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火箭少女101散场后,腾讯还会砸钱给「偶像舞台」吗?

壹娱观察 · 2020-06-24
她们的未来该如何抒写?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 丫老师,36氪经授权发布。

6月23日,是火箭少女101的告别典礼。

这支在“全民搞创”的盛况下诞生的“内娱第一女团”终于走过了两年多的时光,内地娱乐圈第一支“限定女团”停止答卷。

但对粉丝来说,这场毕业典礼注定不圆满。

距离告别典礼还有两天时(6月21日),火箭少女101官博宣布,成员李紫婷因突发性耳鸣,将缺席火箭少女101(以下简称“火少”)告别典礼录制的表演环节。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几乎全部都是粉丝的质问。事实上,不光这一条微博,官博近期发布什么内容,评论区都会变成粉丝表达不满的阵地。毕业典礼倒计时两天的微博甚至因被用户投诉而无法转评。

▲火箭少女101官博下评论

而与此同时,和其他限定团相比,火少似乎又获得了最多资源。

据Funji统计,火少有3个定制综艺、19支单曲和2张专辑,以团体形式共参与的综艺共27档。不论是总量还是曝光的频次和密度,都遥遥领先其他限定团。

DT财经比较了6个从不同的“101式”综艺中走出来偶像团体(火箭少女101、R1SE、NINEPERCENT、UNINE、新风暴、BlackACE)出道半年后的热度变化,只有火少的热度有明显上升,其他团队都基本都呈下滑趋势。这还仅仅是团队活动,如果算上个人资源,数量会更加可观。

要说没有运营,没有“售后”,不论是作为主控方的腾讯视频,还是负责具体执行的哇唧唧哇都一定会觉得委屈。但两年间粉丝对平台和运营方的怨念却越来越深,并在毕业典礼舞台前达到顶峰。

这次点燃粉丝怒火的导火线,是火少成员们连续两个月以来的高强度工作。

在粉丝看来,火少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完成毕业典礼舞台,但却被安排以非首发团体的形式,参与腾讯自制的综艺《炙热的我们》的录制。且根据网 传的排练时间,火少每天的排练都被安排在0点之后,是所有团队中最晚的。

▲《炙热的我们》剧照

除了已经明确患病的李紫婷外,其他成员也都不同程度显露出疲惫,甚至有“站姐”发微博称,她们在录制现场外等候火少下班直到凌晨,但成员的状态让大家都不忍心再举起相机。

这还是眼下显性的矛盾,两年来,粉丝的不满还在于譬如苛刻的合约和不合理的收入分成,对艺人发展规划路径不清晰等等。但不论是“压榨”、“吸血”还是“急于变现”,千言万语一句话,“哇唧唧哇倒闭了”。其实作为一个大型女团,火少成员的粉丝之间也有过多次摩擦,但“哇唧唧哇倒闭了”却始终能把所有粉丝都团结在一起。

唱跳歌手的作品是舞台,但什么才是舞台? 

是运营还是压榨、是资源还是吸血,这中间的界限虽然是非常模糊的,但一个可能的标准是,团员产出的内容能否称之为她们的作品。

火箭少女有没有得到足够的工作,显然有。

有没有足够的作品,则要打个问号。

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青春有你2》中,男团出身的蔡徐坤曾经说了这样一句话:“演员的作品是戏,歌手的作品是歌,唱跳歌手的作品是舞台。

这里不讨论成员个人发展,只讨论火少作为女团的作品。如果认同这一定义的话,火箭少女没有足够的作品。不仅粉丝这么认为,在《炙热的我们》中,团员也纷纷表达了对舞台的渴望。傅菁说,“成团两年,火箭少女的舞台掰着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究竟什么是舞台?

在偶像产业高度成熟和发达的韩国,经常会从韩粉那边听说一个概念叫做“打歌”。

所谓的打歌,就是音乐人、偶像团体等在音乐节目上表演最新推出的歌曲,为自己的新作宣传。目前韩国一共有6个打歌节目,其中又以三大电视台的打歌节目含金量最高、公信力最强,分别是SBS的人气歌谣、MBC的音乐中心和KBS的音乐银行。

无论歌手、偶像团队还是个人爱豆,只要发布了新歌都可以参加打歌节目。但“舞台”是专属于爱豆的概念。传统意义上来讲,当偶像团体合体发布新歌后,只有参加了“打歌”节目,有了现场舞台表演,才能称之为“回归”。

而一般在“回归”时,偶像团体要把几大打歌节目都上一边,呈现多个舞台现场表演,整个“回归期”在一个月左右。

所以,日韩盛行的“打歌”节目,和美国元老级别的流行音乐排行榜billboard相比,虽然都有很强的榜单功能,但最关键的区隔就是“舞台”,或者说是表演,而其本质是媒介的不同。billboard的诞生是基于广播形式,而打歌节目则是基于电视,现在当然还包括网络平台。

之所以要将火箭少女和韩国团体进行比对,因为火少是内地娱乐圈唯一一个,几乎照搬韩国选秀模式票选出的女团。

《创造101》是韩国Mnet电视台的选秀节目《PRODUCE 101》在国内的授权版本。《PRODUCE》系列至今已有四季节目,每季都会票选出一个限定团体。因此,从《PRODUCE》系列第三季节目《PRODUCE 48》中票选而出的,同为2018年出道的限定女团izone就可以作为火箭少女的天然对标对象。

▲izone海报

和固定团不同,限定团的回归频率更为密集,而商业演更少,以平日里高强度的练习室练习来保障每次回归的质量。

6月15日,izone刚刚完成了第三次回归,在几大打歌舞台的演出视频也相继公开。

而火少在发布了专辑或单曲后,能有的舞台表演机会除了团体演唱会,基本只有综艺节目和例如跨年演唱会、天猫618晚会这样的商业演出。而一般这类全民受众向的演出,女团表演都是为了烘托氛围,更何况火少还有一首大热单曲,特别适合炒热氛围,那就是《卡路里》。

而与此同时,被团队视为“回归”之作的火少的第二张专辑《立风》,主打歌《风》由于是一首慢歌,在今晚散场演出前,从来没有过一次现场表演。

2018年被视为中国偶像团体元年,但当偶像团体层出不穷的时候,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却慢了不止一拍。

观众可以反感某些演技不合格的爱豆挤占专业演员工作机会,但行业内的人应该认识到,这只是一部分的事实,另一部分是,这些不够专业、未经训练的爱豆们,很多却在另一个领域经历过经年累月的练习,但在当前的娱乐环境下,他们的本职事业无处安放,于是只能出没在综艺、网剧和在直播里。

没有足够的展示空间和产出作品的机会,就意味着主打唱跳的团队或个人不能从自己的事业中获得良性回馈。

2018年,随男团选秀节目兴起的一个概念叫做“直拍”,这同样是一个直接从韩国娱乐圈引入的概念。直拍是为了使团员之间保持竞争状态的一个激励手段,直拍视频在网络平台上的播放量会影响到成员在团体中的人气、资源和站位。

同样以izone为例,在节目中C位出道的张员瑛,在日前的回归里,就不再是固定C位。而第二名宫胁咲良和以最末第十二名出道,但舞蹈实力超群的主舞李彩演的分量都大幅增加,就是因为二人都多支“百万直拍”视频,在直拍形式下的表现比其他成员更好。

▲izone 张员瑛

而在内地娱乐圈,由于没有系统的舞台文化和成熟的产业支撑,“直拍”虽然不少,但却无法为艺人兑换到相应的资源。我们更常见到的是这么两种现象,一是直拍播放量高的艺人,不见得是因为唱跳能力强,而唱跳表现力强、直拍播放也高的艺人,即使能获得资源,获得的也不见得是舞台资源,而是影视、综艺资源,商业代言,甚至是直播资源。

当出道节目不火时,平台和资本还会搭建舞台吗? 

“舞台”对于流行音乐产业来说是基础设施。

现在国内最有实力搭建舞台这一基础设施的,自然是三大视频平台。他们每年不断地通过选秀节目推出爱豆和偶像团队,对舞台有需求,自然也该有动力。

若说平台没有做搭建舞台的工作,是不公平的。在第一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结束之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分别推出了《中国音乐公告牌》和《由你音乐榜样》,都以“打歌”为看点,其中《中国音乐公告牌》更多次强调这是国内首档打歌类音乐节目。

▲《中国音乐公告牌》剧照

爱奇艺副总裁姜滨在接受媒体采访也曾说:“我们做《偶像练习生》时发现有的艺人,甚至一些头部艺人,新的作品面世之后,一年下来在国内可能就能表演一两次,没有更多舞台给他们机会。”

但目前看来,尽管平台已经认识到,国内流行音乐在基础设施环节需要投入,但两档“打歌”节目都没有被提升到这一战略层面,或者说其投入的意愿还不够强烈。在到目前为止,第一季完结后,两家都没有表现出继续续订的意愿。

今年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反响不佳,既输给了对手《青春有你2》,也输给了自己,2018年夏天“全民搞创”的盛况今年不会再有,平台继续投入资金搭建舞台的阻力就更大了。

而随着直播带货的兴起,如李佳琦、薇娅这样的顶级主播,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顶流”,而流量艺人的人气也就借由直播带货的形式,被更直观更赤裸的翻译成了带货量。618一过, 京东就公布了“明星带货排行榜”。

没有舞台,自然也就不会有“为舞台而生”的艺人,而需要向资本证明爱豆商业价值的粉丝们,也只能继续在“超话广场”上、杂志销量、数字专辑等等任何能形成排名的榜单上,为自己的偶像刷出一份存在感。

但是有个“舞台”,无论是平台方还是资本方都愿意给到这群偶像们的,也就是影视剧和综艺节目。

比如,火箭少女中人气最高的前三位,获得了最多的资源,但杨超越本身就不是典型的女团成员,她凭借超强的观众缘和综艺感出道,更多参与影视综艺项目是情理之中的,但女团出身的孟美岐和吴宣仪,获得的也是影视综艺的资源。

▲火箭少女101

再回到“直拍”和舞台资源,而内地娱乐圈目前为止能直接想到的,因为人气“直拍”获得了更多“舞台”资源的,不是任何一个唱跳艺人,反而是机缘巧合在某晚会上演唱了《红色高跟鞋》的演员刘敏涛。

因此对节目制作方和平台而言,流量和变现之间的关系是清晰的,其他能力如果不能转化为流量,就很难被认可,流量才是这个行业内的硬通货。

在这一逻辑下,可以明显看到,今年的选秀,各家都希望能再发掘出一个自己的杨超越,如果找不到,那就“生产”一个。《青春有你2》中高位出道的虞书欣本职是一个演员,此前已经参演过多部影视剧了,节目一开始就有意强化她的人设。对她来说,参加节目只是一个跳板,最终还是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影视资源,并向综艺方向拓展。

除此之外,还有相当比例的网红由MCN机构输送,仅仅为了参加节目临时训练了几个月。对于这类比虞书欣起点还要低得多的选手,从查无此人到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曝光,对于她们和背后的公司来说,多留一集就是多赚一点。

而像乐华娱乐这样的公司,照常理来说应该是选秀节目的主要造血厂,今年的成绩却很差。但他们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据杜华介绍,在乐华的培养体系里,培养一个训练生,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前期投入超过千万。当前期成本极高,后期变现路径又不清晰时,资本也会重新审视,要不要继续培养唱跳艺人。

偶像选秀的节目依旧会“唱响”,即便是在今年《创造营2020》依旧不温不火的情况下,网 传消息显示第四季的男生选秀已经进入筹备期,开始向各个经纪公司“索要”选手,但节目结束后,还有没有腾讯系引以为傲的“售后”就很难说了。

▲《创造营2020》剧照

以《创造营2020》为例,基于现在的节目和选手热度,后续出团后,想要像前辈火箭少女101一样拥有团综、团专等豪华配置,在流量缺失的情况下,作为平台方和运营方的腾讯系,恐怕也不会轻易去豪掷了。可以预见,《创造营2020》成团后的舞台,腾讯系不会过于买单。

但总会有幸运的选手,被平台方选中,输送到新人演员的“舞台”,而这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偶像选秀产业的最强“售后”。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爱奇艺

乐华娱乐

练了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