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受贿四百余万获刑5年,平台买剧的水有多深?

犀牛娱乐 · 2020-07-07
电视剧购销,何以滋生贪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 肉狗,编辑 夏添。36氪经授权发布。犀牛娱乐原创

国产剧的购剧受贿名单上又添了一员大将。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的《陶燕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因在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以下简称《春风》)投资方面违法收受488万元,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已于6月24日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88万元上缴国库。

公开资料显示,陶燕在入职浙江卫视后担任过《中国梦想秀》《十二道锋味》《我看你有戏》《我不是明星》《爽食赢天下》《心跳阿根廷》等20多档品牌节目和大型活动的总策划、总统筹、总导演工作。

2015.03—2019.03任浙江卫视总编室主任期间,陶燕主管电视剧、宣传管理、编播统筹、品牌宣传、视觉艺术、新媒体、文化专题7个部门,并先后将《欢乐颂》《三生三十里桃花》等热播剧带上卫视荧幕,而陶燕的受贿案也是在这期间发生的。

事实上,购剧环节的腐败案例在近年来多发。据不完全统计显示,2014年以来,因购剧受贿被查处的电视台高管人员有十余人之多,其中包括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集团)卫视频道节目采购部原副主任江红、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原台长汪良、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广播电视广告经营中心原副主任何勇等,且最小涉案金额在百万元以上。

电视剧购销一直被与工程建设和广告投放并称为广电系统三大腐败重灾区,陶燕案的出现,让电视剧购销背后的“暗箱操作”再次成为行业和大众的讨论焦点,也为国内剧集市场的健康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电视剧购销,何以滋生贪腐?

2013年,导演郑晓龙曾在19届上海电视节上公开表示,“2012年国产电视剧达到17703集,这里面起码有8000多集播不了,以每集投资100万元计算,也就是浪费了80亿!”

“浪费80亿”的说法虽有些夸张,但电视剧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确实是根深蒂固。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2015年我国电视剧生产总集数维持在1.3万-1.8万集之间,但每年能够真正播出的电视剧剧集总额却仅9000集左右。

无法卖出,对影视制作公司而言,不仅意味着前期投入血本无归,也极可能会影响公司后续的内容产出。另一方面,市场风向和观众喜好的变化又是极快,一旦剧集的积压时间过长,热度势必会被消减,等到播出时,即便有流量明星参演,收视率和话题热度也很难达到预期。而电视台采购时,往往会与制作方签署收视率对赌协议,若达不到目标,制作方就很难拿到尾款,而这又滋生了假收视率的问题。

其次,产能过剩也使得国内电视剧市场成了典型的买方市场,所有的电视剧制作公司都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再加上受电视剧大众文化产品的特殊属性影响,卫视无法制定具体科学的购剧指标,使购买决定权集中在少数人手上,从而促动各类“暗箱操作”悄然形成。

陶燕受贿案的判决书介绍,《春风》主控公司北京东海麒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在已无需他人投资的情况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资1200万元,是为了今后能在电视剧收购等方面得到陶燕关照。同样,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熊某同意帮陶燕出投资款,并承诺《春风》的投资收益全部归陶燕一方,也是为了能得到其关照。

这就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案例,相关的购剧负责人不用出一分钱,却占了10%的干股,可见其中的水有多深。我们有理由相信还有更多隐蔽的“操作手法”,上述被查出来人员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回款难也是滋生电视剧购销贪腐的一大主因。在国内排名前10甚至前20的电视剧公司,手里的应收账款都不是小数目,而电视剧的利润大多在30%-40%,即便前期顺利卖出,但账款拖的时间过长,利润也会随之消失,而这不只是二三线卫视,不少一线卫视都存在长期拖欠账款的情况。

安徽广电贪腐案中,电视剧《心术》发行人万某之所以会送给电视台总编室节目购销中心前副主任张文旭90万元的回扣款,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张文旭能为其催要回款。

发行渠道拓宽,根治病症仍难

从病症产生的两大根源看,想杜绝电视剧购销行业的腐败风潮,拓展剧集发行渠道显然是关键突破口之一。

随着以优爱腾为代表的视频平台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上升,电视台过往的垄断地位确实受到一定的冲击,2020白玉兰奖更明确提出,在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也可以参评中国电视剧类别的所有奖项。网剧和上星剧从奖项上被放在同一平台比较,足以说明它已经获得了官方的认可,视频网站也为电视剧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发行渠道。

但版权剧发行新渠道的容量同样是有限的,且近年来呈现出了显著的缩小之势。

一方面,视频网站的崛起催生了大量新型的影视公司;另一方面,出于满足开源节流、增强自身核心竞争以及探索多维变现方式等发展需求,视频平台早已将平台布局重心从版权剧移至自制剧。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自制剧占比首度超过了版权剧;2019年,爱奇艺与腾讯视频自制剧占比再次上升,均达到65%,优酷占比也开始超过版权剧,达56%。

视频网站对电视剧的分流作用有限,电视剧集产能过剩的问题自然难以得到缓解。而电视台虽然式微,但地位很难撼动,“上星”对不少影视公司来说仍是重中之重。有数据显示,2017——2019年已取得发行许可证未播出剧目298部,2019——2020年已开机未播出剧目290部,累计588部。

此外,随着视频网站话语权和影响力的提升,使得其与影视公司的地位同样呈现出了强烈的不对等,让权力同样有了一定的寻租空间。而无论是版权采买还是自制内容,在现实环境下,同样容易滋生腐败。

在原腾讯视频刘春宁的贪腐案中,检方曾指控其操纵电视剧《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评级,将该剧从B级调整为B+,并因此收了143万元的好处费。

而依据陶燕受贿案的判决书,陶燕是在2016年8月底或9月初时,从优酷高级版权合作总监许某处得知优酷已与东海麒麟就收购《春风》新媒体版权一事达成初步意向。彼时,杨伟东已被任命为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全面负责优酷和土豆双平台的运营业务。虽然杨伟东和《春风》腐败案一事没有关联,但作为平台负责人的杨伟东在两年后同样因经济问题落马。

今年4月,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和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厉行节约,共克时艰,规范行业秩序的倡议书》,建议我国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应控制在毎集400万元人民币以内。

一个月后,优爱腾联合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家影视制作公司又共同发布一份《关于开展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针对倡导节俭、反腐倡廉提出了规范措施。

这两份《倡议书》显然是合理的。国产电视剧要取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就必须挤干“水分”,扎扎实实用“干货”和“硬货”赢得观众,而“水分”不仅是在被屡屡注水内容上,更在其中的各种灰色成本。

这注定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Uber此举表明,该公司渴望在外卖领域争得更大蛋糕,而不仅仅是把饭菜从餐厅送到客户手中。

2020-07-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