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彩虹经济”二十年,同性社交软件Blued赴美上市

BT财经 · 2020-07-09
蓝城兄弟成功上市,“彩虹经济”会迎来绽放吗?

7月8日,Blued母公司蓝城兄弟(BlueCity)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BLCT”,发行价16美元,筹资金额8480万美元,成为“全球同性社交第一股”。

(一)

蓝城兄弟成功上市,“彩虹经济”会迎来绽放吗?

70年代的美国旧金山,艺术家吉尔伯特·贝克尔设计出了彩虹旗作为性少数群体争取平权的象征,彩虹旗随着同性平权运动在世界范围内流传开。

根据盖洛普在2018年一项涵盖了1100多万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显示,有4.5%的美国成年人认为自己是性少数群体。同比例推算的话,在中国大约有超过6000万的性少数人群。

社会意识的更新与经济发展,让世界范围内的性少数群体平权运动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从2001年荷兰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起,已经有30个的国家允许了同性婚姻,性少数群体从不见光的角落里走到了阳光下。

而随着性少数族群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和壮大,满足LGBTQ需求,专注“小而美”垂直领域的“彩虹经济”也得到了快速发展。

Frost& Sullivan在2018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LGBTQ人口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普遍高于普通人群,2018年全球LGBTQ市场规模为3.9万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4万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0%。

LQBTQ社群平台Blued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从2013年到2018年初,蓝城兄弟获得了7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2月获得了来自鼎晖投资、UG资本的1亿美金D轮投资,当时蓝城兄弟的估值已在10亿美金左右。

6月16日,蓝城兄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根据招股书披露,蓝城兄弟2019年营业收入达7.59亿元,相较2018年5.01亿元,同比增长51.4%。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蓝城兄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定期存款余额为3.63亿元。

虽然还没有实现盈利,但亏损率已在持续收窄。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调整后净亏损进一步收窄至760万元,净亏损率仅3.7%。

直播服务是蓝城兄弟的第一大营收来源。

2019年直播收入为6.7亿元,占总营收的88.5%。Blued的直播服务付费用户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13.7万增加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17.8万。

蓝城兄弟业务还包括会员服务、广告服务、其他收入。

Blued的会员服务收入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306万增长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1501.3万元,涨幅高达390.6%。

广告模块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了559.6万元营收,同比增长13.1%。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收入中,健康、家庭计划相关商品销售和服务收入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109.4万元增长到2020年第一季度的722.1万元,涨幅560.1%。

而这一业务主要内容是Blued作为中介为性少数人群进行跨国代孕和领养提供辅助服务,但在代孕被严格禁止的中国,这项业务曾引起过巨大的争议,能否长期持续令人怀疑。

不过,蓝城兄弟能够成功登陆美股,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掀开了亿万级粉红经济市场的一角。

(二)

根据招股书披露,蓝城兄弟的创始人马保力持股39.6%,是公司最大股东。

相比较马保力这一真名,多数人更习惯于他的化名——耿乐。

2000年,互联网渐渐走进普通人的家庭,而耿乐也刚从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文职警察。

那时候,身为性少数群体的一员,耿乐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展示出真实的自我。

而在当时中文互联网的主流报道中,同性恋还被视作需要治疗的精神疾病。耿乐偶然看到了同志小说《北京故事》,让他萌生了创办网站为同性恋人群发声的想法。

就这样,耿乐创建了个人站点,并取名为淡蓝色回忆。

早期的淡蓝网其实更像是耿乐的个人空间,他会不断地更新与同性恋人群相关的新闻、性少数人群撰写的文章和自己的所思所想。

一批极度渴望找到同类沟通的同性恋人士涌入淡蓝网,在留言板内互相交流,这就为淡蓝聚集了第一批受众。

那时,淡蓝网的日常运转费用主要由耿乐自己承担。有时候手头紧张,耿乐会在网站上贴出求助信息,网友们便会捐钱资助。耿乐回忆:“秦皇岛一位用户在2007和2008年一下子就捐了两万,连收条都不让打。”

随着淡蓝网在同性恋人群中的名气越来越大,网站渐成规模,耿乐也组建了专门的运营团队,淡蓝网也从新闻站点逐渐走向同性恋论坛和交友平台。

但由于同性恋话题在国内处于敏感的灰色地带,一旦碰上监管部门的网络严打,淡蓝网就会被运营商关闭服务器。耿乐的压力也非常大:“一个警察做同性恋网站,实在太敏感了。”

2012年,移动互联网兴起,耿乐看到了机会。做了十几年的同性交友网站,他对国内用户人群的需求非常了解。

虽然社会包容度已经广泛提高,但是种种因素的影响下,多数LGBTQ群体仍会在“大社交圈”内对自己的身份保持沉默,他们更倾向于在网络上展现自我,找到同类,然后再把线上的联系转移到线下,根据地理位置进行多维度交友匹配的产品思路可以满足潜在用户群体的需要。

当时国内的同性交友社区还没有产出同性社交类应用,使用国外应用又非常不方便。

耿乐辞去了警察的工作,决心在互联网风口创业,他投入20万元找到北京交通大学的几个研究生帮自己做iOS和安卓客户端开发。

2012年11月,Blued上线,在没有大型推广的前提下,一年内用户数突破200万。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Blued在全球21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4900万注册用户,月活用户突破600万。

Blued的用户粘性也非常高,活跃用户在2019年的日均停留时长超过60分钟,平均每日打开次数超16次,次月留存率达71.0%。

而最令人叫绝的是,海外用户数占比超49%。2019年,Blued已经是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等国家和地区最大的在线LGBTQ社区。

(三)

Blued令人惊叹的成绩背后,同样蕴藏着隐忧。

同性恋和性少数群体在如今的中国仍是一个相对而言敏感的话题,整体处于“不问、不说”的状况中,相关经济和议题很难获得来自大众向和官方的正面支持。

专注同性社交和超过90%的市场占有率,为Blued铸造了极高的行业壁垒,但Blued仍是在一条模糊线上游走。

Blued在国内的广告投放受到限制,不能向大众宣传。一些用户在使用Blued结交到同类人士后,出于种种原因,会放弃专门的同性社交,转移到大众向的应用软件上,领域垂直使得Blued难以拓宽营收模式。

艾滋病风险则是同性交友平台和软件的另一大困扰。

2019年1月,《财新》报道Blued诱导未成年人注册交友,在发生性行为后,部分用户感染艾滋病。受此影响,Blued关停整改一周,杜绝未成年用户注册。

做淡蓝网站的时候,耿乐就开始与政府部门和医疗组织合作宣传防艾知识、提供HIV检测服务。2012年,作为民间艾滋病防治机构的代表,耿乐还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获得了总理的接见。

在Blued界面内部,可以看到红丝带标注,如果用户有需求,可以联系医疗机构进行检查预防。“互联网+HIV防控”使得淡蓝和Blued能获得生存空间,一些同性社交产品则因“涉黄”而遭到关停。

由于用户群体的特殊性,Blued在国内的用户增长已经触及了天花板,出海是必然的方向。

耿乐曾说,他对于蓝城兄弟的目标“不是一家中国的同性恋互联网公司,而是全球的同性恋生态型公司。”

但是,基于地理位置的交友,却成了Blued“出海”的风险。

2016年,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9300万美元收购了Grindr公司6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位于加州西好莱坞的同性社交平台。

随着中美关系的不断紧张,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介入到这起收购案中,以中国公司掌握美国性少数群体的个人数据、特别是地理定位数据将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在2019年强制昆仑万维将Grinder转卖给美国公司。

昆仑万维的经历在未来或许不会是个例。在各国对于数据信息安全越发敏感的大趋势下,Blued的产品模式很可能会最先受到冲击。

耿乐用了20年时间将处在灰色地带的“彩虹经济”带到了上市门口,但是可以看到的风险性,让市场对于蓝城兄弟未来的发展预期可能存在问号。

想破解这些困境,仅仅凭借一家公司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彩虹经济”的绽放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时日。

注:LGBTQ即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跨性别者(Transgender)、酷儿(Queer)等性少数群体的统称。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LGBTQ社区第一股蓝城兄弟首挂收涨46%,盘中股价翻倍多次熔断;跟谁学股价再度暴涨13.17%,继续刷新历史新高。

2020-07-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