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专访浦发硅谷银行行长陆珏:陪科创企业乘风破浪

36氪VClub · 2020-06-29
2020年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确定的是创新才能引领未来。

2020年一季度,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全球经济的步伐,国内创投市场受疫情影响资本遇冷,投资态度趋于保守,投资事件和交易金额均有所降低。

在一级市场募资、创业企业融资日趋艰难的当下,一切解决现金流问题的渠道都变得重要。“危”中有“机”,经营风险债权(Venture Debt)的金融机构正变得更加活跃。2020年6月,浦发硅谷银行正式宣布,获得双方股东(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和美国硅谷银行)5亿元增资,已获上海银保监局批复。

这证明了浦发硅谷银行正处于一个交汇点,这不仅是众多参与方的交汇点,有投资机构、有银行、有创新企业等等;也是在中国金融开放大背景下境内外的交汇点,有美元基金,也有人民币基金,而浦发硅谷银行在其中搭建桥梁,令更多的能量高效流动。

浦发硅谷银行行长陆珏

“2020年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确定的是创新才能引领未来。”浦发硅谷银行行长陆珏女士表示。对科创企业而言,浦发硅谷银行是全周期的陪伴者,我们有40%的客户是B轮以前的早期公司,60%是从成长期一直到已IPO的企业。

为什么一级市场艰难的当下,却是风险债权机构逆势扩张的好时机?这与风险债权的特性有关。

简言之,风险债是一种给科创企业的贷款,由于科创企业的发展早期很少有抵押物,未来的经营业绩,成长速度,包括现金流都有较高不确定性,因此其贷款风险高于普通的银行贷款,贷款结构、期限等也不同。

在融资中,科创企业如果选择“股权融资+债权融资”的组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融资对管理层持股的稀释。如果一家发展潜力良好的科创企业,对未来估值增长也有一定的信心,却把股权融资看作唯一募资途径的话,势必导致管理层股权的过度稀释。但是,如果此时能搭配风险债的债权融资,便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股权稀释的比例,而且风险贷款本身可以延长企业的发展周期、生命跑道,使公司和管理层能更加游刃有余地进行股权谈判, 从而在获取下一轮融资前达到更高的估值。当然,债权融资并不是股权融资的替代品,一般风险债权融资的比例占总融资金额的15%-20%左右。

风险债权融资可以延长企业的发展周期,从而在获取下一轮融资前达到更高的估值

浦发硅谷银行是中国第一家中美合资银行,自2012年成立以来,坚持专业化、特色化的经营战略,致力于服务科技创新企业及其投资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浦发硅谷银行已为近2000家中国本土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了全方位的金融服务,为接近400多家科创企业提供了贷款,并与中国本土的头部创投机构建立了深度合作。

在疫情影响尤甚的二季度,我们专访了浦发硅谷银行行长、硅谷银行亚洲总裁陆珏女士,详谈了浦发硅谷银行的业务发展理念和布局。陆珏女士拥有近20年银行从业经验,于2017年加入浦发硅谷银行,先后出任银行首席风险控制官、企业银行部总经理兼副行长等职务。在此之前,她曾先后在渣打银行及花旗银行等机构的不同地区担任多项管理岗位。

36氪:这次疫情对企业的影响蛮大的,您站在风险债权的角度,有什么特殊观察?

陆珏:浦发硅谷银行是一家科技银行,本质上还是银行,所以我们的视角跟其他投资机构会略有不同。另外我们的涉足面很大,至今服务了接近2000家中国本土的科创企业,涵盖了50个行业/领域/赛道,所以我们观察到的是,有一小部分行业和公司的业务开展在不同程度上受疫情直接或间接影响,但反过来也有一部分公司,因疫情而获得了增长的机会,例如在线教育、线上生鲜消费、在线娱乐等等。

所以我们看到了疫情的两面性,在我们的客户群里,有的在一季度实现了特别不错的增长,也有的受到了暂时性冲击。这些短期情况并不影响我们对一家公司的评判,如果你是一家核心竞争力很强的公司,肯定能安然渡过这些挑战,但如果公司的基本面上有薄弱点,疫情会加速它的下行。

从另一方面来看,即使某个行业总体受疫情影响是正面的,但也一样会导致竞争更激烈。又或者因疫情期间需求暴增而扩张得太快,等到恢复常态以后,如何消化这些新增产能,就会产生新问题。相反,对于受到疫情负面影响的行业,如果你在行业中占据较大市场份额,也许疫情反而带来了整合市场份额的机会,因为很多竞争对手会倒下,等疫情结束后反而会形成对你有利的格局。所以,关键还是看公司本身的能力和实力。

36氪:我知道浦发硅谷银行会按月去考察被投企业的现金流,疫情期间会做一些灵活改动吗?比如给予受影响的被投企业一些缓冲空间?

陆珏:没错,我们对被投企业的贷后关注频率一直是非常高的,我们的频率一般是一个月一次,个别情况按季度,主要是因为科创企业本身变化的比较快。所以,我们看到有很多公司暂时性地受到影响,但是不影响它的基本面,对于这样的公司我们一定会给予支持。

有相当一部分的贷款客户,我们给予了无还本续贷、到期日顺延、以及阶段性还本付息减免等支持政策,利用特殊的模式来支持我们的客户,这也是银行的社会责任。

至于我们整体的贷款情况,在今年前5个月,我们发出的贷款意向书数量和贷款总金额都远超去年同期,并且是历史最高的。疫情对银行业务本身的影响是多维度的,在这个时候,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去支持我们想要帮助的客户,顺境要支持他们,逆境也一样。

36氪: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疫情带来的挑战和机遇是不是也很大?您怎么样来减少不确定性的风险?

陆珏:疫情期间,很多事情同时发生。比如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证券法》改革,是创业板不断推出的新政策,这些机遇不仅对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对整个创投生态圈,乃至对资本市场深化改革都是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我相信这些改变并不是因为疫情,而是本来就在政府的路线图上,但在疫情影响的当下,持续深化改革对于市场信心的提升就显得格外重要。

我们自己就感受颇深,近四年来,浦发硅谷银行及硅谷亚洲的客户中有35家上市,其中90%选择在美国或香港上市。但从去年开始,至少有1/3的企业,现在应该有更多,已经把科创板、包括将来的创业板,作为他们重点的潜在IPO市场。这个变化对科创企业很重要,对所有人民币基金都很重要。因为没有注册制,基金的退出都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我们能看到这些政策在不断完善,每一步都走得很稳,这将催生相应的改革红利。

疫情造成了逆境,但它也加快了变化。我今天看了硅谷银行的一个报告,表示在疫情影响下,将带来下一个自动化浪潮,机器人应用场景会变得更多,预计在2021年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230亿美元。而对机器人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主要集中在美国和中国,中国也在引领机器人在各行业的应用。所以逆境也能催生一波创新、带来一些机遇。

36氪:疫情令全球产业链一度停摆,它的影响也在全球一波接一波的传导,您建议企业采取哪些措施去应对?

陆珏:我们现在能看到全球的疫情影响还在一浪接一浪的传导,对中国而言,下一波冲击可能是由于全球需求的减少,影响到中国的进出口外贸型企业,进而影响上下游的相关行业,最后一层一层传递到整体对经济的影响。

至于第二波的影响什么时候能够让中国经济整体有所感受,包括让我们的被投企业有所感受,这是我们在今年下半年比较关注的潜在风险点。目前还很难判断它会形成一个多大的冲击,但对于顺周期行业,我们建议保持高度警觉,包括要管理好自己的现金流。

现在我们要去开源、节流。首先要想清楚未来哪些变化是短期的,哪些是长期的,给你的公司带来的增量在哪里,用增量去带动存量,这是开源。节流就更有意思,在这个时间点,需要考虑如何用技术驱动来解决问题,提升效率也是节流。真正好的公司还要有战略定力,如果三天两头改变战略,这类企业也很难做长期的投资和规划,我们所服务的优秀企业,疫情期间还是能够保持稳定的大方向。

36氪:由于风险债权的特性,疫情期间的需求是不是反而变多了?

陆珏:需求确实是变多了,并且通过这个机会,更多的创始人开始明白风险贷款作为对股权融资的补充的重要性。因为中美文化有差异,中国人其实不喜欢借钱,不喜欢借贷。

但现在这个世界在不断的改变,经过这一波疫情,甚至在疫情之前,自2018年四季度,整体风投的募资和投资节奏开始放缓的时候,就有更多创业者意识到:第一,我并不能无限制的拿到源源不断的钱。

第二,股权的成本相对债权较高。我的一个观点就是,一家公司快速成长的过程中,如果能拿到风险贷款,就应该去拿风险贷款。因为这个时候债权的成本一定是低于股权的,只要创始人对自己的公司发展有信心,对估值增长有信心,那么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悬念的问题,一定要去拿风险贷款。

疫情期间,这类企业就变得更多了,他们基本面不错,赛道或是公司本身受疫情暂时性影响比较大,但是创始团队对公司发展很有信心,现金流也还能支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去找股权融资的话,估值下降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配合债权会比较好。我们在疫情期间确实支持了一批这样的企业。

36氪:最近疫情会有影响到贷款利率的变化吗?

陆珏:整体利率是在下行的,这是一个全球的趋势,也是我们在中国看到的。对于企业来说等于是钱更便宜了,对于银行来说则是考验差异化的服务能力和定价能力的时候。从企业角度来看,他拿什么样的钱最合适?今天不管是去选择一家股权投资机构,还是选择一家提供风险债权的银行,三观是不是相符?承诺和支持是不是长期的?这些都非常重要。

36氪:近年来,我们看到还有很多其他机构也推出了风险贷款,浦发硅谷银行有什么不同优势?

陆珏:我们的差异化还是比较明显的。最重要的是,浦发硅谷银行是由良好的价值观驱动的。我们在所有招聘的七、八轮面试中,都会反复确认应试者的价值观和我们是吻合的,候选人要具备科创情怀,以及融入中国科创大浪潮的热情。

我们的文化更强调同理心和多元化。创业的道路很难,我们从前线服务客户的团队、到产品设计团队、信贷风控团队,包括运营和客服,大家都需要理解科创企业可能面临的挑战,理解这些规律和特殊性。这是我们企业文化的差异化。

我们所有服务客户的前线团队都拥有丰富的经验,平均在我行已经工作4年以上,其中大量骨干员工在这里工作7-10年。我们的骨干风控团队基本都有10年风险债权的经验,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他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能够有效支持科创企业的规律和打法,可持续的全周期的支持每一家企业, 而不是一次性去提供一个贷款而已, 这一点也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优势。

数字是死的,但人是活的,面对同样一件事情怎么去判断,这一点决定了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还特别强调成长性思维,这是一个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面对一个变化越来越快的世界,所有人都得有成长性思维,有的人执着于判断商业模式,有的人执着于数据、现金流去定制标准,但变化是永恒的,不顺势成长的话,就会错失掉很多好机会。

36氪:您原来肯定也会制定一个三年的发展规划,这次疫情会不会改变节奏?

陆珏:节奏只会变快,不会变慢。刚才我们讲到银行正面临一些比较大的机遇:第一,资本市场改革的机遇,恰好一些政策的推出时间跟疫情冲击是重合的,《证券法》改革3月推出,创业板的细则4月推出。这些重大机遇使我们更看好中国科创市场的发展,并且有利于浦发硅谷银行独特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市场进一步发挥更大的价值。

第二,我们非常高兴看到金融开放是中国坚定的国家战略之一,我们作为一家中外合资银行,再加上母行硅谷银行在全球科创领域的布局,使得我们能够在金融开放的大背景下,做好连接全球资本的桥梁。

我们刚刚拿到了上海银保监局的批文,获得了双方股东的增资,50%来自于中方股东浦发银行,50%来自于美方股东硅谷银行。

我觉得这是一个印证,代表了我们政策的持续开放,中国资本市场将持续为优秀科创企业提供长期的、稳定的政治环境。

第三,对于全球资本来说,持续配置中国也十分关键。这也是我们的重要机遇,发挥好私募股权市场的桥梁作用。

所以从这三方面来看,我们在中国的发展只会更快。其实从年初至今,尤其是疫情之后,我们持续扩招,员工数量增长超15%,我们希望能够逆势布局,去招聘更多优秀的人才。

再讲到我们在基础建设上的布局。我们正在部署升级银行系统,不管是金融科技平台,还是开放生态API银行,我们都希望在高速变化的创业环境里,去支持更多创业者。各行各业对银行产品的需求各不相同,我们将灵活应变,满足客户和不同产业场景需求。

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坚定要更快地做好布局,去迎接未来3-5年的新机遇时期,毋庸置疑,中国科创行业必将到达新高度,也可能涌现新的模式创新,对此,我们是非常乐观的。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浦发银行

两面

下一篇

今日港股收盘,中芯国际报26.60港元,下跌6.99%。

2020-06-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