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钟波的IPO煎熬:极米站上被告席,“七寸”被掐?

一点财经 · 2020-07-06
多数时候企业总是逃不过墨菲定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36氪经授权发布。

刘亚杰|作者

严 睿|编辑

既高兴,又头疼,钟波正在这样矛盾中煎熬着。

眼下,极米科技董事长钟波的心中五味杂陈。

不久前,极米科技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科创板市场发行1250万股股份,募集至少12亿元的资金。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有了这笔钱,遇到再大的困难,公司总能挺上一阵,何况是用股民的钱,给自己未来的发展买了一份意外保险。

可就在极米向上交所呈报招股书的同时,峰米科技一纸诉状将其推向被告席,指控其侵犯核心专利,计划收取4600万元的“使用费”。

听多了行业巨头1亿飘10亿的专利官司,这笔钱不多,可是对极米而言是毁灭性的。况且,一旦影响到资本市场的态度,那就麻烦了。

既高兴,又头疼,钟波正在这样矛盾中煎熬着。

身为科技创新型企业,需要的就是那么一点“纯粹”;市场份额可以少一些,人才储备可以弱一些,公司规模可以小一些,可是核心竞争力必须足够强,要强到不存在任何质疑。这是火种的力量,是造就燎原之势的唯一要求。然而现在,极米的头顶画了一个硕大的问号。

翻看企业IPO的历史,有太多失败的案例,都是倒在技术的门口。很多公司华丽的数据之下,包裹着同行的压仓石,被发现后打回原形。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日趋严格,会继续压缩这些“空心型”企业的生存空间。

那么故事的最后,极米会成功上岸,还是被打回原形呢?

01 从“马车”到“汽车”

在汽车发明以前,人们脑海中的理想交通工具,是一辆速度更快的马车——很多时候,创新就是用来颠覆传统认知的,钟波对此坚信不移。

随着生活水平提升,众多用户开始采购超大尺寸电视。不过受限于体积、功耗、价格、散热等因素,传统液晶电视这辆“更快”的马车,已经接近速度极限,继续奔跑下去要么累死马,要么坏了车。

于是他提出了新的产品方向:设定用户需要多台电视,一台固定在客厅,利用功耗、散热、价格“三低”的激光电视,满足超大屏体验;利用投影设备的移动性,填补卧室、书房、洗手间等不同场景的空缺。

谈及显示技术,这是钟波的长项。招股书信息显示,钟波曾任职于MStar研发部门,对接TCL、创维、长虹等主流电视机厂LCD机型研发项目。10年的专业履历,让他很清楚如何推出一款成熟的显示设备,于是组建研发团队,成立极米科技。

2014年4月,极米推出面向基本娱乐需求的家用投影产品Z3,三年后推出激光电视A1,极米让大屏体验驶入“汽车时代”。

2015年,极米进入快速增长期,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其智能微投产品很快超过爱普生和索尼等老牌企业,市场份额很快达到51.4%,一直保持领先优势到现在。

激光电视门槛较高,极米未曾公布销售数据。按钟波的规划,未来激光电视市场份额将达到10%。依据奥维云网数据,2019年彩电市场全年零售量为4772万台,激光电视是一个年销量近500万台的大市场——又一块巨大的蛋糕冉冉升起。

无可限量的前景,给极米带来了足够的热度,也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我们对研发的投入是不设限的。”在不同场合,钟波一直强调底层研发实力,不过主要用于消费级设备的DLP(Digital Light Processing,数字光处理)投影技术,仍在采购德州仪器公司DMD(Digital Micro-mirror Device,数字微反射镜)解决方案,占据主要成本投入。

招股书信息显示,2017-2019年极米采购成本从9.44亿元增长至16.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0.6%,不过三年研发投入合计才1.77亿元。一高一低之间,让“研发型企业”的招牌略显尴尬。

对此,极米表示其核心技术凝聚在合光系统、照明显示和成像系统三个环节,集成后打造出自研光机。需要利用DMD芯片实现光机设计与整机设计高效衔接,而非亲自设计生产解决方案。可见极米是研发型企业不错,却也没有那么深的投入。

如此业务形态,很适合套用农夫山泉广告词:我们不研发底层技术,我们只是成熟解决方案的“搬运工”。极米内部并不激发从零到一的跨越,而是酝酿从有到好的升级,就好像智能手机:屏幕不是我的,芯片不是我的,系统不是我的,存储不是我的,可销量是我的。

根据市场份额作出投资决策的机构不在少数。企查查数据显示,2014年7月起极米已经在一级市场拿到七轮融资,领投不乏百度、经纬中国、赛领资本等明星企业。相信在他们内心深处,也是万分忐忑——极米还没迈过资本市场的门槛,可别在专利市场被竞争对手割了韭菜。

02 打七寸

只是多数时候,企业总是逃不过墨菲定律。

不久前,科创板上市企业光峰科技(688007.SH)发布公告,旗下子公司峰米科技对极米发起专利侵权诉讼。这几年,光峰科技打了不少专利官司,与台达电子、卡西欧、中强光电等企业对簿公堂,均是为争专利之高低,显然是一家“闲不住”的“好战分子”。

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底光峰已向极米发送律师函,指出极米Z6系列投影仪使用了光峰科技2011年研发的“高亮度激发方法及基于光波长转换的发光装置”(专利号ZL201110086731.9)。

综合极米官网与招股书信息,Z6系列共有极米Z6与极米Z6X两款产品。2018-2019年间,该系列是中国投影市场销量冠军,一旦法院判定侵权成立并启动禁售,势必对极米产生巨大影响,峰米开始针对极米的定向打击。

按照峰米诉求,极米及子公司需要停止侵权行为,销毁侵权产品,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费用共计4600万元——峰米通过诉讼,给极米的技术高度进行估值:7年的自主研发,估价大约4600万元。

不过说来奇怪,一项专利侵权,就要禁售两款旗舰产品、赔偿4600万元吗?现在专利使用成本这么高吗?

其实查看光峰律师函就能发现,极米侵权行为共涉及极米皓·LUNE、极米皓·LUNE 4K、极米曜·LUNE Pro等7款激光电视产品,以及极米Z6X、新一代Z6X、极米H3等8款投影仪产品,侵犯专利共计33项。

目前,极米官网在售的激光与投影设备共计20款产品,可见这不是一场阻击战,而是全面硬刚,不打算给极米留下喘息的机会。

“极米将积极应对,通过法律维护自身权益。”根据回复,极米的姿态仍然从容,不过实际上,这并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抗。据招股书内容,截至2019年12月31日,极米科技境内外共获授权282项,其中发明专利16项,外观专利140项,“面子工程”做得更好。

在光峰面前,这样的技术围墙显然有些低矮。按照企查查数据,光峰科技持有1471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超过1000项,外观设计只有105项。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光峰正面打到极米的“七寸”。

“对簿公堂前,双方本有可能和平解决问题。”光峰内部人士向《一点财经》介绍,2020年3月25日,钟波曾带队到访光峰科技进行现场沟通;4月9日,双方法务对接并确认极米使用了光峰的激光专利技术;4月23日,极米提出了100万元授权费的使用方案。

可是4月24日极米推翻了前期方案,答复光峰并不存在侵权问题。极米科技CFO廖杨公开表示,愿意开展业务合作,就专利问题展开交流,同时“不怕被诉”,和谈就此破裂。

是什么让合作告吹?双方均未予置评。但有业内人士分析,“掀桌子”的大概率是光峰。

“100万打包使用33项核心专利,平均每项专利仅3万元,这样的价格实在太低,这一点从目前4600万元的诉讼请求即可印证;何况通过沟通,光峰一定看出极米专利储备不足的问题,必然集中火力猛攻。”该业内人士补充说。

在极米IPO期间发起专利诉讼,光峰确实“不厚道”。不过极米低矮的技术壁垒,以及仍然在膨胀的市场规模,怎忍心放下手里的镰刀?

03 猫鼠游戏

其实,拿起镰刀的又何止竞争对手,极米的用户早已经跃跃欲试,而且在2018年已经开始行动。

这一年,家用投影仪市场发展势头非常理想,极米科技的表现更是出类拔萃。根据IDC发布《中国投影机市场跟踪报告》,2018年极米科技以57.5万台的出货量,以及65.7%的增速稳居市场首位,将爱普生和索尼等传统厂商甩在身后。

只看市场表现,极米已经给到投资人很多惊喜。正是此时,问题光顾了这家公司:众多用户反应产品体验与宣传描述不符,一部分消费者开始维权。

2017年,个人买家何海与朱金松均通过网络渠道,均采购极米H1智能投影机。使用时发现,该产品亮度未达到宣传的技术指标。司法部门检验后,最终判定极米科技存在欺诈行为,要求极米科技分别向两位买家退还费用并作出赔偿。

另据企查查信息,2019年6月-2020年4月期间,北京、四川、广西三地的多家法院开庭审理多项诉讼,均为针对极米“网络购物合同纠纷”,维权已经形成群体效应。

线上店主有这样的经验:一旦在售产品持续出现相同的问题,专业打假人势必前来“拜访”。经两次成功维权,“告状大户”刘育能开始关注这家公司,不久后将极米科技告上法庭。极米原本通过供需关系与消费者互动,如今却成为用户眼中的猎物,开启了一场猫鼠游戏。

将消费者维权作成生意,这被众多企业主所不齿,可是维权形成群体效应时,对企业的冲击非常可怕。

不久后,四川省电子产品监督检验所以及国家电子计算机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出具检验报告,显示极米H1的光通量仅有642.6lm与575.89lm,与宣传中1000-1999lm的理论值相去甚远。

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抽检中,极米H3智能投影机同样存在亮度不足的问题,可见极米产品问题已经不是个案。

换言之,极米引以为傲的技术能力,无法满足用户的体验需求。既然产品有问题,就怪不得猎户“举枪觅食”了。

公开信息显示,这几次诉讼法院均判处极米败诉,后者随即向上级法院提起申诉。不过就在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前,一审胜诉方均提出撤诉。“双方大概率达成庭外和解,极米应该做了不少工作。”一位接近极米方面的人士告诉《一点财经》。

在国内,这些庭外和解尚存斡旋空间,一旦出海国际市场,是否还能如此从容自如?

为了继续放大想象空间,2016年7月极米已经启动海外市场布局,目前产品已覆盖美国、日本、欧洲等发达市场。

“极米将实施市场开发计划,进一步夯实中国投影设备市场份额第一的地位,同时继续积极探索、开发欧洲、北美及日本等其他区域市场。”通过极米对《一点财经》的回复,不难看出拓展海外市场已然势在必行。

相比之下,那是一个更容易出现猫鼠游戏的生态:对专利保护的要求更为严格,对破坏游戏规则的惩罚也更为狠辣。面对更强大的竞争对手和更刁钻的用户,极米能够打出的王牌并不多。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极米仅在境外持有3项外观设计专利,尚未持有发明专利。在国内尚且打不过光峰,扛不住用户的极米,能否两手空空在国际市场打出一片天?难度实在太大。

这样的极米走入资本市场,尚谈不上结果如何,却已是凶多吉少。

04 结语

回看投影设备行业,这还是一个正在成长的市场,IDC预计2020年行业增长率将达到13.8%。与智能手机不断下滑的增量相比,无疑成为全新的金矿。

可是面对全新的机会,企业还要继续用浮于表面的“性价比”手段收割市场吗?完全没有意义。企业发展的逻辑,已经变成先有好技术,再有好产品,最后成就好企业,高销量不过是顺水推舟的附带品。

这样看来,极米科技的路径有问题,孱弱的技术积累与不能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短期内还撑不起其高估值。持续多年的高销量,高市场占有率,空留本末倒置的遗憾。

也许有一天,极米在海外市场同样获得了成功,可是谁又能肯定,那不是竞争对手围猎目标的信号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Google 做了一个全品牌「互传联盟」

2020-07-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