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情色偶像到大众网红,如今的虚拟偶像都在干什么?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6-30
“更接近偶像原始定义”的 ta 们,会抢走真人偶像的饭碗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Thomas,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虚拟偶像不断模糊真实和虚拟的边界,争议也随之而来

Song Machine: Friday 13th (feat. Octavian) - Gorillaz

全球最成功的虚拟乐队,街头霸王乐队(Gorillaz)的 Song Machine 项目在 6 月初有了新动态,发布了与嘻哈歌手 Octavian 合作的新单《Friday 13th》。5 月末,Calvin Klein 因为在广告中安排 Lil Miquela 与模特 Bella Hadid 接吻而备受争议。4 月,中国最著名的虚拟歌手洛天依,出现在了李佳琦的直播间,成为带货网红,近 300 万人观看。2 月,第一个色情虚拟偶像Projekt Melody, 在情色直播平台 Chaturbate 上进行了首秀。

Friday 13th

把街头霸王、Lil Miquela 与 Projekt Melody 并列,是因为 ta 们都不是真人,而是在网络上备受追捧的虚拟偶像。随着科技和社会的发展,虚拟形象可谓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街头霸王、Lil Miquela 与 Projekt Melody 就分别是虚拟乐队、带货网红和色情明星三个领域的代表。

Source: ES Magazine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形象并不是真正的 AI,背后有团队制造了它们并操纵着一举一动,但这并不影响虚拟偶像的走红。街头霸王已经成立了 20 年,被吉尼斯认证为世界上最成功的虚拟乐队,Lil Miquela 在 Instagram 上的关注者超过 240 万,由美国动画师 Digitrev X 设计的 Projekt Melody 的直播也吸引到了数以万计的观众。另外也别忘了初音未来——两年前还有人宣布与它结婚,并为婚礼花了 12 万元。

Projekt Melody

虚拟偶像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包罗万象的存在。在技术和创意的包围下,它们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它们实现了现实中无法达成的行为,人们或乐观或悲观地谈论着它们是否可能抢走真人的饭碗。

在粉丝们眼中,虚拟偶像是不会失格的。现实世界中的明星会因为负面消息跌下神坛,虚拟偶像却能够保持完美。知乎上关于“虚拟偶像的意义何在”的问答中,有人写道“虚拟偶像更接近偶像最原始的定义。”但随着虚拟偶像不断模糊真实和虚拟的边界,争议随之而来。

Virtual Models

虚拟音乐偶像成了艺术表达的一种形式

早在 1958 年,就出现了由三只动栗鼠组成的动画乐队鼠来宝(Alvin and The Chipmunks),那时都还没有虚拟偶像这个名词。虽然幕后的创作者 Ross Bagdasarian 获得了格莱美工程奖的肯定,但无论是这支乐队还是其后效仿的面对儿童的虚拟乐队都没有能在流行文化层面掀起太大的波澜。

40 年后,街头霸王横空出世。它用不拘一格的音乐形式影响了音乐世界,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虚拟偶像的潜力。

Gorillaz Aries ft. Peter Hook & Georgia

Blur 乐队主唱戴蒙·亚邦(Damon Albarn)和漫画家吉米·何力特(Jamie Hewlett)创造街头霸王的初衷,是为了表达对 MTV 的不满。在他们看来,快进入千禧年时代的 MTV 花里胡哨,电视上只有明星光环,音乐内容无从谈起。

Damon Albarn Gorillaz Live

用一个虚拟的东西批判现实的空洞,看上去多少有些讽刺,不过,仔细审视一下街头霸王的音乐,就可以发现这番批判掷地有声。与 Blur 的 britpop 不同的是,亚邦为街头霸王注入了多样的风格,乐队的第一首单曲《Clint Eastwood》就混合了嘻哈、摇滚和电子曲风。爵士、民谣、管弦以及歌剧等元素之后都出现在了街头霸王的音乐里。街头霸王用模糊音乐种类界限的方式重新定义了音乐。

文章开头提到的 Song Machine 项目,是街头霸王的最新创意。乐队会在 2020 年与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推出作品。《Friday 13th》是该项目的第四首作品。

Song Machine Series

在一份提供给媒体的公关稿件里,街头霸王在谈到这个项目的目的时是这么说的:“Song Machine 是一种全新的形式。这世界的变化速度比增压粒子还快,Gorillaz 得随时打破旧有模式才行。我们甚至不知道下一个走进录音室的会是谁。Song Machine 以‘未知’为能源,靠‘纯粹的混沌‘运行,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准备好了,就像没有明天一样。你知道的,万一呢。”

Gorillaz Friday 13th ft. Octavian

与多变的音乐风格匹配的,是街头霸王四个看上去既可爱又有些瘆人的卡通形象,光是主唱 2D 那凹陷黑暗的眼球就透露出一股深邃和幽暗感。亚邦和何力特为街头霸王设置了一个后启示录式的世界观,每个人都有详细的故事背景,从漫画、MV、采访中寻找彩蛋成为了粉丝的一大乐趣。

Gorillaz Aries ft. Peter Hook & Georgia

就连乐队的工作室 Kong Studios 也别有洞天。通过网络和 app,造访者可以参观每位成员的卧室、录音室,走道和厕所。每个房间也都有额外的惊喜和可以玩的游戏,比如大厅中的混音机和自助餐厅墙上的留言板。

正如亚邦所言:“街头霸王的卡通形象在我看来比许多电视上的真人更真实,因为你知道这形象背后有许多智慧和心血,所以它绝不可能是个谎言。”

成员“入狱”,Gorillaz 找动画《飞天小女警》借来反派角色 ACE 担任低音吉他手

许多新崛起的虚拟偶像,都从街头霸王那学了经验,用虚拟的形式去实现现实中难以完成的东西。在 Spotify 上,虚拟嘻哈歌手 Teflon Sega 的播放量超过了 1900 万,他神秘的身份与富有宇宙感的合成音乐相映成趣。

Credits to: Alli Lindsey

加拿大歌手 Grimes 在今年年初推出了自己的虚拟形象 WarNymph。一方面,Grimes 有孕在身,这个虚拟偶像可以代替自己完成许多宣传工作。另一方面,这也是 Grimes 的一个实验。用她的话来说:“我们想创造出一个适合下个媒体时代的物种。它能够把我们转移到不存在现实中的世界里。如果我们的身份可以虚拟化,还有什么可以?我们在探讨我们在宇宙中演进的理论和技术。”

WarNymph

至于以初音未来为代表的日本虚拟偶像,更多地是植根于日本的偶像文化。与街头霸王的音乐属性相比,初音未来的表演性和偶像性更强。把两者放到一起或许有些违和感,但作为虚拟角色,它们都积累起了数量可观的拥趸,并启发着后来者。

虚拟网红,成为产业还是一时风潮?

如果你认为围绕虚拟偶像的产业只有虚拟艺人的演唱会和周边,那么可是太小瞧虚拟偶像了。随着社交媒体和直播平台的兴起,虚拟偶像找到了另一种存在形态——带货网红。

Credits to: Bella Howard

2016年,Lil Miquela 的账号在 Instagram 上突然走红。这个五官标致、长着雀斑的女孩看上去非常亲民。虽然身份成谜,但这没有影响 Lil Miquela 获得代言许多时尚品牌的机会。

后来人们意识到,这个让他们追捧的形象不是真人,而是一个利用计算机技术合成的形象。Lil Miquela 背后是一个名为 Brud 的初创公司。一个集结了设计师、名牌运营和软件工程师等人的团队运营着 Lil Miquela 这个形象。

Source: 1 Noco Estilo

如果说音乐圈虚拟偶像的关键词是创意和艺术,那么虚拟网红的关键词便是营销。为了让 Lil Miquela 的形象更加立体,团队不仅时不时分享它的街拍,营造出时尚达人的感觉,还为它注入了价值观——#Black Lives Matter 的标签出现在了官方账号的介绍上。

Source: Instagram

比这些更能体现营销手段的是 Brud 导演的一出戏。在 Lil Miquela 身份成谜的时候,一个名叫 Bermuda 的账号黑了 Lil Miquela 的 Instagram,删除了 Lil Miquela 的照片并换上了自己的。Bermuda 声称自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与 Lil Miquela 持有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后来,Brud 用让 Lil Miquela 和 Bermuda 同框的方式,揭晓了两者身世的谜底。“左右互搏”的操作让 Brud 赚足了眼球。

就营销而言,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保险,但与真人相比,虚拟形象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存在,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需要的活动上。在场下,也不会出现人设崩塌,像 Pewdiepie 那样因为讲反犹太笑话而引起的轩然大波不会发生它们身上。正如一位风险投资人对《华尔街日报》所说:“你可以制造出卡戴珊一家,让它们与那些真人在互联网上引发的争议绝缘。”

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品牌把目光投到了虚拟网红身上。Lil Miquela 之后,涌现出了许多带货网红,比如由美国摄影师 Cameron James-Wilson 创造的黑人虚拟模特 Shudu Gram 以及日本 CG 公司 Modeling Café 推出的 Imma。今年1月,Brud 获得了由星火资本领投的 1.25 亿美元。4 月 21 日,李佳琦的直播间也出现了一位特殊的来宾——虚拟偶像洛天依。

Source: instagram(@shudu.gram)

与虚拟偶像在音乐上达到的造诣相比,虚拟网红的热闹更难评价一些,没有人能肯定,虚拟偶像是会发展成一个成熟稳定的产业,还是只在经历“15分钟名人”时刻。当新鲜劲过去之后,人们是否依然能热衷,成为了一个未知。

从目前来看,虚拟网红的本质是一个精心刻画的形象,算不上真的 AI。Brud 公司声称自己是一家专注 AI 和机器人的公司,但根据艺术杂志 Cultured Magazine 记者 Jenna Sauers 的报道,该公司在 AI 相关的领域并不持有任何专利。

日本CG公司 Modeling Café 推出的 Imma

不过,虚拟网红身上的光环足够耀眼。Lil Miquela 借着风头推出过自己的服装品牌“Club 404 Not Found”(虽然现已停产),后来还跻身音乐界,推出的流行单曲反响颇佳(虽然 Lil Miquela 背后的声音仍然成谜)。5 月,好莱坞经纪公司 CAA 宣布签下 Lil Miquela,会在电视、电影和品牌代言方面与 Lil Miquela 合作。

Club 404 Not Found

即使不会“偶像失格”,也不代表没有争议

虚拟偶像的概念普及之后,关于它的争议随之出现。有的声音指出,虚拟偶像标志的身材外貌会给普通人造成误解和压力,毕竟,完美的榜样是不存在的。还有人认为,虚拟偶像模糊了真实和虚假的界限。

Source: instagram (@imma.gram)

不过,这些并不是虚拟形象独有的问题,它们同样存在于那些通过 PS 或者化妆达到完美效果的真实明星上。正如 Lil Miquela(背后的团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的那样:“你能举出一个在 Instagram 上不编辑照片的人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虚拟偶像反而讽刺了一把现实。然而,当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在价值观层面模糊,尤其是人工团队刻意让虚拟形象迎合现实的价值观时,虚拟偶像和幕后的操作者就成为了应当警惕的对象。

Source: Lil Miquela Wolkenkraft

在 Calvin Klein 的一则广告中,Lil Miquela 与 Bella Hadid 接吻。品牌的目的是想表明支持多元化的价值观,然而这种表现形式让人无法接受——Lil Miquela 是一个虚拟形象,Bella Hadid 是一个异性恋的女超模。这则广告不过是一个低级的酷儿诱惑(queerbait)。在引发众怒后,Calvin Klein 以道歉收场。

Credits to: YouTube(@Calvin Klein)

在 Lil Miquela 声称自己遭遇性侵时,也产生了类似的争议。实际上,它本有更好的方式就性侵议题发声并帮助受害者,但制造一个不存在的事件就此议论显然是不明智的。基于这样的事件,人们甚至有理由怀疑,那些 Lil Miquela 式的账号标榜的价值观,只是一种营销手段。 

另外一个虚拟形象 Shudu Gram 同样引发了争议,但后来转危为安。人们在发现这个黑皮肤的虚拟偶像的创作者是一个名叫 Cameron-James Wilson 的白人后一度感到冒犯。他们认为这是白人对黑人女性形象的剥削,还有人把这个形象与历史上“涂黑脸”(白人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像黑人,而将自己涂黑的化妆术)的种族歧视行为联系到了一起。

Source: Instagram

Cameron-James Wilson 在回应争议时表示:“现在深色皮肤模特形成了一股运动,这个形象受到它的影响并且是她们的代表。”这番话让争议平息,包括演员 Michael B. Jordan 和歌手 Alicia Keys 在内的黑人都表示自己是 Shudu Gram 的支持者。

与 Lil Miquela 的被操作相比,Shudu Gram 是创作者表达观点的媒介。这或许就是人们对待两者争议态度不同的原因。

Source: Evening Standard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色情虚拟偶像,Projekt Melody 可谓一呼百应,魅力不逊于任何真实的艳星。Projekt Melody 有一张俏皮而性感的脸庞,该形象的灵感来自于《攻壳机动队》中的主角草薙素子。

与其说 Projekt Melody 带来了争议,不如说这个虚拟偶像把围绕虚拟色情的争议再次推到了公众面前。

Projekt Melody Twitter

在这些争议中,最激烈的指责指向了受众。《连线》杂志在一篇名为“卡通色情明星的粉丝讨厌(真实的)女人吗”中写道:Melody 是“男性凝视”(male gaze)的产物,背后很可能是一个男人,模仿女性气质并让男性观众买单。

Source:Twitter

围绕虚拟偶像的争议,关乎于人们如何看待真实与虚拟的真实,以及两者的边界。随着虚拟偶像越来越真实——甚至可能达到真正的 AI——它们收获越来越多关注和粉丝的同时,势必也会引发更深层次的争议。

排版 / Munma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烽鸟出行业务遍布武汉、西安、郑州、舟山、大理等城市。

2020-06-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