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20年毕业季:最孤独的毕业照,一人完成全班38位同学合影

显微故事 · 2020-07-02
这一年已经有太多遗憾,他不想再增加一个。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显微故事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你拍毕业照了吗?

今年的毕业季对于应届生来说尤为特殊,少了拥抱和告别,多了防护的警惕和脚步匆匆。

连一张毕业照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连对老师和同学的一句再见、一句珍重,也只能通过微信和视频传达。 

6月29日,一张特殊的毕业照在腾讯微视走红,不仅登上了微博热搜,还受到央视新闻官方微博、新闻联播官方微信的报道转发。

武汉传媒学院郗星宇同学在学校门口分别摆了38个造型,后利用PS软件将全班剩余37人的脸“移花接木”到自己身上,制作出一张“孤单又热闹”的毕业合影。

本期显微故事采访到了这张毕业照的拍摄者郗星宇,他为我们讲述了这张照片的创作初衷和整个过程。

他说,大学四年,不能就这么草草收场,他要自己一个人代替全班拍下一张实体毕业照,并交到每一个人手中。这一年已经有太多遗憾,他不想再增加一个。

以下是关于郗星宇的真实故事:

采访 | 顺子、方方

撰写 | 顺子、方方

编辑 | 方方

“你上热搜了!”当朋友告诉郗星宇这个消息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吧。

郗星宇马上点开微博,发现自己不仅上了热搜推荐,还获得了央视新闻的微博、新闻联播的微信转发。

此时距离他在腾讯微视发布“1个人完成全班38个人拍毕业照”短视频仅不到20分钟,也是从这里开始他“火了”。

在这个短视频里,郗星宇分别站在38个不同的位置上、对着武汉传媒学院的校门自拍,然后再通过后期换脸,一个人完成了全班的毕业照,成了全国“毕业照荒”里独一份的存在。

郗星宇自制的实体毕业照

“我炸了”,郗星宇心想。紧接着,他兴奋地不断刷新微博,持续几个小时,点赞、评论、私信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到现在他都没法完全统计自己到底涨了多少粉丝。

大部分人都表达了“太暖心”、“超可爱”,也有很多因为疫情而无法拍摄毕业照的应届生表示,“好希望自己也能有同款照片、同款同学”。

98年出生、年仅22岁的郗星宇,就这么迎来了属于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

大学四年,不能就这么完了

疫情后,武汉封城、学生无法返校,这也让每个应届生想要拥有一张实体毕业照成了奢望。

大部分高校只能通过在线学位授予仪式、利用卡通素材和学生头像合成来象征性地“照”毕业照。

郗星宇觉得,这未免太敷衍。毕业照对于应届生来说,不仅是最有仪式感的毕业流程,更是对于整个学生生涯的记录和留念。

郗星宇的微视

大学四年,郗星宇有三个心愿一直没有完成:去武大看樱花、在江滩看跨年烟花、拍一张毕业照。前两个以后还有机会,但第三个,错过就真的错过了。

毕业怎么可以连张毕业照都没有?“过年七大姑八大姨要看我毕业照怎么办?未来公司领导要看我毕业照怎么办?未来我女朋友要看我毕业照怎么办?未来我儿子要看我毕业照怎么办?”……

不行,郗星宇心想,大学四年不能就这么完了,他想通过自己大学四年的专业所学,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送给同学们一张实体毕业照!”

为了防止人员聚集,学校规定每天接待学生不能超过20个人,给郗星宇定的返校时间是6月22日。

为了赶得上在毕业典礼前给大家一个惊喜——“一张实体毕业照”,郗星宇提前半个月买了从淄博回武汉的车票,一个人先回了学校。

结果到了学校,郗星宇才知道学校还有个规定:每个宿舍每天只能回1个人。郗星宇没办法,只得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暂时住下。

第二天,他找朋友借了学士服、找老师收集了全班同学的证件照,马上开始了自己的“秘密计划”:

取景地选在学校的大门口,那样可以露出校名。没有掌镜人,就用三脚架架着相机,用视频模式录下了不同的动作。

在拍摄时摆什么样的姿势,以期在更能体现各位同学的性格特点的同时,还能还原大家心目中的“完美毕业照”,这对郗星宇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为了光线更好,郗星宇还特意选择了正午拍摄。

武汉夏季极其炎热,拍摄那天最高温度有35度,郗星宇穿着密不透风的学士服、一个人在烈日下摆拍、调角度,汗水浸湿了整件学士服。 

“中途真想放弃”,但他又转念一想,“要是毕业了,大家再见面就难了”。这个念头一直支撑着他拍摄到了太阳下山、完成38个同学的位置才收工。

一碗热干面、一口红牛,解决了“人生大事”

拍摄完毕后,郗星宇从被太阳暴晒一下午的相机中,拿出烫手的电池时,心有余悸。

“幸好中途没罢工!不然就白拍了!”

紧接着,郗星宇把自己关在小开间里一天一夜,开始了修图大业。

修图换脸是个细致活,所有照片共3.9G多,每个人提供的照片光线、角度不同,为了照片美观,在一张张换图的时候,郗星宇还得调整照片。 

饿了,他点外卖热干面,困了,喝红牛。

“毕业照”最终完成时,郗星宇电脑前已经摆满了喝空的饮料罐。

当郗星宇把这张毕业照发送到沉寂已久的班级群后,整个群忽然又热闹了起来。

同学们纷纷开始找毕业照上的自己,有挑剔P得不好的、有嫌弃郗星宇“身材”不够壮的、也有人说“大学四年,终于在毕业照上瘦了”。 

但可以感觉到,每个收到这份“特殊”礼物的同学,都很开心。郗星宇这才感觉,心头上一直挂着的“人生大事”终于圆满解决。 

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张来之不易的毕业照、以及拍摄过程,郗星宇将剪辑好的短视频同步发在腾讯微视。

一方面,郗星宇本来就是摄影专业,拍照时常习惯将摄影花絮录制成花絮视频,和摄影作品一起分享出来给大家。

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微视太适合微信朋友圈分享了。

 郗星宇也曾尝试过分享其他平台的短视频内容到微信朋友圈,但只能呈现出一个链接,没办法让好友直接看到作品。

此外,朋友圈分享的短视频有15秒时长限制,而通过腾讯微视可以延长至30秒的播放时长。

愿意拍摄和分享视频的人可不愿意浪费一丝展示自己的机会。更何况,拍摄毕业照这么辛苦、流了这么多汗、花了郗星宇这么多心血,15秒怎么能够完全展示?

对于郗星宇这样的创作者来说,朋友圈就是自己最大的展示舞台,更多的时长、意味着更多的展示空间。

2020年遗憾太多,毕业要用“笑脸”弥补

精心制作的毕业照被央视新闻“翻牌”、上热搜后,郗星宇觉得很骄傲,也开始幻想起了毕业后的生活。

“毕竟全国有一部分人知道我的名字了,红了以后也想借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好好发展下自己的视频自媒体”,郗星宇说。

在回武汉之前,郗星宇已经计划创业。

早在大二时,郗星宇就常校外做兼职,主要是帮朋友拍片、或者摄影棚的拍摄需求。

武汉汉阳大道 (郗星宇摄影作品) 

武汉汉阳大道 (郗星宇摄影作品) 

毕业作品《游乐场》 (郗星宇摄影作品)

他心想,反正毕业后都要工作,不如自己创业试试。

“在武汉待了这么多年,这里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再加上我想闯荡一下,看看自己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

不久前,郗星宇刚和几名师兄在武汉一起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

“不过今年这个情况,其实也蛮艰难的”,郗星宇说。

虽然他大部分朋友已经找到工作,但大家都表示很多岗位已经不像往年那样好入职了,再加上很多企业的校招岗位缩减,就业压力比以往要大不少。

在回武汉期间,郗星宇在路上遇到一个外卖小哥,几番聊天后才发现对方和自己同届,也是一个应届毕业生,“不是说送外卖不好,但也能从言语感觉出来今年大家有点难”。

接受采访时,郗星宇刚结束了一次婚礼短视频跟拍,但那也是这几天为数不多的一单生意。公司每天单量少、且不固定,有时候一天都接不到单。

“虽然就业不太好,但我们都在努力”。郗星宇觉得,整个2020年已经有太多遗憾:比如无法和室友在新生入学时聚餐的“龙门烤鱼”吃一顿毕业散伙饭、没有办法得到一张正式的毕业照、没有一个毕业告别晚会……

但越是有这么多遗憾,越需要用笑脸来弥补这些空白。 

他很看好短视频自媒体的未来。“毕竟自媒体发展速度很快,微视这类平台让平时没什么发展机会的人,能够在家、通过创意,吸引外界的注意,这都是别的行业做不到的”。

“疫情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郗星宇觉得,有些人觉得今年不好做、就选择放弃,但对他来说不一定,或许这次上热搜就是一个机遇。

他最近一直思索的是“未来”:在微视火了这个视频后,怎么火下一个。

他想尝试做段子、尝试更多不同类型的短视频,他也希望能通过微视这个平台机会,赶上自媒体浪潮。

“毕竟我还年轻”,郗星宇说。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要管理风险,而不是逃避风险。

2020-07-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