同一个目标,并针对这个目标不停地做出调整。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是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人,他也是知名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联合创始人。在互联网发展历史中,安德森是最著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今年5月,安德森接受了天使投资人斯里拉姆·克利希南(Sriram Krishnan)对他的专访,这篇文章来自其博客The Observer Effect。在这场对话中,安德森跟克利希南展开了广泛深入的交流,讨论了他如何利用和管理自己的时间,如何为自己设定目标,如何保持较大的阅读量,是什么让他在这么多年后还能保持投入,以及他对新基建的期望。这篇文章主要讲的是目标设定及实现。

图片来源:VICKI THOMPSON

关于目标与系统

克利希南: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一点,比如按年来说的话。一年之中,你是否会在某个时刻外出登山,到山顶去冥想,并且在内心里说“这一年我一定要多花时间跟创始人沟通”或者“这一年我一年要多读一些科学论文”等目标计划。在此基础上,你将如何把个人目标与公司目标结合在一起,从整体上来规划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安德森:(笑)哪来的山顶啊!别让我去山顶!全是蚊子!不过,说到这个方面,仍然有几个值得提及的事情。最值得提及的是,每过半年,我都会出现心慌意乱的情况。我会发现好多事情都开始有点不受自己控制了。

通常,每过半年,我都会找个时间坐下来,并且真诚地与自己展开对话。具体而言,我会对自己说,“很好,你已经有这么一套高效的系统了,但它现在开始出现信息过载的情况了。”,或者“你答应了太多事情了,太多事情都需要你去参与和处理。”

总之,你必须要去认真思考并发现,什么才对你是最重要的。通常,我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审视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基本上我是用“对”与“错”这两个参考标准来厘清这些事情,并且我会每年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

此外,每一年我还会重写我的个人计划。我会从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开始写,然后列下年度目标,并且会将具体事项安排以分类的形式与这些目标关联起来。

以时间分配为例。对于时间分配,我认为不应该完全基于表格来安排。你之前可能了解到,许多首席执行官或者高管都会采用这种复杂的方法,而他们的日程表实际上就是一个excel表格。

克利希南:没错。微软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就喜欢用Excel表格来管理自己的日程,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安德森:的确如此。他们会通过Excel表格来进行详细的分析,然后还会借助一系列饼状图等图标和文字报告等内容。当然,如果这是在运营管理一家财富500强企业,我也许可以理解这样的做法。

用一种稍微夸张的说法,如果真要做到这样的话,这就像是在管理一个小国家了。你试图在通过时间切片的方式,把所有的地理板块切分开来,并且力争把每一个10分钟都完美高效地利用起来。

说实话,对于有这般挑战的人士,我是表示同情的。这么严格死板的做事方法,我也不愿意去尝试。

不过,我的确在尝试对当下发生的事保持某种直观的看法,同时还会想方设法地保持平衡。我创办公司的目的,是要去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情。那我的职责,就是要在公司背景下来实现这些目标。至于如何去实现目标,始终保持不变的简短回答就是,为了实现公司的成功,我们还可以如何改进与优化?对于公司投资的项目,那我又该如何进一步贡献我的力量?

11年来,我认为这个简单回答始终都保持不变,短期之内它也不会改变。在我看来,相比于重新思考并设定目标,更重要的是始终坚持同一个目标,并针对这个目标不停地做出调整。

关于过程、结果和“赌注”

克利希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毕竟,我们也许都知道,对于如何设定目标(包括个人目标和企业目标)这个问题,现行方法也主要分为两大学派。其中一种方法,是通过目标与关建成果法(OKR)以及相关指标等可量化的方式,来客观地衡量结果。另一种方法,就是单纯地关注投入与过程,而不是看实际结果本身。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你的工作存在独特性,它不同于普通业务部门的季度结果,而是有一个长达多年的长期反馈循环。

安德森:没错。我们主要就看的是投入,或者直接说看投入与产出比。正如你所讲,风险投资是一项长线活动。我们无法真正了解某项投资在接下来五年时间内会不会成功。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关注我们学到了什么。

比如,三年过去后,如果发现这个项目发展不起来的话,我能从中学到什么?毕竟,初创公司在起初的发展中,存在挣扎现象也是极其正常的,这并不能说明他们就无法成功。有时候又恰恰相反,虽然他们能够在创始之初很快就能成功,但随后可能也会遇到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很难找得到恰当的比喻。但这的确有点像打扑克牌一样。你要想打出一手好牌,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如果你每次手气不好的时候都自责的话,那这种坏习惯就会随处可见。总之,你需要做的,就是要通过某个系统,让你在这个过程中都养成思考的习惯。

克利希南:美国职业牌手安妮·杜克(Annie Duke)著作的《对赌》(Thinking in Bets)这本书就主要讲述的是这个内容。

安德森:没错。瑞信董事总经理、全球金融策略首席迈克尔·莫布森(Michael Mauboussin)也在他的书中撰写过大量相关的内容。

投资是一门艺术,你可以把这个艺术过程分解成投入过程与结果两个部分。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大家都在试图去优化过程。结果有可能5年、8年甚至10年过后才会出现。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对这场“赌博”持怀疑态度,并且试图回顾过去,描述自己所做之事与最终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但这其中通常也具备不确定性因素,并且也不完整。

克利希南:要想推导出因果关系,也并非简单的事情。

安德森:的确如此。因此,我们也不喜欢在这方面花过多时间。我们所关注的是,如何以最佳的方式来做好这个过程?如何以最佳的方式来运营公司?如何以最佳的方式来帮助其他的创业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佳的帮助方式,就是不要提供太多的帮助。对此,我建议首先务必了解行业动态,明确结合自身网络优势可以提供的最佳帮助方式,以及为其管理团队可以提供的最佳帮助方式。这些都是一个过程。

老实说,这也涉及到我自身的心理因素。毕竟,我并没有太多的“赌博”基因。我不会去急于下赌注或者追求结果。我的脉搏跳动频率也基本趋于水平化发展。对于我大脑中的数学部分,当我看到某个项目的预期回报为负的时候,我就会想,我到底干了什么?!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前10秒都是毫无乐趣可言的,然后我可能就径直走开了。在我们公司内部,我们基本上不会去庆祝我们的成功,在成功过后我们也没有时间去庆祝。

克利希南:这一点太有意思了。毕竟,外界常常把风险投资家比作赌博者。但当你了解他们过后,才发现实际上是另一种情况。

安德森:我永远都不会成为职业的赌博者。然而,对于职业赌博者,你可能会发现的是,他们晚上可能会打扑克牌,但到了白天,他们则会聚在一起,通过额外加注地方式,进行更大金额的赌博。这种赌博,可能就是坐在餐厅里,打赌接下来一段时间,从外面路过的车辆中,红色车是否比蓝色车多一些。

这种赌博方式,完全是一种赌心态的做法,玩的就是概率,并且不带任何情感。他们决心想让自己变得冷酷无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坐在桌子另一方的赌博者,他们则希望对方是极具情绪化的人。因为,冷酷无情者必然会让这个情绪化的赌博者惨败。

更奇怪的是,这种赌博活动本来就应该要么赢得盆满钵满,要么满盘皆输。但那些真正的赌博者,却对这些结果漠不关心。因为,在他们眼中,输赢本来就是概率事件,这本来就是赌博的根本所在。即便输了,第二天他们照样能怀着相同的心态回到赌博桌上。

延伸阅读:

译者:俊一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就日程安排而言,我更加关注的是每周的安排,而不是每天的安排。”

2020-07-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