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沉默的上星剧

数娱梦工厂 · 2020-07-02
话题度被网剧全面吊打,上星剧真要成“夕阳产业”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陈丽雯

编辑 | 友子

《乘风破浪的姐姐》风光无限,上半年芒果台却没有一部热剧。

6月21日,《蜗牛与黄鹂鸟》在湖南卫视金鹰剧场首播。这是上半年湖南卫视的最后一部黄金档上星剧。

尽管有林允和张新成领衔,这部剧播出十多天来毫无热度。根据德塔文周报数据,该剧景气指数远不及同为上星剧的《三叉戟》《燃烧》,更是远不如《隐秘的角落》《怪你过分美丽》,豆瓣更是仅有3.9分。

同为上星剧的《三叉戟》和《燃烧》尽管口碑不错,收视也至少是双台破2,但在网上的话题度却远远赶不上《隐秘的角落》等热门网剧。

这是上半年上星剧的普遍现象:看阵容看背景大有来头,收视也不差,但网络声量却完全不行。

以《燃烧》为例,这部涉案剧导演是去年热门网剧《破冰行动》编剧陈育新,由公安部宣传局和山东省公安厅联合摄制。根据广电官方的中国视听大数据,该剧包揽黄金时段电视剧单频道忠实度前2。

如此的阵容、平台和制作,但话题度却完全跟不上。有网友耿直表达出对该剧的第一印象:还以为是那部韩国电影。

同样是涉案剧,无论是优酷的《重生》,还是爱奇艺年初的《唐人街探案》和近期大爆的《隐秘的角落》,都收获了相当出色的讨论度。

可以说,今年上半年,真正出圈的上星剧屈指可数。正午阳光的《清平乐》、孙俪的《安家》的讨论度已经算是其中突出的,然而与往年各自作品相比都有相当差距。

尽管网剧逆袭上星剧已经有好几年了,但即便是回顾2019年,上星剧也能数出《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多部收视、口碑和热度俱佳的作品。为何到了今年,上星剧要在网上掀起讨论度,变这么难了?

能打得过网剧的上星剧不仅越来越少,也远不如往年热剧

数娱梦工厂统计,2020年上半年,五大一线卫视共上线了22部剧,数量虽不少,但真正有热度的寥寥无几。

长盛的古装剧,上半年上星的只有两部。除了央视与爱奇艺等合作出品的《绝代双骄》在央视八套播出外,就只有在湖南卫视独播的《清平乐》。

《清平乐》是正午阳光的年度大作,与《知否》一样由侯鸿亮制片、张开宙导演,甚至同样以宋朝为背景,还有王凯担纲男主,一众配角也都是实力演员。

《清平乐》收视虽然基本破2,但评价却并不高,从导演风格、剧情节奏到角色人设,都遭到了观众吐槽。 豆瓣更是只有6.5分,远低于正午阳光的惯有水准。

深受电视观众喜爱的谍战剧上半年上星了三部。《红色》编剧徐兵新作《新世界》今年1月开播时备受期待,又有孙红雷和张鲁一两位因谍战剧大火的演技派,收视最好时曾双台破2,然而口碑高开低走,70集的超长战线更是磨灭了观众的最后一丝好感,最后成了徐兵作品库中又一部不及格作品。

任嘉伦等年轻演员领衔的《秋蝉》收视也是一度双台破2,但口碑同样不及格。张一山与潘粤明主演的《局中人》才开播一周,然而因剧情逻辑问题,评价已经比《新世界》和《秋蝉》更低。

上半年上星剧数量最多的依然是现代情感剧,有9部,然而口碑和热度双收的却屈指可数。

《完美关系》因为黄轩和佟丽娅的新鲜搭配引起了话题,但故事剧情经不起推敲,加上男女主的演技程式化,剧集口碑很快崩塌,甚至为口碑不错的黄轩也带来了负面风评。

而最近刚刚收官的《幸福,触手可及!》尽管是流量领衔,收视率和播放量都很可观,但剧情和演员演技的bug更为明显。对两位主演事业的提升也非常有限。

由《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班底打造的甜宠剧《冰糖炖雪梨》已经算是小有水花,口碑也不错,但话题度远不及去年同类型的《亲爱的,热爱的》。

对比下来,现代剧中,孙俪主演的《安家》和宋茜的《下一站是幸福》已经算是上半年表现最初突出的上星剧了。

这两部剧不仅收视是同时间黄金档的第一,在网播数据上,《安家》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达75.5亿,《下一站是幸福》在芒果tv的播放量达42.2亿。

但与去年题材相似的爆款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

近几年,探讨“原生家庭问题”类型的电视剧总会成为舆论热点,比如《欢乐颂》的樊胜美和《都挺好》的苏明玉都引起了无数话题。同样是探讨原生家庭话题,又是孙俪主演,乘势而来的《安家》原本有望成为又一部家庭剧爆款。

然而从讨论度来看,房似锦的热度显然比不上樊胜美和苏明玉。

《都挺好》无疑是2019年度的年度爆款。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安家》和《都挺好》话题讨论量不相上下。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但在更具参考价值的豆瓣上,《安家》的评分人数少了整整十万人。这足以解释,为何在大众舆论里,《安家》的存在感远不如《都挺好》。

对比孙俪往年的作品,《安家》的影响力上也明显逊色。作为最有收视号召力的电视剧女王,孙俪主演的《甄嬛传》《芈月传》《那年花开月正圆》,都是实打实的大热剧集。

《那年花开月正圆》不仅收视曾经单台破3、双台破2,甚至曾带动“周莹故里”的旅游热。作为《甄嬛传》的“姐妹篇”,双台联播的《芈月传》也是2015年的卫视年冠,孙俪的这份成绩更巩固了她的影响力。对比下来,《安家》只能说是孙俪既往水平的平稳发挥,未能看出什么突破。

今年的《下一站是幸福》与去年的《亲爱的,热爱的》一样,都是现代偶像剧,但两者的热度不能同日而语,单从微博超话的粉丝数和超话排名就能看出端倪。

而这两部偶像剧对男主角人气加成的差距就更明显了。

在《下一站》和《亲爱的》之前,宋威龙和李现都属于小有名气稍欠火候,但《亲爱的》一举将李现捧成“现男友”,跻身一线流量。在《下一站》中担纲主角的宋威龙却没有这样的势头,剧播完后虽有一段时间的人气上升,但并没有上一个台阶。

综合看来,今年上半年上星剧真的不大行。

卫视式微,网剧得道

这几年,卫视影响力下降已不稀奇。但今年上半年,上星剧整体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乏态,却让人意外。

在微博有900万粉丝的收视分析博主@卫视这些事儿近日感慨:夕阳产业,再折腾也不会出来什么花了。

尽管近两年影视行业受挫是事实,但今年上半年,几大网络平台依然交出了比卫视更出色的成绩。

年初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开播,很好地带动了观众的追剧热情。剧集以电影IP《唐人街探案》为依托展开,新主角林默出场,引出多个新案件,故事引人入胜,情节人物还打通了“唐探”内部宇宙。

这部剧符合视频平台用短剧吸引年轻观众、强化会员粘性的思路,为今年爱奇艺的悬疑内容开了好头。到6月份的迷雾剧场贡献出爆款《隐秘的角落》,更是彰显出爱奇艺深耕悬疑短剧的远见。

同样对悬疑短剧有尝试的还有优酷,一部《重生》以33.7亿的播放量收官,算是不错的成绩,后续的《失踪人口》等科幻悬疑的尝试,也引起了关注。

不少曾上星播出的电视剧续作都转到了网络首播。《爱情公寓5》尽管口碑不佳,热度却在爱奇艺网播剧中高居第一;而迪丽热巴与高伟光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腾讯独播后斩获80亿的播放量;长寿IP《乡村爱情12》则在优酷拿到了35亿的播放量。还有不少古装剧如《月上重火》《九州天空城2》,同样选择了网络首播。

正午试水网剧的12集短剧《我是余欢水》也是今年网剧市场浓墨重彩的一笔。

《余欢水》一播出,就凭借现实主义荒诞喜剧的紧凑剧情得到观众好评,豆瓣评分一度飙到8.5分。尽管到了收尾因人物台词争议遭到集体差评,这部剧依然是盘点上半年网剧绕不开的一部。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各个平台都在努力改变网剧只是单个出爆款的现象,正在大力构建自己独特的厂牌定位。

芒果tv专注甜宠剧场,《时光与你都很甜》《楼下女友请签收》《韫色过浓》等都是有芒果自身生态特色的小成本甜宠剧,《时光与你都很甜》的播放量默默到达了19.1亿。《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播放量不算高,但题材和内容可以看出芒果自制剧有了一定突破。

爱奇艺除了悬疑剧备受瞩目,还贡献了口碑不错的《鬓边不是海棠红》《民国奇探》等民国剧。

《庆余年》收官后,腾讯视频上半年输出了甜宠剧《传闻中的陈芊芊》,还重启“鬼吹灯”系列IP,目前播出的第一部《龙岭迷窟》口碑不错,可以说是挽救了这个被透支的IP,为系列后续作品实现了续命。 

在持续推出优秀作品的同时,网剧的地位今年也终于得到了正视。

2020年白玉兰奖的参选规则有了一项很大的变动。电视剧征集“中国电视剧”的类目中明确表示,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在中国(含港澳台地区)卫星频道播出的电视剧或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可参评中国电视剧类别的所有奖项。

这意味着《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锦衣之下》等近两年的热门网剧都可参选白玉兰奖。

可以说,官方奖项也认识到了一个事实:网剧已经发展到可以在质量和讨论度上比肩甚至超越上星剧。

用白玉兰奖负责人王晔的话说,“如果不把《长安十二时辰》等剧纳入白玉兰的评选范围,是没有办法百分之一百体现这一年度中国电视剧的实际面貌的。”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还有多家新消费公司也都已逼近新一轮融资的关键时刻

2020-07-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