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美国科技大佬大笔撒钱种族平权运动,六年前他们为何一片沉默?

硅谷密探 · 2020-06-17
六年前的弗格森事件,究竟有何隐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为「海派第一线」系列第12期,「海派第一线」系列聚焦全球海外科技及互联网行业的一线动态。本文为硅谷洞察和腾讯科技联合出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美国时间5月25日,明尼苏达州非洲裔中年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遇暴力执法,不幸身亡。半个多月过去了,由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游行和骚乱目前仍在全美蔓延。

抗议活动席卷全美之时,美国科技巨头们表现尤为积极。6月12日,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宣布苹果将花费1亿美元致力于种族正义与平等。而在这之前,亚马逊,Facebook, Twitter等都已纷纷发声,真金白银捐款给种族平等机构和非洲裔民权组织。

可是要知道,美国非洲裔遭遇暴力执法引起大规模抗议,这并不是第一次。近6年前的2014年8月9日,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市,非裔青年里克·加纳(Eric Garner)和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遇白人警察威尔逊枪击身亡。据媒体报道称,当时布朗已经举起双手表示服从,但仍遭警察击毙。事后的民间验尸报告显示,警察当时至少开了六枪。这次事件也被媒体称为弗格森事件。

弗格森事件同样在全美引起了轩然大波,经过数天的酝酿后,自八月中旬起,当地以黑人为主的社区开始出现大规模示威抗议,继而演变为骚乱。密苏里州州长一度宣布宵禁,并派出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

然而,2014年时,各大科技公司的大佬似乎都热衷于一项名叫ALS冰桶挑战(IceBucket Challenge)的社交媒体活动。对于迈克尔•布朗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他们当时的做法与现在可谓是大相径庭。

让我们先来看看现在科技巨头的大佬们的表现与当年有何差别吧!

亚马逊发文团结黑人社区,并为自家黑人员工发放赠款

亚马逊官推在6月3日发布的一篇推特中写到:“我们相信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我们承诺向社会中的黑人和非裔美国人组织捐款1000万美元,并且给亚马逊内部的黑人员工发放赠款,以资助这个国家中尊重教育和种族平等的组织。”

而到6月9日,亚马逊官推更新了这条推特,列出了12个将受到捐款的组织名单,并且承诺组织中的每名员工都将获得最高10000美元的捐款。

亚马逊官推为黑人运动发表支持推文

除了亚马逊官方的表态外,其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也在Instagram上强调了黑人民权的重要性。

然而在2014年,无论是贝佐斯还是亚马逊官方,都没有发布任何与弗格森事件有关的消息。

苹果:库克多渠道发声力挺种族平等

苹果现任CEO蒂姆·库克(Tim Cook)于6月11日在自己的推特上更新了一则视频,库克在视频中表示苹果将会花费1亿美元来助力美国的种族平等并向所有可能威胁种族平等的人、事、物发起挑战。

库克宣布为黑人民权组织提供1亿美元的援助

发布这条视频以前,库克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向世人展示了苹果支持种族平等的决心。

库克还在苹果官网(美国)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并向社会各界做出承诺

“苹果将会继续与社会的不公平力量做斗争,我们将向种族不平等和大规模无理由监禁发起我们的挑战,除此之外我们还将资助那些尊重种族平等的机构并且推动苹果公司的内部包容性和多样性。”

这两则信息的发布看得出库克和苹果公司对于社会的不公正势力强烈的反抗情绪。

但是,在2014年,无论是库克的推特还是苹果官网的新闻页面,都找不到任何关于弗格森事件的消息。

苹果官网的新闻并没有针对弗格森事件的报道,图片来自网络

Facebook:已经累计数年为反种族歧视组织捐款

Facebook的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5月31日的Facebook帖子中承诺向种族公平组织额外提供1000万美元的资助 。同时他还指出,他的慈善部门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已经连续几年向打击种族歧视的组织投资共计4000万美元。

这篇文章首次发表数小时后,扎克伯格就在他的个人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份便条,承诺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并对黑人表示:我永远与你们站在一起。黑人的生活和尊严十分重要。”

那么2014年的时候,扎克伯格表现如何?

在2014年12月的一场线下活动中,扎克伯格被问到社交媒体在弗格森事件以及抗议者被过度使用暴利执法事件的看法。他说:“我相信我们要做两件事:给大家一个发声平台并且提供更多的视角。”

扎克伯格在公开场合被问到对弗格森事件看法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找到Facebook对于2014年弗格森事件的任何回应。

谷歌:发动历史上最大的员工捐款活动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于6月3日发布一封内部信,并在信中做出以下承诺:

1.我们将向种族平等组织提供1200万美元的资助,并向警察公平和监察机关提供额外的100万美元的赠款。

2.通过Google.org.Fellows计划,谷歌已经连续五年向种族平等组织捐款总计3200万美元,在此基础上还将提供2500万美元的广告捐赠,用于宣传种族平等的相关信息

3.在五月最后一周发起的内部捐赠活动中,Googler总计捐款250万美元,是谷歌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金额最大的捐款活动。

此外,皮查伊还通过推特表示了Google对于黑人群体的声援。

皮查伊发推支持黑人

此外,谷歌旗下的YouTube在6月11日宣布成立1亿美元基金,以鼓励黑人创作者。

与上面的科技公司一样,在2014年的新闻中谷歌依然没有任何谷歌关于弗格森事件的信息和公开回应。

推特:CEO亲自下场参与抗议,善款去向有迹可循

Twitter 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在6月1日的一条推文中呼吁“立即进行警察政策改革” 。

同时,多尔西还发布了关于#startsmall补助金的推文,让黑人社区得到足够的帮助等等。多尔西还在将他在Square的10亿美元资金转移到LLC以用于资助COVID-19救济,并于4月份开始开始#startsmall赠款。到目前为止,所有拨款都能在推特上的#startsmall话题中追踪。

多尔西将#startsmall善款去向在推特上公布

除此之外,Twitter的官方还发布了一条力挺黑人结盟的推文。

推特官方发推支持黑人团结

这不是多尔西第一次公开参加这样的民权活动了,在2014年弗格森事件中,多尔西可算是最“硬核”的科技领袖,他甚至亲自去往密苏里加入抗议游行队伍,并就该事件发布了多条推文。而当时,他只是推特的执行董事。

多尔西参加2014年抗议活动时发的推文

同样是“黑人之死”,六年前的科技巨头为何集体沉默?

2014年弗格森事件发生后,几乎所有的民意调查都发现:大部分黑人都认为射杀布朗是非正义的,只有小部分白人持同样看法;大部分黑人都认为威尔森应当被起诉,只有小部分白人认同;大部分黑人不相信这起事件的调查和司法会是公正的,只有小部分白人同意。

迈克尔·布朗被射杀后,人们发起了“我举手,别开枪”的抗议活动

从民意调查中我们不难发现,虽然迈克尔•布朗被射杀引起了美国国内大规模的抗议和悼念活动,但这样的情绪还是很大程度的局限于黑人群体内。所以,该事件并没有引发所谓的“种族大团结。” 加之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对该事件的处理相对温和,所以并没有激起大规模的反抗情绪。

而在今年的“跪杀”事件中,死者弗洛伊德生前被白人警察跪杀的视频在社交网络上远比图片造成的视觉冲击强烈,并且那句“我无法呼吸”和不停呼唤妈妈的声音更是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

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图片来自网络

如今的社交网络发达程度与六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一个黑人被白人警察“居高临下”跪杀并且“声画具备”的视频在社交网络上传播的速度可想而知。这也就造成了该事件迅速在社交网络上发酵,加之美国对于疫情处理不当让民众心理挤压了几个月的不满情绪一下爆发了出来,而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示威游行的强硬态度,更是为此次抗议活动加了一把火!

此外,也与今年是大选年,各方的角力都接近白热化有关。2014年时,奥巴马正值第二任期,没有选举压力;而下一次总统选举也在两年后。但是,今年是特朗普寻求连任的关键一年,也是民主党势力与共和党一拼死活的关键一年。因此,很难排除这一团乱象背后的政治因素。

6月12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匿名历史教授写了一封公开信,反对当前黑命贵(BLM)运动和正在进行的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中的部分观点。

这位教授称,现在全国上下看起来就像是被民主党控制了一样。想象一下,如果那些被捐给黑命贵(BLM)的善款最终都会转移到ActBlue charity(美国某知名慈善组织),而该组织又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

这是否就意味着这些钱就是间接的在为乔·拜登2020年的竞选捐款呢?而根据民调数据显示,在美国黑人暴力和警察对黑人实施暴力最频发的城市中,绝大多数都掌握在民主党手里,明尼苏达州本身也完全掌握在民主党手里超过50年了,那里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是由历届民主党地方政府一手建立起来的。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这位匿名教授的说法,如今各大科技公司对黑人民权运动提供的资金支持看起来是在间接支持民主党的竞选活动,而非真正的关注有色人种群体。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人们的猜测,至于这些硅谷巨头们的善款是否包含了政治因素,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美国科技巨头员工种族多样性如何?

虽然科技公司如此积极捐款的背后是否包含政治因素是不确定的,但是这些善款中一定蕴含了各大科技巨头建立自身良好品牌形象的愿望。毕竟,科技公司本身的员工种族多样性做的也不是很好。

2014年,多家科技公司承认了自家雇佣员工时存在种族差距,并将增加员工多样性作为一个公共目标,承诺每年向社会各界公开员工多样性报告。初创公司Human Interest的法律主管、Facebook前首席高级律师巴里·威廉姆斯(Bari Williams)表示,员工多样性报告是提高科技企业透明度的关键。

在过去的六年里,虽然这些科技巨头们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还远未达到目标水平。

进步主要体现在女性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例如,在Facebook的技术员工中,女性比例从2014年报告开始时的15%上升到了2019年初的23%。谷歌也取得了类似的进展。

硅谷的黑人程序员远不如华人和印度裔吃香,图片来自《硅谷》剧照

但在黑人员工方面,Facebook的增幅最小:在过去五年中从3%上升到了3.8%。Twitter的黑人员工比例,则从2014年的约2%上升到2019年初的6%。亚马逊报告称,截至2019年初,黑人员工比例为26.5%,增幅为11个百分点。然而,增长的员工中,大部分员工都在亚马逊的配送中心工作,这样的数据尽管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几乎没有参考的价值。

在程序员和工程师等领导性、技术型员工群体中,多样性还是非常差。苹果公司有9%的员工是黑人,但如果将管理岗加入到数据报告中,这一比例就降到了3%。从2013年底到2017年底,苹果的黑人技术岗位比例一直保持在6%。苹果公司在美国招聘的黑人员工中,有53%都是从事仓库和基层的工作,而这些岗位的技术含量少之又少。2017年之后,苹果就再也没发布多元化数据报告了。

在面对媒体质疑时,这些科技公司指出,内部员工多元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进步在逐年发生。例如,去年,谷歌在美国招聘黑人技术岗位的数量就出现了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增幅。

进入科技公司的黑人大部分做着基层工作,图片来自网络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组织行为学教授玛格丽特·尼尔(Margaret Neale)表示,尽管招聘是一个关注包容性的领域,但有色人种或女性往往比白人男性更难在公司内找到一个导师或担保人。而导师或担保人对晋升到领导职位非常重要。”

Equal Ventures的普通合伙人理查德·克尔比(Richard Kerby)表示:“科技企业没有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这是它们的一个致命缺陷,而这个看似不大不小的错误往往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尽管你能看到数据的变化,但是你很难看到实质性的改变,因为它没有被跟踪或监控,没有激励机制来真正提高多元化。”

尽管这些科技公司在员工多元化方面仅存在个位数的进步,但批评人士仍对科技巨头们公布这些报告的努力表示赞赏。他们指出,像华尔街这样的行业就并没有选择公布年度多元化数据。

美国多年种族问题得不到解决,并且一次又一次的爆发大规模冲突;小探这段时间看到美国许多城市的街上已经破败不堪,商店全部用木板门遮住,好不容易复工了,整个城市却又因为抗议示威再次陷入瘫痪。小探不得不感叹,国内的治安环境还是非常好的~

科技行业有必要推进种族平等吗?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欢迎来评论区讨论!

参考资料:

https://californiaglobe.com/section-2/uc-berkeley-history-professors-open-letter-against-blm-police-brutality-and-cultural-orthodoxy/

http://tech.caijing.com.cn/20200615/4673788.s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20/6/5/21281017/amazon-apple-facebook-response-george-floyd-michael-brown-tech-companies-goog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ooting_of_Michael_Brown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衡量一家单纯的互联网公司的进步速度,要看产品效率;衡量一家基础设施公司的进步速度,要看生态丰富性。

2020-06-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