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后,我们该如何投新兴市场?

志象网 · 2020-07-08
中美之后,投资新兴市场是互联网的第三波大风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志象网,36氪经授权发布。

7月7日,志象网联合迪拜未来基金会、非程创新、金门创投、Polymath Ventures举办首届全球新兴市场创投论坛。这场论坛恰逢在新冠疫情期间,本届论坛讨论的核心议题是,新冠疫情又将如何重构全球新兴市场的创业生态?


1、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创投趋势

作为“全球新兴市场创投论坛”的开场,来自复星锐正印度负责人兼董事总经理Tej Kapoor、Rise Capital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Nazar Yasin、德勤新兴市场及非洲董事总经理Martyn Davies、迪拜未来基金会首席未来官和全球事务负责人Noah Raford分享了对印度、拉美、非洲和中东市场的见解。

新冠疫情期间,东南亚和南亚、拉美、非洲和中东市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疫情也在重塑各个新兴市场的产业图景。

现在是投资印度最好的时候,因为印度的基础设施正在不断提升。在未来五年内,预计印度会出现60多家科技独角兽企业,其中,B2B和电商将可能是出现独角兽最多的领域。

总体来说,我认为印度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中国和印度之间未来也会有很多的合作,希望地缘政治问题能够缓解。在东南亚地区,也有很多的机会,尤其是像印尼、越南、菲律宾这些市场。

我有很多的同事,包括身边有很多中国VC机构都在关注东南亚和中东市场,这两个新兴市场都很有意思。此外,有些新兴市场可能时机还不成熟,因为当地的基础设施都还不是很完善。

疫情对全球范围内的新兴市场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中国市场的增长已经大幅减少,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仍然会增长。印度同样也会得到一些增长,但这两大市场的增幅都在显著放缓。但其他市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像墨西哥、巴西、尼日利亚、印尼以及其他市场的增长,大幅收缩。

过去5年,全球有15亿用户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这些用户分布在拉丁美洲、非洲、中东,以及印度和东南亚。这些新用户的所有活动基本上都是在手机上进行的,这对全球经济未来的运行方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中美之后,投资新兴市场是互联网的第三波大风口。

拉美的互联网市场发展比中国晚上了6到8年的时间,把美国的商业模式复制到拉丁美洲是非常困难的,同样,在拉丁美洲复制中国模式也很困难。拉丁美洲的每个市场的发展不仅仅是简单的复制,所以要在不同国家找到不同的合作伙伴。

而拉丁美洲国家的当地政府越来越支持本土初创企业,这对投资者的启示是,要更多的投资本土初创企业。

尽管非洲有54个国家,但非洲经济缺乏多样性和附加值,经济结构薄弱。相对而言,非洲国家也无法融入全球供应链。

一场疫情让非洲国家在全球舞台上变得更加边缘化。现在的趋势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全球化将会越来越被忽视、边缘化,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受全球资本关注。

我认为亚洲的数字化进程是全球性趋势。但在非洲又是另一种情况,因为很多国家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有些地方正在努力走进数字化时代,包括卢旺达、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等,尤其是卢旺达,数字化经验很惊艳,政府治理也比西非国家,比如尼日利亚好很多,卢旺达还能提供服务出口,这对一个边缘经济体在全球上崭露头角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阿联酋就像中国一样,它是一个在发展中面临着巨大风险的地方,通过各种大胆的押注,成功地应对了这些风险。早期,阿联酋从石油起步,带来了快速的经济增长,随后,开始发展教育、医疗、旅游、基础设施等。

在中东北非地区,2020年第一季度,初创企业总共获得了6.7亿美元的融资。其中,科技金融和电商领域获得了较多笔数的交易;房地产行业和电商领域获得了较多的注资。

在整个中东北非地区,大约有40%的初创公司都在阿联酋,其中,迪拜的初创公司就占据了90%,迪拜就像是一个“创业国家”。

2、疫情后,如何投资南亚和东南亚?

在开幕演讲结束半小时后,7月7日下午两点,本次论坛的战略合作方金门创投将观众的视线从全球带回到东南亚和南亚。

“2020年Q3和Q4的创投环境会相对好转,”金门创投管理合伙人 Jeffery Paine表示,“东南亚的在线酒旅、房地产等行业的创投会比较疲软,而抗击疫情、隔离生活、医疗保健、在线教育、蓝领工作和培训、新媒体等领域的创新会吸引大量风投。”

过去4年,杨时恩每个月都要飞往印度考察,身边的朋友把她叫做“Half Indian”,现在她是Tanglin Venture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她介绍,疫情期间印度因为经济封锁,失业率达到25%至30% 。“疫情让印度的电商有机会发展全品类商品。印度的线下零售十分分散,有很多经销商和中间商,疫情还让中等收入阶层变得对价格敏感。”

但在疫情期间仍然有初创企业融到大笔资金,尤其是在线教育领域的Byju's和Unacademy在一季度获得了数笔融资。杨时恩解释,很多印度人没有接触优质师资的机会,是Byju's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疫情则是Byju's的第二个发展契机。

印度初创企业的另一大趋势是进入美国市场。比如Byju’s正在进入美国,同时美国的资本也在进入印度,例如Facebook投资Jio Platforms。

杨时恩介绍,70%的印度独角兽都接受过至少一支中国基金的投资。2019年,印度投融资的30%来自中国。对于初创企业来说,疫情期间的新常态是优先考虑营收增长,强调持续性盈利,更看重商业模式,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大规模烧钱。

第一个圆桌论坛的主题是教育。疫情影响导致线下教育暂时停课,究竟给在线教育带来哪些机会?

圆桌嘉宾有来自越南、印尼和印度的在线教育创业者,以及好未来海外投资部的负责人。

Edmicro创始人Dang Bao Linh认为,越南教育情况和中国很相似,越南K12教育基本通过公立学校完成,家长很看重对子女的教育投入。每个越南家庭平均每月会花40美元在孩子的教育上,但这些钱,90%都花在线下辅导班。因此,在线教育的市场空间很大。Edmicro的目标便是打造一个K12的学科辅导平台,包括一对一和一对多辅导。

好未来的海外投资负责人汤翩翩表示,好未来正在全球拓张之中,近几年,对欧洲、美国和印度的教育机构都有投资。除了K12教育,好未来对幼儿园教育和职业教育也有投入。但最近的新冠疫情让投资脚步稍有放缓,目前投资部主要精力在内训和准备。

印尼在线教育创企Pahamify的CEO Syarif Rousyan Fikri20岁时就开始攻读PhD。他表示,印尼目前的在线教育企业还很少,Pahamify算先驱。它强调将学习科学和游戏化相结合,可以让学生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Syarif注意到,很多学生喜欢用聊天和社交工具去学习。比如,Line Square和Youtube都成为学习工具,学生还可以在这些平台和其他国家的学习者互动。

第二个圆桌主题是在线办公,探讨疫情会如何重塑我们的办公方式。圆桌嘉宾来自印尼、泰国的SaaS企业,还有华为亚太云与计算业务总裁周丹金和石墨文档创始人吴冰。

疫情对全球的线上办公应用是一次巨大助推,石墨文档创始人吴冰表示,工具类应用同期活跃度增长了5至10倍。但Synergo的首席执行官Domenico Tukiman表示,因为在印尼市场有两大超级应用Gojek和Grab,用户十分依赖这两大应用,出行、金融、餐饮、流媒体等消费都可以在这两大应用内完成,所以用户对其他垂直类应用付费意愿不高。“我们必需开发线上办公市场,这次疫情是机会之一。”Domenico还表示,印尼企业预计到今年年底都需要在线远程工作。

Flowaccount在5年前进入泰国在线办公市场,其联合创始人Kridsada Chutinaton表示,泰国在线办公市场越来越友好,政府和银行开放了UPI(统一支付接口),方便做KYC(身份认证)等支付方面的认证,支付条件有所提升,对在线办公也是利好。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对在线办公工具应用也持更开放态度。

华为亚太云与计算业务总裁周丹金认为,疫情对中小公司和传统工业打击最大,这些公司今年在在支出方面会非常谨慎。

第三个圆桌主题是圆桌娱乐,讨论复杂市场的泛娱乐生态。嘉宾为前Nonolive联合创始人、 ATM Capital 合伙人钟伟、Gojek旗下流媒体平台GoPlay 首席执行官Edy Sulistyo、印尼播客平台Inspigo 首席执行官Tyo Guritno、印度有声书平台 Pratilipi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anjeet Pratap Singh、印度社交平台Bobble A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kit Prasad。

“印尼国内的东南亚娱乐市场没有中国和美国大。虽然印尼播客市场和中国很像,但用户的内容付费意愿没有中国强。但疫情期间,用户对内容付费的意愿有明显变强。我们也有很多本土化内容以及多员的付费套餐。”GoPlay 首席执行官Edy Sulistyo表示,前不久腾讯宣布收购iflix,这对印尼市场来说是好事,不同的OTT平台来印尼,可以教育市场,有助于把蛋糕做大。

最后,针对电商的圆桌讨论中,各位嘉宾对疫情的影响感受有喜有忧。

在印尼做杂货电商TaniHub的创始人Pamitra Wineka看到的可喜场景是,疫情之前,印尼人是不太信任网上购物的,“人们一定要去超市和市场,看到、摸到农产品,才放心”。但因为疫情封锁,有的人尝试了电商,发现送到家里的农场品也一样新鲜,才开始信任电商。Pamitra认为,疫情带来了新的常态,帮助电商公司省下了接近5年教育市场的时间。

以孟加拉国为主要市场的Perfee创始人吴米香却不那么乐观。他表示,疫情封锁虽然对线上购物是利好的,但线下的物流却受到影响。目前,孟加拉的边境清关都已经暂停,估计要一到两个月才能恢复。毕竟,线下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是决定线上购物体验的关键。

Alex Feng是针对家庭主妇的电商平台Chilibeli的创始人,他也对此表示认同,他提到,疫情对于供应链的打击非常大,他们正在考虑自建物流中心,来缓解物流问题。

对于在中国以拼多多为代表,获得巨大流量和销售额的社交电商,嘉宾也都持谨慎态度。吴米香说道,社交只是一种营销方式,更重要的还是品牌。另外,电商基础设施,比如在线支付、物流和线下交付能力,都是做社交电商的基础,这一点,是很多东南亚国家欠缺的。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志象网资深作者

发现新兴市场价值,公众号:passagegroup

下一篇

试看小龙虾如何在中华美食图鉴中乘风破浪

2020-07-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